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做在木马上调教

这股气势宛如九天之雷倾倒人间,霎那间都有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

无尽的雷火朝渡边一郎奔来,渡边一郎只觉得自己是头皮发麻,脊背发凉,心中充满了难以言明的强烈压迫感和紧张感,心脏砰砰直跳,他感到了死亡的气息瞬间弥漫在整个天地之间。

“不!我不能死!”渡边一郎大吼,浑身精气澎湃,他如一尊火炉,光芒万丈,血气汹涌,如同火海一般。

“灭!”孙小东冷冷口吐一句,无尽雷光吞噬了渡边一郎。

雷光打在樱花剑上面。

“轰”天地间到处都是光芒,似九天银河倒泄而下,这是一场恐怖的大碰撞,能量滔天!

富士山山峰湮没在火海之中,不时传来山崩的声音,等硝烟过后,再看富士山山头被削掉了真真三丈之高。

无数东洋剑客看到这一幕,都是忍不住下意识的吞咽喉咙,满脸的惊骇和恐惧之色。

这……这怎么可能?

这个少年是神仙吗?

怎么一出手,山崩地裂,山河变色!

“开火!开火!”一名东洋将军惊颤大喊。

此时,他从头到脚都在颤抖,他吓得魂都要飞了起来,几乎要瘫痪。

“轰隆隆!”重武器嘶吼,朝孙小东打来。

孙小东嘴角一翘,脸面露出桀骜不驯之气,目光,有着一种看待猎物般的味道。

“很好!杀光你们!祭奠在天烈士!”

他话音一落,身体蓦地失去踪迹。

“剑来!”孙小东大呼。

一道尖锐的剑鸣,引空大作,空气内颤音连绵,便连气流也似被颤音激荡,化作道道涟漪,排空而去。

孙小东手握日月神剑,他朝上坡东洋军人一挥,一道湛然寒光飙‘射’而出。

刹那间,天地陡然明亮。满天的云层也镀为金红色,朝霞流舞,变幻莫测。

这一剑,不似人间,不带烟火气,仿佛是从九天之外袭来,撕开了这片天,带动无穷缥缈云海,席卷一切。

一剑之下,四周无数剑客飞灰湮灭,方圆百丈,在也看不得一个人影,东洋一个师团也都化为齑粉了。

“什么?”东洋大神宫,一名白发老者望着屏幕,眼中充斥着难以置信,久久合不上嘴。

“大神宫!我们……!”手下人惊骇欲绝,全身都在颤抖。

“杀神啊!杀神!”大神宫脸上铁青,他心中羞惭后悔之念翻腾汹涌。

他全然没想到孙小东如此恐怖如斯。

“天不灭华夏啊!”大神宫长叹一声,心中满是浓浓的挫败感。

罗小飞朝神社方向感应到什么,他嘴角带着毫不掩饰的讥笑。

“有趣!看来,背后还有大人物啊!”

罗小飞说话,他身体一跃,朝东洋神社飞来。

片刻,罗小飞来到神社上空,他舍绽春雷,半空中犹似怒雷破空,“出来一战!”

声音轰隆,回旋八方,撼动了天地,掀起了海浪波涛,很多神社石碑纷纷崩塌。

大神宫从地基缓缓走了出来。

“尊敬的华夏先生!我东洋愿意和谈!”

“和谈?笑话!”孙小东冷声道,眸子间带着一丝淡漠。

“先生!你有什么要求!我代表东洋政府答应!钱财,法宝,美女等,愿意让先生挑选!”

“呵呵!老头!你也笑看本少了!今日,本少断了你们老巢!灭了你们运气!”孙小东笑眯眯道。

“狂妄!你一人准备与我大东洋国做对吗?”

“呵呵!正有此打算!”孙小东冷笑道。

大神宫听了,脸色一僵,他猛地一跺脚,身形暴涨三尺,全身上下仿佛有白雾流转,欲喷薄而出。

“开阵!”

随着他一声大喊,一股浓烈的寒意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散发开来,周围的温度迅速的降低。

恒古至今的八岐大阵蓦然激发了。

八岐大阵是东洋国最强的防守阵法,不到国运危煎时刻,很少动用。

孙小东见前方的大神宫失去踪迹,他微微一笑,嘴角带着毫不掩饰的讥笑。

“烛火也敢与日月争辉!真是妄想!”

孙小东猛的一吸气,胸口突地鼓胀起来,旋即一口气吐出,发出一道雷霆般的喝声,“开!”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日月神剑朝八岐大阵斩来。

一剑劈下,冷冽锋芒照亮了天宇。

“轰”气势磅礴,好似压的雪峰崩裂,发生了大雪崩,如海啸一样骇人。

一剑之威,好似雷霆霹雳,滚滚袭卷,有着令天地哀鸣,风云变‘色’的神威!

咔嚓咔嚓……地面陡然间裂出了如同蛛网一般的裂痕。

八岐大阵毁灭!

大神宫整个人直接呆在了原地,好似化为冰雕!

这……这怎么可能?

这简直是神仙手段!

大神宫与无数神卫都久久难以回过神来,眼中全是震撼,有些人甚至忍不住跪倒下去,顶礼膜拜!

孙小东嘴角略微掀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一切都结束吧!”

说完,孙小东手中日月神剑大放光明,好像无尽的圣光积聚到这里。

孙小东一剑划去,剑势层层密布虚空,漫天星光璀璨,炫目无比!

轰!潮翻浪涌,气流层层崩塌,予人一种空间倾覆的错觉,好似空间破碎。

2025年,东洋神社灭!孙小东威名震动天下!(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