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睡觉含奶的肉宠文

林管事跪在了拳帝的床边,神情痛苦:“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害你现在...”

身后的慕仁狐疑的看着李严:“你这个人实在是非常的可疑,为什么把师父带到这里来?这应该跟你没有关系吧?”

李严投过上方的洞穴,看向天空,叹了口气道:“拳帝...这个曾经叱诧风云的名字,一生为了别人而活,虽然我不及他万分之一,但是也以他的方式苟活着,说起来真是痛苦,我崇拜的人居然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我所躲藏的洞口。”

“切,说的真好听。”慕仁侧过头,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你还真是会引起骚动啊,躲在天姥山的圣域势力居然一口气被你给干掉了。”李严上下打量着慕仁,略有深意的说道。

慕仁双手叉腰:“你知道了?你的情报还真是快捷啊。”

李严点了点头:“不错,不要怀疑化灵门搜集情报的能力。”

慕仁挑着眉,不冷不热的说道:“既然你都知道,又站在我们这边,怎么知道了也不帮忙呢?”

李严看了看慕仁,随后发出一声冷哼:“哼,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连自己是什么身份地位都不知道,现在的九霄大陆,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慕仁凝视着李严半响,旋即淡淡的说道:“哼!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你不要再骗自己了,不知道自己身份地位的人还会帮忙搬拳帝的尸体?还会利用这么多信鸽得知天下的消息吗?”

李严看着他,程默不语。

慕仁伸出手指,戳指着他:“你如果一直跟外界传信,那就代表总有一天,你会重新回来,或许你还会和圣域有一场恶战不是吗?”

李严冷冷一笑:“哼,不错啊,一开始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不过,当得知情报越多,就越觉得当初的想法越愚蠢,他们是不可撼动的。”

林管事没有继续让李严说下去,打断了他的话道:“就算是愚蠢的,身为天姥山最高指挥,也要一直坚持下去!”

李严低垂着头:“说这些没有用的,他们已经渗透到各个势力,在他们之中,是友是敌自己都分不清楚了。”

林管事眉心紧锁:“我绝对不会饶恕圣域的,他们还我们互相背叛,让正义之心荡然无存!”

李严叹了口气,对着林管事道:“虽然这句话现在说非常失礼,不应该在剑皇的孙女面前说,但是,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会选择和生育联手,太平的度过下半辈子。”

林管事用眼角冷视着李严,语气冷峻:“我之所以存在的理由就是这个,你让我抛弃这个信念吗?”

听到此处,慕仁向林管事投去赞许的目光。

林管事顿了顿继续说道:“就算我含冤而死,也会地浪到底,这才是我活下去的意义!”

李严呆呆的看着林管事,转过身子淡淡的说道:“如果你坚持这么想的话,收下这个吧...”

李严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交到林管事的跟前。

“这是?”

李严耐性的解释着:“圣域对中渊国的大门派都会特殊的照顾,不会只有一次渗透,而是两次到三次,如果一次的任务失败了,他们还会继续的吸收人员,并且得到情报,着就是天姥山当中,圣域人的名单。”

林管事皱了皱眉,追问道:“既然你有天姥山的这种情报,那么正元宗这些门派的叛徒名单你有吗?”

李严略有深意的看着林管事,顿了顿之后道:“我会看你现在如何处理这个名单,之后再考虑要不要给你之后的情报。”

林管事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李严淡淡的说道:“这是我给你的测试,就看你是不是会处理妥当了。”

林管事没有接过册子,反而被一旁的慕仁一把夺下:“太好了!我要一次性把他们全部都干掉,这可真是好东西啊,乘这个机会,顺便把整个中渊国的败类全部肃清!”

林管事无奈的苦笑:“如果这册子是真的倒是无妨,如果阁下是圣域的人,让我去杀了那些不是叛徒的人又该如何是好。”

“哼,这就看你自己了,信不信由你。”李严转过身去,继续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林管事一把将册子从慕仁的手里夺了过来:“很好,等着瞧,我会让你看看,圣域是如何栽在我林某人手里!”

......

回到村子之后,林管事并没有急着发威,而是将慕仁领到了一处僻静的小院。

慕仁看着依山伴水,风景秀丽的院子,由衷的感叹:“哇,洞穴真是住的太久了,这才是人住的地方啊。不错嘛。”

林管事点了点头:“你就在这里休息,回复体力之后,就请快些离开吧。”

见林管事如此不客气,慕仁侧头道:“什么?本公子还没有住进来,你就给下逐客令了?”

林管事拍了拍慕仁的肩膀:“天姥山还有很多圣域的人,也就是说还有人知道你这个神魔天尊弟子的身份,如果大家开始流传的话,到时候情况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一旁的刘灵儿上前半步:“林管事,话是没错,不过,要他马上就走,是不是有点...”

林管事对着刘灵儿行了个礼:“小姐,这个家伙中了玄阴宝虫,必须快点去圣域,根本没有时间让他在这种地方耗下去,他得到了拳帝前辈的衣钵,我能帮他的只有这些了。”

“什么?玄阴宝虫?”刘灵儿瞪着双眸,疑惑的看着慕仁。

林管事面露尴尬:“是啊,百日之内,如果没有解药,他就会剧痛致死,这个家伙就是吃了这种毒药,但是解药却在圣域啊。”

刘灵儿黛眉紧锁,叉着腰嗔怪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慕仁挠了挠头,目光闪烁:“啊,对哦,我都忘记了这件事情。”

刘灵儿看着慕仁那没心没肺的样子,瞬间破口大骂:“你这个智障,什么事情不忘啊?吃了毒药的事情居然忘得一干二净!”

慕仁踉跄的退后两步,悻悻的说道:“啊,对不起,对不起还不行吗?”(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