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请帮帮我全文阅读

夏准也是一愣, 他还以为他母亲因为看到了自己和叶南亭暧昧的画面, 所以大发雷霆。夏准都准备好了,跟妈妈面前出柜了,结果……

夏准反应过来赶忙左躲右闪的,不过还是被苹果块砸到了头,弄了一头发的果汁。

夏准赶紧说:“妈别打了,再砸我就要被砸傻了!”

夏妈妈不停,说:“你这个死小子还敢躲是不是!给我回来, 我看你再干欺负我们家小叶, 你给我长记性!”

夏妈妈砸完了一盘子的苹果,跑去了浴室, 亲自将看呆了的叶南亭扶起来, 嘘寒问暖说:“快叫阿姨看看,哎呦阿姨的宝贝儿,伤着了没有?哎呦呦, 你看看手背红了,快擦点药吧。”

手背?

叶南亭抬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什么事儿也没有,只是有一点点的红, 估摸着是刚才撞了一下,都不疼的。

夏准灰头土脸的,听说叶南亭受伤了吓了一跳, 想要过去瞧瞧, 但是他妈妈还在那里, 夏准根本不敢过去。

叶南亭说:“不用上药,不疼的。”

“真是心疼死阿姨了。”夏妈妈拉着叶南亭的手说:“你放心,阿姨肯定会给你讨回公道的,叫那个死小子给你道歉。”

“这个……”叶南亭一瞧夏准还挺可怜的,就说:“阿姨你误会了,夏准没有欺负我,我刚才不小心滑倒了,夏准是来扶我的。”

“真的?”夏妈妈显然不相信,说:“这臭小子有那么好心眼吗?”

“是真的。”叶南亭说。

对于夏妈妈,叶南亭根本不需要用什么瞳术,叶南亭的话简直比瞳术还管用,他说什么夏妈妈就信什么。

夏妈妈说:“那小叶摔到了什么地方吗?叫私人医生来看看吧。”

“不用,”叶南亭连忙摇头,说:“我们还要写作业学习呢,我还要给夏准补习功课,不用看医生了。”

夏妈妈笑的那叫一脸的慈祥,说:“果然还是小叶最乖了,不像夏准那个死小子,早晚打他一顿。”

夏妈妈又说:“对了水果!都被夏准浪费了,等阿姨一会儿重新切了水果,再给你送上来?”

“不用麻烦了,”叶南亭一本正经的说:“吃着水果就不能专心学习了,我们还是先专心学习比较好。”

“好好好!”夏妈妈怎么看叶南亭怎么喜欢,说:“那我先出去了,如果夏准这小子不听话不好好学习,或者欺负你的话,你就下楼来告诉我,知道吗?”

“知道了妈!快走吧。”

夏准在旁边都听不下去了,真不知道谁才是亲儿子,怎么会这么区别对待呢?

夏妈妈嘱咐了半天叶南亭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门去。

夏准赶紧把门关上,锁门,然后还把旁边的单人沙发推倒了门口,把大门给堵上了。

叶南亭看的眼皮直跳,说:“你干什么啊?”

“锁了门也不行,我妈那里有钥匙,这样我妈才进不来。”夏准说。

叶南亭忍不住笑了,说:“你这样把门堵死了,是要对我做什么吗?”

“我……”

夏准一时间又有些不好意思了,不敢去看叶南亭,垂着头咳嗽了一声,说:“我……我去写作业了!”

夏准低着头就跑了,叶南亭真是要被笑死了,感觉害羞的夏准实在是太萌了,可爱的人心脏都要融化了,可比二皮脸厚脸皮还腹黑的夏准可爱多了,平时自己根本别想调戏夏准,现在好了,可以调戏个够本。

叶南亭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先去浴室洗澡了。

夏准本来想要开始写作业的,但是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怎么都学不进去。干脆认命的站起来,开始打...扫房间。刚才他妈妈扔了一地的水果块,有的都烂成泥了,有的还在流水,夏准勤勤恳恳的全都扫起来,又擦了一遍地。

夏准一边干活一边低声默念,说:“有事做感觉好多了……”

有事情让夏准分心,夏准就不会一直关注着浴室里的情况,也不会自己龌龊的想入非非了。

他正叨念着,结果“咔哒”一声。

夏准正擦地擦到浴室门口,浴室的门正巧打开,叶南亭从里面走了出来。

夏准还跪在地上,缓慢的抬头去看叶南亭,一瞬间的事情,夏准感觉自己鼻子痒痒的,差点流鼻血出来!

叶南亭头发有些湿,已经换下了刚才的衣服,换上了浴室里面放着的浴衣,那件浴衣……可是夏准的,穿在叶南亭的身上,真得非常大,领口敞开了一大片。

夏准感觉自己嗓子干涩的厉害,眼睛都看直了,他听到叶南亭的笑声,这才缓过劲儿来,赶忙别开眼睛,开始使劲儿的擦地,干笑说:“哈哈,地上都是水果汁,太脏了,我得好好擦擦。啊对了,你不要碍事儿,你可以先上床去坐着,我擦完……”

“让我先上床去吗?”叶南亭微笑着说。

夏准:“……”

夏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连忙摇手说:“不不不,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你你……”

叶南亭蹲下来,笑眯眯的和夏准齐平,还伸手勾了一下夏准的下巴,笑着说:“怎么结巴了?难道是看到我紧张吗?”

“不不不……不紧张。”夏准说。

叶南亭笑出声来,压低了声音,说:“看来真的很紧张,那要不要我安慰你一下。”

“安慰?”夏准奇怪的看着他,眼睛里都是迷茫。

叶南亭挑唇一笑,也没再说话,倒是突然倾身凑了过去,然后在夏准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夏准立刻傻眼了,本来是蹲在地上擦地的,这下好了,吓得没蹲住,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瞪着大眼睛瞧着叶南亭,脸更显通红了。

叶南亭又调戏了一把夏准,高高兴兴的就走了,让夏准继续擦地去。

夏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嘴唇,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吻,根本不是什么深吻激吻,但是对夏准这样还没谈过恋爱的人来说,真的已经很激烈了!

夏准感觉自己整个人又在飘了,云里雾里的,擦着擦着地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心里也高兴的能冒泡泡。

叶南亭抱臂看着夏准傻笑,心想着鲜嫩的夏准就是可爱啊,如果能吃掉就更可爱了。

夏准磨磨蹭蹭的,擦地擦了半个多小时,其实他是心里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面对叶南亭才好。

夏准终于擦完了地,咳嗽一声坐回了书桌前,准备开始非常认真的写作业。

叶南亭也拿着作业在写,瞧夏准过来了,就挪到了夏准旁边,紧挨着他坐下来。

夏准连忙又咳嗽了一声,他立刻闻到了叶南亭身上沐浴液的味道,淡淡的香气还有点薄荷味道,混合着温暖的水汽,那感觉……

夏准不敢多想,说:“你去那边写,我的手都伸不开了。”

叶南亭对他缓慢的眨了眨眼睛,说:“不行啊,我有题不会做,需要你给我讲。”

“我给你讲?”夏准一愣,说:“你都不会做,我怎么可能会做,你可是全年级第一啊,我都排不上名次。”

“你先看看,没准你会呢。”叶南亭说:“这样吧,你给我讲一道题,我就亲你一下,怎么样?”

“亲亲亲亲……”夏准又开始结巴了,眼睛都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看着旁边的叶南亭。

叶南亭干脆凑过去,就在夏准道嘴唇上干脆利索的亲了一下,说:“亲啦,成交吧。”

...

夏准更是傻眼了,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为了掩饰眼睛里的兴奋还有不好意思,赶紧低头去看叶南亭拿过来的题目。

是一道数学题,虽然看起来挺难的,不过夏准还真的会。夏准狐疑的去瞧叶南亭,这样的题叶南亭怎么可能不会呢,难道是……

叶南亭在假装不会?夏准觉得奇怪,那叶南亭为什么要假装不会呢?

夏准一通胡思乱想,觉得只有一个解释说得通了,就是……

叶南亭想要找机会和自己亲亲!

夏准又开始不好意思了,心想着原来叶南亭这么喜欢自己,看来他的确是暗恋自己很久很久了。

夏准心中一阵窃喜,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那你听好了,我要给你讲了,只讲一遍知道吗?”

“当然。”叶南亭点头,说:“要我坐的更近一点吗?这样听的清楚。”

“别,别近了……”夏准赶忙摇头,说:“我我我可以大点声。”

说好叶南亭给夏准补习功课的,不过这天晚上就变成了夏准给叶南亭全程补习功课。当然,叶南亭亲了夏准不知道多少次。

夏准刚开始还觉得不好意思,不过后来大着胆子,叶南亭凑过来亲他的时候,他突然搂住了叶南亭的腰,两个人一个不稳,就全都滚到了沙发上去。

夏准心一横,主动的吻住叶南亭的嘴唇,狠狠的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嘶——”

叶南亭抽了一口冷气,说:“夏准,我的嘴唇都要破了,你那么用力干什么。”

夏准拉着他的手不放,说:“叶南亭,我已经是你男朋友了,你以后不能再去瞧什么校花班花的,知道吗?”

“我知道!”叶南亭无奈的说:“都说了不喜欢校花了,只是骗你的,逗你玩而已。”

“那……”夏准又说:“还有那个禽兽老师。”

“禽兽……老师?”叶南亭傻眼了。

夏准点头,说:“对,就是那个教化学的夏老师,一看就对你图谋不轨。你是不是不看新闻啊,那些衣冠楚楚,其实心里黑暗龌蹉的大人比比皆是,你要学会保护自己。当然了,以后我会负责保护你的,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哦还有,还有禽兽老师的弟弟,我觉得你也不要和他走的太近。”

夏准:“……”

为什么大儿子变成了禽兽,夏准这个做爹的,也太……

叶南亭一阵头疼,想要解释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要敷衍着答应了。

两个人写作业写到了半夜,叶南亭实在是撑不住了,困得厉害,就靠在夏准的肩膀上睡着了。

夏准侧头瞧了瞧,没有打搅他睡觉,嘴角忍不住就翘了起来,笑的特别温柔。

第二天是周一,需要早起上学去。

叶南亭根本不想这么早起床,感觉夏准在推自己,不悦的挥了挥手,说:“我好困啊,要睡觉。”

夏准都已经穿好校服了,书包衣服都整理好了,一看时间真是要来不及了,说:“叶南亭,你快点起来,要迟到了。”

叶南亭翻了个身,用被子盖住头,说:“不起。”

夏准非常无奈,说:“你要是不起,我可亲你了!”

夏准感觉自己威胁的非常有力度,不过叶南亭压根不搭理他。

夏准正要在说话,叶南亭忽然抬起了一只手,一把勾住了夏准的肩膀,将他往下一拉。

夏准差点压在叶南亭身上,赶紧伸手撑住,两个人的嘴唇倒是贴在了一起。

叶南亭亲了他一下,就将他推开了,含糊不清的说:“亲完了,睡觉……”

夏准:“……”看来这样的威胁一点作用也没有。

夏准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叶南...亭拽起来,等叶南亭洗漱完了,拉着他立刻就跑,急匆匆的去上学了。

两个人是掐着点到了学校,不过好在没有迟到。

夏准庆幸的说:“幸好没迟到,否则咱们都要遭殃。”

“这么严重?”叶南亭不以为然。

“嗡嗡——”

手机忽然响了,夏准吓了一跳,赶忙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然后侧头去看叶南亭。

夏准小声说:“叶南亭,你把手机拿到学校干什么?还开着机!”

叶南亭很自然的将手机从口袋里摸出来,说:“手机不随身带着,那手机是干什么用的?”

夏准:“……”

夏准恨铁不成钢的说:“学校不让带手机,还不快收起来,被老师看到会被请家长的,小心我妈揍你。”

叶南亭一听,说:“你妈妈那么慈祥,怎么会揍人呢?”

夏准:“……”

说的没错,夏妈妈对叶南亭向来是温柔似春风的。夏准脑补了一下,如果叶南亭因为手机请了家长,自己妈妈赶来之后,一定会跟老师说,老师你误会了,这手机肯定不是叶南亭带的,说不定是自己儿子夏准,他故意要恶整叶南亭,所以把手机塞在了叶南亭身上……

夏准一阵脑补,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叶南亭?”

夏准回了神,就瞧叶南亭拿着手机,脸上的表情非常难看。

夏准担心的说:“怎么了叶南亭?是谁发给你的短信?出了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叶南亭对他笑了笑,将手机收了起来,说:“垃圾短信而已,就是一大早还没睡醒,看到这样的垃圾短信,感觉很心烦。”

夏准笑了,说:“这有什么心烦的,走吧,要不要给你买一杯咖啡喝?”

“咖啡?”叶南亭笑着低声说:“咖啡哪里有你提神醒脑啊,要不然你亲我一下?”

夏准被他说的脸都红了,推开叶南亭赶忙说:“我去拿上课要用的书了,你别瞎闹。”

夏准说着就跑了,到教室外面的储物柜里去拿书。

叶南亭瞧他害羞的耳根都红了,赶紧追出了教室去,心想着这么可爱的夏准,绝对不能轻易放过。

夏准跑出来拿书,不过一打开自己的柜子,整个人都愣住了,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了。

叶南亭走过来,问:“怎么了?”

“小心点。”夏准说。

叶南亭站在夏准身边一瞧,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夏准的储物柜打开,里面又变得乱七八糟的。之前有人恶作剧,就把夏准的柜子弄得乱七八糟,不过那时候两个人也没当回事儿,事情就那么过去了。

今天一瞧,仿佛变本加厉了。夏准的柜子里一片狼藉,不只是书本被撕了,柜子里面喷了油漆字,还有一堆像泥巴一样的恶心东西。

叶南亭不悦的说:“这是谁搞的?”

“不知道。”夏准摇头说。

柜子里喷着红色的油漆字,写着什么“下地狱”、“自私鬼”、“付出代价”等等这样的字,横七竖八凌乱不堪。看的出来,这个破坏夏准柜子的人,应该非常的讨厌夏准,好像有深仇大恨。

还有柜子里那堆像泥巴一样的东西,实在是太恶心了,仿佛谁喝多了吐在了夏准的柜子里,看着直让人反胃。

“这是什么玩意,好恶心。”叶南亭皱眉说。

夏准拉着叶南亭后退,还捂住了他的口鼻,说:“不要挨近了,不要闻,有毒的。”

“有毒的?”叶南亭吃了一惊,之前如果说是恶作剧的话,也是可以的,但是眼下有人都在柜子里投毒了,这已经不是恶作剧范围了吧?

夏准点了点头,说:...“你没见过吗?这是一种蘑菇,是有剧毒的,气味儿就能让人神经麻痹,如果不小心直接触碰了,恐怕会陷入昏迷。你上化学课的时候,是不是睡着了?之前老师讲过的。”

“蘑菇?!”

叶南亭惊讶的瞪着眼睛,仔细一瞧柜子里的那些恶心东西,难道这就是夏敬渊提到的蘑菇吗?可是和照片上长得不太像啊,比照片上的难看多了。

叶南亭说:“可是……这种蘑菇不是据说很不容易保存吗?是谁把它放在这里的?蘑菇看起来也没有坏掉啊。”

夏准侧头去看他,说:“的确不好保存,但可以用化学试剂处理啊。不过话说回来,那些化学试剂是从哪里弄来的,一般根本无法弄到的。”

叶南亭琥珀色的眼睛快速的转了转,说:“夏准,你快去找老师报告一下,我在这里给你看着。”

“好,你千万别动里面的东西,知道吗?”夏准说。

叶南亭乖乖的点了点头,不过等夏准跑开,他就赶紧将柜子里的蘑菇弄出来一些。

叶南亭是百毒不侵的体质,这小小的蘑菇不能把他怎么样的,叶南亭根本不放在眼里,将小米粒蛋壳也拿了出来,快速的将蘑菇取出放进了蛋壳里保存好。

现在叶南亭还不知道是什么人跟夏准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竟然投毒在夏准的柜子里,竟然想要杀死夏准。

不过阴差阳错的,叶南亭竟然拿到了这种毒蘑菇,叶南亭打算多拿一些,然后带回去叫夏敬渊看看,希望就是他们要找的蘑菇。

等夏准叫了老师回来之后,叶南亭已经将蘑菇拿走了一些。

学校出现了投毒的事情,这种事情非常严重,老师们都慌了,但是最后并没有报警,只是说会加强学校的保安措施,也会临时加装一些监控,这样就能确保学生的安全。

学校不愿意报警,说是为了学生们好,毕竟大家要高考了,如果这时候有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肯定会让学生们分心。再说投毒的人也可能是学生,说不定是处于嫉妒心理,如果报警把事情闹大,恐怕会断送了学生的前途。

其实学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想破坏学校自己的名声,如果让大家都知道了,学校出现投毒的事情,恐怕之后就没人敢来这所学校上学了。

叶南亭听说学校竟然不报警,只是安装几个监控了事,气得脸都黑了,说:“就这样?”

“没事。”夏准说:“别生气,这件事情我们也没办法,回去之后和我妈妈说一下,她肯定会处理的。”

虽然平时夏妈妈偏心叶南亭,不过夏准好歹是她亲儿子啊,有人给他儿子柜子里投毒,夏妈妈绝对不会不管的。

夏准和叶南亭现在都是未成年,的确不适合亲自出马,让夏妈妈出面是最好的办法。

“好了叶南亭,”夏准推了推他,说:“我们去吃饭吧?你肚子不饿吗?”

“那就走吧。”叶南亭说:“我想吃超辣的水煮鱼!”

“好。”夏准说。

叶南亭侧头看了他一眼,说:“给你点个糖醋里脊好了。”

因为遇到了糟心事,耽误了很长时间,这会儿都已经放学了,外面黑漆漆的,夏准打算带着叶南亭在外面吃完了晚饭,再回家去写作业。

夏准说:“之前你不是说想去前面的餐厅尝尝吗?我们去那里好吗?”

“嗯。”叶南亭点头。

“叶南亭!”

两个人还没出校门,迎面站着一个人,叫了叶南亭一声。

叶南亭抬头去瞧,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那个站在前面堵住他们去路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校花杨美依了。

杨美依撩了撩自己的头发,笑着说:“叶南亭,人家给你发的短信你看...到了没有?怎么不回复人家啊?”

“短信?”

夏准皱眉,忽然就想起来了,之前叶南亭的确收到了短信,然后脸色看起来很不愉快,不过后来又发生了投毒的事情,夏准就给忘了。

夏准问叶南亭,说:“那条短信是她发来的吗?”

叶南亭递给了夏准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凉飕飕的说:“我看到了,但是为什么要回复你?”

杨美依本来一脸得意,听到叶南亭的话,眼睛瞪圆了,不可置信的说:“叶南亭!你是不是傻了?我告诉你,我手里可有你的把柄,你如果不退出,我就会叫你下地狱!”

下地狱……

夏准听到杨美依尖锐的话,立刻想到了自己柜子里的那些油漆字,说:“杨美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杨美依冷笑说:“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从小到大我想要得到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我现在想要让你做我的男朋友,我就一定会得到你的。”

夏准说:“杨美依,我看你是疯了。”

“哼,”杨美依笑着说:“疯了的不是我,是你们两个!你们两个真恶心啊!我告诉你们,我都看到了,你们两个男人竟然接吻,就在水潭边,真是看得我直想吐,太不要脸了。我告诉你们,我拍到了照片。夏准,你要是不和叶南亭分手,我就把相片发到学校的校园网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是变态!让虽有人都对你们吐口水!让老师找你们谈话!让家长骂你们!”

“杨美依!”夏准呵斥了一声。

原来之前叶南亭手机上的那些短信,都是杨美依发的,杨美依发了叶南亭和夏准接吻的照片,想要威胁叶南亭和夏准分手。

杨美依还以为她发了照片,叶南亭会立刻和夏准分手的,不过一整天过去,都不见叶南亭有所动作,杨美依只好亲自来了,亲自来威胁他们。

“我先在没空和你们聊了,我先走了,你们好好想想吧。”杨美依得意的笑着,撩了撩头发,转身离开了。

“别追了。”叶南亭见夏准要去追人,拉住了夏准说。

夏准皱着眉,说:“可是她……她竟然拍了我们的照片。”

那天在野外的水潭旁边,夏准和叶南亭接吻的场景竟然被杨美依拍了,现在夏准有些后悔了,那天要是……

叶南亭挑了挑眉,说:“怎么?后悔跟我交往了?”

叶南亭心想着后悔也晚了!儿子都有了你才后悔。

夏准说:“你在说什么胡话,我没有后悔,只是杨美依也欺人太甚了!”

“别生气,这有什么的。”叶南亭满不在乎。

夏准已经担心死了,沉思了一会儿说:“要不然,叶南亭,我们和我妈妈坦白吧。我妈妈那么喜欢你,她肯定不会打你的,最多打我而已。我妈妈知道了,说不定可以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如果照片发到校园网上,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叶南亭笑了,说:“我怎么舍得让阿姨打你呢,我有更好的办法解决。”

夏准狐疑的看他,说:“别了,上次你就说有更好的办法,结果……”结果被杨美依拍到了照片。

叶南亭瞪眼睛,说:“你是在骂我惹麻烦吗?”

“我没有。”夏准连忙说。

“走!”叶南亭说:“跟我来。”

夏准说:“我们去哪里?不是去吃饭吗?”

叶南亭拉着他出了门,这个方向不是去餐厅的,当然也不是回家的方向。

叶南亭说:“我不想去吃饭了,我想……”

“想什么?”夏准问。

叶南亭一笑,说:“天这么黑,多适合约会啊,我们去约会吧。”

“约会……”夏准狐疑...的瞧着他。

今天一天发生了太多不愉快的事情,夏准真的没心情再去约会了。不过叶南亭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倒是让夏准舍不得说不。

夏准只好说:“你想去哪里约会?”

叶南亭说:“这是我们交往之后,第一次约会,所以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你就跟我来吧。”

叶南亭拉着夏准一直往前走,出了学校门,就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巷子。这条小巷子白天的时候,会有很多学生路过,因为是来学校的一条近路,不需要绕远很方便。但是放学之后就很少有人走了,天太黑了不方便,据说这里还有小混混们拦路打劫,所以学校的老师总是提醒,不要天黑去这条小巷子。

夏准拉着叶南亭的手,说:“这里太黑了,我们还是从外面的大路绕吧。”

“不要,我就要走这里。”叶南亭说:“你不会是怕黑吧?”

夏准无奈的说:“我是怕你受伤。”

叶南亭笑了,说:“别担心,谁能伤的了我,不存在的。”

夏准眼瞧着小巷子里黑漆漆的,完全搞不懂叶南亭为什么要来这里,难道说……

夏准突然不可抑制的脑补起来,听说小情侣约会的确是很喜欢在小巷子里,因为僻静没人,可以随便啵啵什么的,想想的确挺刺激的。

夏准连忙摸了一下鼻子,幸好没有流鼻血。

他们一路往前走,就在夏准脑补停不下来的时候,前面忽然传来了声音。

一个声音带着哭腔,说:“我今天真的没带钱啊,真的没有,不信你们看,放过我吧。”

夏准皱了皱眉,说:“前面怎么了?”

叶南亭一笑,说:“运气真好,这里真的有小混混打劫学生啊。”

夏准也听出来了,好像是一个女学生被几个小混混打劫了。

那女学生是低年级的,估摸着是刚出了学校没走两步,就遇到了小混混们,被挟持带进了这条小巷子来打劫。

女学生抱着书包瑟瑟发抖,急的已经哭了,她把钱包都拿出来交给了混混们,但是混混们仍然不放她走,还在她身上摸来摸去的。

一个混混痞里痞气的说:“搜身搜身,老大我要亲自搜身,说不定她把钱藏在衣服里了!”

旁边的小混混们哈哈大笑起来,说着黄段子开始起哄。

夏准一瞧,赶忙拿出手机来想要报警。

“先别报警。”叶南亭抬手制止了他,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回。”

“叶南亭!”

夏准吓坏了,赶忙叫了一声叶南亭,但是叶南亭已经飞快的往前冲去。

夏准叫他他不理,心脏都悬起来了,赶紧也跟着冲了过去。

“哈哈老大,这女生胸好大啊!你摸摸看!啊——啊啊!!”

一个小混混抬手不规矩的往那女学生身上摸,结果嘎巴一声,他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手腕突然骨折了,疼得他一阵嘶声力竭的狼嚎鬼叫起来。

这边没有路灯,天还这么黑,混混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大喊起来:“见鬼了吗?叫那么大声干什么?”

“快把手机的电筒打开!”

“啊啊啊啊!怎么回事!”

“疼死了!”

混混们此起彼伏的大喊了起来,全都疼得满地打滚。

夏准跑过来,担心的喊着叶南亭的名字,但是因为混混们喊得太大声了,夏准自己都要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疼!疼死我了!”

夏准也把手机的电筒打开,就看到叶南亭将一个非常壮实的混混压在地上,已经制服了。

夏准都傻眼了,只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所有的混混都倒在了地上,根...本爬不起来。而那刚才被打劫的女同学也傻眼了,一脸迷茫的看着突然出现,英雄救美的叶南亭。

叶南亭对那女同学摆了摆手,说:“同学,没事了,你快走吧。哦对了,别忘了把你的钱包带走。”

“谢……谢谢!谢谢你!”

女同学反应过来,哭着一连串的道谢,她不敢多停留,捡了钱包抱着书包,赶忙就跑走了。

“叶南亭你没事吧?”夏准不敢置信的走到他身边。

叶南亭笑着说:“没事啊,一点事儿也没有,倒是他们有事情。”

“饶命!放了我吧,我的手!”混混头子大喊着,感觉自己的双手都要废了。

叶南亭笑着说:“喊什么啊,把警察喊来了可怎么办?”

混混头子疼得冷汗直流,但是一听叶南亭的话就不敢喊了,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叶南亭满意的笑了,说:“你抬起头来看看我们,瞧瞧我们眼熟不眼熟?”

混混头子迷茫的抬头,借着手机的微弱光线一瞧,更是傻眼了,说:“夏准!你是夏准!”

夏准不认识他,皱眉说:“你是谁?”

叶南亭看了一眼夏准,说:“你不认识他吗?就是杨美依的那个男朋友啊。”

夏准恍然大悟,之前杨美依的混混男友找了一堆小混混,竟然溜进了学校来打他们。

杨美依说了,其实那混混头子不是她男朋友,只是纠缠她而已。

夏准说:“叫人打我们的,原来就是你。”

混混头子惊慌失措,连忙喊道:“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都是杨美依那个婊/子!她明明和我交往了,结果竟然脚踏两条船,还和你在一起,我只是气不过啊!”

夏准不高兴的说:“我和杨美依什么关系都没有,根本没有在一起。我倒是希望你能管好你的女朋友,别让她再纠缠我。”

叶南亭说:“唉,他要是能管好他的女朋友,那杨美依早就不纠缠你了。”

夏准皱眉说:“那怎么办?”

叶南亭说:“不是说了吗,我有好办法。”

他说着踢了一脚混混头子,说:“你的手机,能不能借给我用用啊?”

虽然是问话,不过叶南亭说的时候手上用劲儿,嘎巴一声,混混头子感觉全身骨头都要断了,哪里敢拒绝他。

混混头子大喊着:“借借!借给你!拿去!我送给你了!”

叶南亭笑了,说:“真大方,早这样也就没问题了。”

叶南亭一只手将混混头子的手机拿走了,将手机打开,然后随手翻了翻。

“你在做什么?”夏准迷茫的问。

叶南亭将手机里的照片和视频调出来给夏准看,说:“我把这些发送给你,你可要留好了。”

“叶南亭!”夏准探头一瞧,立刻撇开眼睛,说:“叶南亭!你给我发的是什么?别给我发过来!”

辣眼睛!

混混头子和杨美依交往过,手机里有好多杨美依的照片,这些照片里面不乏杨美依穿着暴露的照片。当然了还有视频,竟然还有两个人开房的视频,在床上嬉笑的片段。

夏准一瞧脸都绿了,叶南亭倒是笑起来,说:“这些有用,你都收起来。”

“我不要,能有什么用。”夏准觉得只是看了一眼就头皮发麻了。

叶南亭说:“杨美依手里不是有我们的照片吗?现在我们手里也有她的照片了,这才公平啊。这样就不用怕她了,她想把我们的照片发在学校网上,那我们也把她的照片和视频发在学校网上啊,这叫以牙还牙。”

夏准恍然大悟,说:“这倒是个好办法。”

“我就说我有好办法吧。”叶南亭笑着说。

...

两个人从混混那里拿到了视频和照片,就拍拍手离开了小巷子。

夏准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说:“叶南亭,我们到底去哪里约会?现在可以去了吧。”

“这个……”叶南亭为难的看他,说:“刚才……不是已经约会完了吗?”

“什么?”夏准傻眼了,说:“刚刚?”

叶南亭点头,说:“刚刚。”

夏准:“……”

刚刚那拳打脚踢、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

竟然就是叶南亭口中的约会吗?

夏准忍不住说:“约会不是应该很浪漫的吗?”

“浪漫啊?”叶南亭干脆凑过去一步,仰着头在夏准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说:“现在浪漫了吗?”

夏准:“……”浪漫的很敷衍。(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