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顿赛后讽刺孙杨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见王爷注意已定,曦儿也不敢多言,再劝谏了两句,便悄无声息地退去,偌大的屋子里,便只剩了这高大英朗的南藩王一人。

半时辰后,爨兆煌关上窗户,转身往屋里的佛堂走来,焚香秉烛。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滇池爨兆煌求您保佑姑媃她今生痛苦已尽,来生投个好胎,再莫要让一身病痛缠身,命途多舛,让她无福消受这人世美好。”

寻求庇护的低沉声音在香味扑鼻的屋子里经久不散。爨兆煌秉香,极其虔诚地深深地三鞠躬,便将香插在观音坐像前的灰坛里。

“怪不得这夜郎到处都是佛像,原来这南藩王竟是个佛门子弟,在屋子里供奉着观音菩萨的坐像。”秋影奴在她耳边嘀咕道:“慕月,你不去么?”

“去甚么?”小白龙浑然不解。

“当然是去见爨兆煌,说服他为梁国出兵啊?”秋影奴低声道。

小白龙耸耸肩,讪笑道:“影奴啊,你真是天真,当出兵打仗甚是容易?你以为要劝说一个藩王突然出兵是这么好的事情,说去就能去?”

“那你大晚上来这里作甚?”见小白龙并无去见爨兆煌的意思,秋影奴狐疑地打量着她。

“当然来玩儿,顺手找找这王爷住的甚么地方啊。”小白龙痴痴一笑,伸手捋着自己长的披在屋瓦之上的秀发,趁着秋影奴不备,拎着秋影奴便飞身离开藩王府,在夜郎县的夜市街道上闲逛,顺道买了些对秋影奴来说颇是奇怪的首饰衣料,而后才意犹未尽地回了驿馆。

南藩王府。

爨兆煌又秉烛看了约一个时辰的文书,可心头、脑海中却总是浮现着自己那死去一月的妻子,又惦念着滇池的将来,心头思绪万千,又连夜向观音上了几柱香,只觉头晕脑胀,胸中积郁,连衣服也不脱,兀自睡去了。

……

“王爷……王爷……”

“姑媃……”

“王爷……”

“姑媃,你莫走!你莫走!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莫要走!”那梦中熟悉的佳人身影渐行渐远,消失在虚幻之中,消逝在自己眼睛的每一寸光华之中,爨兆煌竟吓地醒了过来,这才见屋子里空无一人,自己披着衣裳睡在了床上。

原来,是自己一个人的一场梦。

当真是身子越来越差了么?才会做这等梦境?

爨兆煌紧紧按住自己的头,心道自己最近的确是没有休息好,身子出了问题,才会做这等阴阳梦境,不由得兀自苦笑,黯然伤神,心绪**。

“王爷……王爷……”

这一份自嘲还未言尽,只听窗外当真响起女子呼唤自己的声音,爨兆煌心下倏然狠狠一颤,脸上不由得变了颜色,当即四处望去。

还未来得及回神,不想窗户似是被人给打开一般缓缓敞开了来,股股清爽冷风从窗外吹入,伴着凉风,那一声一声“王爷”却也来的更是明显了,让人如同被泼了冷水般清醒,再难入梦。

“谁?”爨兆煌心下顿时警惕,不紧不慢下床而后向窗户处走去。忽而,一条雪白的绸带如一阵烟雾般从窗外轻飘飘地飞进屋子里。在他面前,那白色绸带无风自舞地飘荡起来。

难不成,今夜自己是遇见了鬼怪?爨兆煌这般断定,却心下却不怎么害怕,缓缓伸出手来,抚摸着那飘飞的白练。

“王爷……”

可就在触碰白练的那一刻,那“王爷”来的更是明显了。似是上苍给予自己的祷告,爨兆煌心下得出一个念头,快步跑出门外,这才见空无一人的漆黑院子里,漫天飘舞着白色的丝绸,来回飞舞,混乱着自己的双眼。

刹那之间,爨兆煌竟以为自己是置身于仙境之中,待那“王爷”再度响起,他再难掩藏心绪,喊道:“姑媃!姑媃!是你么?”

他快步跑到院子里,不想那漫天的白色丝绸在自身外来回飞舞,半遮半掩他的视线,可依旧不见自己的姑媃。

“爨兆煌。”

一颗心已然跳到了嗓子处,正要再喊,只听一个清灵的女子声音在漆黑的夜幕中浑浑响起,震慑着自己的心脏!

这不是姑媃的声音!爨兆煌心下猛地一惊,抬头望去,才见天边漆黑的夜幕里,圆月高悬,白练飞舞,一道白影从漆黑的夜幕长空之中轻轻飘飘下落,似是柏叶,又似白鹤。

爨兆煌岔一看,还以为是自己幻觉,可再细细一看,那的确是一个白衣女子从天上下落到人间,最后落在屋檐之

升级系统小说5200

上!

南藩王依旧不敢置信,使劲揉揉眼睛,定睛一看,隔着漫天的白绫,这回才真正见到那屋顶上的确是立着一个长发飘扬、白衫翻飞的年轻女子。

那女子头戴花蔓冠,乌法挽髻,秀发飘逸,顶髻飘逸;双耳坠着大环,肤色洁白如雪,玲珑剔透,上身着一身轻盈的丽质天衣,下身着雪色天衣绸裙,颈挂珠宝璎珞,斜披珞腋,佩戴铃串、天物之花,宝珠璎珞遍体,细腰丰乳,全身花鬘庄严。

这女子立于白练之中,脚落屋檐,背靠白月,周身银光,冷浸融融之月,乌黑长发与白衣和白绸中无风自舞,手持类似琵琶之乐器。

当真是画卷里才会有的绝代女子。

是他生平所见过的最美的女子,让他最难以忘怀的女人,爨兆煌惊讶的瞠目结舌,凸起的喉结不由得上下来回滚动,额头大汗淋漓,精气十足的双眼却又掩盖不了他被迷惑心神的颓然,一双腿几乎都难以动弹。

但同时,他也发现了,这屋檐上的女人有点熟悉,似曾相识。

“你……可是上苍派来的神仙?”

那屋檐上手持琵琶的的女子温婉一笑,深蓝的双眼比这世间任何一束银色之光都要美不胜收。

“爨兆煌,本座乃无量国十方界观音大士化身,度母是也。”

“观音……度……”爨兆煌痴愣地难以言语,随即瞳仁猛地放大:“度母?”

他家世世代代乃信佛之人,是以从不怀疑这世上有神与佛的存在,当即虔诚地跪下,激动之情不言而喻:“滇池爨兆煌见过度母娘娘。”

度母手抱琵琶,神态优雅,颇是欣慰地点点头:“兆煌,你爨氏祖孙三代常年供奉佛祖,行善积德,滇池一带在你之管控之下而安居乐业,百姓安康,是以本座已成你夙愿,为你妻子超度灵魂,又令其平安投胎转世了。”

“多谢度母娘娘。”爨兆煌紧紧地抱住双拳,低沉的嗓音带着不平稳的波动。

“兆煌,本座此次前来,有另一事要告知于你。”

“敢请度母赐教。”

“你前世一笔孽债未还,今世当有一大劫数,本该殒命于此劫难之中。可本座念你品性善良,为滇池百姓谋福无数,是以,本座特意前来助你渡此一劫。”

“渡劫?”爨兆煌闻言惊愕地抬起头,只见度母立于月光之中,面含浅笑,端庄优雅,周遭光华四散,左胸口不由得一阵跳动,只怕自己看一眼都是亵渎,当即低下头来:“请……请度母娘娘明示。”

度母欣慰地点了点头:“这本是天机,今次为渡你劫难,便告之于你。你切记不可泄露于他人。如今人间大乱,天下分列,群雄割据。魏国联手齐国攻打南朝梁国,梁国会兵败于此战。而后魏国会大举歼灭中华之西南,你爨氏全族会丧命此地,滇池亦是会在这番天下横扫之中而涂炭生灵。”

“怎么可能?”爨兆煌被度母这一席话惊地回过了神:“魏国怎会如此做?”

“此乃天机,本座只可告之你这些。”

“请度母娘娘指点,兆煌该如何化解此劫?”

度母指点道:“你滇池东北之地,乃益州。益州如今乃魏国所控之地。你同南朝秦淮王联手,向益州大举出兵,扰乱魏国,大可化解此劫。”

“向魏国出兵?”

“兆煌,切记,向魏国出兵之前,定要说服霍顿赛后讽刺孙杨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你兄长爨瓒。你兄弟二人素来意见分崩离析,此次若要保护滇池百姓平安,定得兄弟连心联手秦淮王,方才能渡此劫;再有,攻往益州后,不得长留南朝,与秦淮王反目,否则后患无穷。”

爨兆煌稍微安了心,低声道:“兆煌明白了。”

“甚好。”度母欣慰笑道:“此乃天机,不得告之他人,你滇池百姓性命和你爨氏百年名誉,全在你手了。”

“是。”爨兆煌不敢怠慢,连连答允。

度母轻笑道:“既是如此,本座就此去了,还望你尽心度此劫难,保护滇池百姓平安。”说罢,度母手一挥,右耳上的白玉耳环便从天上飞将而下,落在爨兆煌面前。

爨兆煌小心翼翼地拾起这白玉耳环,抬起头,只见天上白绫再度飘飞,度母凌空飞去,渐次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之中。

爨兆煌这才起身,瞻望着度母方才落脚的屋檐和飞去的方向,看着手中的白玉耳环,眸中荡漾着信徒难霍顿赛后讽刺孙杨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以隐藏的激动与仰慕。

“度母……度母……”

...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