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肉肉短文合集

“白云掌是帮中的功法,而且算不上威力厉害的功法……被他手中的神秘邪功加持后,已经变成‘黑云掌’了,估计会威力大增。说不定,还会多些古怪的作用。季安宜以为我看不到邪功带来的异变,还想用白云掌来麻痹我!”

夜林心中冷笑,握紧了星纹钢刀,神色变得警惕异常。

季安宜缓缓走来,等到与夜林距离不足三米时,身形突然化为幻影,疾冲过来。

夜林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凭感觉劈了出去。

铛的一声巨响,刀柄上传来强烈的震感。夜林手臂力量强,硬生生地抵抗住了强烈的震颤。

季安宜冲了过来,却不料对手猛然劈出的一刀如此凌厉。在此关头,只得放弃进攻,扬手拍向夜林手中的星纹钢刀。

此后,他动作不停,又用力拍向夜林的胸膛。

砰的一声,手掌像是拍在钢板上面,发出巨响。同时,还伴随着响亮的钢筋断裂声。

有着铁身功和天魔功双重加持,现在夜林的肋骨坚硬得跟钢筋似的,被巨力打断时也发出了类似的声响。

奇怪的是,季安宜出手这么重,夜林魁梧强壮的身躯却没被打得飞起来。甚至,还诡异地一动不动地定在那儿。

季安宜一掌命中夜林胸口后,又是一矮身,拍向了夜林腹部。

而夜林则是瞪大眼睛,全身一时间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敌人手掌落在自己身上。

砰的一声闷响,夜林腹部被手掌拍中,身体立即弓成了虾状。

砰!砰!砰!

季安宜再次连出三掌,掌掌皆命中夜林身体。

总共打完五掌后,季安宜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似乎刚才的攻击对他来说也不轻松。

他缓缓后退,一连退了八九米,才停了下来。

季安宜用左手臂托着右手肘,右手指划着下巴,饶着兴致地看着夜林,仿佛在欣赏自己最得意的画作。

夜林瞪大眼睛,鲜红的血液无法控制地从嘴角溢出。

他发现自己全身仿佛失去了知觉,只能如雕像般静静立着。

“世上总有意外,实在没想到季安宜隐藏了这般的实力……”

夜林刚开始在秘境内看到季安宜时,发现季安宜体内真气量比进入秘境前大了不少,跟修炼内功的四重武者差不多。这分实力虽强,仍然不足以让他畏惧。

后来,看到季安宜体内真气还能莫名其妙地暴增,并且身上会冒出诡异的黑色,夜林就知道季安宜修炼了不得了的邪功,战力已经难以估量。

现在,他受了非常重的伤,以至于身体失去了动弹能力。这个时候,只有将剩下的强化能量投入到身体修复上,才能让自己恢复行动力。

不过,季安宜速度太快。即使恢复行动力,他也无法从其手中逃出。

“即使动用强化能量修复身体,也只是撑得更久罢了,呵呵……身为男子汉大丈夫,纵然一向谨小慎微,也不代表我就是个贪生怕死之辈!今日我栽在季安宜手中,自然是昂起脖子认栽!再花能量来修复自己身体,让自己白白受到更多的污辱,可不是我应该有的所为!”

想到这里,他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也不再动用剩下的能量了。

季安宜看出了他神色中的决然,冷笑起来:“再怎么装硬汉,也改不了你是蝼蚁……”

就在这时,一道梭子般的黑影飞了过来,击向季安宜面孔。

季安宜抬手一挡,掌心立即传来剧痛。他心中一惊,手掌上立即浮现出黑气。

夜林看到这异变后,正感到奇异之时,一道白色的轻烟飞到自己跟前,一把裹住了自己。

他心中一动,立即驱使剩余的能量修复身体。

温热的感觉传来,只是眨眼的功夫,他的内伤就被完全修复好了。

他被一个柔软的身体抱着,低头一看,却无法看清对方面容。此时,对方不知在施展什么奇异功法,全身仿佛化作了轻烟。

见此异状,夜林心中有些犹豫,是不是应该挣脱对方的搂抱。

正犹豫之时,一个轻柔甜美的声音传来:“我带你离开!”

听了这话,夜林心道对方没有恶意,便乖乖地让对方这么抱着狂奔。

草叶舞动。不一会儿功夫,夜林便被白色轻烟裹着跑得不见踪影了。

季安宜将黑影挡下后,低头一看,正有一颗黑色石子在掌心静静躺着。轻轻滚动石子,发现掌心已经破开了皮,沁出了血。

他恼怒地抬起脸来,立即朝着前方追去。

夜林被白色轻烟裹挟着,几个呼吸间就奔出了数里。不一会儿,便已经跑得远远的了。

大约是觉得距离够远了,白色轻烟瞬间停下。

这一急停差点让夜林飞出去。好在一双白皙的手掌及时抓住了他。

他调头一看,却是个年约十六的白衣少女。

她有着红通通的娃娃脸,身穿一件素白色散花菱锦绸衫,和同样素白色的留仙裙。乌亮的长发,头绾风流别致参鸾髻,,脚上穿的是绣梅花月牙缎鞋,整个人如同天仙一般。

夜林一楞。这少女生得美丽出尘,理应是队伍里的焦点人物。然而,他却没有在队伍里见过。

心中疑惑,他仍是拱手道:“在下屹山分舵夜林,多谢姑娘刚才救我。此番大恩,在下感激不尽,实在无以为报。”

少女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明亮透彻,一眨不眨地瞧着他。见他说出这番文绉绉的话后,少女忍不住捂嘴大笑起来。

这让旁边的夜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少女大笑了一会儿后,才扶着腰站直了身。见夜林一脸困惑的表情,她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还好,这次笑得不久。她忍住笑,却仍还眼含笑意地说道:“好说,举手之劳罢了。不过,那人可是季长老的侄子,身份不一般。你为何会招惹他?”

夜林脸上露出苦笑,说道:“在下乃是堂主宇化石带进帮中的,之后又被安插到季安宜手下。不知为何,季安宜一直视我为眼中钉,几番设法要谋害我。就刚才,也是他找上了我,要取我性命。”

少女歪着小脑袋,似乎认真思索了下,说道:“可能因为你是宇化石的人吧。宇家的人在帮中一向喜欢我行我素,而季安宜器量又小,八成两人之间有了矛盾。”

夜林听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多谢姑娘指点。”(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