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家族

“我要是也能坐在上面就好了。”看着树叶上的木兰三个人,小宝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其实你也可以坐的,只不过需要很多木材。而且这里也没有绳子,藤不结实。”小宝的渴望,张馍暂时爱莫能助。

“我们小时候经常玩划船游戏,从没有一个人能比我快,阿克也是假(不行)的!”李瓜得意的吹起自己的技术。“阿克?你们的好朋友吗?”小宝好奇的问道。

“阿克…”

“阿克。”小宝的话让木兰三个人瞬间沉默下来。

“?”小宝不明所以的看着木兰三个人,不明白他们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阿克他们,一定会没事的…”木兰勉强露出笑容说道。“是啊,阿克他们一定会回来的。”张馍也不知重复了第几遍这句话了。

“…”木兰三个人的悲伤情绪传递给了小宝,小宝也变得沉默起来。

————————

“1、2、3、4!”

“1、2、3、4!”一个书桌上,阿克四个人围绕着书桌不停跑圈。“你们还要跑多久啊?”躺在中间观望了一会的林心,忍不住开口问道。“直到不能跑下去为止!”带头的阿克,大声的回答了林心的话。

“你们的脑子抽什么筋了?怎么一回来就变得这么努力了。”林心又问道。“不能再贪玩了,我们回去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柳树替阿克回答道。“回去做什么?”林心一时没有想起之前的事,下意识的问道。

“指挥…”

“柳树,安静!”柳树刚说了两个字,就被阿克打断了话。

“指挥官?!”虽然柳树没说完话,但是林心一听到指挥两个字,立马回想起了自己被抓住的事。“你们难道打算,就四个人这样回去?!”林心着急的拦住了阿克他们的去路。“当然。”阿克点了点头回答道。

“不可以!我绝对不允许!”林心愤怒的狠狠瞪了阿克一眼,“你们四个人回去就只会被抓住,然后被你们的指挥官随便判个罪行,你们就都完了!”林心越说越激动,甚至心里还冒出了一股想要揍醒阿克的冲动。

“木兰姐他们三个人还在那里呢,我不回去的话,谁回去救她们?”阿克语气平静的开口说道。“木兰姐他们牺牲自己换取了我的逃命机会。难道你要让我一辈子都呆在这里不再回去吗?”

“不管如何。我们已经说好了,要永远在一起活下去。”

“我没说不让你回去,我的意思是…”林心抓狂的不停跺脚,“我的意思是你们四个人就这样回去不安全,你们需要帮手。等等,我这就去叫师傅来!”

林心可能察觉到自己无法阻止阿克他们,所以她决定去叫咕哥来。

“我昨天和师傅说过了,林心。”就在林心准备起飞的时候,阿克冷不丁的说出这句话。“师傅同意我们回去,而且他也不会跟来的。”阿克继续说道。

“为什么…”林心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向阿克,“师傅不是那种人。师傅不可能看到自己的徒弟面对危险不去帮他,你肯定在说谎!”林心激动地朝阿克大声说道。

“师傅的确是想来帮我们,但是我不同意他跟来。”见到林心已经误会,阿克赶紧解释。“我不想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帮我们。虽然我们认识没多久,但是对我而言,你和师傅都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而且还有林奶奶…”

“她的女儿和儿子再过几天就要回去了吧。如果你和咕哥也不在她身边的话,她会很寂寞的。”

“对她而言,你们两个可是想她的孩子一样重要啊。”阿克面无微笑说完了全部的话。

“你…”一提起林奶奶,林心的心隐隐刺痛。

“而且你也不要太小看我们了。虽然我们很渺小,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团结起来的力量绝对可以打败指挥官!”阿克自信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今天的天空无云,空中的阳光很炎热。

但是咕哥却一个人坐在房顶上,抬着头看向蔚蓝的天空。

他盯着天空已经一个小时了,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是从他目光里的伤感来看,他并不是在发愣。咕哥突然回想起以前的事,零零碎碎的记忆片段凑合在一起,根本形不成一个咕哥喜欢的故事。

“咕哥,你在这里干嘛?”爬到房顶上准备晒太阳的石座,意外的看到了咕哥的身影,他不由自主的开口问道。

“我现在是一瓶污浊的水。”咕哥的回答很文艺。

“呃…”石座紧张的和咕哥保持安全距离,毕竟石座从没有见到咕哥如此文艺过,该不会是发烧了吧。“你失恋了?”想归想,石座最后还是想到了一个可能发生的事。“你才失恋!”咕哥狠狠地瞪了石座一眼。

“太好了!你还是老样子,我差点以为我认错人了。”见到咕哥这举动,石座高兴地跑到咕哥身边坐下。“哎。”石座的出现并没有让咕哥的心情变得多好,甚至还幽幽的叹了口气。

“你有什么心事就说吧,我帮你想想办法。”见到咕哥这副和平常完全相反的模样,石座收起脸上的笑容,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帮上我。”咕哥没有拒绝,但是也不认为石座能帮到自己。

“虽然我没有达到无所不知的程度,但是感情上的事我还可以帮点忙。”

“那好,我问你一个问题。”咕哥也不犹豫,立即开口说道。

“假如有一天,木头要从你的身边离开,你要怎么做?”咕哥问道。“木头要离开我?!”石座大吃一惊,完全想不到咕哥会问出这种话。

“那得看是什么情况喽。如果是他不想呆在我的身边,那我会静静地看着他走。”石座想了想,然后开口回答道。

“但是木头已经没有其他亲人了,除了我以外,他能去哪里?”石座像是在回答,但是却也像是在自问。

“我是说假如!”咕哥不爽的加重语气。

“假如他是要做什么危险的事不让我跟着,那我一定会跟着!”

“这个世上只有那么几个重要的人,失去一个就会少一个。如果不抓住眼前的机会,那么未来就会一直后悔不已。”

“如果你是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的话…我可以帮你。”咕哥还没有回答,石座突然说出了这句让咕哥感到惊讶的话。

“嘿嘿。”

咕哥震惊的盯着石座,而后者被咕哥盯得都不好意思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