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

他们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幽冥骨盾。

然而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能因为没有幽冥骨盾就什么都不做。

时值中午,般若刚走出树林,便看到有两个鬼走过来,这两个鬼的法力一般,并不难对付,想着,般若下意识把手放在锡杖上,然而,没等她有动作,这两个鬼便跪了下来,他们恭敬地喊道:

“鬼后!”

般若一怔,这才意识到这些鬼认错人了,难道,她和那女鬼果然像到如此的地步?看过她们的人都能认错?

般若没有声张,只道:“起来吧!”

小鬼立刻站起身,他们似乎很忌惮她,低着头,战战兢兢地走了。

“般若……”他们一走,冯宗元便走了出来,他看向小鬼离去的方向说:“我有个主意,你要不要听一下?”

“师伯,我们怕是想到一起去了。”般若想着,与冯宗元对视一眼。

冯宗元捏着胡须哈哈大笑:“没想到我们还有这样的默契!我这辈子没有收过徒弟,倒是你很合师父的脾性,师弟收了个好徒弟啊!”

般若闻言,笑了笑,“师伯跟师父有什么区别?”

这话很得冯宗元欢心,冯宗元笑道:“哈哈!没区别!没区别!”

“哎!我说!你们打什么哑谜呢?”戴天师出来问。

般若看向远方,声音渐冷,道:“既然我和那女鬼长得很像,倒不如利用这一点。”

“你是说……”

“嗯!”般若点头。

厉衍的办事效率不错,很快就从国家文物单位找来了一千年前的红嫁衣,那红嫁衣跟女鬼身上穿的很像,即便细节有细微不同,可乍一看根本看不出任何不同之处。

般若穿好衣服,又在专门画古代妆容的店里花了一个跟女鬼后差不多的妆。

这时,天已经黑了。

屋内灯光刺眼。

般若皮肤原本就白,穿了这红嫁衣以后,更衬得肤白胜雪,她眉目冷淡,因为画了浓妆,抹了红唇,更显得气质冷艳。

般若走出门,往屋子里一站,所有天师都愣住了,他们下意识往后退。

等回过神来,大家都意识到,他们把般若当成鬼后了。

“真像!真的很像!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我肯定以为你们是同一个人,我甚至怀疑过,那鬼后是不是你的前世?”冯宗元说道。

般若摇摇头,“我和她没有说过什么话,也无从知晓,但我总觉得自己命还不错,都说人多做善事,下辈子便可以投身个好人家,按照这个理论来说,我的前世不至于是个恶人,又怎么可能变成鬼作恶?再者说,如果她是我前世,她没有去投胎,又怎么能有我呢?”

听了这话,冯宗元和其他天师都点点头。

“但是实在太像了,比孪生姐妹更像,像是同一个人复刻下来的!真是奇怪!”

般若闻言,勉强笑笑,她看向镜子中的自己,那抹红唇异常刺眼,她原本就不爱笑,在这浓妆的衬托下,整个人像是个没有表情的木偶。

“师伯,下面的就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你去找鬼喜欢的酒和香油香灰,引法力低的小鬼们过来。”

“好!”冯宗元和其他天师拿着准备好的东西引鬼。

不多久,不少鬼闻到空气中有股奇异的香味,这香味使得他们很有幸福感,好似他们在人间出生时喝到的第一口奶,吃到的第一口饭,让他们无比踏实、暖心。

“真香!”

“是什么味道?好香啊!”

所有鬼停下手里的动作,他们闻着香味,痴迷地朝着香味来源的方向去。

“糟糕!来了太多鬼!我们怕是镇压不住!”冯宗元看着不停从四边赶来的鬼说。

“别怕!”厉衍看着站在明处的般若,说:“她一定会有办法。”

所有的鬼赶过来,见了般若,他们愣了片刻,但有一些鬼见过般若和鬼后,正有所怀疑,很快,他们察觉到般若身上没有任何的人气。

所有鬼都跪了下来。

“参见鬼后!”鬼怪们齐声喊。

般若穿着袖子宽大的嫁衣,她抬起袖子,道:“起!”

所有鬼都看向她。

般若冷沉着脸,面无表情地说:“鬼王有令,在鬼节结束前,他带领众鬼称霸人间,我将带众小鬼们,一起去地府走一圈,闹闹那不知天高地厚的阎王!”

“阎王?”

听了这话,没少受阎王奴役的小鬼们陡然兴奋起来,他们笑道:

“好!去打阎王!阎王那老不死的平时尽会折磨我们,还把我们放在油锅里炸,我这就去把他的头揪下来当球踢。”

于是,众小鬼抬来銮驾。

般若坐在那銮驾上,下令:“起!去地府!”

很快,小鬼们抬着般若,晃晃悠悠往地府去。

到了地府,鬼门关大开,那狮子看了眼坐在銮驾上的般若,冷笑一声,正要说话,却见般若动动腰间的七寸钉,看门狮立刻识相地闭嘴。

等进了鬼门关,一行人又来到了上次般若来过的田埂上。

般若一抬眼,爷爷和几个村民正在那里耕地。

“般若?”

般若对爷爷点点头,随即,她走下銮驾。

爷爷惊讶地问:“你怎么又来了?”

般若如实说道:“爷爷,人间大乱,我想办法跟鬼王对抗,因为小鬼太多,我实在无法一一对付,便想把鬼带到鬼门关,到时候等午夜一到,鬼门关的门自动关闭,这些鬼就会被困在里面。”

爷爷看了眼那群鬼,说道:“虽然你带他们进了鬼门关,但现在离午夜还有一段时间,你能进得了鬼门关,却过不去奈何桥,到时候那群鬼肯定要起疑,那样一来,你的计谋就失效了,他们还会回到人间作乱。”

“那怎么办?”般若有些急。

离半夜还有一些时间,到时候门关不上,鬼再回到人世,人间还有的乱了!

“这样吧……”爷爷的表情陡然严肃起来,他和几个村民对看一眼,说:“我们这里有不少人,就由我们来拦住这群鬼,你赶紧出鬼门关,去找锁,镇住鬼门关。”

“你们?”般若怀疑地看向他们,爷爷和村民加起来也就几十人,怎么可能对抗这么大一群鬼?

“总之,我们一定会拦住他们,般若,快走吧!去想办法对付鬼王!我之前觉得你肯定不可能赢过鬼王,但也许,这是你的使命,结局如何,谁又能知道?”爷爷仿佛知道了什么,话到此,再也不想说,一个劲儿撵般若走。

般若无法,只好趁小鬼们没注意的时候折回。

这时,般若回头看去,只见那些村民们拿着锄头砍向小鬼,他们根本不是小鬼的对手,可也不是吃素的,砍杀起来,也有模有样。

可是……

正在这时,般若看到有个村民倒下了,这个村民是爷爷家的邻居,她小时候经常去他家里玩,长大后虽然再也没有见过面,可心里总记得幼年的时光,她去邻居家玩,那老人家颤颤巍巍从屋子里捧出一捧糖果,不由她拒绝,强行装进她的口袋里。

一个鬼扑过来,掐死了他。

般若的眼眶不由濡湿,她闭上眼,实在看不下去了。

“般若!快走!”爷爷急道:“你还有使命没有完成,不要管我们!你忘了吗?爷爷本就是鬼,还谈什么死不死的!”

般若闻言,含泪点头。

外面的冯宗元感受到她的召唤,立刻做法把她带出了鬼门关。

眼前又是那片熟悉的树林,般若不由回头看向鬼门关,想到爷爷和村民们正在与鬼对抗,般若擦干眼泪,沉声说:“现在,我们去找鬼王!”

他们来到一块空地上,般若走过去,看见鬼后正坐在一块石头上,面无表情地看向天空。

察觉到她的步伐,鬼后抬起头,看见般若穿着打扮的一瞬间,鬼后眉头紧皱。

“你要做什么?”她冷声问:“你打算装成我,去对付鬼王?”

听了她的话,般若觉得浑身发冷,这个女鬼不光是长得跟她像,声音也是一模一样,就连皱眉和说话的语气,都和她很相似,怎么可能有这么像的两个人?而且,女鬼知道她要做什么。

“鬼后!你知道你今天的做法害了多少人吗?”般若冷声质问。

鬼后挑起唇角,冷笑一声:“就算死光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你以为我是你,爱逞能,爱当英雄,以为自己有保护天下人的使命,当个烂好人!”

听了这话,般若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你认识我?不……这不可能!”

“何止是认识!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熟悉的人。”鬼后冷笑道。

“不可能!我根本不认识你!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前世!”

般若说的异常肯定。

“你不信?”鬼后笑了笑,一双杏眸内闪烁着冷意。“我问你,你的心口是不是有个指头大的红色心形胎记?”

般若的身体陡然变得僵硬,她忍不住后退一步,手不由抹上胸口的红色胎记处。

“怎么?被我猜对了?”女鬼咄咄逼人地走上前,她看着般若,无比认真地说:“我没想到,过了一千多年,我居然还能再见到你。”

一时间,般若心里闪过无数个猜想,她想眼前这个女人是不是她前世的孪生姐妹?否则,为什么会如此相像,为什么这女人如此了解她?

过了半晌,女鬼看着般若脸上震惊的神色,带着怜悯说:

“我没猜错的话,你想对付鬼王?对付一个区区鬼王,还需要装成我的模样去骗他,你也未免太可怜!”

“你到底想说什么?”般若眉头紧皱。

鬼后陡然笑了,她绕着般若走了一圈,而后冷嘲:

“我的话说的还不够明白?我说你弱!说你没用!仅仅是过了千年,你的转世已经这么不堪?法力已经弱到了这种地步?不是我说,这样的你根本不是鬼王的对手!我倒要看看,你最后怎么完成你的梦想,怎么拯救世人,怎么关掉鬼门关的门!”

般若听了这话,仿佛受到打击一般,退了几步。

她双目中带着明显的震惊。

这鬼后,连她要做什么都知道,也知道她想装作鬼后的样子,把鬼王骗去鬼门关,最后关上鬼门关。

虽然还没有找到幽冥骨盾,可是,她也不能就这样坐着干等,如果试试,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也许最后关头,厉衍派去的人能找到幽冥骨盾呢。

正是怀着这样的希望,她才使出这个计谋,却没想到,她一句话都没说,这鬼后却全都懂。

她连般若在想什么都知道。

鬼后接着道:“你想杀掉鬼王?凭你现在的能力简直是做梦!但我成全你的梦!也无需你扮作我,我这就去引鬼王去鬼门关,到时候,我要看看你的梦想如何破碎,看你杀不掉鬼王反被鬼王杀了是多么畅快!看你怎样才能认清现实,接受你根本不是这世界的守护者这一真相!”

“你……”般若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这鬼后刚才说什么?她要帮自己?“你到底要做什么?”

鬼后深深地注视了她一眼,而后道:“我想要……你死!”

说完,目光彻底冷了,两人就这样站着,穿着一样的衣服,梳着一样的发誓,画着一样的妆容,面对面。

夜里的凉风拂过,两人的衣角翻飞,一时间,周围没有任何声响,可两人之间却有着翻腾的暗涌。

说完这话,鬼后回到鬼王身边。

“狸奴做什么去了?”鬼王倚在銮驾上,像是调戏一只宠物一般对鬼后说话。

鬼后扫了他一眼,冷声说:“我听说鬼门关那里有情况,不如我们去看个究竟。”

“哦?狸奴什么时候对那等杂事有兴趣了?”鬼王问。

“我乐意!”鬼后说着,擅自道:“起驾去鬼门关!”

鬼王居然也纵容她,只笑笑,没再说任何话。

小鬼们看了她一眼,又看向鬼王,鬼王哼道:“看我做什么?听鬼后的!”

说着,所有鬼往前走去。

所有的鬼抬着鬼王鬼后,很快到了鬼门关。

鬼门关的门大开。

鬼后脸色不变,命令道:“进去!”

等所有的鬼都进了鬼门关,般若站在鬼门关外,远远看着他们走进眼前的迷雾里。

这时,她看了眼时间,正巧是12点。

正在这时,鬼门关陡然关了起来。

厉衍派去的人还没有任何回话,没有人找到幽冥骨盾,般若别无他法,将锡杖插入鬼门关上的锁孔内,这时,她抬头看去,只见鬼抬着的銮驾上根本没有任何人,鬼王、鬼后都不在那里。

“人呢?”般若皱眉问。

一个阴沉、危险的声音从她耳边的耳畔传来。“你在找我?”

没等般若反应,一双冰冷的手从后面掐住了般若的脖子。

就这样硬生生地把般若从地上掐了起来。

般若难受地捂住脖子,她根本喘不过气来。

鬼王扫了她一眼,见她穿得跟鬼后一模一样,这才道:

“你在做什么?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变成鬼?既然你不想做人,喜欢多管闲事,喜欢跟我作对,那我就成全你!”

说着,鬼王加大了力气,死死掐住她。

这时,鬼后从一边走了出来,她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我早说过,你是找不到幽冥骨盾的,就算你找到,你也根本不是鬼王的对手!”

因为脖子被掐住,般若难受地闭上眼睛,她隐约能听清鬼后的话,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鬼后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怎么知道她在找幽冥骨盾?

鬼王哼了一声,对鬼后道:“你把我引来,就是为了帮她?”

“帮她?我怎么可能帮她!我恨不得现在就要她死!”说着,鬼后眯着的眼中迸出冷绝的光。

“你想她死,这容易!我这就帮你杀了她!”说着,鬼王掐住般若的手,更为用力了。

“啊……”般若只觉得有一只手扼住自己的脖子,让她呼吸困难,根本无法挣脱。

她的身体在空中晃了晃,眼睛使劲睁大,然而,她早已无法喘气,眼看是不行了。

其他天师想上前帮忙,却见鬼王袖子一抬,这些天师顿时被扫落在地,伤得不轻。

已经没法呼吸了。

般若的脸上多了层死气,她有天眼,向来能看到别人身上的阴煞气和死气,但她死都想不到,有一天,她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浑身上下缭绕着的黑气和死前。

难不成是要死了?

不!不会!这不是她的命!她重生而来,救活了家人,遇到了爱人,帮助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她的命不该如此!

般若艰难地悬空在空中,在鬼王的扼制下,她的身体不停摇晃。

这时,她闭上眼,已经无力挣扎,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感觉意外的比从前更为灵敏,她感觉到自己胸前有一块牌子样的链子在晃来晃去。

般若恍然记得,当年得了阴阳环的时候,还同时得到一块方形的盾牌,那盾牌她从未查到过任何相关的资料,也无法操控它,因为它根本没有任何的法力,只是一根普通的吊着盾牌的项链,也因此,一直以来,她都把那链子当成普通的首饰佩戴着,如果不是被鬼王掐着,脖子底难受,她到死都不会记得自己身上还有这么一个东西。

等等……般若陡然睁开眼睛。

盾牌……

那盾牌她从未在法器相关的书上查到过资料,按理说,她连阴阳环的资料都能查到,又怎么可能查不到那根项链呢?还是说,那项链根本不是法器!

难不成……

想到这,般若艰难地移动着手,趁着还有最后一口气,伸手去拿脖子上的盾牌,好不容易,她抓住了。

般若把项链一扯,终于项链断开了,般若看着倒在地上的锡杖,用力将那盾牌扔过去,正中锡杖顶端。

忽然,一阵强光刺来。

奇迹发生了,那盾牌竟正好卡进了锡杖的顶端,有了盾牌,锡杖浑身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光芒,像是有一团暖黄色的光环绕着它,使得它像是一个圣物,不似人间该有的东西。

厉衍走过来,拿起锡杖,扔向般若:

“般若,接住!”

般若闻言,接起锡杖,这时,她拿起锡杖一扫,锡杖立刻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虽然不至于杀死鬼王,却使得鬼王忌惮,鬼王下意识松开了手。

“咳咳咳……”般若落在地上,她站起身,抚摸着自己的脖子,不停咳嗽。

般若拿起锡杖,瞪着鬼王,冷声说:“我要杀了你!”

看门狮见状,呵呵一笑:“蠢货!你终于知道,这幽冥骨盾就在你自己身上!”

般若扫了他一眼,脸上明显不悦。

鬼后也走出来,她明显惊讶,显然没想到,般若身上真的有幽冥骨盾,这样一来,般若正如同千年前一样,拿到了鬼门关的钥匙。

真是好笑,跌跌撞撞,连钥匙都没拿到,却试着把鬼王引来,最终居然让她这么好运得到了钥匙,是该说她运气好,还是说她傻人有傻福?

鬼王笑了,表情带着魅惑,双唇紧抿,可说出的话却带着明显的嘲讽说:

“我是该称赞你的勇气,还是该嘲讽你的无知!就算你找到幽冥骨盾又如何?你以为你能抓得住我!”

他说的没错,即便般若拿到了幽冥骨盾,能打开鬼门关,把鬼王关进去,可问题是,般若根本不是鬼王的对手,又怎么可能让鬼王进入鬼门关呢?

这时,鬼王一脚踢向般若,般若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鬼王踢到在地。

鬼王的法力本就高强,又使出了全力,因此,这一脚下去,般若早已口吐鲜血。

般若咳了咳,撑着从地上爬起来。

她依旧无所畏惧地看向鬼王。

“瞪我?我让你死得更明白些!”

说着,鬼王又一脚踢向般若,被这一踢,般若又被踢到数百米外。

般若的身体撞到了树干上,她震了震,一口血又喷了出来。

-

冯宗元急了,“大家想想办法,再这样下去,般若根本扛不住!”

厉衍拔出噬魂剑,冲上去刺向鬼王,鬼王不屑地扫了他一眼,而后拔出一把剑,一下就把噬魂剑打落在地上。

“厉衍!”所有天师都围上去,冯宗元见状,更担心了。

一个是千年鬼王,一个只是普通的人类,实力悬殊太多,般若根本不是鬼王的对手。

想到这,冯宗元叹息一声,看向般若说:“实在不行,就放弃吧!也好保一条命。”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如果般若放弃,也意味着这千年之劫,是逃不掉的。

那么,人类世界将会怎样?所有人都不知道。

这时,鬼王来到般若面前,他抬起脚,狠狠碾在般若的肚子上,般若被这一踩,痛苦地呻-吟:

“啊……”

鬼后悄然来到他们边上。

被这一踩,般若一个人类又哪里还有力气站起来?她痛苦地闭上双眼,仿佛连睁眼的力气都没了,这样的她,无异于等死。

鬼王低着头,俯视着她,那眼神如同看一个卑微的蝼蚁。

“我等了千年,终于有了报仇的机会,我不找你你居然还敢找上我!哼!我现在就让你知道,跟我作对是什么下场!”

说完,鬼王拿起剑,作势就要刺向般若。

-

“等等!”鬼后出言阻止。

鬼王眉头紧锁看向她。“怎么?”

“我有话要问她!”

鬼后来到般若的边上,低着头看着奄奄一息的般若,眼睛里带着极其复杂的情绪,她哑声问:

“你后悔吗?因为自己可笑的坚持和所谓的正义感把自己的命都丢了!”

般若哼笑一声,似乎觉得这问题有多么可笑一般。

“不后悔!”

鬼后又皱了眉头。

般若紧接着说道:“你们这种人是不可能懂的,你们不懂我的坚守,不懂我的信念,不懂我的坚持,因为你们根本没有心!”

鬼后的脸上浮现出些许怒色,她似有些不甘心地问:“别跟我谈什么信念!你都要死了!还说那些做什么!你宁愿死都要做这些可笑的事!为了那些你根本不认识的人,牺牲自己!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蠢!蠢到这种地步!”

鬼后说着,语气里有了明显的怒意,如果般若睁开眼,就能看到她说话时脸上的歇斯底里。

般若闭着眼,笑了,她的皮肤特别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一丝鲜血从她口中溢了出来,那颜色跟她身上的红嫁衣很像,仿佛就要融为一体,那种刺眼的红色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

般若抿着唇,语气淡然地说:

“人活着,就图个自在,我是天师,做这一行之前,我就知道,我必须有自己的使命和操守,这无关别的,我根本不需要别人的感谢和认同,我帮了他们,就算他们根本不知道也无所谓,我对得起的是我自己的心!我要坚守的是我自己的心,你这种人又怎么能懂,在一条路上走到黑,走到死,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

鬼后似乎受到了很大的震动,她不敢相信地看着般若。

一个即将要死的人,却不把死看在眼里,依旧忠于自己的内心。

鬼后终于又问:“这样做,你开心吗?”

“我当然开心!”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般若伸手摩挲着权杖,回答道:“我很开心!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情!作为天师,捉鬼是我的使命,现在我遇到了强劲的对手,就算死也觉得光荣。”

说完,她久久没有听到鬼后说话,这时,她已经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扯起嘴角,苦笑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很亲切,这很可笑吧?明明你是鬼,可我却无法对你生出厌恶之心,我总觉得我们好像认识,好像很熟悉,我猜想,我们前世一定是孪生姐妹,经常把自己的秘密说给对方听。”

鬼后的眼里陡然闪动着泪光,她哭了笑,笑了哭,好久,才终于屈服于自己的内心,哭着说:

“你真是傻,不管是一千年前,还是一千年后,你都这样傻!那些人类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即便死了又如何?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死脑筋,总是做一些跟你无关的事。”

顿了顿,她扬起红唇,笑了:“你问我我们是什么关系,记得吗?我曾经告诉过你,我们是彼此最亲密的人,你以为我们曾经是孪生姐妹?你错了……”

眼泪流到嘴角,鬼后擦了擦眼泪,接着说:

“我们根本不是孪生姐妹。一千多年前,这世上有一个神秘的民族叫鬼氏族,这个民族很有野心,因为这个民族的人向来有些神力,总能看到鬼怪或者其他奇异的现象,许多人甚至还能往返于不同时空,因此,他们想到了利用鬼的力量来称霸世界的想法,当然,凭借着民族仅存的一百多人,根本无法达到这样的目的,他们想到一个方法,将他们的圣女敬献给鬼王,让鬼王庇佑鬼氏族,为鬼氏族踏平人间!于是,他们挑在了鬼节,鬼王法力最强大的时候,将圣女绑在竹筏上飘向水中……”

“后面的事你应该能猜到,圣女不愿意与鬼氏族同流合污,也不愿意嫁给鬼王,为了人家安危,她最终找到了鬼门关的钥匙,把鬼王封印起来,这一过就是千年。”

“说到这,你一定能猜到,那圣女就是你自己,但你可能又想知道,我是谁?让我告诉你。”

鬼后笑了,她的嘴角露出嘲讽的弧度,不知在笑般若,还是在笑自己。

“那个圣女是你,也是我!”

听了这话,般若太过震惊,然而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做出反应,她依旧闭着眼,凭借仅存的意识听鬼后讲述。

“鬼氏族的圣女向来跟普通人类有不同之处,你是圣女,我也是,因为我正是你!我是你体内的恶念,是由你的灵魂分离出来的恶魂,我从你体内产生,来自于你,又不同于你,我主张恶,主张杀戮,主张利己主义,我只为自己,只顾自己快乐,我不想你冒险做那些保护人类的事,因此,我与你体内的本魂激烈斗争,最后两个灵魂无法共融,我便从你的体内分离出来,变成游魂的我很快乐!又自在!我想杀谁就杀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像待在你体内的时候,总要被你的善念给压住,做什么都瞻前顾后!可好景不长,你肯定容不下这样的我,封印了鬼王后,你找到了我,将我封印起来,这一晃就是千年。而你封印了鬼门关死后,便借由本魂去投胎,一千年来,你经由多次转世,最终来到了这一世。”

般若无法形容内心的惊讶,她想跟鬼后说话,可她什么也说不出口。

鬼后的脸上露出一丝迷惘的身色,她勾起唇角,露出一丝自嘲来,许久,见般若不再说话,她的声音逐渐变得悲戚,“一直以来,我都讨厌你,可我嫌弃你归嫌弃你,我讨厌你归我讨厌你,就算我能打你骂你杀你,但这种事,轮不到别人来做一分!我看不惯人家碰你分毫,毕竟,我再讨厌你,你也是另一个我,或者说,我们本就是同一个人,同一个灵魂,我怎么忍心让你就这样死去?”

说着,鬼后摸了摸般若冰冷的脸,她察觉到般若早已停止了呼吸,脉搏也不再跳动,她笑道:

“傻瓜!我早说了你打不过鬼王的!没有我的帮忙,仅凭你自己,你以为你是他的对手?但是,这么死了可不像是你的风格!你一向那么多管闲事!这一千年来,我一直不快乐,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处处为自己,活得如此自在,却依旧不快乐,现在我终于懂了,我心里缺了一样东西,那一块,正是缺失的你,只有把你补回来,恶与善交融互补,不完美才是真正的完美,那里,才是我最终的归宿。”

说着,鬼后闭上眼,一滴泪从她的眼中滑落,她脸色平静从容,嘴角噙着一丝温暖的笑,对准般若的身体,就这样睡了下去,最终,她融入到般若的身体里,与般若合二为一,就好似从未存在过一般。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