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揉胸

丁仁心中满是惊恐,只是脸上却不敢露出任何不满之色。

他刚刚对识海进行了一番扫视,神魂之上果然多了一条淡金色的细丝,可是无论他如何动作,都无法对那条细丝造成任何影响。

男子说在金丹之上加了点料,果然不是在和他的弟子开玩笑。

刚刚还想着人家一只手指就能捏死他,肯定不会对他玩什么把戏呢,没想到转瞬间就打了自己的脸。

虽不知这恐怖的男子到底有何目的,但他此时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跪在原地,不敢有丝毫动作。

“姐姐……”

小璎珞轻轻拉了拉白洛的衣服,怯生生的唤了一声。

“放心,不会有事儿的!”

白洛当然明白她是想让自己替丁仁求情,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轻声安慰道。

她想了想,突然转头对苍苍的师父道“前辈,一下子就令人魂飞魄散,实在是有些……有些不好!”

“哦?”

中年男子饶有兴致的看了她一眼,好奇的问道“怎么不好?”

小璎珞和丁仁也满心期待的看向白洛,却不想她的下一句,差点令他们的心脏都吓出来。

只见白洛拿食指点着下巴道“要知道,瞬间死亡是不会令人感受到痛苦的,这样实在是有些不好,不知前辈有没有令人痛不欲生,即便踏虚巅峰大佬都抵受不住,却又想死都死不了的办法?”

如今她自身也算踏虚上三境的大佬了,自然明白,对于真正的大佬来说,身体上所能承受的痛苦,已经很难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心理创伤了。

也就是说,即便她能使出所谓的满清十大酷刑,将丁仁折磨的体无完肤,她依旧可能无法得到她想知道的情报。

而她,作为一个如填鸭一般,在一天内突然催起来的上三境强者,对于针对人神魂的法术,当然是一个都不会的。

“我去,姐姐你这也比我师父还狠啊?”

“姐姐,你……”

白洛伸手制止了小璎珞,扭头看向仍就跪在地上,满是惊恐的丁仁“丁侍卫,你可以现在就选择自爆神魂,否则,一会儿估计可能不太好受,或者说,你愿意自己把我想知道的情报都吐出来?”

她可不是天真单纯的小璎珞,从丁仁被抓过来开始,她就对他产生了怀疑。

丁仁见到小可爱时,眼中那丝复杂的神色,可完全没逃过她的眼睛。

要知道,小璎珞怎么说都是银狐一族的公主,她在妖界的地位,和白洛在龙域完全相当。

身为一直以来的贴身护卫,在见到自己主子安然无恙归来的时候,眼中居然没有半点惊喜之色,怎么看都大有问题吧?

而且,即便妖皇的实力比不上龙皇,至少也应该差不太多才对。

而当初,即便以烛九阴那样的实力,都要趁着龙皇闭关时才敢将她盗走,甚至不惜自损修为,都要逃到下面的小世界躲藏起来,生怕被追踪到半点蛛丝马迹。

白洛可没忘记,她第一次碰到小璎珞时,她身边除了离动那个老头子,可是一个护卫都没有的。

而且,还是在被追杀之中。

若妖皇真如丁仁所说的那般一切安好,饕餮和狻猊敢那样大摇大摆的就去追杀小璎珞?

虽然对于当初的她来说,那两人都是她望尘莫及的存在。

但她从踏入龙域以来,所见到的,无不是踏虚中上境的存在,甚至如今她自己,都已经成为了第七境的强者。

莫说饕餮了,即便是狻猊,如今在她面前都完全不够看了。

妖皇若是一切安好,他的女儿,何至于被一个金仙巅峰加一个踏虚第四境的人追的仓皇而逃?

而小璎珞的身边,又怎么会连个踏虚境的保镖都没有,反而需要一个金仙巅峰的离动来保护?

何况,离动还不属于妖族呢!

妖界到底是要多缺人,才会委托一个人类去保护妖族的公主啊?

据小璎珞所说,她当初是出宫游玩,突然遭到刺杀,身边护卫都被杀死,一名老者将她救起,托付给了离动。

而她身边最强的侍卫长,当时却偏偏有事不在身边。

现在想来,那个侍卫长便是这个丁仁吧?

在来妖界之前,白洛还并没有想这么多,一心想着只要将小璎珞送回妖皇宫便成了。

但苍苍的师父,为了给她们抓个保镖,居然随手将丁仁抓了过来。

在知道丁仁身份的第一时间,白洛的脑海里,就已经将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了。

宝贝女儿遇到刺杀下落不明,身边所有的侍卫都死了,侍卫长却安然无恙。

即便妖皇是一位仁慈的君主,并没有因此而杀掉丁仁,又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就让他跑到外面来到处乱逛?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小璎珞遇刺的同时,妖皇宫内也出了问题,甚或是妖皇本人,也遭到了刺杀之类的。

而丁仁,也是属于反派中的一员。

这样才能解释,公主遇刺才没多久,他这个侍卫长,却能大摇大摆的在外面行走的原因。

而当初追杀小璎珞的是饕餮和狻猊,由此可以推断,暗辰龙王也可能参与了妖界的这次针对妖皇的计划。

若是以前,白洛只需要直接莽上去,万事都会得以解决,她当然懒得去想这么多。

但是自从来到大世界,唯一的感觉,就是强者多如狗,踏虚遍地走,她才真心感觉到了自身实力的不足。

妖界比她现在还要强的人,不说遍地都是,几十个估计还是有的,哪里还有她随便莽上去的余裕。

更何况,她身上的幸运外挂,似乎还到期了。

从璎珞公主的表情看来,丁仁相信她们应该还不知道妖皇宫发生的事情。

只是他怎么都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露出了破绽?

他低着头,眼神中有些挣扎,他可以为了既得利益出卖公主殿下,自然也不可能为了临王而献出生命。

修行之路,越往上就会越显艰辛,能修到半步踏虚的丁仁,对自己的性命自然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只是,他也不得不考虑出卖临王的后果。

“其实,我觉得前辈还是直接读取他的记忆更加保险,护卫,可以另外再找嘛!”

正在丁仁神色挣扎之时,白洛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然而这一句,却险些令丁仁吓得魂飞魄散。

他这才想起,身边还有这样一尊恐怖的存在,自己似乎真的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的性命,对自己来说重要无比。

然而,对眼前这人来说,想来和一只蚂蚁,真的没有太大的差别。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