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部分夫妇交换系列

随着圣诞节一天天临近,刘不离的工作重心从公司转移到婚礼上来。他请来巴黎时尚界最有名的婚纱设计师为伊若菲设计婚纱,又把伊若菲的父母从家里接过来出席婚礼。另外还贴心的给伊若菲的爷爷奶奶从新购置住所,并雇来几名特护一天二十四小时细心看护两位老人家。

平安夜这天,刘不离的伴郎团从美国抵达市。他们在平安夜为刘不离开了一个告别单身的派对后,刘不离第二天早上神采奕奕的坐在化妆间里给化妆师化妆。

伊若菲的伴娘团则是她的闺蜜和死党。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化妆间里,云慕、王助理、小圆、莎琳娜和梦丹她们几个女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调侃新娘,各种黄段子满屋飞。

刘不离的化妆间在新娘化妆间的旁边,相比于新娘的妆,新郎就简单很多。由于刘不离肤色完美,五官英俊如雕刻,因此化妆师为他弄好型后,便功成身退。

化妆师刚一离开,等候在门外的陈露西便前后脚地走了进来。

“陈室长?”刘不离望向她,英俊的脸上有掩饰不了的激动和兴奋。“这么早来了?”

“pr”陈露西微笑。“我今天是以老同学的身份前来,所以请别叫我陈室长,我还在病假中。”

“对!对!”刘不离豁然一笑。“你除了是我的室长,还是我的老同学!怎么样?你的病好些了吗?”

陈露西望着他一向冷漠倨傲的俊脸今天竟然笑容灿烂,无论眼底或是眉梢都有掩藏不了的幸福。她的心酸酸涩涩地绞痛起来。

“谢谢你还记挂着我的病。其实我的身体一向很好,只是这里受了点伤。”陈露西指向她的心脏处。

“心脏受伤?”刘不离罕有地调侃。

“是心受伤。”陈露西神色更加黯然。

“怎么?你失恋了?”刘不离收起笑容。“你什么时候谈的恋爱?为什么我一点也没查觉?”

“你当然不会查觉,因为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暗恋那个人”

“哦?”刘不离饶有兴趣的样子,“是谁?说来听听。”

“好啊。”陈露西微笑,“他跟我读同一所大学。记得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他。他容貌英俊,但性格冷漠孤傲,是我不敢轻易接近的类型。为了接近他,我隐藏自己,最终成为了他少数不多的女性朋友。不过通过我对他的了解,他抗拒女人,畏惧爱情,从没跟谁交往过,是一个不婚主义者。”

刘不离蹙眉,“我怎么感觉这个人跟我有点像?”

“像吧。”陈露西涩涩苦笑,“这个人就是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敢向你告白吗?因为相比于跟你一起,我更害怕不能跟你一起。你讨厌对你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大学四年来我都不敢表现主动,就想着寻找时机向你表白。可是这一等,就是大学毕业。为了能陪在你身边,我没回爸爸的集团接手家族生意,而是选择默默的从旁协助你,努力成为你事业上不可缺少的左右手。如今我在你的事业上或许是不可或缺的,可是,你却相信了爱情,准备和另一个女人开启他人生中另一段旅程。”

“陈室长,”刘不离神情严肃起来。“原来你是这么一个深藏不露的人。”

“请叫我露西。”陈露西略带吵哑的声音:“在你决定娶别的女人为妻的时候,我就不再是你的室长了。”

“这么说你今天是来跟我请辞的吗?”

“请辞”陈露西美丽的丹凤眼闪过一丝受伤的神情。“为什么你对我可以如此轻松地说出这两个字?我陪在你身边奋斗了这么多年,你为了一个认识不到半年的女人问我是不是要离开你?”

“无可否认,这些年来你在工作上的确帮了我不少的忙。只不过很抱歉。”刘不离目光坦诚地望着她。“我对你只是同学之间的友谊和工作上的伙伴关系,其它什么也没有。如果你了解我,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

“我早猜到你会这么说。”陈露西有备而来,只见她淡然一笑道:“还记得你先前让我卖掉你持有的世游股票吗?已悉数被我收购。换句话说,我现在已经是世游的股东。”

“果然被你买进。”刘不离并不惊讶,挑眉一笑问:“那你今天来,应该不是送祝福的啰?”

“祝福你?”陈露西轻笑着走到他面前,“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为你付出这么多,你要我祝福你?”

“那你来这里的目的是?”

“把这个婚礼取消了,伊若菲我会在陈氏集团给她安排一份相同待遇的工作。公司里从此没有伊若菲,一切回到半年前的样子,这样,我还是你的室长,你还是公司的股东。”

刘不离勾唇,“你以为我很稀罕世游的股票吗?”

“你不希罕世游的股票,可是你却希罕乐游的股权。”陈露西以胜券在握的姿态公布:“目前为止,我们陈氏集团已掌控乐游52的股权,加上你手上的那些,只要你取消婚礼,你马上就是乐游集团最大股权人。”

“这么厉害?”一个声音从门口飘来,屋内的两人惊讶地寻声看去,只见宋又成笑容优雅地推门走进。

“哥,你的妆都化好了吧?”宋又成走向他们。

“哥?!”没等刘不离回答,陈露西惊讶万分地望向宋又成。“你叫谁哥?谁是你哥?”

“那个人啊。”宋又成指向刘不离,展齿一笑。“你还不知道吧?刘不离是我同母异父的大哥。这件事情我也是最近两天才听我妈说起。怎么样?是不是人生处处有惊喜?”

“同母异父的兄弟?!”陈露西惊疑不定地打量他们俩。“你说的是真的?”

宋又成眨了下眼睛。“让你失望了吧!”

陈露西只觉眼前一黑,后背冷汗涔涔。“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事情来得太突然,完全出她的计划,她一时间想不出任何对策来。

“原来最近我们公司的股价水涨船高,都是拜露西姐所赐”宋又成啧啧称奇,“只不过露西姐有没有现你们陈氏集团的股票最近变动也很大?”

“你什么意思?”陈露西惊愕。

“我见陈氏的股票有人大量抛售,我当然要接啦,要不然你们陈氏跌停了多不好,你可是我姐啊。只是没想到那是你为了套现来收购我哥的世游股票,现在想想,我无意中还成了你的帮凶。”

“你少在那里得了便宜还卖乖!”陈露西咬牙切齿,“说,你这么做是不是想收购我们陈氏?”

“我没那么大的本事,更没那么大的野心。”宋又成的脸上依旧挂着他优雅的笑容。“我只是想学学投资,所以就买生不如买熟了。”

陈露西怒不可揭,愤然质问:“为什么?你为什么突然对我们陈氏感兴趣?股票市场什么股票没有?为什么你偏偏盯上了陈氏?就算你不顾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弟的情份,你也要念在我为了戳和你跟清艳帮了你那么多忙,不应该对我们陈氏动歪脑经。你这样做是恩将仇报,你知道吗?”

“恩将仇报?”宋又成轻蔑一笑。“好一个恩将仇报!你的恩就是为了你自己的私欲,在我哥跟清艳之间不停制造误会,让清艳痛不欲生?”

“你说什么?什么制造误会?我听不懂。”陈露西极力否认。“我跟清艳是好朋友,你不要挑拨离间。”

“你跟清艳是好朋友?”宋又成嘲弄地反问:“如果你当清艳是好朋友,你就不会借高设计师的口,不停的向清艳输送我哥在这边虚虚实实的绯闻,更不会不顾清艳情绪失控,在商会聚餐那晚给她那样的匿名短信!”

“匿名短信?什么匿名短信?”陈露西矢口否认,“虽然我常跟高设计师聊八卦,可是你说的匿名短信我闻所未闻。”

“闻所未闻?”宋又成眯起眼睛,优雅的笑容里尽是鄙夷和嘲弄的神情。“能拿到我手机号码的人不多,匿名短信的那个人不但有我的手机号码,还有清艳的!而最重要的一点,我要追若菲的事情为了能得到你的帮忙,当时只告诉了你一个人。那晚信息给我的那个人说若菲是我的女朋友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那条信息还会以那样的形式给清艳,导致她情绪失控,不顾一切飞回来,弄得现在身败名裂。你阳奉阴违,为了达到你的目的玩弄身边的所有人!你好卑鄙。”

陈露西如遭雷击,脸色瞬间煞白如纸。恍然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从未逃出宋又成的眼睛

“如果说我卑鄙,那你岂不是比我更卑鄙?”陈露西恼羞成怒,目光冰寒地瞪着宋又成。“知道所有的一切,却还面带笑容地跟我称姐道弟!如果说我撒谎演戏是为了得到我爱的人,那你呢?你是为了什么?你爱的人不爱你,忙了半天还是帮别人做嫁衣。这滋味怎么样?不会比我好过吧?”

“你从哪里看出我不比你好过了?”宋又成笑得花枝乱颤,“难道你不知道我跟莎琳娜复合了吗?说起来我还要谢谢若菲,是她让我认清自己的感情。倒是你,跟若菲同事这么久,没在她身上学到点什么,就会算计别人。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宋又成指向化妆镜。

陈露西眸光瞟向化妆镜。然后,她看到化妆镜前坐着的那个人。

高大挺拔的身形,微褐色的肌肤,曾经让她迷失所有心志的俊脸满是她陌生的神情。

“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刘不离眸色沉了沉,极力忽视胸口翻滚的怒火,低沉的声音下逐客令。

“你放心,我会走的!”陈露西冷哼。“咱们抬头不见低头见,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世游的股东!”

“那你也别忘了,我现在也是你们陈氏集团的股东。”宋又成笑容优雅地摆出送客的姿势。“露西姐,好走,不送了!”

“哼!”陈露西瞪了他一眼,愤然转身离去。

晚上八点正。

晶莹的香槟塔,剔透的冰雕鸳鸯。无数玫瑰花与金耳扣泰迪熊装点的四季酒店宴会厅里,音乐悠扬,高朋满座。

随着灯光降下,乐队的演奏也停了下来。婚庆公司的主持人走上讲台,用巧妙风趣的语言把新郎和新娘的父母请上台表感言。

宋夫人第一次以刘不离的母亲身份跟刘云青出现在公众面前,绝大多数宾客都惊讶得合不拢嘴。尽管如此,宋夫人一如既往的从容优雅,不同的是,她今天好几次泪光盈然。

伊若菲的父亲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老实人,走上台说不上几句话,来来回回不是对不起若菲,就是祝她们百年好合。伊若菲的继母这次对伊若菲的态度从以前的视如敝屣,转变为阿谀奉承。第一次来这么高级的酒店,见这么多有头有面的人,她一路陪笑,一路点头哈腰。

接着,婚庆公司把新郎新娘从小到大拍摄的相片整理成,在大银幕上播放。

伊若菲的相片很少,都是从学校的毕业团体照片中放大出来的。尽管如此,大家依旧称赞新娘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而刘不离的相片则从出生的婴儿照,一直到硕士毕业抛博士帽的照片。其中几张黄的相片中,绝大多数宾客第一次看到年轻时候的梁淑芬抱着刚出生的刘不离的合影。时光荏苒,恍若隔世。

播放完毕,刘不离穿着英国著名礼服设计师设计的礼服出现在讲台上。聚光灯下,刘不离一身黑色的礼服,白色的衬衣,健硕挺拔的身形在礼服下更显修长英挺。一向冷漠倨傲的俊脸此时刻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乌黑深邃的眼底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乐队演奏起结婚进行曲,聚光灯打到婚宴场地的红毯一端。

只见身穿洁白婚纱的伊若菲手捧花球,头戴绢纱与鲜花编结的花冠,在爸爸的陪同下,出现在聚光灯中。

雪白的绢丝露肩婚纱,伊若菲略施薄粉,嘴角含笑。烫过的长自然垂下,优美的脖颈,精致的锁骨,一条钻石项链与她手上的婚戒在灯光中熠熠生辉。她没有戴过多的饰,聚光灯下,她清新美丽,飘逸出群。

缓缓走上讲台,伊若菲凝着台上那人,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幸福和喜悦的光芒。

刘不离上前迎接她,轻吻她的面颊。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伊若菲感动得热泪盈眶。

新郎新娘合手切下婚礼蛋糕。在全场掌声雷动,彩带,玫瑰花瓣飞满天的时候,刘不离宠溺地拥她入怀,吻向她粉润的嘴唇。幸福透过彼此的呼吸融入各自的身体,随着血液带到身体的每一个地方。

菜鸟逆袭时代是筱悠时隔两年的一部小白文,我要感谢本书的第一位舵主11凤舞晓畅大哥一直默默支持我的归卧故山兄常常给我送来鼓励的风月西门坛帅哥不时给我帮助的言西早口玉老谭漂亮妹妹杨恋诗儿好朋友芊舟还有给我投过月票的江兰兰亲妮子长大亲倾帘卷西风亲飞雪流星亲11628亲书友14421925733同学书友1642815148336同学及书友16615134955751同学等等,以及其它外站给我投月票和推荐票的亲们。当然,筱候也要万分感谢一直订阅支持正版的亲们,是你们让正版存有一片天空。

鞠躬感谢!期待筱悠的新作吧!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