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虐动态图无遮挡

从黑暗中醒来,伊珲起身朝着火山的方向走去。

亚伯临走前传授的双子座技能伊珲只是记住了还并没有掌握,不过他也不着急,反正距离第七感还远,到时候再说。

当务之急不是学习新的战技,而是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成为一名真正的圣斗士有两个标志,一个是领悟小宇宙,这个伊珲已经做到了。

另一个就是拿到属于自己的圣衣。

凤凰座圣衣的位置,亚伯临走前一并告诉了伊珲,所以他现在不需要费力的翻遍整座岛去找,而是顺着既定的目标打过去就行了。

是的,不是找过去,而是打过去。

因为凤凰座自从神话时代开始便没有人穿上过,并且有很强的自主性,只有被他认可的人才可以得到。

所以很多时候,在其他圣斗士的眼里,凤凰座圣衣是放在宝库里保存,还是当一件摆设随便放在哪里是没有区别的。

因为就算是被人抢走了也没有关系,反正他们又用不了。

就像现在,凤凰座的圣衣,就存在于一个匪窝之中,被死亡皇后岛上的一个山大王据为己有。

对此,之前的‘基鲁提’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因为他早就确认过那个山大王不可能得到凤凰座的承认,既然如此,被他拿过去时时保养擦拭圣衣箱并且当成宝贝严密看管着也挺好。

自己省了占地方保存,而且还有人看管,等真正要用了也知道去哪里拿,上哪去找这么好的事去。

从亚伯哪里,伊珲也已经知道了那个看守圣衣的人叫做强戈,是暗黑圣斗士的统领。

暗黑圣斗士,虽然名字里有圣斗士,但是却不被圣域和圣斗士们所承认,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在任何的圣斗士序列内。

所谓暗黑圣斗士的名号,只不过是一群被遗弃的成不了圣斗士的家伙的自嗨而已。

脑海里回忆这亚伯对这些人的介绍,伊珲毫不犹豫的便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朝着暗黑圣斗士的营地走去。

他就没打算跟这帮暗黑圣斗士们客气。

暗黑圣斗士既然是一帮被雅典娜遗弃的人,而雅典娜代表的是大地上的爱与正义,被她遗弃的自然是理念跟这个相驳的,换句话说暗黑圣斗士就是一般反人类的存在,这样的人还客气什么。

不杀人的信念在他们身上是不实用的,遇到了干就完了。

暗黑圣斗士的营地在一处山谷,还没进去伊珲就一脚踩碎一块头盖骨,从旁边的半截肋骨上,伊珲很明显的看出,这是一具人类的骨骼。

而被伊珲踩到的并不是唯一的一具,在眼前这段曲折的道路上,人类骸骨虽然不至于多到让人无法下脚,但也绝对不在少数,光是伊珲粗略一看,便看到了不十是个头骨,……

伊珲出现的一瞬间,道路两侧便瞬间出现很多黑色的人影,看到伊珲之后爆喝道,“岛上以这里为界,那边是暗黑圣斗士首领强戈王的底盘,擅闯者格杀勿论。”

伊珲抬起头,笑着问道,“擅闯着格杀勿论,你们是认真的吗?”

“当然,难道爷爷们还有时间跟你开玩笑?”一个穿着黑色圣衣的人探出头一脸不屑的说道,看表情显然根本就没把伊珲放在眼里。

“口气挺臭啊,”伊珲摇摇头,随手便是一拳轰了出去,红色的火焰如同炮弹一般急速飞出,几乎是瞬间便砸到那个说话的暗黑圣斗士脸上,轰的一声,那人半边身子被炸的粉碎,原地只剩下两只脚留在原地。

“竟然先敢动手!”

“上啊,干他!”

“让他见识一下我们暗黑圣斗士的厉害!”

伊珲凌冽的一击非但没有吓到暗黑圣斗士们,反而刺激了他们好斗的心,一个个嗷嗷的叫着便冲了上来。

伊珲打眼望去,冲上来的人竟然有几十个之多。

看到这么多人一起冲上来,伊珲笑了,“正愁一个一个打你们太费劲,既然一起上来,那就一起解决好了,正好我跟老师学的这个大招之前还没有施展过,就让你们试试他的威力好了。”

话音落下,伊珲的拳头猛的挥了出去,在拳压的带动下,一道猛烈的火焰冲天而起,冲天的火焰在空中迅速放大,几乎瞬间便化作一个巨大的凤凰的形状。

凤凰扇动着巨大的翅膀只是一波冲击,便将几十个暗黑圣斗士们冲上了天,还没落地,便一个个没有了声息。

“凤翼天翔!”

火焰拳的最终版本,利用拳压打出火凤凰形状的冲击波,如同飓风一般的强大冲击力可以将任何敌人打的粉碎。

据亚伯说,凤翼天翔修炼到极致,可以粉碎星辰。

伊珲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吹牛逼,不过第一次用这招,不管是招式的气势还是威力都让他很满意,而且刚才打出的那个火凤凰跟他的形象似乎很搭的样子。

“一群修炼了那么多年却一事无成的家伙也配跟我叫板,螳臂当车。”

收回手,伊珲不屑的摇头,刚准备继续前进,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吊吊的声音。

“不错,你还真有两下啊,一辉!”

伊珲转头,就见一个头上顶着一个黑色鸟头的暗黑圣斗士走了过来,这个人身上有着小宇宙的感觉,这种感觉跟之前那些废物们完全不一样。

小宇宙有很多神奇的功能,其中之一就是感知对方身上是否拥有小宇宙,以及其小宇宙的实力强弱。

伊珲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之前那些废物不过是强壮一点的普通人,而这个黑鸟却拥有着不算太弱的小宇宙。

“还以为暗黑圣斗士里面都是废物,原来也有稍微不那么废的。”

“呵呵,我是暗黑四天王之一的暗黑白鸟座,”黑鸟的脾气比之前那些家伙要好一些,并没有一言不合就开打,而是跟伊珲聊上了家常,“说起来,伊珲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这里的?”

伊珲却不喜欢跟这种意图不明的家伙聊那么多有的没的,冷声道,“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你可以选择让开,或者躺下。”

(这到底算晚还是早……周末玩嗨了,见谅。)(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