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妈妈

在梦中,我看到自己身穿铠甲,手持‘龙渊’骑着麒麟,威风凛凛地踏着朵朵祥云,带着一众穿着奇装怪服,魔气、妖气、鬼气、一道道奇异的气息在他们身上升腾、浮动,道道都是那么的凶戾、那么的盛气凌人,各种怪异的味道充斥着整个空间,带给敌人异样的窒息感。

众多的气息,每一道都可以让敌人不战而退,再加上有我这个弑杀残暴的领导者,我们的敌人,他们根本没法战,个个吓得瑟瑟发抖,他们的领导人也非常主动地把城池让给了我,主动退居二线。

但也有个别所谓的‘英雄’不肯轻易投降,因为他们觉得宁愿战死也总比做缩头乌龟,忍辱偷生来得强,主动挑衅我的军队,结果,那些‘英雄’刚一出手,就被嗜血的妖、魔吞噬成了骷髅,他们连地上流淌的鲜血也不放过,每一寸地面都被他们瞬间吸允而净。

其余没吃到肉的妖魔贪婪地盯着剩余的敌人并蠢蠢欲动着,仿佛那些敌人是一块块香喷喷的肥肉,无比的诱人,一时场面有些失控。

我看着敌人惊慌的面容,听着军队妖魔们叫嚣的声音,闻着空气中甜甜的血腥味,目光一扫看到敌人群中一位年轻俊美的男子,总觉得似曾相识。

我化身为妖艳美娇娘步步生莲,迈步到那男子身旁,纤手抬起男子白希的下巴,轻轻一笑,对敌方领导者说:“这位男子好生俊美,看在你们如此主动割让城池的份上,我也就不对你们动武了,只要你们乖乖听我的话,我还是很温柔善良的。”我控制男子的行动,牵起男子的手,走向麒麟。

谁知敌方领导人却突然发狂,对我叫嚣:“贼婆娘,放下我皇儿!你要城池我给你了,可是我的家人与子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们这群妖魔鬼怪折磨了!”

年轻男子痛苦地挣扎着,仿佛我真开始折磨他似的。

我一步步走向敌方领导人,看着他一步步地后退,我笑了,笑得让天地变色。

我原本没有理由杀这城池的居民,而且今天抱得美男归,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天天与一群妖魔为伍,虽然他们也会随心变出各种帅气的面容,但在我的眼里,妖就是妖,魔就是魔,鬼就是鬼。

无论他们变出什么样的容貌来取悦于我,我总会闻出这些妖魔身上的气味,让我大为扫兴。

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位让我闻起来感觉味道特别甜美的男人,我怎么会轻易放手呢?

我把城池割让书甩给敌方领导人,本想这样解决一场纠纷,谁让我是如此温柔善良之人呢?可谁知,那老头却得寸进尺,派人把割让书拾起后,还对我步步紧逼,让我把他的皇儿交出。

他是不是老糊涂了?真以为我怕他了?也不好好开动开动脑子,想想我是谁?!

本就有些失控的军队,因为老头对我的步步紧逼,那些妖、魔、鬼还没得到我的命令,就从半空中迎头扑下,把敌方打了个措手不及!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敌方就只剩下一个人,那就是我身边的那位年轻俊美男子,他睁着双眼看着这一瞬间一面倒的战斗。我看着他瑟瑟发抖的模样,冷笑着,说:“这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下场,你觉得如何?”

看着空荡荡的城池,看着遍地白骨,我抱着一点都不能浪费的原则,从怀中取出吞天袋,默念法诀,把地上的白骨一点不剩地装进袋中,回去又可以炼骨了,我的军队又可以壮大了,想想都开心!

年轻男子目不转睛在看着我的一举一动,他后退着,转身想跑。可惜,我怎么会让我的囊中物偷偷溜走呢?我在他的背上拍上一张禁身咒,把他扔给力大无比的熊妖扛着。

我和军队都心满意足地满载而归,那位年轻男子经不住吓,晕迷不醒。

众妖们都认为我要与那男子拜堂成亲,自做主张地要为我布置洞房,可是,我却根本无此想法。

来到躺着年轻男子的房间,看着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男子。

我坐在*边,伸手抚摸着男子的眉、眼、鼻、嘴,当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非常熟悉,现在近看,更觉得似乎就是他。只是一世世的轮回,不知他还记得我否?

曾经在地府,看到了他,只是我去时已是晚矣,他已喝下孟婆汤,进入人间轮回道了。

看着黄泉路上那不计其数火红的彼岸花,花开千年花落千年,见花不见叶,见叶不见花。

心中惆怅无比------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入不了我的眼,世间的一切都引不起我的兴趣,我的心跟着他走了、死了------

大闹天宫,其实是抱着必死之心而去的,我只是一只偶然之间得道的凤凰,当初在不死树上看到观音大士脚踏祥云,好生羡慕,对着观音大士引颈高歌、翩翩起舞,引起她对我的兴趣,还笑着对身旁的金童和玉女,说:“这只凤凰与你我有缘,我有心渡你一程。希望你能努力结善缘,争取早日进入仙班。”

<!--div class="center mgt12"></div-->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