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原以为侍卫们听到她的呼喊声一定会知难而退的,哪知那群不知好歹的侍卫居然还在步步逼近。【最新章节阅读】

最后结果毫无疑问,她被抓到了杨媚喜面前。

杨媚喜居然气焰嚣张地接连给了她好几个掌掴,打得她脸上疼不说,头都有些晕了,甚至感觉到耳鸣眼花,半晌没回过来,看杨媚喜那张蛮横的人脸都有些重影了。

看来这次不得不低头了!!

晴飏不情愿地拉下脸来,连连告饶:“姐姐饶命啊!妹妹初到王府还不懂规矩,冒犯了姐姐,还望姐姐海涵……”

“啪——”

话还没说完,杨媚喜又一巴掌打了过去。晴飏的鼻都被打歪了,嘴角早已有血丝滴流出来,只是很奇怪,她的脸上并没有鲜红的巴掌印。

杨媚喜瞪着杏眼看她,胸口不断地起起伏伏,怒火似乎仍未消散。

刚刚晴飏把她打到地上那一巴掌下手可真够狠的,到现在她脸上都火辣辣的疼,感觉像是有无数只小虫在上面无情地啃咬。

也不知道会不会毁了她赖以生存的这张倾国倾城的脸!!

她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晴飏!?

当然,晴飏也不是吃素的,都被欺负到这个份儿上了,再不反抗就不是她大戎狄晴飏公主了!!

“哼,你这女人不知好歹了,我好心好意跟你赔礼道歉,你居然得寸进尺!”怒吼一声后,她甩开了侍卫束缚,朝杨媚喜扑了过去。

杨媚喜猝不及防,直接被她扑倒在地上,连掴了好几下。

她还不知足,又揪住了杨媚喜的头发,那泼辣劲儿比杨媚喜直上了好几个档次,惊得旁边的一干人等目瞪口呆,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救命啊……”杨媚喜急得哇哇乱叫,想要挣脱出去,无奈头发被晴飏抓着,越挣扎越疼,她也只能忍着痛满眼含泪地求救了。

侍卫们这才慌了心神,想上前去将晴飏从杨媚喜身上拉开,却被晴飏狠揪了一把杨媚喜的头发,喝止了:“你们再过来一步,我要她的命!”

“这……”

侍卫们面面相觑,再也不敢上前了。

杨媚喜又气又恼却又无可奈何,想着眼前这疯女人是跑江湖的泼妇,跟她这种有教养的公主肯定没得比。她又不会武功,硬拼吃亏吃定了!

所以她很识时务地开始求饶了:“好妹妹,姐姐知错了,姐姐不该打你!咱有话好好说行吗?别动粗啊!”

“我动粗!哼,分明是你先打我的!”晴飏正在气头上,被杨媚喜一说,逆鳞又被挑了起来,当即哐哐又给了杨媚喜两巴掌。

杨媚喜的脸上早就肿得不成人形了,疼痛委屈的眼泪簌簌往下掉,这才意识到自己得罪了魔女。

心里的恼怒和委屈、不甘心等等情绪汇流成河,一股脑儿窜到了她的头顶,惹得她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是一翻身将正在得意中的晴飏掀翻在了地上,而后一通反击。

晴飏也不是吃素的,迅速反攻。

二女就这么扭打在了一起,那姿态简直不堪入目。

衣服、头发被扯得乱七八糟,看得旁边的侍卫都面红耳热了。

安蕊恰好过,看到扭打中的二人大惊失色,也顾不得询问具体情况了,当即冲上前去将二人拉了开来。

而后对着看好戏的众侍卫一通呵斥:“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居然放任王妃和宁侧妃……不管,成何体统!”

本来想说打架的,但是觉得有些不雅,临到嘴边的时候改成了不管,她也是蛮细心的。

只是不知道杨媚喜和“宁青夙”怎么会突然打起来,还丝毫不顾及形象地扯头发、扯衣服,跟个泼妇似的!

这就是王爷最喜欢的两个女人吗!?

简直不堪入目!!

还及不上暖晴阁那位不受待见的晴侧妃十分之一!

看来她以前实在是高看眼前这二位了!!

心里莫名的涌起了满满的希望,只要再过不久她就会成为最受王爷宠爱的王妃了吧!说不定将来还会当上皇后,助王爷一统天下!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杨媚喜和晴飏此刻都被丫鬟拉着,却还忘不了张牙舞爪地辱骂对方,各种谩骂之语脱口而出,哪里像是两个王妃,分明就是俩骂街泼妇。

安蕊看了就头疼,**代两句后,离开了现场。

渠让很快被惊动,赶了过来,见到二人衣衫凌乱的模样,俊美的面庞瞬间被黑线填满了,忍不住一声呵斥:“你们两个在做什么?还嫌丢脸丢得不够吗!?”

二人噤若寒蝉,再也没敢多说一句,也没敢多做一个动作了,都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渠让,企图得到王爷更多的怜悯。

渠让冷哼一声,率先朝杨媚喜走了过去,看到杨媚喜红肿的有些面目全非的脸颊,他的面色不由得更加难看了。

眉头高耸着,阴鸷的目光凝聚在杨媚喜身上,哀叹声骤起:“媚儿,你嫁到王府来也有几年了吧!以前可不是这样!”

“媚儿本来就不是这样,都是被那个气焰嚣张的女人逼的!王爷,你看看她都把媚儿打成什么模样了,媚儿也是有苦难言啊!王爷,你今天可一定要为媚儿做主啊!”杨媚喜委屈地眼泪簌簌往下掉。

渠让轻叹一声,伸出指尖抚了抚她受伤的脸颊,温柔里饱含着心疼,转而又轻声问她:“疼吗?”

“不疼!”杨媚喜倔强地摇了摇头,又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娇嗔道:“与心里的委屈相比,脸上的这点疼痛算什么!那女人目中无人,当众羞辱媚儿,媚儿恐怕以后都难以在王府立足了。王爷,你休了媚儿吧!”

坚定的语气伴随着嘤嘤哭诉声,那场面还真是年难得一见。

晴飏嗤之以鼻,满心以为渠让肯定会教训杨媚喜一顿的,甚至于真的趁机将杨媚喜给休了,没成想渠让竟然安慰起了杨媚喜。

“媚儿,你这说的是什么傻话?就算你今天一把火将承西王府烧了,本王也不会休了你的。懂吗?承西王府永远只会有一个王妃,那便是你杨媚喜!”

“王爷……”杨媚喜感动涕零,泪水当真蔓延了出来,从未想过原来王爷对她如此深情,看来以前都是她想多了。

“王爷,媚儿知错了,以前是媚儿不对,总是嫉妒别的女人。以后不会了!”那一刻,她以为自己看到了渠让的真心,所以她将真心托付,彻彻底底毫无保留的托付。

却不曾想原来男人的嘴真是谎言的天地,说出来的话语,一句也不能信!!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