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高义张敏

王从文抬眼一看,麦丹不是也在做作业吗?杨荔枝干嘛不问麦丹的独家答案呢,难不成,麦丹的学号比杨荔枝还大了几个?

王从文毛骨悚然的想到,这现实,却太不现实。

王从文心说,不过,就算麦丹中考成绩没有那么好,再怎么说也考上了这所省重点中学,数学基础绝对超过了自己,不然他们三个人坐镇在一堆,定成了真正写照的“三人行,则必没有我师焉。”

杨荔枝利用完了王从文数学答案的价值,回头把作业本还给王从文,转身看书。

这一次,杨荔枝并不说话,对王从文仅此抿嘴一笑,是在报答王从文的借答案之恩。然后,折过身子回去,继续作业。

王从文正要动笔写作业,杨荔枝马上又支个脑袋过来,呵呵地笑,认真问:“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不然每次有事找你,都把你叫成了‘喂’,感觉不太好意思。”

杨荔枝拼命挤出藏在她脸部里面的笑容,仿佛是在拿她好看的笑容和王从文的名字谈生意,做一笔交易。

王从文惊喜得说不出话,脸上的表情,平静得像无风惊吓的西湖湖面。王从文以前不曾收到一个女生这样猛烈的热情,一时莽了,不知怎么应付这热得在冒汗水的热情。

然而,王从文的心,早就不清楚澎湃到了何等壮观的景象,只怕要再像钱塘江的风浪那样澎湃一个来回,憋在尿道里的尿都会从王从文的口里澎湃出来。

王从文的心情藏得深不见底,仿佛是埋在了地狱,他的表情,短时间不能把那心情从地狱拖回来。

可是忽然,不知怎的,在王从文的心里,偷袭进来了这样一个意念,他和杨荔枝会,一定会留下一段,值得自己珍藏的历史。

这时候,不见王从文跟杨荔枝说他名字,仿佛杨荔枝的笑容不值钱,买不下王从文的名字。

王从文稀里糊涂地从书桌里,摸出来一本书,翻开一看,然后拿笔往上面写了三个字——王从文,终于成功递给了杨荔枝。

杨荔枝终于大吃一惊,她见过和女生说话会脸红的男生,见过和女生说话会紧张得词不达意的男生,却还没有机会来得及见过连自己的名字都不好意思跟女生说出口的王从文。

认识王从文,真是开了一大眼界。该世界上,真乃,无奇人不有。

这一惊,非同小可,杨荔枝都不知道,本姑娘什么时候还能再大吃一惊。

幸亏不是王从文他爹逼犬子去相亲,要是见了姑娘家,见王从文这等害羞,王从文爹都能急得尿裤子。

杨荔枝叹人观止,在这地球上,还有比王从文更加内向的男生么?

怕是把地球挖穿都挖不出来,把宇宙掏空都掏不出来。

杨荔枝默默无语,接过书再默默地念着王从文的名字。最后,杨荔枝也许大概记住了那三个汉字。杨荔枝哈哈的笑,把书又默默的递给了王从文。

王从文瞟一眼时间,叹一声,唉,要下课了。可是,王从文的作业任务,却还真没有完成几个。如不能按期完成,恐无法跟老师交待,一顿批评教育又少不了了吧。

王从文拿起笔匆忙赶字数往前面走,恨不得对那字吼出来,“给老子走快点,快点走给老子。”

哪知理科赶字数不及文科方便,把题目抄得再完美,没有解题过程都是白搭。急得王从文脸上发烧冒汗,心却发凉结成了冰。

于是,冰心问世于中国。

这时,前面的杨荔枝,又赐给王从文一个声音,笑笑说:“那个,喂,再把你的书用一下嘛。我又忘记了你名字,真抱歉。”

杨荔枝仿佛明白了王从文人间稀有的内向,也不乞求王从文开口讲出名字,直接摆开架势借书,多坦白多理解王从文的脾气。

王从文尴尬之表情终于跳出脸面,说:“啊”,一声轻叹。王从文的脸上,抽筋不断,皱纹横生,顿时仿佛又老了几十年,丢失了青春的过场。

王从文目不转睛地看杨荔枝的脸,瓜兮兮的表情好像刚被杨荔枝胡乱地抽了几个耳光。

王从文心里在想,本人名字有那么难得记吗?继而也在心里说,荔枝,你这是分明的还是明明的,你这是假装的还是假使的。

可是杨荔枝,却在王从文的眼眶里不停的发笑,笑得脸上的酒窝能装掉几两白酒。不单如此,杨荔枝还用一双迷惑不解的眼睛瞪王从文的神情,仿佛在说,你干什么这副表情,本姑娘又没抽你耳光。

在王从文的眼里,杨荔枝就像一个调皮小孩子一样。不过,此刻王从文的心,却感动了。至少,王从文恍惚的知道,杨荔枝仿佛还有许多话要跟自己讲一样。

这简直美透了。

王从文拿出那本书,再次规矩地呈给杨荔枝,继续埋头赶作业的字数。

过了几分钟后,教室的同学就开始摆龙门阵了,声音逐渐扩大,仿佛是陈胜吴广当年起义一样,声势慢慢变大。

杨荔枝说:“下课了,王从文。”朝王从文这边回过头来看一眼,把书还了,笑着要走开,走出教室。

这简短的五个字话语,杨荔枝却说得极有文学味道,嚼劲不小,一语双关。这话明显是在跟王从文提供下课的信息,又不明显的证明了,杨荔枝记住了王从文的名字。

麦丹拉住杨荔枝的手。忽地,麦丹竟也,往王从文这边看一眼,笑了。下一秒钟,就跟杨荔枝合作愉快,分配力量,共同上了那腥臭扑鼻的女厕所。

王从文望见杨荔枝珊珊可爱的背影,把目光打包收了回来。可麦丹的背影,在王从文的眼眶里,仿佛是隐身了的,他不曾看见。

<!--div class="center mgt12"></div-->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