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背后是太子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老板,两碗豆浆,三个油条,两个米饼。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池小影高声向正忙着做油条的老板说道。

“好呐!”老板没应声,老板娘抢着回答,喜滋滋过来张罗。

池小影回过头,对着秦朗微微一笑,“这个小吃店的生意可好了,上班族和学生都挨到这里来,我也是这里的常客。”然后,她低下头,凑到他耳边,“不准搬出你的什么卫生大条规,说什么露天灰尘多,油炸食品不好之类的,我喜欢这里。”

秦朗宠溺的捏了一下她的手,“好,你讲的就是真理,我服从便是。”

她开心的眉开眼笑。

初升的清晨,风微微的,看着她红润的面容、羞涩的眼神,微翘的嘴角,他真有种做梦的感觉。如果对她的牵挂少一点,如果勇气少一点,他没有去加拿大找到宁贝贝问清情形,今生他将与她失之交臂。

想想都很后怕。

一次次重逢,一次次错开,现在还能这样牵手坐在一起,他不敢对上天的安排有一丝埋怨,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豆浆上来,油条炸贾跃亭背后是太子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的金黄,米饼又甜又糯,口感真的不错,他边吃边称赞的点点头。

“我早晨关上电脑,会散步到这里,然后喝点豆浆,叫点东西,去公园走走,再买点菜回来做饭,吃好饭,就睡觉。”

“以后不准这样,白天就是工作,晚上就是休息,我可不想结婚后,还一个人睡。”

“谁…和你结婚呀?”她脸红了,把头埋进碗中。

“我这么大年纪,哪有人肯嫁,只能娶个傻丫头。”他故作无奈的样。

她一瞪眼,“还委屈你了?”

他深情款款的握住她的手,“不委屈,一点都不,我走了几万里的路,头都快灰白了,才娶到你,哪敢委屈,小影,我们结婚吧!”

她愕然的张大嘴巴。

“不再去选什么吉日,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就在这小县城注册登记,我们这样子就好,行吗?”

她抿紧唇,好半天才哽咽的点了点头。

以前,千算万算,等这个等那个,筹划又筹划,也没结成婚,现在,两个人穿着随意,吃过早饭,取了证件,带上一起安排好的照片,就去了婚姻登记处,连队也不用排,登记册的办事员审核好他们的证件,拿出两个红本本,贴上照片,盖上戳,他们正式成为夫妻。

走出登记处,秦朗这才开始拥抱了下她,吻了吻,两个人相视一笑,牵着手步行回公寓。

到了公寓,秦朗打电话给父母,池小影也给妈妈打了电话,说了结婚的事,北京那边全乱了,他们反倒很安静,在街上买了束鲜花,去池小影父亲墓前祭拜了下,小影正是把秦朗介绍给了父亲。

但日子还是因为另一个人有所改变。

结了婚,总不能两地分居,小影的工作不受地区限制,自然做了秦朗的行李箱,跟着他走,秦朗在南非的工作还没全部结束,他要去那边交代一下,顺便带着小影度度蜜月。至于以后,秦朗觉得加拿大环境不错,考虑带着夏秀芬一起移民,温哥华有家医院已经找过他多次,想聘请他。

小影没有意见,除了英文需要加强练习,宁贝贝在那边,也不会太孤单,只是不知道夏秀芬同不同意,因为她和那位工程师正在恋爱中。

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暂时不需要考虑,先享受难得的二人世界好了。

秦朗成为法律上的老公,池小影才知道他对她原来的宠只是毛毛细雨,现在,她简直是被他捧在掌心疼着呵着。他实在是个情感丰富的人,制造情调一流的,明明花的是钱,可只会让你觉得他是用的是心。分开一刻,他都会短信个不停,不是说那些浮华的甜言蜜语,而是一些扣动你心弦令你永不疲倦的话语。夜晚的漏*点欢爱,美妙的令她沉迷他不仅是对她,对她的家人和亲戚也都非常尊重、在意,他可以陪着她耳聋的外婆一起聊几个小时,也能气度不凡的站在大舅的台球店和大舅聊聊生意经。

晚上,两个人抱着入睡,她看着他的脸,拉着他的手,轻轻亲吻他的手背,也会掉下眼泪来。

虽然她写言情小说,但她依旧不相信世间有所谓的神话般的恋爱和婚姻,他和秦朗都是各自经历复杂的人,就是这些经历,他们才把彼此的伤痛消化,吸收,提炼,走到了一起。

在小县城呆了一周后,他就带着她开车回北京,秦天在北京订好了宴席,要把姗姗来迟的大嫂介绍给亲戚们。

赵娴宁夫妇和宁院长到高收费处为他们送行,赵娴宁看着池小影直唏嘘,说真是等到铁树开花,她老公则不住轻叹,眼光不由的瞟向另一边,那儿停着辆车,车窗关的实实的。

池小影早就看到那辆车了,她知道车里坐着谁,但她没有看过去。

她早说过,这辈子她想欠着他,他与她都有错,才不能在一起,希望来生有牵扯,那时,他和她都要好好的尊重,爱慕对方。

说话要算话。

秦朗和众人握手,打开车门,让池小影坐进去,系上安全带。

这一走就是一生,池小影忍不住回过头,看到宣潇从车里走了出来,眼里有泪光闪烁,她也红了眼眶。

“小影…”秦朗柔声唤她,扳过她的肩膀,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我们回家了。”

她点点头,他动了汽车,一手揽着她的腰。

滨江越来越远了。

在北京办完喜宴,他们去了南非,那是六月,在南非呆了两个月,两个人再次回到北京。

北京的秋季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池小影新书完毕,与编辑又约了见面。编辑得知她现在搬到北京,很高兴,急不可耐地要与她签订下本书。

池小影摇了摇头,这两天,她胃不舒服,写不好书,她怀疑会不会…

如果会,她要休息个几年,毕竟三十岁啦!

秦朗在医院等她,做了检查,果真是怀孕了,预产期在明年的五月。

池小影看着彩上模糊的影像,想起一次怀孕,是不是他把他的血输入她的体内时烙上了他的印记,千回百转,他们注定要一起孕育这个小小的生命。

肚子里装着孩子的感觉真是不一样,心里紧张着,因为知道有许多责任在前面等着,自己在长征的路上,心里又从容着,因为自己做什么都有寄托。她听音乐,看书,远离电脑,吃一切对胎儿有益的食物,秦朗规定她几点睡觉她就准时几点上床。

秦朗是二次做父亲,可是仍然兴奋到不行,每天晚上都要掀开小影的衣服,观察肚子有没有变大一点,能推的应酬都会推掉,为的是和她一块散步,或者一起看个电影。

秦天总是取笑他们,结婚这么久,还像新婚似的黏着。

电话来的有点突然。

北京冬日的黄昏,她在温暖如春的书房看书,手机突然响了。

她打开手机,见是个陌生号码,可一听到熟悉的问好声,她的心纠起来了。

“忙吗?”宣潇问,声音有点幽远。

“不,我在看书,我…怀孕了,看的是童话书。”

“我听说了,身体适应了吗?还吐不吐?”

她怀孕反应很重,到了三个月还在吐。

“不了,现在是个大肚婆,什么都能吃。”能这样轻轻松松的和宣潇聊天真好,她的语气也轻快起来。“你好吗?还在海南?”

“嗯,喜欢这里的海,也喜欢这里的冬天,更喜欢这里的陌生,在陌生的环境,才不会触景生情。”

她沉默了,听着他忽浅忽重贾跃亭背后是太子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的呼吸。

“小影,我快结婚了。”宣潇又说道。

“嗯!”

“是莫薇。”

“嗯嗯!”

“好好调教,她会变乖的,只是她在三十五岁前,不肯生孩子,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想要孩子。”

她的心停跳半拍。

“小影,你生了孩子,认我做干爹吗?”

“怎么听着像黑社会的?”她笑,笑得很苦,肚子里突然动了一下,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我说的玩的,小影,你看过《2o12》吗?”

“没看过。”那是灾难片,她胆小,没敢看。

“那是一部灾难片,玛雅预言里有一条说在2o12年,九大行星与地球将成一线,那时地球将会毁灭,我看了后,心里盼着如果真的该有多好,那样我们一同离去,一起重生,再相遇,哈哈,异想天开的,小影,好好养胎,我做事去了。”

他挂了电话,池小影对着手机了会呆,然后出了书房。

天已经黑了,钟点工在厨房里做晚饭,院子里一株腊梅开的正香,东方一弯冷月,漆红的大门一响,她看到秦朗从外面走了进来,肚子里的孩子又蹬了她一下。

她笑了,向秦朗迎过去,惊喜的告诉他孩子开始胎动了。

秦朗低下身子,头贴在她肚子上,钟点工捂着嘴巴偷笑。

她不知不觉红了眼睛。

自私也好,薄情也罢,忘恩负义也好,她都坦然接受,只要能守住这一刻。

热腾腾的饭菜味,空气里清冷的花香,暖融融的屋子,明亮的灯光,下班归来的老公,腹中孕育的孩子…此刻她们共有一体。

是的,世间任何平常的美好的事情,不过如此。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