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

第二天一大早,风柳絮便带来了好消息。www.wenxue6.com

“秦前辈,王瘸子那边还真是速度,本还说要三个月,没想到这三天都没到,就有消息传过来了,不愧是王瘸子啊。”

“秦前辈你看,这是王瘸子给我的情报,王瘸子说这个情报应该有七成左右的准确率。”

“他还在继续的查,如果还有新的情报的话,会传给我们。”

秦萧看了看王瘸子发过来的情报,还有祥细的地图。

“卧桥寨,位于长白山以东五十公里?长白山?好像我们就是在长白山相遇的吧?”

风柳絮点了点头道:“嗯对,我们相遇的地方就是长白山。不过长白山主脉加余脉延伸的倒是比较长,我们上次去的地方是在西面,大概就是在这个位置。”

“而这卧桥寨的话,是在这个位置。两者之间的直线距离,恐怕有一两百公里吧,还是隔的有些远的。”

秦萧点了点头,从地图上也看的出来了。

之前秦萧之所以会降临在长白山,也是靠推演感应很是模糊的确定了一个位置。

但是秦萧也知道这个位置很不准,后面很巧的就遇到了风柳絮他们,于是便有了后面的故事。

所以从这一点上看来,王瘸子给的情报,确实是有几分真实性。

风柳絮指上情上的资料对秦萧又道:“秦前辈你看,这看这张照片上,那上面的古老皮卷上画的东西,正是秦前辈你所要找的,而且是一模一样。”

“所以,王瘸子的情报,我觉得准确性应该是非常高的。”

秦萧点头道:“嗯对,的确是一模一样,这就证明这个东西确实是出现过,也确实是被人拥有过。”

“这些情报,至少就是一个准确的方向了。如果没有太多的意外的话,那找到还是很有可能的。”

“怕就怕年头太多了,会有一些意外出现,这个就不太好说了。”

“是啊,希望不会是这样吧。不过——我现在担心的一个问题是,这个卧桥寨可不太简单啊。”风柳絮有些担心的道。

根据王瘸子那边传来的情报显示来说,卧桥寨的确是个不简单的地方。

这个卧桥寨是个很古老的寨子,或者说比较原始的一个寨子。寨子与外面的沟通并不多,虽然说现在也早通了电通了电话电视之类的,但是还是比较与世隔绝。

卧桥寨还是保持着相当多的古老风俗,在这里得到了香火传承,让后人都很信守。

整个卧桥寨很大,说是寨不如说是一个镇,而且是一个规模不小的镇,人口达到了五万之多。

卧桥寨有着很高度的自治力,所以就连派出所在这里都没有办法生存,这里几乎成为了一片真空地带,法律的光芒都照不亮的地带。

所以卧桥寨,一般外人也不敢轻易的进入,否则一旦招惹到了卧桥寨里的人,那就算是死在了那里,都没有人敢管。

这就是一个民风非常彪悍,非常原始古老的一个寨子。

这个寨子也有自己的信仰所在,信仰的是河神。

一条河环绕着卧桥寨,这是卧桥寨世世代代的生存之源,所以也被卧桥寨的人称之为圣河。

圣河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是无比神圣的,是高于一切的,是比他们的性命都还要重要的。

卧桥寨的祖先就认为是圣河给了他们生命,繁育了他们,所以他们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都信奉圣河。

“秦前辈,这个卧桥寨民风太彪悍了。虽然我没有去过,不过我也查过一些资料,确实是如此。”

“这里,可是连法律的光芒都照亮不了的黑暗地带。这里,可是连警察都不敢进去的地方。”

“曾经有一些人误入了卧桥寨,触怒了卧桥寨的人,最后被活活的祭了河神。”

“东西在这卧桥寨,想要找出来,那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了。”风柳絮又道。

这事听起来,就是让人很头疼啊。

想去卧桥寨拿东西,那太难太难了,无异于以身犯险。

“而且最可怕的还不是如此,最麻烦的事,王瘸子的资料里的信息是,秦前辈你要找的那个东西,是被卧桥寨的人放入了他们的河神殿之中。”

“河神殿是在圣河之中,位于寨子的最中心之地,是卧桥寨最神圣之地,每年祭祀河神都是在这里进行的。”

“而且这里,每天都会有人来祭拜河神,有人日夜的守护这里,外人敢靠近这里的,不管是谁,都会被卧桥寨的人抓起来,直接的祭祀河神了。”

“想要去河神殿中找东西,那根本没有可能啊。”

“这河神殿沉于圣河之中,埋于河底地下,外人根本没有办法进入其中。”

难啊,反正风柳絮看的是头大的很,觉得根本没有可能进入的了这河神殿中。

秦萧却是淡笑了笑,道:“无妨,这些我自然会解决。”

“既然知道在哪了,那就好办了,其他的都不算什么事。”

“风柳絮,这几天打扰你了,我就此告辞吧。”

听到秦萧说告辞,风柳絮顿时一楞,急忙的道:“秦前辈你一个人去吗?我对那里还算熟,让我陪前辈一起去吧。”

“我开车带前辈去,也方便一点。这路途遥远的,前辈一个人多少有些不方便。”

秦萧笑着摇了摇头,道:“风柳絮,你的好意我就心领了。不过有些事情嘛,对我来说不算麻烦。”

“好了,我要离开了。可能以后,我们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你我,也算是有缘一场吧。说实话,我还是有些欣赏你的。”

“你之前说想拜我为师,如果不是因为有许多的原因,或许我真的会收下你。”

“收你为徒是不可能了,不过倒是可以赐你一份机缘。至于其他的,就看你个人的造化了。这条路,你愿不愿意走,那随你自己。一定要记住我的话,一切唯心。心,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不要因为冲动而做出选择。做选择之前,要问清楚息的心。”

“一旦心中做出了决定,那就义无反顾,不用再犹豫什么。”

风柳絮怔怔的看着秦萧,一头的雾水,完全听不明白秦萧说的是什么意思。

只是直觉告诉他,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果然,他忽然感觉眼前光芒大作,仿佛佛光降光一般,耀的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来。

而让风柳絮惊震诧异的是,眼前的秦萧此时就犹如是神仙附体了一般,一道道神光就是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的,顿时将秦萧衬托的无比的伟岸。

一缕光芒,便是让风柳絮有种想要下跪膜拜的冲动。

一道道大道呢喃的声音,一道道信息涌入了风柳絮的脑海之中,让风柳絮彻底的石化,呆滞在了当场。

他的世界,也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一个全新的世界,呈现在了他的面前,超出了他一切的想像,超出了他一切的常理认知。

“芥粒世界,神界,鸿蒙宇宙——武者,神灵——”

“修行之法,大道修行——”

“蛮力境,灵劲境——”

风柳絮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个世界竟然还可以这么精彩,这么浩瀚无垠,这么绚烂多彩。

得知这一切之后,他的激动不能用任何的词语来言表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柳絮才清醒了过来。

“秦前辈,前辈——”清醒过来之后,风柳絮这才发现秦萧已经不见了人影了,人已经离开了。

风柳絮呆在原地,心中却是思绪万千。

“一心唯心,唯心……”

“前辈,我的人生现在才看到光明,才找到了我想要走的路。”

“这条路再是艰难,再是孤独,我也会走下去。”

“前辈——你在神界等着我,终有一天,我会去神界找你,当面拜你为师的。”

……

对风柳絮,只是一份缘份那里吧,秦萧赐他一份机缘。

在很多芥粒世界,秦萧也都留下过机缘,也赐过不少人一番机缘,所以这倒也不算什么。

不过对于风柳絮的话,秦萧也的确是比较欣赏吧。

所以,秦萧赐给风柳絮的机缘,也会相对要大一些。

机缘归机缘,最终风柳絮能不能把握的住这份机缘,那就要看风柳絮自己的造化了。

剩下的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

地球芥粒世界的条件相对来说要比较差一点,所以想在地球芥粒世界成就神灵,那还是非常非常难的。

不过这对秦萧来说,也无所谓了,留下的一份机缘罢了。

风柳絮连成神的能车也没有的话,那他一辈子呆在这芥粒世界,也不是一件坏事。

若是风柳絮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之下,仍然能够成神的话,那说明潜力也确实是可以的。真要是这样的话,到了神界,也未必不可以培养一下。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秦萧暂时也不会去想那些东西。

地球芥粒世界,于秦萧而言,始终也只是一个路过之地罢了。

这些年来,秦萧所走过的芥粒世界多的很。

秦萧一个意念,便是直接来到了卧桥寨,卧桥寨的民风再是彪悍,守卫再是严禁,对于秦萧来说那都是形同虚设,根本不起任何的作用。

秦萧径直的找到了河神殿,河神殿藏于圣河之下二十多米深的河底。

一尊神象露出了水面,静静的立在河床之上。

神象之下,便是河神殿,整个河神殿完全的被埋藏于河底之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