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就硬的污的短文

楚秦书房

楚秦愤怒的把桌上的东西朝着地上扫去。

素来喜怒不行于色的他,一发不可收拾愤怒。

律师拿着楚柯的遗嘱,恭敬的站在一旁,目光带着畏惧。

楚秦颤抖的握着那份遗嘱,脸上带着冰冷。

其他的遗嘱已经兑现了,剩下还有百分之三十八的股份还未兑现,但是这些股份并不是属于他们的。

遗嘱内明确声明,楚氏百分之三十八的股份属于秦烟。

“楚先生,那百分之三十八的股份我不能转到您的名下,因为您的条件不符合。所以您的要求我无法办到。”律师低声的说着,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

楚秦脸上的神色顿时难看了起来:“秦烟不是已经是我们楚家的儿媳妇了吗,哪里不符合。难道必须要她本人亲自到场吗?”

律师打开遗嘱指了其中的一项说道:“楚先生您看,楚老先生要求秦小姐必须和贵公子婚约美满五年才能把股份转到楚家名下。如今秦小姐和楚少爷才结婚一年多,并不符合条件,我无法帮您做遗嘱转让手续。”

此时楚秦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他恶狠狠的看着律师,伸手恨不得把那份遗嘱撕了。

楚柯不愧是在生意场上打滚了多年的,知道留一手。

当初在医院拔掉他氧气罐的时候,楚柯那眼神他一辈子都能忘不掉。

楚柯和秦烟祖母的感情他是知道的。

因为这个,他母亲一辈子都不快乐,以至于把所有的恨意都加注在他身上。

所以他恨他母亲,更恨楚柯。

他记得很清楚,在他十五岁后的那五年,楚柯是和秦烟的祖母出双入对在一起的。

两人明目张胆的秀恩爱,甚至不顾都是已有家室的人。

当时秦烟的祖父已经去世,她的祖母就更加明目张胆。

父亲回家对她们母子更是没有好脸色。

当时若不是母亲死在他们两人面前,他们受不了舆论压力,恐怕楚柯当时已经和母亲离婚和秦烟的祖母结婚了。

秦烟的祖母一说强调,如果不是当初楚柯娶了他的母亲,抛弃了她,秦烟的父亲本来应该是楚柯的孩子。

枕边风天天吹,楚柯那个老糊涂也就醉了。

真的把秦铭当成自己儿子了。

所以,当楚柯死后,他知道楚柯居然把百分之三十八的股份转到了秦烟的名下,他不甘心。

楚柯到死都惦念着秦烟的祖母,所以就算是遗嘱也有秦家一份。

这个老糊涂真是可笑万分。

知道遗嘱的内容后,他就不择手段的让楚炎把秦烟给娶了。

“楚先生,你没事吧。”律师看着楚秦阴晴不定的表情,有些担忧的问了声。

楚秦朝着他冷冷的扫了一眼,随即沉声的问道:“如果秦烟死了是不是就意味着所谓的五年幸福生活就不存在了。”

律师犹豫了下,随即默认了。

楚秦眼底闪过残酷的冷笑。

他其实是知道那份设计抄袭的,也摸准了楚炎会把秦烟推出去。

他一直都知道楚炎不喜欢秦烟,但是他就是非要他娶秦烟。他很清楚自己儿子的性格,他不会喜欢秦烟这样的女人,但他偏偏要他娶,加注了他心底的怨气。

这次,他放任秦烟出去认罪,就是为了遗嘱上的百分之三十八的股份。

他以为只要秦烟和楚炎结婚,遗嘱就会自动生效,他并没有注意到遗嘱后面的那一条附注。

等秦烟入狱,他想要兑现这份遗嘱的时候,律师居然对他说条件并不符合。

楚家人并不知道楚柯遗嘱的内容。

但是楚柯死的时候就只有他在场,所以只有他知道有这么一份遗嘱在律师那里。楚家哪里,他一个人都没让他们知道。

他绝对不允许楚家以外的人得到楚家的股份,也绝对不允许楚氏到别人的手里。

“楚先生,这个事情您也别急,等秦小姐出狱,这个合同就能生效了。您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楚秦冷冷的点了点头。

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楚秦冷漠的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已经等不了那么久了,我现在就要。”

.....

暗处的角落里,一个黑色的人影静静的站着,黑发随风飘扬,身影单薄瘦弱。

那人的头发及腰,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衣,背对着巷子站着。

楚秦拿着一叠的钱匆匆的过来,把钱递给那人,低声的说道:“我要秦烟死,没有任何痕迹。”

“好,这个很容易做到,但是钱要加倍。”

楚秦的脸色难看的很:“为什么!”

“因为她值钱!”她意味深长的说着。

楚秦一愣,随即沉默了很久。

那人准备离开却被楚秦拉住了:“好一倍就一倍,不过剩下的得等我知道秦烟死后再给你。这些就当是定金,等事成了,我一分钱都不会少。”

“好,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妃夜。”

她说完已经转身离开了。

望着她的背影,楚秦一脸的狰狞。

秦烟,别怪我,怪就怪你是秦家唯一的女儿。

你的孩子我会帮你照顾好,在楚家,我会帮你庇护他长大。

....

妃夜进了监狱。

其实秦烟并不知道,那些每天都会打她的那些女囚都是受妃夜指使。

她就是这群女囚中的最后下命令的人,

她就是专门在狱中杀人的杀手,靠着帮人在狱中杀人过日子。

狱中的女囚都以她为尊。

她特意让人天天殴打秦烟。

因为她经常被人打,所以她在算准了狱长必定会帮她单独收监。

而她刻意被关在她隔壁。

她的目的就是接近她,杀了她。

秦烟并不知道这一切。

在她和妃夜关在一起的前两晚,她并不知道妃夜手中的刀片架在她脖子上数次。

或许是因为她运气好,每次当刀片放在她脖子上的时候,巡逻走过,所以前两晚并没有死。

到了第三晚,妃夜的先天性羊癫疯发作。

从未感觉到温暖的她在秦烟身上感觉到了温暖。

所以终究她没有杀秦烟。

后来的那一晚,秦烟被围攻的时候她是一直醒着的,黑暗中,她能看到她瑟瑟的身影,能听到她咬牙不愿叫出声的痛苦。

秦烟救她那一刻的记忆在她脑海中徘徊了很久很久。

最终,她起身朝着那几个人走去,她走到为首的女囚哪里,演足了戏。

她终究还是心软了。

那些人本就是她的人,所有的一切也原本也是她设计的,所以她出面了,所有人都会给她面子。

在秦烟在狱中的那几年,她都保护着她。

秦烟不知道,是她的善良让她活了下来。

她更不知道,后来夏品超和洛宸都派人去查过她在狱中的生活。

而这个妃夜最后死了。

是洛宸派人去解决了她。

(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