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倒刺的肉根 不断的冲撞

<!--go-->

“天女姐姐,这盗仙果的小贼要如何处置。(wwwgeiliwco)”

素素被一群仙女在百果园狠狠用法术定住的时候,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暗想再也没脸回九重天阙了。

不要抬头不要抬头,望着一朗园仙树仙果盛开,素素心里倒是有些不平衡么。

“大胆贼人,你是何妨妖孽,竟敢盗我百果园的仙果!”

妖孽妖孽妖孽,素素平日可是最讨厌妖孽这两个字了,可是转念一想,好像也没有人这么教过她啊,为什么让她这么愤怒呢。

“姐姐,这妖女未曾见过,好像不是天宫中的人。”一紫衣仙女香气飘飞,薄纱美伊,飘落至素素身前,轻声道:“你可知道,这百果园的仙果可是只有天帝才可享用的。”

“知道知道。”素素敷衍了几句,不屑的目光偷偷鄙视着这群人,在低头轻瞟了一眼周围的仙果树,香气芬芳。

“知道还敢入这百果园来!”一绿衣女子狠辣语气冲上前,“天女姐姐,依我看不如将她带到凌霄宝典,交由天帝处置。”

那个天女姐姐一身青衣,跟这几个仙女比起来显然多了几分儒雅和仙气,转过身,面目清秀淡雅,“这姑娘玲珑玉骨,身侧有仙气环绕,绝非你们说的妖孽。”

“对呀对呀对呀,”素素俏皮看了天女一眼,然后嬉笑道:“你看,我就说了吧,到底是你们管事的,看看人家这眼光。”

“大胆妖女,竟然口出狂言。”绿衣女子又不屑了,生生训斥站了上来,这到让素素心中一个不舒服,自己折腾了这么久连个小桃子也没偷到,还要让她们这般训斥!

“喂喂喂!”素素全身气脉逆行,幻灵仙术,今日同主上的修行已经让她仙法大增,若要是她真的要跟这几个仙女打,她们可万万不是素素的对手,“你们够了没有啊,我不就是摘几个果子嘛,既然你们说这是给天帝吃的,”素素一下子便解开了定身树,移形换影迅速环绕四周,俏皮道:“这么大一片果园,天帝就一个人,他吃的过来吗?”

几个仙女愣住,暗想这是那里冒出来的没规矩的丫头,竟然说这般轻薄的话,还敢针对天帝,素素打量着漫天的果子结的如此繁茂。

“与其呢,浪费了这好端端的果子,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吃了,好不好呢,”

素素俏皮,立刻冲上天际,取下蟠桃树上的一颗桃子来,几个仙女大惊,“你……”

愤怒之中众人纷纷跃起,“你要坏了我们这百果园的规矩不成,看我们如何教训你!”众仙女一跃而起,直击素素胸口。

“干嘛,我才修炼好就要打架啊。”

素素向后一躲,手掌幻形出白笙赐予的寒冰宝剑,天女一看,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安,暗想,她莫不是九重天宫的人?

“住手1”天女上前凌空拦下,众仙女不平,起声道:“天女姐姐,为什么要阻止我们惩罚这个没规矩的人!”

天女应声喝令,“敢问姑娘手中的寒冰宝剑可是出自于九重天阙?”轻步上前,小心谨慎,温文尔雅。

“是呀。”素素应声,那天女却一脸歉意的朝素素微笑了一眼,这么一个笑里藏刀的模样倒是让素素打了一个寒颤,转身向众仙女说道:“快像这位仙子赔礼。”

众仙女纷纷俯身,“姑娘,我们有眼无珠……”

素素一惊,刚刚还盛气凌人的,现在是怎么了,不过自己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于是俏皮道:“额,好说好说。”

“姑娘没什么事的话,我等便告辞了。”

天女说着,示意那几个仙女快些离开,素素上前追问道:“喂,我可不可以拿几个仙果啊。”

天女微微转头,轻声道:“姑娘请便!”

然后消失在云初尽头,素素心想,管那么多干嘛,于是连忙取下两颗巨大的桃子,和盛开在树上的葡萄,手起手中的寒冰宝剑,朝着九重天阙飞去。

浮生殿内,白笙银袍清影落在长生石前,薄纱轻飘,映着他完美无瑕的侧脸……

素素贸然闯进,一个不留神跌倒在地上,然后迅速起身,以为白笙没有发觉,悄悄走到他的身侧。

她竟被他这样的脸庞迷住了,如此美幻至极的脸,怕是六界,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

银狐容貌浮动着,银光闪耀,白笙冷冷转头,看着目瞪口呆望着自己的素素。

“你在看什么?”

修长的睫毛颤抖,白瓷的侧脸之上高挺的鼻梁,素素一愣,“没,没什么。”

良久,脸颊微红,有些害羞道:“主上,你怎么会……这么好看。”轻声道不能在轻的声音,还是被白笙给听见了,他不解,反问,“嗯?”

“没……没什么,没什么啦!”素素慌忙掩饰,然后欣喜的跑到白笙眼前,近距离的大量他的脸,“主上,你把眼睛闭起来好不好?”

“为什么?”

素素叹气,“不为什么啦,”想到这白笙跟九重天阙的寒冰一样冷,虽然长的是很好看,可是每天看他像看画一样,不会生气也不会笑,更不爱同素素说话,腻也腻的不行了。

“既然没什么,练功罢。”

白笙冰冷说道,闭上眼睛,睫毛垂落下来,练功练功整天练功,素素暗想,俏皮一遍,手中的葡萄幻形出来,跑上前,端在了白笙面前。

“主上你看!”

素素浅笑,白笙不为所动,依旧是冰冷的模样,淡淡道:“什么?”

“能吃的!”素素一脸得意,想到主上若是吃了一定会很高兴吧,心里暖暖的,白笙冷冷瞥了一眼,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下。

“主上给你吃1”素素慌忙抓起一粒便要喂进白笙的口中,白笙轻蔑转头,惊了一下,后退几步,

“我不喜欢这些东西。”白笙冰冷道。

素素心中失落,却也不愿说出来,

“你这些东西,是那里来的?”白笙冷漠质问,暗想自己从来不会吃东西,九重天阙也没有类似的果子,她又是如何得来的。

“主上不要生气好不好,”素素嘟囔着嘴,轻轻将葡萄放在浮石台上,自己一脸难为情道:“我,在百果园里摘的……”

望着白笙渐渐无奈盛怒的脸色,素素知道自己又犯了错了,连忙跪在地上,“主上,素素真的不会了,主上别生气。”

白笙冷漠目光,看了一眼浮石台上的葡萄,晶莹剔透,如同素素的脸庞一样。

“以后没有我的吩咐,你不准离开浮生殿。”

白笙冰冷转身,只留给素素一个背影,“下去吧。”

白笙说。

素素转身失落离去的时候,白笙便发觉她的表情不对,素素一向开朗惯了,总是自己如何训斥她,也不见她脸上会有这种失落的感觉。

素素走落了长生石阶,蹲在九龙冰天柱的下面,感受着冷气的侵蚀,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

“我为什么会哭。”

素素心想,自己为什么,竟这么替自己委屈呢。

她走下去的那一瞬间,他转身,望着浮石台上晶莹剔透的葡萄,他何尝不知那是她的一番心意,她一心一意待自己,素素同琅琅不一样,琅琅此生拒受尽折磨屈辱,可是她最爱的仍旧是墨九。

而素素的心里,只有主上。

白笙闭上眼,轻叹了一口气,伸出白玉手指,摘下一颗晶莹葡萄,轻轻放入了口中。

想了许久,素素还是一口气闯入了主上的浮生殿中。

白笙惊愕,素素道出。

“主上,我想回蓬莱了。”

“嗯?”他冰冷答道。

“这些日子,我已同主上修行养性,这仙界不是我能生存的地方,主上放我回蓬莱好好修炼吧。”

素素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看白笙的眼睛,亦或是她不敢看白笙的眼睛。

“好。”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