男女24式动态图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十坪的私人公寓里,沙发床上的女人呼吸在渐渐加速,从原本的五次每分钟,慢慢攀升到每分钟二十次。←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随着呼吸的增加胸口的起伏也越来越明显。再过了一会儿,女人的睫毛开始微微抖动,抖着抖着忽然睁开,又马上合拢,接着再睁开,又缓缓合拢。大约几分钟后,她的眼睛再一次睁开,这一回,她没有再闭合--现实,必须接受。

目光在熟悉的房间里游走,墙壁上的彩喷是她有一次诗性大发时的恶搞,七彩串珠隔帘是她无聊时的dty手工,深蓝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是房间里最奢华的物品……

“唉,我回来了。”她低语轻叹,尾声渐入窗外传来的喧哗声中。

阳光自窗外射入,缓慢地从她的脚边爬上她的脸庞,执着地提示着时间的变化。

忽然,“铃铃”的手机铃声在安静的房间内响起。

童云谣没有动,还是靠坐在床头,两眼空洞地注视着全黑的电视屏幕。几声铃声响过之后,就是自动接通音。

“童云谣,云谣同志,算姐求你啦!你就过来一趟,把工作交接了再辞职啊!我知道你不差这几个钱,至少请你还有一点点的职业道德,把用户的联系电话本交回来啊!这都半个多月了,你不想见我们,哪怕用快递寄过来或者用电子信箱传过来也行。云谣,姐求你了。姐这小买卖不容易啊!以前,姐对不住你的地方,姐道歉,道歉!就算是帮帮姐还不行吗……”

“今天是几月几号?”童云谣突然冷冷地发问。

“呃?12月7号,呃,对,是7号。你上个月19号打电话辞职的,我算你是上个月底辞职!只要你把电话本送过来,12月的工资我也给你开!”电话的另一头赶紧保证。

“12月7号。”童云谣喃喃自语。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当时离开这个世界时的时间,大约是11月吧?记不得了。只记得自己好象因为太冷,刚买过一件大红的羽绒服。

才过去二十天吗?那自己在另一个世界里的六年生活又算什么?!六年的记忆啊,呵呵,能算是一场连续做了二十天的梦吗?

忽然涌上来的萧瑟之情。让她觉得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明天给你寄过去。”

按下结束键,童云谣把手机扔到床上,两眼盯着电视,继续发呆。

自从回到这个世界,童云谣每日里常常会放空脑子发呆。有时会站在窗口看着繁华街道上的人流和车流穿梭不止。有时会去电影院或演唱会场上夹在人群里,有时会在深夜里一个人在安静的街道间穿行。

随时随地感受到的一切,都在一次次告诉她,这里和那里不一样。无论是人,还是物,亦或是情,都不一样。

在这里,她是一个人。哪怕这里的人类数量是那个世界的几十倍,她也只是一个人。

每天早上从沙发床上懵懂醒来,没有三只肉团子挤上床来叫她“妈妈”。

每天三餐时间。没有非自然人殷勤地端上来她最喜欢的食物,并为三个吵吵闹闹的宝贝喂食。

每天夜里梦中惊醒,也没有男人们温暖的怀抱和低语的安抚。

每一次合上眼睛,更感觉不到那个融入到生命中的神网。

她就这样,呆呆地一个人的生活着。她不缺钱,帐户上莫明其妙又多了的十个亿,她也懒得去查出处。她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去思考,只是这样混僵僵地挨日子。

偶尔,她也会回想。不经意间的回想。孩子们依赖的眼神。男人们期待的面孔,充满能量的精神力--现在,什么都没有。

苦笑,其实。她不想回来的。在向界面管理员求救的时候,她没想到会被送回来。她以为,还有时间,还有四年的时间。她一直在筹划,筹划十年期满时说服界面管理员把她留在那里的方法。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十年之期?根本不到十年啊!

双手捂住的脸上。痛苦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钻心的痛啊,灵魂再次被撕裂的痛啊,哪怕让她与家人们告个别,再亲一口孩子们的小脸,再拍一拍男人们宽广的胸脯……

痛苦让她失去生活的勇气,失去思考的动力。于是,她象行尸走肉一样,游荡。

这一夜,她又昏昏噩噩地睡去,期待着在梦中与亲人重聚。

下一刻,她出现在一片灰白色的混沌空间里,带着几分熟悉的灰白丝雾。这里是神网吗?自以为在梦中的神网上,她想飘起来,才发现,精神能量枯竭的灵魂,没办法做到。

“打开你灵魂深处的女神印记!”一行红色的大字在半空中慢慢隐现。

“啊!界面管理员,是你吗?真高兴又见到你。你能帮我回到那个世界吗?我愿意做新的任务,只要能让我回到孩子们和男人们身边就行。”童云谣惊喜得难以自制,立刻按照要求,把自己的意识深入到灵魂深处,果然找到了那枚带有女神气息的印记,把最后一点精神力渗入进去,成功激发它。然后压抑着狂喜的心情,用意识表达自己的意愿。

“把我换回到那个世界,我满足你的愿望。”熟悉的大字在意识空间中重现。

童云谣高兴得想尖叫,马上又按耐下去。她小心地提问:“请您先告诉我,为什么,您在我还没有完成十年任务时,就把我送回到这一界?”

对面的能量生命体立刻领会了她的意图,没有隐瞒地回答:“正常情况下,你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达到a+5级以上,那时你的灵魂强度才能支撑一次两界间的能量对换。我要在两界间穿越,就必须等待你晋升到a+5以上。这一次对换之后,你的灵魂强度会下降很多,终你一生,再不会有能力进行第三次穿越。当然,除非你有机会吞食掉一只女神。”

童云谣点点头:“谢谢您的解答。我愿意!我愿意下半生生活在那个世界里。”

“好的,如你所愿。”血红大字慢慢出现,同时出现的,还有那股熟悉的巨大的拉扯之力。童云谣没有挣扎,已经失去肉身,又没有心核的牵绊,她的灵魂飞快地冲向冥冥中的一处缝隙。很快,她的头没入到两界间的壁垒中。

“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您,是我的父亲吗?”童云谣终于忍不住,以意识问出怀疑已久的问题。

穿越的过程没有停止,界面管理员的声音仍是稳定而和缓:“是,也不是。我们的生命类型决定了我们不可能与有物质体的生物孕育下一代物质体。但每个穿越者的灵魂深处都有我们印下的一枚能量种子。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你,也可以算是我的孩子。”

壁垒间的能量乱流猛烈地冲击着童云谣灵魂体表的保护层,很快,那由女神的印记构成的保护层被消耗殆尽。能量乱流立刻挤压上童云谣的灵魂体,童云谣的意识承受不住这种灭杀生命的冲击,立刻陷入了昏迷。

墨团一样的界面管理员默默地做出了决定。它毅然切下了自己的一小团身体,把那个小小的墨团用力甩向了童云谣。瞬间,那小墨团粘上了童云谣的灵魂体,迅速摊化开来,在童云谣的灵魂体外布成薄薄的一层保护层,将乱流冲击隔绝在外。

两界间的壁垒穿越,似慢还快,就在童云谣昏迷之时,她的全身已进入到缝隙中,在墨团化做保护层的时候,她的头已从缝隙的另一面穿出。接着,也许是几秒,也许是几个世纪,两个生命体从缝隙间擦肩而过。

童云谣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昏沉沉的。她的眼睛迅速在房间中扫过--陌生,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惨白的四壁、惨白的无影灯光、空荡荡的房间和自己飘浮所在的巨大的治疗箱。

她又闭上了眼睛,仔细体察着肉身的情况--好极了,这正是自己想要的--大密度的血肉骨骼健康而年轻,松果体正是生长旺盛期,精神素的快速分泌,让她几乎干涸的精神能量在快速补充中。

过了很久,一直没有人来打扰她。她就这样利用治疗箱内的营养和丰富的精神素滋养着自己贫瘠的灵魂体。很久,很久,没有自然人来,也没有非自然人或机械人来,只有治疗箱上的自主设定不时补充着肉身所需的营养。

“砰!”“哗啦--!”

终于在某一天里,治疗箱体被童云谣的能量攻击破出大洞,她赤裸的肉身随着液体从大洞里倾泄出来。

她缓慢又僵硬的从地面上站起,一点一点地向着疑似门的方向挪去。

大约半个小时后,房门被刷地打开,一具年轻的赤裸的女性从里面走出来,她沿着同样空无一人的只有惨白一色的走廊缓缓行进。走着走着,她突然停了下来,目光转向惨白色的墙面,一瘸一拐地贴到墙边,伸手推开了白墙上的某个暗格,里面露出一块不大的空间。她没有动里面摆放的急救物品,目光直直的落在暗格后板上那块有些泛亮的银色金属板。惨白的灯光照射下,可以清晰地看到上面映出来的女性的面孔--那是一张极为熟悉的面孔。

童云谣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这具熟悉的脸庞。“不错,你的肉体保存的不错。让我接管这样一具肉身,算是一个小小的惊喜。”

欣赏完自己的新肉体,童云谣转过身,朝着走廊的尽头继续前进。

“童云路,我会替你报仇,以你的身份在这个世界里继续走下去。为了孩子们和男人们,走下去!”(未完待续。)

ps:  大结局,有大家意料之中的部分,也有出乎意料的安排。希望能令你满意。再会!!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