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稀哲低调大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ps:买了两大桶(没错就是‘桶’)nǎi片,不知道要吃到猴年马月啊。《 Szw.com 新-思-路-中-文-网》..

ps:当然家里人(姐姐和哥哥)都说俺幼稚,还吃nǎi片,不过野猪俺高兴就行,当然野猪还认为他们只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ps:说这一章正式进入高氵朝就正式进入高氵朝,没骗你们。

ps:高氵朝的不要再书评区撸啊...

————————————————————————————————————————————

冬ri祭结束了,清灵重新回到了无所事事的状态。

坐在玄关上,品味着八云蓝jing心制的茶水,飘飞的小雪似乎更是为这个场景添上一份淡雅的气质。

“啊~真闲~”

发出和某巫女一样的感叹,心里这么想却完全不想要打破这份清闲,因为在寒冷的玄关喝温热的茶水实在是太舒服了。

“清灵大人,今天中午想吃什么?”

“嗯...蓝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清灵转头看向屋内,八云蓝正在擦拭桌面,而橙喵懒洋洋的躲在被炉里,好不惬意,猫很怕冷,虽然猫妖更加高级,但依然是猫。

“莫,每次都用这个回答来敷衍我,就不能决定一次?”

八云蓝其实想的是想要清灵换一下食谱,八云紫在的时候还好,时不时的就会换换口味,现在好了,只剩下清灵怎么方便怎么来,饿不死就行了。

“好,鲜虾鱼翅海参鲍鱼熊掌蛇胆都来一份,顺便配菜就是满汉全席了...当然,以上都是开玩笑。”

不是清灵不相信八云蓝可以弄出这些东西,恰恰相反,如果清灵真想吃八云蓝绝对可以在半天内准备好。

这还是最慢的速度...

“是哦,听说蛇胆可以养气.张稀哲低调大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喂喂喂,我只是开玩笑,蛇胆什么的还是免了。”

看着八云蓝的自言自语,清灵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开玩笑,那玩意虽然可以养气,但抛开对清灵来说几乎无用外,那味道简直就不是人可以受得了的,不是人也受不了...反正他清灵是受不了,又腥又臭又苦。

而听到蛇胆,橙喵也露出了恐惧的神情,当初发烧了的她就被八云蓝用甜言妙语骗的吃下了一颗蛇胆,现在想想还有点小后怕呢。

也不外乎八云蓝会给发烧的橙喵吃蛇胆,毕竟妖怪几乎是不会生病的,生病了就绝对代表着身体出了很严重的问题,当时着急的八云蓝只能找上八云紫和清灵,八云紫只是看了看,便在纸上写出一份中药配方让八云蓝去抓药,而嫌麻烦的清灵则是直接出去捕了一条蛇挖出蛇胆交给八云蓝,言曰:橙气亏,需用蛇胆补其内气。

这么一想清灵还是主谋来着...

然后...然后就没然后了...

清灵站起身,狠狠伸了一个懒腰,顿时一股寒气倾入到衣物内让清灵狠狠爽了一把,忍不住全身哆嗦了一下,看了看时间,离吃午饭还有一会,出去转转。

“清灵大人要去哪里?”

“转转。”

“橙喵也要去!”

“好好好,过来。”清灵一把抱起了橙喵,穿上了无处不在的鞋,然后钻入一道隙间,后面还隐隐传来八云蓝的嘱咐。

“早点回来!”

走出隙间,清灵赫然来到红魔馆...的附件,雾之湖畔。

“橙要下来,不要抱了喵。”

没走几步就听到橙喵这么说。

“为什么?”

“橙喵已经是大人了,不可以让同样身为大人的清灵大人抱。”

“好好,小大人。”

清灵不禁感到好笑,虽然橙已经是活了很多年的妖怪,不过几乎没有离开过八云蓝的橙心xing根本就是一个小孩子,成年的代表可不只是年龄。

离开清灵的怀抱,橙有点不舍清灵怀抱里的温暖,但是有倔强的不想回到那里,只能伸出手。

清灵会意,马上拉上,然后顿感奇妙,怎么感觉像是领着孩子散步的父亲?

殊不知之前的行为更像是一个父亲,当然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在清灵不是橙的父亲这个大前提下可能会有人认为清灵只是一个怪蜀黎,在不知道清灵是不是橙的父亲这个大前提下更加激进的只会认为清灵就是一个鬼父。

好,毕竟也只是部分人的看法不是?

摇摇头将这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大脑,清灵带着橙在雾之湖畔旁散起步来。

其实清灵来这里是有事情的,上次答应帮上白泽慧音一把,本来是打算直接到红魔馆的,但是橙要跟着出来打乱了清灵的计划,稍微修改就变成了先让橙在这里玩会,等事情办完了在回来带她回去。

雾之湖可谓是这附近妖jing们最喜欢的场所了,至于为什么,清灵认为大概是这里的‘灵气’最浓厚,然后在这里有很大的几率遭遇野生9,今天清灵运气不错,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野生9还有她的小伙伴们。

不得不提的一点是露米亚也在这里,对于这个妖怪清灵可是很有兴趣,cāo纵黑暗,听起开好像很强大很给力的样子,事实上也确实是很给力,不过因为某些原因这个妖怪的力量被封印了。

当时八云紫也说过这个叫露米亚的妖怪,清灵当时还想做点什么却被八云紫阻止了,说是这样就好,不过这样就更加激起清灵的好奇心了,有些事情光凭言语是很难表达清楚的,某人侍奉的原则就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大酱,如果我把这个雪球塞进你的衣服里会怎样?”

9的声音在大妖jing的背后响起,大妖jing正在聚jing会神的堆雪人,听到琪露渃的话头也不回的说:“那当然是...嘶~好冰!”

张稀哲低调大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妖jing直抽冷气,小脸顿时变得苍白,原来琪露渃在大妖jing还没发觉的时候就将手中的雪球塞进大妖jing的衣领里。

“嘿嘿,不用回答了,我知道了。”

仿佛取得了什么很满意的结果,满脸得意的叉腰站在大妖jing的面前。

“琪露渃,嘶~这个恶作剧也太恶劣了~会感冒的~”

好一会大妖jing才缓过气来,埋怨的对琪露渃说,确没有一点想要报复的意思,只是抖了抖身体里尚未融化的雪,至于融化的就只能让它去了。

“不爽的话你也来塞我啊。”

用流氓平**一般语气说话的琪露渃此时看起来是如此的可爱。

“好了好了,赶紧来堆好这个雪人,等会还要去米斯蒂娅那里吃烤鳗鱼呢。”

说话的是露米亚,不温不火的声音看起来不像是这个外表应该拥有的。

“小样要你说话?”

貌似要将流氓**一演到底的琪露渃抓起一堆雪迅速捏成雪球就往露米亚的脸上丢去。

似乎是没有想到琪露渃会这么干,露米亚傻了一般的站在原地任由雪球飞到自己脸上,愣了下随着雪的滑落脸sè渐渐变了。

“啊啊啊!我要你好看!”

终于发出气急败环却符合身份的声音,双手抓起雪人的头就往琪露渃的方向扔去。

“啊...雪人...”

大妖jing愣了,jing心堆起的雪人就这样被‘杀死’了。

一旁的清灵看的眉头直跳,看着站在一边跃跃yu试的橙,放开手。

“去,好好的玩一会,等会我会去接你。”

“太棒了,清灵大人果然是最好的!”

开心的叫了声,果断把真正对自己最好的八云蓝给忘了。

“呵呵,希望这几个小家伙在一起能玩得高兴。”

清灵并不担心橙无法融入眼前的几个小家伙中,毕竟以9大大咧咧的xing格是很乐意接受一个新伙伴的,当然也少不了‘欺负’,不过别看橙天真无邪的样子,小脑瓜也jing明着,再怎么说也是经常看自己和八云紫在‘勾心斗角’,难免也学到了点什么。

只是让清灵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件小小的事情竟然会给自己惹来大麻烦,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号称有着不动的大图书馆称号的帕秋莉?诺蕾姬正在头疼万分的看着面前的书本,这是她最新入库的一本魔法书。

“这个金的元素怎么可能和水的元素结合...如果按照这本书上的方法来讲是有可能的,但是怎么可能存在拥有金的‘硬’又同时拥有‘水’的软呢?理论上不通啊...”

帕秋莉抬起手,掌心出现一个水球,一丝金光在里面闪耀,但也就仅限于此了,挥挥手让水球从新回到天地间。

“单纯的水含金或者金含水倒是很简单...”

小恶魔在一旁也是跟着干着急,帕秋莉大人可是这样自言自语好几个小时了。

“嘿,你家主人在干什么?”

忽然一个声音在小恶魔旁边响起,吓了小恶魔一跳,随即转过头来看见是清灵爱松了口气。

“原来是清灵大人,帕秋莉大人正在研究您上次留下的魔导书呢。”

“原来如此。”清灵严重一抹金光闪过,那哪里是什么魔导书,只是一个蛋疼的人的学生笔记罢了。

两人说话虽然谈不上大声,但是正常的声音还是有的,就这样帕秋莉依然没有发觉。

清灵上前,一把拍在了帕秋莉的书桌上。

“在干什么呢?”

将之前问小恶魔的话又问了一遍。

帕秋莉抬起头淡淡看了清灵一眼,似乎是觉得清灵出现在这里很正常,然后摘下眼镜放在一旁。

“稍微研究一下金水结合的方法。”

虽然说得很简单,但是帕秋莉相信清灵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那有什么好研究的,不就是硬和软的结合嘛,别的我不太会,这个倒是会。”

说着拿出一把铁剑,注入力量让铁剑变得通红,空气都受不了其中的高温而发生了丝丝扭曲。

“就是这样。”

说完,手中的铁剑轻轻一晃,明显的波纹出现在剑的表面,这把铁剑显然已被融化为了铁水!只是因为一些原因被禁锢住了身形。

“怎么样,很简单。”

清灵很轻巧的说着,然后将铁剑收起来,笑着看一脸震惊的帕秋莉。

是的,帕秋莉震惊了,完全没想到还有这种方式!自己一直被误导入了一个误区,金水本就为一体,何来结合之说?

用了几分钟平息心情,帕秋莉抬头看向这个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人。

“说,今天有什么事?还有没去找上面的人?”

帕秋莉说的自然是蕾米莉亚了。

“嘛~毕竟卡的时间点不太对,我一会就走了,那个女仆也不太好对付呢。”

“是这样啊,说,今天你来找我什么事?”

“额。”本来清灵还想婉转一点,没想到帕秋莉这么不给自己面子,“那个,其实没什么事。”

“不可能,如果是平时的话看见我刚才那个样子你绝对咳咳...咳咳咳...”

似乎是话说的太急了,帕秋莉一口气没喘上来,剧烈的咳嗽着。

清灵知道这是帕秋莉的老毛病,虽然改善了很多,但是体质还是很弱啊,话说这个帕秋莉也很厉害了,一般人说这么长的句子都会饶舌,偏偏帕秋莉说的又很清楚。

“呼~你没有调笑我一番反而那么简单就把原理告诉我,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

“......”

什么事啊,自己只是难得一次没有打击你而已,怎么就变成jiān盗了?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直说了,我想让你当人间之里寺子屋的老师,教什么都可以,也不用经常去,时不时的去一下就可以了。”

“你在开玩笑吗?”

“嘛~也不会让你白做的。”

清灵蹲在地上,就那么用手指在地上刻画出一个玄妙的法阵。

“这是一个空间传送的阵法,我相信你绝对没有见过这种阵法。”

清灵自信满满的说,他不相信帕秋莉会对这个空间阵法没有兴趣,只是说完后下一句话他就说不出来了,在空间阵法刻画完成的一瞬间感受到了什么,一脸惊恐的向着不知哪个方向看去,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说走就走...好像也没说走...”帕秋莉腆着脸看着清灵消失的位置。

————————————————————————————————————————————

幽幽子转头望望四周,去认无人后,垫着脚尖向西行妖走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