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撞脸岳云鹏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那邪无天拿着玉莹宝瓶把玩了一会,随手丢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内。干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双眼似看非看的盯着杨修所在的地方:“道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相见?”

杨修看着那邪无天,心里有些紧张。刚才他炼化血神子那一幕可还在脑海里回荡,现在听着邪无天叫自己现身出去,心里一紧,但还是强压了下去。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呢?莫不是在诈我出去?

那邪无天见叫不出来杨修双眼冒出一道jing光,眼神直盯着杨修的方向:“道友,我也修习过天魔法诀,虽然你隐藏得很好,可是我还是能察觉出你的气息,再不出来,莫不是要我用玄黄宝塔来请你?”

杨修心里一阵郁闷,自己能察觉邪无天身上的天魔气息,那邪无天也能察觉到自己。我怎么就这么笨呢?见自己无法躲藏,杨修干脆就解除了隐身法笑呵呵的跳了出去。:“啊,那个大哥,在下无意间经过这里,打扰了大哥,对不住了。既然大哥有事,我就先走了。”这厮说完就要逃走。

邪无天怎么能看不出杨修的心思,在杨修出来出现的那一刻,他就暗自防备着杨修逃跑。见杨修暗自运功当即飞身来到他的面前挡住了去路。:“道友既然来了,何不多聊会?何必急着走呢?”邪无天面带笑容的看着杨修说。

杨修看着邪无天那干瘪的笑容只觉得背上冒出了一阵冷汗,害怕他也拿出玄黄宝塔把自己像那血神子一样祭炼了。当即忙称,哪里哪里。

:“道友既然会天魔决,想必是我魔门的弟子吧?”邪无天仍旧乐呵呵的对着杨修说。杨修双眼一直紧盯着邪无天,害怕他随时收了自己的小命。见邪无天虽然乐呵呵的在对自己问话,可是说到魔宗眼神里闪过的一丝yin毒全都给他看在了眼里。哪里还敢说自己是魔宗弟子,当即道:“小弟虽然会天魔诀,可那是从朋友处偷学来的。其实我这个人非常的讨厌魔宗的人。魔宗那些弟子一个个眼角甚高,平时都看不起我们这些散修。就是我那个朋友也是这般模样。”

那邪无天听了杨修这番解释也不再追问杨修的来历。只是跟他谈天说地,然后指点了他一些天魔诀的修炼窍诀。直把杨修搞得昏头脑胀,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聊了半天,那邪无天好像把杨修真当作了自家兄弟,最后居然拉起了家常。杨修心里烦躁不已,可又不敢运功逃跑,也就和他东一句,西一句的攀谈起来。又聊了一会,那邪无天终于不再东拉西扯的了。:“既然兄弟有事,那你便先去忙吧,随时记得来找大哥聊天啊。”交谈了半天,那邪无天居然跟杨修称兄道弟起来。杨修见邪无天居然肯放自己离开,哪里还不高兴,当即回复邪无天说自己知道以后会常去看望他,就要告辞离开。心里却把邪无天骂了个半死:“自己还嫌命长,去拜望你?做梦去吧。”

:“兄弟,你记得回去魔宗替我给萧宗主问声好啊。”邪无天见杨修要走看似随口的对他说。杨修一心只要离开,哪里还会听得邪无天给他说的什么,当即随口道:“记得,记得,小弟一定替你问候。”话刚出口,就知道遭了,原来邪无天跟自己费了半天话就是套问自己是不是魔宗弟子。

看着眼前眼神yin狠的邪无天,杨修运起天魔掌法对着邪无天就是一掌。层层掌影全部朝邪无天周身要害打去。那邪无天自己也会天魔诀,哪里会给天魔掌伤害道。避过漫天掌影就对杨修说:“好你个贼子,果然是魔宗的孽徒。现在看你往哪里跑。”

杨修直忙道:“我说大哥,你怎么这么仇恨魔宗,我们无冤无仇,你怎么非要赶尽杀绝啊?”

邪无天原本是一个修真世家的少爷小姑娘撞脸岳云鹏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公子。在他小的时候,家里有人不小心得罪了魔宗之人,全家上下全部给魔宗杀得鸡犬不留。要不是那天他恰巧出去寻找同伴玩耍也难以逃脱这次劫难。后来得知是魔宗的人干的这事,居然自废了一身功力,卧薪尝胆的投入魔宗之内。刚好收徒那天四长老办事回山经过山门,见他根骨上佳,就收为了亲传弟子。从此邪无天跟随四长老苦修魔门秘法神功,功力一ri千里。四长老见自己的徒儿如此的用功,当然喜欢的紧。魔宗许多秘事都讲给他听。

一次巧合之下,四大长老和萧正宗都出了魔宗去办事。他瞅准了这个机会,偸了魔门重宝,玄黄宝塔逃离了魔宗。魔宗自然是到处的追捕。邪无天心思慎密,几次的围捕都给他逃了过去。反而落单在外的魔宗弟子给他偷偷yin杀了许多。后来魔宗见抓捕不到他,反而损失了不少人手,干脆招回了在外的弟子,不去管他。

这些事情,小姑娘撞脸岳云鹏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邪无天怎么可能给杨修分说,立马就要出手擒杀杨修。杨修也是机灵人物,见邪无天面seyin狠,当即就运气真气逃跑。那邪无天怎么可能会放任杨修离开,也是马上运起真气去追赶杨修。杨修回头轻撇,看见邪无天要追上自己了,突然回头,双掌运起混沌功发配合天魔掌朝邪无天打去。邪无天哪里知道杨修还敢回头攻击自己?眼见杨修快要击中自己,当即运起护身真气护住全身。杨修混沌功法可以融合世间本源,双掌靠近邪无天的护身真气就把他的真气给同化。一掌打在邪无天身上。邪无天只觉自己真气不畅,血气翻滚,差点就要掉下空中。等到邪无天把血气压制,体内的真气理顺,那杨修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邪无天何时吃过这等大亏?原本灰暗,干瘪的脸上凶光更盛,追踪着杨修的气息追了上去,势必要把杨修打得魂飞魄散。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