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欲妃H

闻言,谢如琢便觉得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因将位子离得远了一些,这才拉着蒋青岚坐下,低声问道,“夫家是谁?”

蒋青岚眼眶酸涩道,“诚王世子——萧敬亭。  ”

“什么”谢如琢大惊失色道,“怎么会是他?”

她那日不是已经暗示过姜承晔,怎么到头来蒋青岚竟然要嫁的是诚王世子呢?

“姜表哥没有上门提亲么?”谢如琢百思不得解,因问了这句话。

不想,这话却招了蒋青岚的伤心事,“姜家上门提亲了,可是被父亲当场拒绝,且说的话十分难听。后来姜家拂袖而去,到了第二日,父亲便替我定下了这门亲事!若不是今日夜宴,我怕是还出不得房门一步呢!”

说到最后,蒋青岚的眼泪越发的抑制不住,扑在谢如琢的怀里便哭了起来。只是碍于场合,她只是无声的掉眼泪,却更加的惹人心疼。

谢如琢心中仿佛一团乱麻。那萧敬亭身后是什么人她是知道的,蒋家现在跟萧敬亭联姻,难道是要变相的站队了么?

还不等她思虑清楚,便听门外有内侍监尖声喊道,“贵妃娘娘到——”

话音未落,殿内众人呼啦啦尽数站了起身,齐声请安,“贵妃娘娘千岁千千岁!”

只见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缓缓走进来,柔声道,“平身。”众人这才谢恩,待得叶贵妃走进来后,其他人方才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正主来了,蒋青岚二人便是想说也不方便了。

谢如琢想了一想,郑重道,“青岚,等过了正月十五我去你家里,到时候咱们再详聊。你放心,这事儿我一定帮你想法子。”

蒋青岚知道她一向主意多,点了点头,一脸凄然道,“琢儿,我能靠的只有你了,那萧敬亭的德行,若是让我嫁给他,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见状,谢如琢忙的强笑着安慰道,“呸呸呸,大过年的,不许说这么不吉利的话,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待得蒋青岚回了座位,谢如琢方才收了笑意,眉头紧蹙了起来。

前世里,她并不记得蒋家站过队,难道是因为今生的改变,让这个一向刚正不阿的兵马大元帅也换了主意么?

她心里没了主意,正在烦乱时,忽听得一个女子轻呼道,“哎呀,对不起,你没事儿吧?”

说话的正是七公主萧歆宁,只见她一脸不好意思的笑道,“方才只顾着找人了,没留心手里的茶。 ”

而她对面那个被泼了一身茶叶却又按捺着性子不得发作的,不是沈靖慈又是谁?

可对方是皇帝最宠爱的公主,便是沈靖慈想要说什么,也都只能化作一句话,“无妨的,水不烫,只脏了衣服罢了。”

二人的动静不算小,连叶贵妃都看了过来,顿时斥责道,“宁儿,你又胡闹了,来人,快带沈小姐去换衣服吧。”

萧歆宁趁着人不注意吐了吐舌头,抢先吩咐身旁的丫鬟,“还愣着做什么,没听到母后吩咐么,快带沈小姐去最近的更衣殿换衣服,免得耽误了宫宴的时间。”

那丫鬟闻言,忙得应了,一面恭敬道,“沈小姐,这边请。”

沈婧慈干干的一笑,便随着那丫鬟去了,并没有注意到身后萧歆宁奸计得逞的脸。

见萧歆宁得手,谢如琢遥遥的冲着萧歆宁一点头,转身便趁着人不注意时,溜出了大殿。

她早先便让红蕊给萧君涵传了话,想来这个时候的他应该在御花园里等着吧。

果然,她刚进了御花园,就见到一个男人正在不住的来回徘徊着。

待得听到脚步声,萧君涵顿时抬起眼,道,“你来了,找我何事?”

谢如琢不着痕迹的退了一退,见对方没有靠上来的迹象,便将心放了回去,因斟酌道,“其实我今日来找二皇子,是有要事商谈。”

萧君涵脸上神情不变,道,“你要说什么?”

“二皇子现下的敌人是谁,你比我清楚的多。只是我如今遇到了一桩难事,也是同你的敌人有关。所以,我想请你帮我对付他,也算是咱们相互合作了。”

谢如琢说完这话,果然见萧君涵的神色亮了一亮,道,“你想让我怎么做?”

便在这时,有宫娥的声音传来,谢如琢忙得闪身躲在假山后面。

那两位宫娥并没有看到谢如琢,只含笑朝着萧君涵行了礼道,“给二皇子请安。”

然后便朝着别处去了。

谢如琢做了一副惊慌的神色,道,“好险。”说着,她又道,“只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咱们换个地方吧?”

“好。”

萧君涵想也不想的便直接答应了。

谢如琢欣喜事情的顺利,因道,“就去距离最近的更衣殿吧,二皇子去那里等着便是,我待会寻个借口,再来找你。”

眼见着萧君涵不疑有他的去了,谢如琢方才抚着胸口缓缓地出了口气。

只是与此同时,她又有些疑惑,今夜的萧君涵似乎有些听话的过头了。

念着,谢如琢又嗤笑自己,事情顺利了,她却又开始疑神疑鬼了。

等到谢如琢离开之后,一道黑影方才从阴影处显现,确定事情顺利,这才回了主殿上汇报自家主子去了。

沈婧慈进入更衣殿后,便闻得殿内的熏香格外甜腻。只是她一向喜欢这种味道,便不由自主的多嗅了几下。

殿内衣服皆为女眷准备,一向做的华美异常。沈婧慈单看着,便有些爱不释手,且身子不经意间起了一股轻飘飘的感觉,越发的让她想要穿上这些衣服乘风飞去。

内殿的铜镜及地,映出女子光洁的肌肤。沈婧慈无意识的抚上自己的香肩,又将她的头饰拆开,便有那三千如瀑的青丝洪水一般倾泻下来,铺满了整个背面。

沈婧慈有些痴迷的欣赏着自己这无处不完美的身子,又用涂着大红蔻丹的指甲划过那一排挂着的华美服饰,鬼使神差的挑了一件轻薄的衣衫来。

萧君涵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情景。

他先是一愣,待得看到沈婧慈那玲珑有致的曲线和勾魂的神情后,身下某处便不可自已的硬了起来。

见到萧君涵,沈婧慈顿觉身体内似生起了无数的小触手,正在若有似无的撩拨着她,诱使着她款款走到萧君涵的身边,呢喃道,“殿下,我美么?”

女子吐气如兰,萧君涵一把揽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邪肆一笑道,“美——”

话音未落,沈婧慈便觉一阵天旋地转,继而便有男子俯视着她,喘着粗气道,“你是在勾引我么?”

这殿内的熏香越发甜腻了起来,直叫萧君涵有些意识迷蒙,可眼前的女子却愈发清晰了起来。连带着她那圆润的蓓蕾和嫩滑的肌肤,都叫他的手不愿离开。

只是这若隐若现的衣服太过碍事,叫萧君涵看的有些皱眉。

只听得“呲啦”一声,那太过碍眼的衣服便已经被萧君涵撕裂,随手扔到了地上。

空气中突如其来的凉意叫沈婧慈有些意识回笼,可下一刻,男人健壮的身躯便叫她重新沉沦了下去。

前世里,她就是个缺不得男人的,如今到了这个古代,为了自己的前程,她生生的忍了这么多年。可今夜在这香气的驱使下,沈婧慈却再也忍不下去,双手抱住了萧君涵的脖子,吐气如兰,“殿下还在等什么呢?”

女子妩媚的眼神便是最好的邀请,萧君涵虽然有些奇怪自己会出现在这里,可美色当前,不吃白不吃。

香龛里的气息已经渐渐飘散完毕,剩下的最后一缕青烟也已经消逝于空气之中。可正在兴奋的二人谁也未曾发现,反倒越发的兴致高涨了起来。

二人颠鸾倒凤之时,浑然不觉外间有一道黑影正在逐渐靠近,而后将蜡烛打翻,那红色的液体流到地面时,轰然便起了一簇火苗。

子时。

天地人和,至福恒昌。

靖帝当先敲响那面大鼓之时,便见不远处正红光一片reas;。他神情一滞,便见大小太监们正提着一桶桶的水朝着那里走去,嘴里还不停地喊着,“不好了,走水了!”

看那方向,竟然是女眷的地方,萧君夕有些担忧道,“父皇,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这话倒是中了靖帝的心思,他当下就朝着那处走去。

后面跟着的文武百官相互对视了一眼,也都纷纷的跟了上去。皇帝都去了,咱们也走吧。

落在最后的萧君夕,缓缓地露出了一抹笑意。

待得到了正殿后,才发现这走水的不过是更衣殿,并没有波及正殿。

靖帝放下了一颗心,可既然已经到这里了,不去看看也说不过去。等到了更衣殿后,便见火势已经无碍,叶贵妃也在此处看着。

见到靖帝前来,叶贵妃行了礼道,“皇上,您怎么过来了?”

靖帝笑道,“原以为是这里走水,你们都无碍便好。是了,这里面没有人吧?”

叶贵妃眉头微蹙,道,“先前倒是有一位小姐来此处换衣服,也不知她出来了没有——”

她的话音未落,就看见进去查探的宫女一脸通红的跑了出来,看到靖帝后,顿时便收了嘴里的话,一脸的欲言又止。

靖帝当先沉了脸,道,“出什么事儿了?”

那宫女张嘴呐呐了几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道,“回皇上,二,二皇子跟沈小姐在里面!”说着,她又补了一句,“似乎没有,没有穿衣服。”

这话一出,当下便哗然一片。

靖帝顿时阴沉着脸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