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蚤门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胡阿旺的小轿车又跳蚤门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公路上飞奔起来。26dd.cn书友整_理*提~供小轿车驶到碧林村村口。胡阿旺的豪宅就建在这条毗临大海的村子里。一个农妇突然从路边走出来。小四紧急刹车。胡阿旺的身子猛向后倾。农妇却站在路中间向小四挥手。

还没等胡阿旺反应过来,小四已怒气冲冲地推开车门。他跳下车,边走边骂。

农妇向小四哀求道:“司机大哥,我媳妇难产……”

“难你妈的……”小四正要起脚。

胡阿旺坐在车上定神看了那妇女一眼,急喝小四:“别!她是我们村里的乡亲,别乱来!”

小四愣了一下,回头看胡阿旺。胡阿旺急忙从车上出来,向农妇走去。

农妇认出胡阿旺,叫了一声:“是胡老板啊。”

胡阿旺温和地看着农妇说:“你这样拦车太危险了。”

农妇向胡阿旺哀求道:“胡老板,我媳妇难产,求求您派车送她去市医院吧。”

胡阿旺对小四说:“你开车帮帮她们。”

小四说:“胡老板,那您……”

“嘿,家离这不远了,我走路回去。”胡阿旺说着还抽出6oo元人民币塞到农妇的手上,“拿着。你媳妇住医院要花钱的。”

“谢胡老板,胡老板真是好人,大好人!”农妇动情地跪在胡阿旺面前,不断地向他叩头。

“起来起来。”胡阿旺把农妇拉起来,说,“你这是干什么?同住一条村子不就等于是一家人吗。”胡阿旺边说边把农妇扶进他的小轿车。

胡阿旺表面上对碧林村的村民都是友好的,碧林村多数村民对胡阿旺也都有好感。在碧林村,人人都知道胡阿旺很有钱,但却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钱是从哪来的。不少村民认为胡阿旺不但是个能人,也是个好人。去年,胡阿旺出资6oo万元人民币为碧林村村民修建了一条公路,还出资3oo多万元在碧林村建了一座神庙。

其实胡阿旺并不是碧林村人。胡阿旺11岁跳蚤门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那年,他那在海港码头当装卸工的父亲和他母亲离婚,说得确切一点,是他生父抛弃了他母亲,胡阿旺的母亲是一名家庭妇女。母亲带着胡阿旺投奔碧林村一个亲戚,那位亲戚就是小四的母亲。亲戚腾出一间不到1o平米的房子让他们母子栖身,还帮助他母亲在碧林村租了一小块地。这块地成了母子俩的命根。母亲在土地上种些蔬菜,然后把蔬菜挑到城里卖,换些钱,供胡阿旺念完了小学。接着,可怜的母亲又把胡阿旺送到离市区不远一间郊区中学念初中。胡阿旺念到初中三年级的时候,他母亲经人介绍认识一位渔民,最后她和这位渔民结婚。继父要求胡阿旺不要再念书,到他的渔船上帮忙。开始胡阿旺的母亲不同意,为此,她差点离开那位渔民。胡阿旺劝阻母亲,并毫不犹豫地跑到渔船上,和继父、母亲一道过着海上漂泊的生活。到继父的渔船不久,胡阿旺知道,继父不但捕鱼,有时还走私一些外国香烟,不过,这只是小打小闹。后来,继父还要胡阿旺拿一些走私烟到岸上贩卖。1988年元旦,北部湾狂风骤起,突如其来的台风把胡阿旺继父的渔船打翻,胡阿旺和母亲、继父都落入海中。胡阿旺抓住救生圈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拼搏了一整夜才游到岸边。三天后,他在岸边找到了母亲和继父的尸体。把母亲和继父埋葬之后,胡阿旺又回到大海。不过,他再不打渔了。他动手做了一艘小小的双桅扁舟。他白天把扁舟摇到公海港台走私母船旁,从母船上把一箱箱香烟搬到自己的小舟。太阳沉下大海后,他单枪匹马驾着一叶扁舟穿过漆黑的北部湾,然后把香烟卸在南港湾北面一个浅滩上。胡阿旺自认运气好,他走私从没被抓。也许因为他在南港湾漂流多年熟悉那里的情况。对他来说,南港湾就像是一个不设防的港湾。一页扁舟竟然帮助他完成了原始积累。后来,他在离碧林村2o多公里的防江经济技术开区登记注册一家达成公司,胡阿旺确定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走私。公司开业之初,胡阿旺小心翼翼,投石问路。但他很快就明白,企业法人走私与一页扁舟走私大不相同:一页扁舟走私只要避开海关就行了;而企业法人走私要成功,不但不能避开海关,而且要迎面而上轰开海关的大门。他认识到,组织货源、运输、制作假载货清单、销售等一些走私的具体业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善于与关键部门的关键人物打交道。因此,他把走私一些具体的业务交给公司的管理人员打理。他认为走私具体业务只是些简单的工序。他把主要精力放在拉拢干部、腐蚀官员上。他善于以金钱和*开路,轰开海关、港监、卫检、动植检等单位的关键环节,让他的走私在防江一路畅通无阻。由于走私业不断扩大,胡阿旺迅暴。他又回到碧林村,在村子里买下两块地,一块在东面,一块在北面。东面那块地靠近海边,胡阿旺用来建自己的豪宅;他在北面那块地也建了一幢三层小楼房。他把小楼送给曾经帮过他母亲的亲戚。当时他那位亲戚早已离开碧林村了,胡阿旺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劝他们搬回碧林村。胡阿旺还把她的大儿子刘小四招到自己的旗下,让他死心塌地为他效劳。

胡阿旺吹着口哨,回到他的住宅大院门口。门口两侧分别立着石狮子。大院的中心是一幢高五层的楼房,楼房的外墙用大理石筑就。

突然,一辆小轿车驶过来,在胡阿旺旁边停下。杨莉芸先从车厢里出来,接着李雨玲也提着三只金钱龟从车厢里出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