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留守妇女

沈晗月这厢行的请安礼,虽说挑不出错处,却也功底尚浅,定格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压根没法坚持多久。

而承昭帝为了摆出龙威,没让她免礼,实在有些熬不住了,她微微晃动后,干脆径自起身,温声道:“父皇见谅,容儿臣垂垂腿。”她微微躬身,双拳虚握,交替捶打着双腿:“之前‘大病’一场,这身子骨还软的可以,父皇莫要见怪。”

“……”

她的举动无疑非常失礼,甚至有些老油条,承昭帝双唇紧紧抿着,目光透着薄愠,没有言语。

沈晗月觉得差不多了,显出刚刚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得当,惶恐局促地站好,然后恭谨道:“父皇您继续说,儿臣听着。”

承昭帝当然有话要说,却被她的没脑行为打散了去,心想这太子妃是真傻还是装傻?现在说的是可以诛她九族的大罪,不知道么?

沈晗月当然知晓此刻的严肃性,目下的情形,要么就大惊失色的求饶,要么泰然自若的讲出沈家并非有企图的家族,再例举一二三四个事情表忠心。这些都在她脑子里过了一遍,最后决定用一点点装蒜,加一点点老油条,来改变眼前的凝重气氛。

目下的她实在太弱势了,而承昭帝是绝对的最高强势者,哭求与侃侃而谈他都司空见惯,所以干脆来这么一出也未尝不可。承昭帝若要杀她,根本没必要废话那么多。既然不杀她,那就有其它考虑,或者还有不杀她的考量。总之,适当的自来熟其实是可以的。

承昭帝炯炯目光望着沈晗月,神情冷冽,让御书房的温度骤时下降了好几度。

这个女人是他赐给太子的,要杀要贬都是一句话的事情。

可如今太子心悦于她,就让他犹豫了。登基多年,高处不胜寒的道理没人比他更了解。从皇权不稳到如今的固若金汤,他经历了什么,没人能够体会。

身为帝王,将心交出去谈何容易,而遇到让帝王将心交出去的女子,更是难上加难。痛失挚爱的伤他有过,也永远无法弥补,是以,他心软了,加上沈家的安分老实,这才改变了初衷。

沈晗月不知道承昭帝不杀她是因为楚曜,心里判断着皇帝已经知道了沈家的一切,那今天一开场就提及这些,摆明着是想利用沈家,让沈家识时务、听指令,然后任由他予取予求。

沈晗月心中鄙夷,也明白此时的状况,因为承昭帝是起势废了庆丰帝而登基为帝的,从开始的国库空虚,到现在的国泰民安,攮内所花的心血与资本是不可计算的。

正因为这样,现在国库的积蓄应该是没那么充裕吧,加上熏国开始不安分了,屡屡侵犯华国边境,承昭帝已经没法沉住气了,这次边关的战争肯定不单单只想着反击,更甚者想要化被动为主动来振华国雄风,如果是这样,打算好好教训教训熏国,甚至干脆灭掉熏国来拓展华国的疆土,就势必要有横财亦或者充足的粮草供给能力。

而吞并沈家,就成了承昭帝的其中一个法子,但是又不能保证沈家能吐出让他满意的东西,这才先联姻后威胁,一步一步将沈家的所有逼出来,得了想要的,沈家的利用价值也就没了,蝼蚁能不能偷生,不过是他一念之间。

“父皇说的这些个,儿臣从来就不曾听说过,儿臣姓沈不姓霍,父皇非要说儿臣是霍楚氏,儿臣觉得冤。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皇也不会特意给沈家安这么个罪名,所以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些祖上的事是不为人知的,而沈家行事惯来缜密,不然何以安然这么多年?

沈晗月赌承昭帝拿不出实打实的证据,如果除去沈家,前朝后裔的说法也太过牵强,不足以服众,反而引起人们对皇家对待有功之人的非议。而且沈家早已没了任何打算,只想安然活着,甚至为楚氏江山立过大功也没指望回报。一直以来,沈家都有不可入仕的祖训,唯有父亲沈升旭离经叛道,所以才没了继承祖业的资格。

承昭帝既然摸清沈家的源头,不可能不清楚沈家的这些家规。

承昭帝的确没有证据,是前几日在寝殿里偶然发现了一处暗门机关,里头藏着废帝的手书,有一句提及沈家的这个辛密,至于证据,都几百年了,还真没法拿到。

现在看来,这个女人是真聪明,先说不知情,再来一个霍楚氏表示就算姓霍也已经随了楚姓。但是这个女人也有缺点,就是心太软,那个杨氏的下场就可看出她不够狠,对于害过她的人都心慈手软,这样的女人又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加上目前还由范婉蓉掌着东宫,似乎没有一点儿野心,是以,她还没到非死不可的时候。

承昭帝沉吟一番,开口道:“太子不日便会抵达裕壬边境,失粮一事传的沸沸扬扬,太子妃应该听说了吧。”

“不瞒父皇,儿臣也是头疼的很。”终于说到正事了,前边的对话出乎她的意料,唯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这厢,承昭帝立即提起粮草一事,刚才那番话当真是故意将刀悬在她的脖子上,就是为了此时的压榨做的准备。

“朕命人想法子筹粮,也想问问太子妃,沈家是否能够募集一些?”

沈晗月心里闪过一丝嘲讽,面上却掩饰得极好,佯作为难道:“太子是我夫君,如今他在边境保家卫国,我怎忍他饿着肚子?”

承昭帝面色稍霁,“朕的私库也会捐出购置粮草的银两,却还不能解去燃眉之急。”

“若能用银两解决,儿臣倒可以拿出不少。”沈家不差钱,承昭帝知道,沈晗月也没打算隐瞒。

“那太子妃为难的是?”承昭帝眉宇微扬,等着沈晗月的回应。刚才她是一副闲散不知礼的模样,目下说到这处却变得不卑不亢,果真是个真聪明的主,竟然懂得用小伎俩缓缓气氛,然后将她说话的平台搭建起来。

本来主动权都是在承昭帝这边,现在却变成了双方谈话,而不是他一人□□。

沈晗月噙着笑,心中知道承昭帝看出自己并非傻帽,是的,不过是一场谈判而已,虽说筹码有限,但好歹不能输的彻底。她嫁给楚曜,有承昭帝的政治考量与需求,而沈家只能任他宰割。

“不瞒父皇,自太子决定出征,祖母将沈家交给儿臣那日,儿臣便张罗着备粮,有些杞人忧天,但儿臣觉得应该要有备无患才行。”

“太子妃倒是有心了。”承昭帝客套应出一句,看见她的眉宇惆怅,知道还有下文。

“儿臣无能,只筹了五万担粮草,与边关大军所需相差甚远。”

难怪太子妃得知消息后没有一丝动静,甚至没有派人出宫,原来早在年底已将事情办了。只是这个数量与他所需的粮草相差太多,承昭帝表情严峻,却也有些不信沈晗月的话,“太子妃的母亲当年同样掌管沈家,朕是见过沈家的供给能力的。”

早知承昭帝的目的,别说沈家很难拿出他想要的粮草,就算拿得出,他也是嫌不够的,沈晗月粲然一笑,轻声道:“父皇有所不知,当年若没有陈家,我娘亲是没法办到的。”

陈家?承昭帝登基前的确是陈家为华国首富,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破落了下去,才有了现在的叶家为华国首富。现在太子妃的意思是,当年是沈家设法吞并了陈家,才有了当时的粮草供给能力?

思忖间承昭帝有了头绪,“太子妃想动叶家?”

聪明人果真不需废话太多,没错,叶家既然是徐家和崇王的,那么是时候折了徐太傅的这条胳膊了。

“父皇有所不知,早在一个月前,沈家的粮草已经存在裕壬边境,眼下要沈家再拿出来的话,只有动用商铺里在售的所有存粮,再四处搜罗粮草,势必让粮价高抬,若是有人放血,自是能够缓解。”沈晗月这么说有两个目的,第一,表达自己支持华*中粮草是早就有的打算,这算表忠心。第二,便是放出一根线,只要战争继续,沈家就要持续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搜罗粮草。而这点,承昭帝心里清楚,沈家的手段和路子比他们朝廷要高明许多,还不会让朝廷背负民生苦愁的骂名。

承昭帝微微颔首,她早已打算好了,就必定会说出一个双方都满意的法子。

沈晗月继续道:“叶家的生意遍布各国,倾尽叶家之力鼎力资助,定然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叶家这边……早在七年前曾经出现过巨额亏空,里头有做生意亏了一些,更多的是……不知道那笔巨款落到了哪里,而当时他们辗转向沈家借过一笔,沈家此时去讨要,叶家必然无力支付。”

讲到这边,承昭帝不可能不懂得,一大笔钱不知道去了哪里,叶家会冒着差点破产贡献出去,然后自己屁颠屁颠跟别家筹钱,那么这件事情就不简单了。

沈家一直有抓住某个商贾命脉的习惯,为的就是必要的时候有一个挡一挡的家族,这就是母亲当年能够利用陈家的原因。而此时,沈晗月用的正是祖母按照家族习惯抓住叶家的这条路子,向承昭帝摊牌。

是的,华国失粮一案非同小可,做这件事的不是皇帝还能是谁?而此事一出,肃亲王圈禁待查,正是被打压的节奏。

承昭帝下的一手好棋,利用肃亲王压制勋国公和徐皇后,再自导自演出粮草丢失的大案来敲打肃亲王,最后还能诈一诈沈家,一举三得,利国利民,却不利当中的棋子。

作为其中一枚棋子的沈晗月,没法摆脱命运,唯有适当的蹦跶,只要蹦跶到楚曜仗打完,那么主心骨也就有了。

到时候承昭帝真要挥起闸刀砍向沈家,好歹有楚曜帮着想想办法,事情到了这一步,她只能依赖楚曜,也盼着他早些凯旋。

承昭帝眸光微动,权衡着徐家与叶家,如果叶家真的给了勋国公徐家一大笔钱,并且差点倾家荡产,那这笔钱的数目势必极大,养私军都有可能,此事必须彻查。

沈晗月双目微敛,目光落向一旁,没有打扰承昭帝定夺。

承昭帝盯着沈家盯太紧了,也该换个叶家尝尝滋味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