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嫂子

“胆敢在我面前,焚毁青莲,问过我的剑了吗?”

一个慵懒的声音,出现在周围,近犹在耳,却始终不见人影。

一念之间,有几道剑气闪过。

另一道雷鞭被斩作几截,剑气敛藏,天空之上云收雾散,五方云雷,火铃神兵,众精神兵全都消弭不见,一派祥和宁静。

只有那雪还在悠然的下着,似乎也接近了尾声。

“我和我的剑,到此一游。”

慵懒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个时候,出现了一柄剑,稳稳的停在预言之女颦儿的脚下。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大雪纷飞里,有这样一锅色香味俱全的火锅,你们却只顾着打打杀杀!岂不大煞风景?”

当飞剑载着传说中的预言之女落下,雪地里,伏在谛听神兽背上浑身浴血的老僧和这个杀人不眨眼的“人屠”面面相觑,心底不约而同的想起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面前出现了一个英俊洒脱,飘逸出尘的白衣青年正席地而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牛肉、毛肚、鸭血、粉条等配菜,手上一个酒葫芦,一口酒一口肉的涮火锅,吃的那是一个酣畅淋漓,换作别人那肯定就是一个莽汉的形象,但白衣青年的动作却说不出的优雅潇洒,甚至带着一股仙气。

见传说中的预言之女、“人屠”、佛族传经口来到,白衣青年毫不客套拘谨,大大方方如主人,对着三人频举酒葫芦,客客气气的邀请:“来干,来干。”

颦儿似乎对白衣青年颇有好感,一双双色瞳亲切的望着对方,眼中也有了光亮。白起和老僧则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震惊,要知道,能御剑千里,仅凭剑气轻易斩断天劫五行正雷的,当世屈指可数。

再加上眼前人这身装扮,那个传说中的名字,呼之欲出。

大唐帝国青莲剑仙,李白。

李白可能是如今的大唐帝国最杰出的穿越者,他十四岁穿越到这片大陆,一夜尽悟道种之妙,却不习五行遁术,自己研究出一套“飞天御剑术”。

三年时间,剑法成,彼时十七岁,因不满朝廷赋税过重,乡里凋敝,民不聊生,李白一人一剑,只身闯进“五圣人”之一的大唐帝国女帝武则天深宫,在城墙上留下一道刁钻至极的剑痕:“大河之剑天上来。”宣示了一介平民,对人间至高无上的皇权的挑战和蔑视,轰动整个长安城。

长安城“通天神探”狄仁杰数次发出逮捕令,欲以毁坏长安城的罪名将李白抓捕归案。却数次在几个照面间,被李白伤了手下并从容逸走。“飞天御剑术”剑法飘忽不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瞻之在左,忽焉在右,不可捉摸。六扇门中高手损失无数,连李元芳都吃过大亏。

女帝武则天感念李白侠肝义胆,有勇有谋,御口亲赦李白无罪,甚至下令保留城墙之上饱含诗意的那道剑痕。从此,剑仙之名,不胫而走。

真正让李白和他的剑步入仙阶的,却是跟女帝武则天的一场比试。女帝求贤若渴,几番接触下来,对李白动了爱才之意,数次邀请李白入朝为官,造福黎民苍生。

李白少年心性,因早就对朝政不满,且见不得一个女人为帝而拒绝。于是跟女帝约下一场比试,只要胜过了他手中的剑,就答应女帝所请。

月圆之夜,京城之巅。一夜长安风云变色,大明宫内皆在“飞天御剑术”之剑下黯淡无光。

没有人知道那一场比试,李白与女帝谁胜谁负,那一段历史,被视为避讳,不见于史册。

只有李白自己清楚,那一场比试,他的骄傲完全被挫败。从那一夜,女帝的辉光照耀整个大唐。从那以后,李白接受了女帝特殊的任命,做一个暗中守护大唐的影子和青莲。也开始了自我流放,从一次次寂寞的旅途中寻求道的真义,陪伴他的,除了剑,还有酒。

而他的剑道,也终于在某天得到全面的升华,跃过白、绿、蓝、紫、黄五色修行,飞升得道,“飞天御剑术”的真元之剑,成为仙族最不可磨灭的那一抹光芒。

老僧席地喘息不止,红色的袈裟沾上新鲜的血液,在皑皑的雪地上,触目惊心。

却仍笑容可掬,稍显虚弱的说道:“既然是太白剑仙到访,以剑仙的侠肝义胆,这女娃此番定能幸免于难了。”

李白还未答话,一边的白起已经冷森森的道:“你是为唐国而来的吧?预言之女已是我大秦掌中之物,岂容别国染指?”

说话间,白起伸起衣袖,阻断了传说中的预言之女颦儿望向李白的目光,同时,将颦儿拉在身后。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老僧喘息道:“秦王志在天下,自然不会跟一个小女娃为难,这女娃天生‘六道轮回眼’与我佛极是有缘,理应由我佛渡之。这天子之鼎还请白施主代为移交秦王,也算是白施主此行有所交代了。我佛慈悲,我佛族孔雀大明王之子,金翅大鹏正在赶来的路上,请秦王放心,我佛族定能庇得此女周全。秦王任何时候想要召见此女,老衲一定亲自送预言之女入宫面圣。”

白起闻言不怒反笑:“老和尚,你想过河拆桥?你当我大秦是何地,又当我秦王是何人?天子之鼎本来就是我大秦君主之物,物归原主理所当然。我不管你跟秦王有何约束。今日,别说是金翅大鹏来,便是佛祖亲临,我也要带走这预言之女。”

只见白起左手捏了一个印诀,口中念念有词。未几,一片云雾弥漫,云雾消散之后,那口火锅须臾不见。白起手中多了一物,呈玉玺模样,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

正是秦王嬴政得自仙人之神器,秦国之重器,天子之鼎。

老僧稍微变色,旋即释然:“想不到秦王御使这鼎的绝密口诀,你也知道!果然,不愧是‘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君臣’,原来传闻是真的。”

相比之下,青莲剑仙李白就没那么淡定了。

“大雪天吃火锅是一种情怀,你懂不懂?白起!”

李白仰头喝了一大口酒,一跃而起,显得有点恼怒。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生气了,李白脚下一虚,几乎跌倒。但那剑,似乎已经完全跟他心意相通,自动的飞到身后,扶了他一下。

谛听神兽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老僧闻弦知意,不禁大赞:“青莲剑仙果然不愧是天上谪仙,不染纤尘,身上没有任何灵力,不习五行遁术,却能突破真元,飞升成仙,即使是天外真仙也做不到如此跟剑心意相通吧?难道这就是‘飞天御剑术’之妙吗?”(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