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轻一点能痛我了

“呐!呐!”弥耶兴奋地拿着亚梦,冥莫以及花纤唱歌的那个宣传单,对边里唯世说:“唯世,上次那场演唱会的歌手已经把自己的艺名印在上面了,你瞧,那个血红头发和血红眸子的歌手,她的艺名叫做雪殿,她唱的歌真的好好听!我经常在电脑上听呢!”弥耶兴奋地简直要飞到天上去了。而唯世却叹了口气,心想:“那个艺名叫雪殿的女孩不简单,不过,她身上的气息好熟悉······”“唯世,怎么了?”弥耶盯着唯世问。“昂昂,没什么······没什么啦!”唯世慌忙摆摆手,结结巴巴地说。“那就行。”弥耶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其实,亚梦的艺名,并不叫什么“雪殿”,而是“血惦”。意思就是说要时刻记着为自己付出的亡者之血。但花纤却提议这个艺名十分吓人,便帮她改为“雪惦”。可是,因为亚梦的唱技十分优秀,就光凭那第一次的演唱会,就已经拥有了许许多多的粉丝,再加上她和冥莫变身时的冷酷与妖娆,那些粉丝便喜欢“雪惦殿下”“雪惦殿下”地叫,于是,那些粉丝便把“雪惦”这个艺名改为“雪殿”了,也就是“雪殿”这个艺名是“雪惦殿下”的缩写。

再把镜头转向亚梦那边吧。

“呵呵,花纤,真的要开始了。”亚梦嘴角勾起一抹笑。“嗯······可是······”花纤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怎么了?”亚梦问。“没······没什么······”花纤结结巴巴地说。“哦,没什么就好,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哟!”亚梦笑了,这次是暖暖地笑,很难得呢。“哦,对了,花纤为什么不把冥莫的名字印到宣传单上呢?”亚梦问道。“哦哦,梦儿姐姐,她不让印。”花纤解释道。“哦,她一定有自己的理由,这点我知道,没关系。”亚梦坐了下来。“梦儿姐姐,你是不是在考虑要不要再次开一场演唱会的事情啊?”花纤仰着头问。“是的,因为上次的成果十分明显,这样可以多折磨一下那些守护者,不过,这还没开始呢。”“好吧,我知道了,我这回就唱《茜色の空》(暗红色的天空)吧。”花纤笑了笑。“那我就唱《永远语り~光ノ歌~》(永远语荣耀-光之歌…)。”亚梦说。“好。”

此时此刻,守护者那边——————————————————————————————————

“弥耶,凪彦,那个叫什么‘雪殿’的人又要开演唱会了,希望你们和我们一起去。”边里唯世说。“当然没有问题!”弥耶站起来说。“那就好,那个人有个秘密,所以你们要帮帮我。”边里唯世。“当然没有问题!大家都应该互相帮助嘛!”弥耶。“我也可以。”凪彦闷闷不乐地说,自从亚梦不见后,他就一直这样。“好,就这样妥协了,谢谢大家,散吧。”边里唯世。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