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动态图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抬起手,九黎看着眼前的镯子,剔透如琉璃却又带着透玉质,永远带着冰雪般的凉意

从九黎记事起,这镯子便已戴在手上,陪她一起长大,甚至随着她手的长大而长大。之前一直是浑浊的白色,直到八年前的那个夜晚。

白衣少女跪在山间的溪涧旁,溪水拥抱着月影,流动出光与暗的皱褶。她轻轻挽起衣袖,白皙的左手腕上显出一只精致的镯子。周围微弱的月光触及这镯子时顷刻间变得格外皎洁,晕开银华一片。

浓如墨的夜色模糊了万物的轮廓。潜藏的秘密在这暗色里悄然苏醒。

夜色渐深,熟睡的十夏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她身边的九黎却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九黎轻轻下床穿衣,小心翼翼地向屋外走去。

九黎无奈地笑笑,俯身轻轻吹熄蜡烛。

“去厨房偷吃的时候路过的。”女孩吐吐舌,然后迅速钻入被窝里:“不要训我,我睡着了听不见!”

“这样啊……十夏,你在后殿抄仙史怎么会路过大殿?”

“嗯!我在大殿外偷听到的,师父和另一个人在讨论明天和灵珈宫弟子举行什么比试,选出最强的几个弟子下山去…去…好像是去寻找什么东西。”

“比试?”

“嗯。”十夏揉揉眼,乖顺地向床上走去,窝进被子后又探出头来说:“阿九姐姐,明天会有一场比试哟,你也早点睡。”

果然又是这样,九黎不禁暗笑,十夏这招用了那么多遍,师父居然也随着她那么多次。抚着十夏的头,九黎低声道:“不早了,去睡吧。”

“没有,”十夏抬起头笑得得意:“我说头晕师父就放我回来了。”

“仙史抄完了?”九黎揉揉她的脑袋。

“好。”九黎心里一软,笑道。得到应允的十夏立刻满脸欢快笑容地扑向窗前的白衣少女,小猫似的在少女怀里蹭了蹭。

“阿九姐姐,今晚我想和你一起睡。”

“吱呀。”门被推开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一个小脑袋从门外探了进来,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里似有水气萦绕。

白日里绿意葱茏的玉珈山被幽幽夜幕笼罩,云层里半寐的月亮散出浅浅银辉。玉珈宫弟子居中的一间厢房里,九黎坐在窗前,望着月亮有些出神,思绪飘到中午和季翎的对话上,出山的机会?他是什么意思呢?

**

“若你愿意,我可以帮你。”说完这句他便转身离去,留九黎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

“嗯?”九黎有些反应不及。

他问:“如果给你一个出山去外世看看的机会,你可愿意?”

九黎疑惑地回过头,便见季翎正笑着看着她,风吹起几缕随意绾着的墨发,越发衬得他面如冠玉眼若桃花。

“等等!”

“嗯,多谢。”季翎点头,正要转身之际,忽见一阵风吹起白衣少女宽大的衣袖,露出白皙的手腕,他的眸光蓦地一滞。

只是恰好被你碰着了师父不正常的时候,九黎在心里暗道。走下台阶,她向季翎道别:“我去修炼之地,客殿在那边。”

“果然传闻都不可信,你师父分明十分和善。”季翎在踏出殿门后如是叹道。

在这样时有时无的问答里,蜿蜒的山路很快到了头。九黎领着季翎去见玉珈散仙,出乎她的意料,玉珈散仙听了两人说完情况后既不生气也不惊讶,只是抚着胡子淡淡道:“嗯,为师知晓了,你们下去吧。”

沉默是金,九黎觉得她从未像今天这般热爱金子。

“……”

“为何?莫非你们师父觉得玉珈山的阳气太重?”

“是。”

“我听说这代的玉珈宫本宫弟子都是女子?”

“……”敢问你是怎么走进这林子的。

“咳……回待客殿的路我也不太清楚,还是随你走吧。”

“已经出了林子了。”九黎提醒道。

九黎沉默,脚下的步子加快。

“第一次听你说这么一大串话,有点新奇。”季翎那双漂亮的的桃花眼笑得弯起。

九黎说完后一抬眼,便见季翎用一种发现什么新事物的目光打量着她,九黎微怔:“……怎么?”这种体质纵然特殊,但他也不用这样看着她吧。

“我的灵力自修炼开始便与常人不同,每次只能零散的涌出一小点,无法长时间凝聚,也无法精准汇聚于一处,师父说我的灵力像是背身东西封印住了,只能一点点漏出来。且师父也无法探清缘由。所以我才试着把灵力慢慢施在剑身上。”

“为何?”季翎诧异道。

“嗯,但,”九黎迟疑了下,还是说了出来:“对我无用。”

“方才御剑时我说的话,你可还记得?”

“……”

“听起来第一个更可怕。”

“不多。只有抄仙史和关禁闭。”

“你们玉珈宫的宫规还真多。”季翎挑眉。

“先回宫。修炼时间将至,迟到了要受宫规。”九黎道。剑可以先用十夏的,但一旦迟到了就只能去陪十夏抄仙史了。

啊,的确。九黎恍然,随即眉心跳了跳,还以为他要说什么严肃的大事,是她想多了。两人对视一眼,显然谁都不想沿着气喘吁吁出来的路再劳劳苦苦地反跑一趟。

“你的剑落在林子里。”季翎正色道。

<forn style="font-size:18px;">  </fon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