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爱爱好爽细节过程

“雷克指挥,请问一下附近还有什么异族对你们,或者对附近的战堡发起过攻击?”

一连两个异族,都让李维见识到了种族的底蕴,各具特色,若是能收服或者合作,将能大大增进自己的积累。

“李维少爷,你不会打算向着异族部落发起征服战役吧?”

“有这个想法。”

“您膨胀了。

这里是瀚海,这几天您是没有碰上高等魔兽,因为他们都跑去围攻七鹰关了,可是不代表这里很安全!

在关内,一座山头只有一两只共鸣级魔兽,而在这里,共鸣级数只是被掠夺的份,没有领域级数的实力,根本守不住自己的山头,自家领地的元素很快就会被相邻区域的魔兽吸引走。

所以,每一片山林,都生活着领域级数的魔兽,巡视自己的领地,而那些共鸣级数的魔兽则是游荡在山林之中,非常普遍,运气不好就能遇到”

“那又怎么样?”普赛特不服气,道:“李维少爷、莫里斯指挥、坐骑焰光骖、少爷的元素使魔遇到小兽王直接杀掉,领域级的兽王也难逃一死。”

雷克指挥翻了个白眼,不知道天高地厚,说得就是像你们这样半大不小的家伙。

领域级不算什么,奥义级,圣灵级呢?鬼知道哪个山头就隐居着一头高等魔兽,外人不知道这附近的情况,他们一辈子守护这里的会不晓得?

远的不说,就说三百公里外的一处高山雪景,真以为积雪之下是岩石吗?

那是一头成年的寒冬之龙在沉睡!

“那么意思就是出兵的话,沿途的麻烦会很多?”

“是的!”雷克指挥干脆地说道:“正是因为这么多的危险,才让这些异族在久远年代选择这里,繁衍生息。”

为什么越危险还要越跑到这里?当然是最危险的就是人类了,相害相权取其轻嘛,这些魔兽就是异族抵挡人类的一道屏障。

当然,随着万族时代的落幕,人类确立种族之首的地位后,已经开启国家时代,指向异族的兵锋远没有相互插刀子来得锋利。

“好吧,看来我的打算是急不来的。”

李维一想也对,收集癖不能太重,重山领就那么大,还能承载太多的异族吗?而且也不是所有的异族都值得收于麾下,覃人也是凭借一手菌类灵植的手艺才被李维看中的。

“那么请雷克指挥先为我说说目前的局势吧,尤其是人类和异族方面。”

“没问题!”

雷克很高兴李维能留下来,战堡的守护力量现在大部分都是对方的,不出一些意料之外的意外,是他努力的目标,毕竟人家是征召军,客军,有一定的优待。

就这样,雷克指挥不断和李维推演战局。

值得一说的是,雷克指挥虽然受到排挤,但是他本身也是烈鹰军团的中层干部,深耕雄关,很多信息都能将出个一二三来。

“先说说异族种类吧,我们接触到的各种智慧种族,数量超过三十个,并且都是有一定规模的,如果像独行客、自我繁殖,或者每隔一段时间回流聚集的,这个数量还要翻一番。”

“不包括高等魔兽?”

“包括一部分,不超过十种,主要是有智慧,群居的,具有明显社会阶级分层,并且已经开始使用工具,诞生简单文明的魔兽,代表是猿猴一族。”

雷克指挥笑着解答了李维的问题,说到这里,他还指了指李维的法师袍:“当然,这种分类我们边军一般是不会认可的,魔兽就是魔兽嘛。

可是你们魔法师中的贤者很多都持这个立场,将某些特别的生物拎出来,放进智慧种族图鉴中。

每几年,我就听说过一个或者一群贤者跑进瀚海,去观察这些处于蒙昧时代的...智慧种族”

李维轻声咳了几下,好嘛,魔幻版社会学家,没毛病,魔法师就是追求真理,追求知识的一个群体,你敢说社科不是一种学问?

言归正传,雷克继续刚才的话题。

“数量最多的是覃人,因为他们弱小。

虫子虽从不曾被消灭过,而且向往和平,种植的魔药深受魔兽喜爱,所以足迹遍布瀚海。

单体实力最强的,应该算巨人种了,我就见过岩石巨人、青铜巨人,据说瀚海深处还有雷霆巨人、山丘巨人的部落”

木精灵、蛇人、蝎人、沙人、沼泽泥人、蛮族、巨人种、矮人、羽人、夜民、刀魔族、蜥蜴人

数量很多,分布很散,大规模聚集却没有强者坐镇或者庇佑,分分钟就被路过的魔兽干掉吃掉,只有像覃人这样的生产者,沼泽泥人这样的寻常生灵不喜的种族,才能过得相对自在一点。

也不尽然,覃人太弱容易受到波及,大沼泽有时候也是深受蜥蜴人啊,绿龙啊,龙蝇什么生物喜爱,总之一句话:生活不易,生存艰难。

现在么,更加艰难了。

前世北方草原人力量够强大吧,牲畜不可谓不多吧,可是还得向中原王朝有所得,恳求开边市,交易铁器、茶叶、粮食等等,如果不答应,那就打!

这里也一样,或者说利益放大镜下,本就没有那么复杂。

生存艰难的异族难以自给自足,他们也缺各种东西,所以物产丰富的人类是他们的半个“衣食父母”,需要交易大量物资。

现在,“老父母”死掉了,“养父母”不是东西,恶毒欺凌,克扣、偏袒、强买强卖、捕奴、掠夺无恶不作,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不下二十个异族,不下三位数的部落,无论是人类的边寨,还是异族的村庄,全部断绝了友好贸易关系,揭竿而起,掀起暴动。

老子我世世代代在穷山恶水的地方搏狮杀虎,真以为我们是没脾气的么?

于是乎,就造成了现在这么个境况:

兽潮如期而至,异族推波助澜。

“青燕军团真不是东西!

巧取豪夺是一把好手,守边镇关却是怂逼一群!

遇到比自己弱的,那就是恶犬,麻雀腿上也要刮一丝肉而碰到暴动了,自己打不过了,马上变成绵羊,还是跳羚!谁都没他们跑得快,好多边寨哨站都在他们手里丢失了!

那都是我们几年几十年经营下来的!”

一个青年士官恨声道,李维认得他,是雷克的副官,半步裂地战士柏斯。

嗯,名儿是“怕死”,但是血气很浓,比名曰镇守边关,实则祸乱当地的,写作军团,读作兵匪的某个群体要好得多!

从雷克嘴里娓娓道来的讯息,比从老麦克那里得到的更加深入详尽,很多封锁的讯息普通人难以获得,而对于军中,那就不算什么了。

“真的是一次不甚美好的征召。”

夜深,营地除了些许巡逻的脚步声,其他声音几近于无,众人已经开始休息。

破阵青铜战车化作青铜大殿,成为李维的临时居住殿,用不着士兵巡逻守卫,一十尊火元素战将静伫飞檐,有鬼影绰绰,在四周聚散无形,堪称严密。

此时,李维坐在床边,随手将一卷羊皮纸放在桌子上。

“接下来,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巴掌大的芝童地灵宫滴溜溜一转,戈尔隆德及其他几名覃人高层被甩了出来,落在方桌上。

“事情很明朗!”李维摊开手道:“我打败了你们,你们是我的俘虏,我不接受赎买!”

“你!”

戈尔隆德等早就想要质问了,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好不容易见到正主,没想到人家直...接将话头堵死了,这让他们惊怒。

同时,也有点慌乱,因为战俘在这个世界就是奴隶的双胞胎,而奴隶毫无疑问就是压榨的现实载体。

“不!人类,你不能这么干!”

“可我就这么干了!”

看着这几个巴掌大又急又气又怒,头上的菌盖随着心情的变化而变化的小人儿,李维强忍笑意,道:“覃人,你们知道吗?你们先前的作为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

本来我的意思是邀请你们前往我的领地安家,你们给我种植魔药,我庇护你们。

这是合作共赢啊!

可是,你们拒绝了我的好意,那么我就只能强行请了!”

“这叫请!?这叫bn!”

一个青壮年覃人怒气冲冲说道。

戈尔隆德等几个老覃人第三次听到李维的解释了,加上现在的处境,不得不让他们对于李维的说法有了一定的信任,既然相信了,那他们就稍稍有点放心了,有用那就不会太苛刻,这对覃人是一件好事!

戈尔隆德的一个老伙计拉了拉刚刚那个青壮年覃人,让他不要说话。

我为鱼肉,触怒强者,只会让弱者的处境更加困难。

“李维阁下,您的仁慈,我们已经感受到了要不,先放了我们的族人,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去您的领地先考察考察?”

戈尔隆德语气诚恳地说道,一副为李维考虑:“历史上,并不是没有魔法师和领主看中过我们覃人的天赋,可事实证明,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失败了,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哦?戈尔隆德,你知道?”

李维一想,也是,魔力蘑菇在很多药剂中都充当主配药,用量是很大的,通常情况下都是人工培育。但人工培育,哪有覃人这种天生和菌类契合的生物培育效率高!

他不信其他魔法师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人家连类人猿都要观察,撰写社科研究论文,覃人这种真真切切的智慧种族会忽略?想想也不可能。

所以,为什么不“人”尽其才,肯定有原因的。

“请说。”

“蝴蝶,蝴蝶您一定熟悉的。”交流渐深,戈尔隆德此时平复了心情,举出一个例子:“蝴蝶,是环境的指示物种,遭受污染的话,极易容易死亡。

蘑菇也一样!

为什么在外界的覃人部落很少,而主要集中在瀚海、绿翡精灵海等地方,强大势力的驱逐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因为那些地方环境优美,气候宜人,自然条件非常优渥。

覃人和蘑菇的生命本质太弱小了,只要外界环境发生一点点变化,就会大量死亡。”

戈尔隆德叹了一口气,道:“外界的人都说,蘑菇的适应性很强,可适应性强,意味着个体的弱抵抗能力远不如那些强大的生灵。

一场寒潮过去,强大个体或许还能硬捱过去,而蘑菇,寒风一吹就得死亡!”

另一个老覃人出声道:“李维阁下,我们这些老家伙跟您前往您的领地考察一下,如果环境适合我们生存,那么我们再搬迁阿哥赛村,怎么样?”

“你们说得倒也有点道理。”

戈尔隆德等人脸上刚刚浮现一丝喜意,转眼就打下深渊。

“不过,这一点你们是杞人忧天哦,这个词语不懂是吧,意思就是想多了,这不是事儿!我的领地一定适合你们覃人生长!”

开玩笑!

灵气氤氲之地,风水宝地,钟灵毓秀,你们覃人的居住条件还能高到天上去?!

“没必要这么麻烦,一起带走就是,芝童地灵宫已建起,不能浪费不是。

而且你们在里面待了半天时间,显然也是知道里面的居住条件非常不错。这可是专门为菌...类芝草设计的灵筑,模拟提供最好的生长环境,所以你们的顾虑压根儿不是大事儿!”

戈尔隆德等人老脸一苦,失败了!

是夜,重山领继承人李维布莱特,与以戈尔隆德阿哥赛为首的覃人阿哥赛村代表团,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就阿哥赛村整体迁移重山领,双方合资建立蘑菇基地等重要事宜交换了意见,并达成一致。

会议结果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至此,标志着覃人走出了瀚海,而重山领迈出了外交新篇章云云。

嗯,值得庆祝!

来一杯庆功酒!

喝完,微醺,正好睡觉!

晚安!

十二月三日清晨,昨晚收到的调离令已经公开,重山领的部队整装待发,有新的任务。

“雷克指挥,再见。”

“再次感谢您,李维阁下。”

雷克指挥向着李维道谢,他也接到了军令,不过不是撤退,而是继续坚守,需要再支持到下一波兽潮。随军令一起来的,还有两支百人队补充。

“如果您有什么困难或者需要,可以拿着我的私人徽章,前往青雷街鹰哨巷1号。

无论是情报、补给、人脉,我们的同伴比您更了解七鹰关!”11(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