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龙墨言冷眼看着她,他调查过唐悠悠,她之前在家里过的并不好,虽然没有说不给吃饭,可是也吃不吃饱。

而且一个正室生的正经嫡女,居然没有一个下人伺候,大冬天的自己洗衣服,自己去厨房拿饭。

而且拿到的饭,还都是下人吃剩下来的,只有过年的时候,可能会吃到点好的。

因为过年的时候,会有其他官员过来拜访,也会携带家眷,这个女人才会对她好一点。

也不是说她有故意让下人怠慢唐悠悠,她只是不管而已,不管她的吃穿,也不管她的死活。

龙墨言想到这里,冷声说道“让你待他们去测试灵根,就赶紧带他们去,不然一会我改变主子,即使她们有灵根,我也不会收。”

唐悠悠的继母一听,转过头来就说道“你是谁,你算什么东西,我女儿可是皇后娘娘,飘渺宗的宗主夫人。

她在家的时候,可都是我在照顾的,她可是很听我话的,这也是你能说不收,就可以不收的……”

龙墨言很是生气,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就说到“小元子,去把他的嘴给我堵上。”

小元子赶紧跑了过去,捂住了她的嘴巴,对旁边的士兵说道“去给我拿绳子过来,把她给我绑了,然后把嘴给我堵上。”

唐悠悠的继母,在小元子刚碰到她的时候,就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可是她怎么可能,是常年练武的小元子的对手呢。

小元子轻轻松松的就抓住了她,不一会儿士兵就把她捆了起来。

边上的两个孩子,只是冷眼的看着这一切,根本就没有说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看到自己的母亲,被人欺负,被绑起来会大吵大闹。

这也就能看出,唐悠悠的继母,平时都是怎么教育,自己的这两个孩子的。

龙墨言看着无动于衷的两个孩子,对士兵说道“等外面的人都测试完了,带他们去测试灵根,还有,去把刚才那个金灵根的人给我带过来。”

龙墨言说完士兵就领命下去了,不一会儿带过来一个,**岁的小女孩,身边还跟着一对夫妻,和四个孩子。

士兵说道“宗主,这个就是刚刚那个,测出金灵根的人,宗主,奴才还知道了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龙墨言看了他一眼,说道“什么事说。”

“是宗主,我刚刚去接这个孩子的时候,听看管测灵球的人说,他们村不仅他们家,基本上很多人家,十三岁以内的孩子都有灵根。

但是这灵根到了十三岁以后,基本上所有的孩子都没有了,他们村十三岁以内得孩子,有十八个。

这十八个孩子都是单灵根,而且都是金灵根,只不过这个孩子的金灵根最为强烈。”

龙墨言听了也很好奇,他想了想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让一个村子里十三岁以下的孩子,一下子灵气全无呢。

于是他问眼前的一对夫妻道“你们村有什么古怪吗?”

这对夫妻听到宗主居然问自己话,要知道宗主以前可是皇上啊,是这个国家最厉害的人呢,现在的皇上可是比之前还厉害呢。

男人激动的说道“宗主,要说我们村最奇怪的,就是孩子一到十三岁,就会生一场怪病,有的人撑不过就回死掉,不过撑不过的也就在少数。

这些年因为孩子生病这件事情,我们村过的越来越穷,之前还会有好多人家卖儿卖女的。

可是卖出去的孩子,在人家过不了一年就回死掉,渐渐的孩子都卖不出去,唉……

这不听说飘渺宗招收有灵根的弟子,我们就把孩子都带过来,也是碰碰运气吧。”

龙墨言听他这样说,问道“你刚才看见了,也听到士兵说的话了,你们村的人吃的喝的,有什么地方是相同的,或者是一个地方出来的。”

“吃的喝的,吃的都是我们村自己家里种的,也有拿出去卖的,也没有听说什么事情啊。

喝的,哦对我们村都是喝的同一口井水,全村人都是喝的我们家门口,我的祖上打出来的这口井里的水。

从小我就听我爷爷给我讲,这口井还是好几百年前,我们祖先打出来的。”

龙墨言点了点头,对他边上的士兵说道“一会你让测试灵根的人,把他们家乡的所在地记下来,有时间我要过去查看一番。”

说完他就转身进了,身后用来给守门士兵,用来休息的小房间里。

过了一个时辰过后,外面的测试结束了,负责测试的人抱着测灵球回来了,他来到了龙墨言面前。

把今天测试的结果递给了龙墨言,龙墨言看了一眼,说道“把那两个小孩也测一下。”

来人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两个小孩,说道“宗主,这两个小孩一开始就测试过了,他们并没有灵根。”

“都没有吗?”

“是的,都没有。”

“那行你下去吧,今天测试出有灵根的人,让他们都在宫门外等一会,我一会顺便带他们回宗门。”

来人退了下去以后,龙墨言就看到小元子带着一队人,拉着一车一车的书架过来了。

小元子见到龙墨言站在哪里,赶紧小跑了过来,说道“皇上久等就吧,书架我都给您拉过来了,这是上好的银铁制成的书架。”

龙墨言点了点头,在停下的小车周围,转了一圈后,书架就都被收到了空间里。

他又来到小元子面前说道“行了宫里你多看着点,这里作为中转站,也是很重要的。”

“是皇上,小的知道了。”

龙墨言刚走了两步,突然想起唐悠悠的继母还在守卫房,他几步走了过去,对她说道“你早就已经知道那两个没有灵根,还整天过来闹,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你以为我们这些人,还在乎名声吗,下次在闹了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说完他就走了出去,对小元子说道“把那个女人放了吧,如果下次她再过来闹,也不用顾忌太多,直接拉出去砍了就行,夫人不会怪罪的。”

龙墨言这话故意说的很大声,屋内唐悠悠的继母听到了,瞪大了眼睛,看着龙墨言离开的方向。

龙墨言来到宫门前,从空间取出了飞舟,放大以后就开始让这些人,陆续往飞舟上去了。

人都上齐以后,龙墨言就催动灵气,控制这飞舟往飘渺宗的方向飞去了。

很快,龙墨言就带着众人到了宗门下的阶梯处,他放下飞舟,让众人陆陆续续得下来。

这时周易烊也刚刚带着宗门内的弟子,爬完阶梯正在广场上集合,一转头便看到了阶梯下的一幕。(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