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干太子妃h

请读者老爷们支持正版, v章购买比例高于50%就能看到更新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少年的脸上还带着一副略显土气的眼镜, 遮住了他的小半张脸,可即使如此, 也依旧是无法掩盖少年的美貌, 从他身边走过的人,都忍不住回头朝他看了一眼又一眼。

眼看着就要从机场离开, 偷瞧他的人越来越多, 目标人物却依旧没有出现,原白有些着急了, 他在心中呼唤系统。

“系统, 你在吗?”

“系统,呼唤系统,你还没有修复完毕吗??”

可惜,无论原白说了什么,回答他的依旧只有系统那句冰冷的自动回答:

“系统正在紧急修复中, 请在叮一声后留言……”

系统还在修复中吗, 那就有点麻烦了。

原白皱了皱眉,拖着行李继续朝前,一个男人走了上来。

“请问,是穆尘先生吗?”

穆尘是原白在这个世界的名字, 原白停住了脚步, 抬头朝眼前的男人看去。

看清那男人的模样, 原白些失望, 眼前的男人勉强算得上是英俊,但和之前几个世界的目标相比,还是差了一些,而且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而在看到原白的瞬间,男人的眼睛却瞪大了,眼中闪过几分诧异,他早就看过了原白的照片,但即使如此,在真正看到本人的时候,他还是被眼前的人给惊艳到了。

那男人自我介绍道:“我叫魏阳,是黎总的私人助理,黎总今天有事,派我来接你的。”

魏阳一边说着,一边在心中想着,怪不得老板会派自己亲自来接人,眼前的这个少年虽然不是什么明星,可论长相也绝对不输任何二线明星,更重要的是,他看起来十分干净,应该不是圈内人。

也不知道老板是从哪里找到这样一个人。

眼前人的头上并没有目标人物才会显示的数值,原白也松了一口气,他十分礼貌的道:

“谢谢。您太客气了。”

原白的声音十分好听,音色如溪流般的冷冽,微微上扬的尾音却有带着荡漾人心的暖意,魏阳看向原白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欣赏。

两人短暂的寒暄了几句,魏阳就带着原白出了机场,上了早就已经等候在机场的车。

坐在车上,原白打开手机,点开微信,找到了“宣弈”这个名字,想了想,他发了一条的消息:

“已经到A市了,还没见到你的好朋友,一切都很好,勿挂念。”

宣奕是穆尘的男朋友,是个出生显赫的富n代,家中的独子,所以在二人的关系曝光之后,就遭到了宣弈家里的强烈反对,因为他的长辈绝对不可能同意宣奕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因为这件事情,穆尘的工作丢了,时不时还会受到各种匿名电话的威胁,宣弈也被家里限制了起来。

但是宣奕很爱穆尘,所以他可以为了穆尘与家族谈判甚至干脆决裂,但他更加担心家族会伤害到无权无势的爱人,思前想后,宣奕决定在与家族谈判的这段时间里,便将爱人托付给了在S市的朋友,也就是这位助理口中的黎总。

原白想了想,又在最前面加了一句“亲爱的”,除此之后他也打不出什么肉麻的称呼了,没办法,对于一个根本没见过面的男朋友,原白真的亲热不起来,不过穆尘的性格原本就十分冷淡,对方也不会看出什么。

车子穿过了市区,到了郊外,就快原白都快真的睡着的时候,魏阳的声音传来。

“穆先生,到了。”

原白下车一看,哇,大豪宅啊。

出现在原白眼前的是一座四层花园豪宅,门前就是一片大花园,豪宅从外面看富丽堂皇,里面的装修更是奢华。

魏阳虽然是那位黎总的私人助理,平日里也无法在这处豪宅久留,他只是将原白交给了管家,又对管家低声说了几句,便急匆匆的离开了,应该是还有事情要忙。

也不知道魏阳对管家说了什么,管家看原白的眼神有些古怪,但却对原白的态度倒是十分恭敬,直接将他安排到二楼那超大的房间,又把这豪宅中各个设施都介绍了一遍,就连只为原白一人准备的晚餐,也丰盛又精致。

晚餐之后,原白刚刚回到房间就迫不及待的呼唤系统:

“系统,你修复好了吗?”

这一次系统没有让原白失望,在一声叮咚声后,那熟悉的声音终于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系统接入中……”

从原白拥有意识开始,他就被绑定了一个奇怪的系统,系统带着他穿梭在各个世界之间,寻找到这个世界中最完美的人,破坏那个人的最美好的本质,让那个人黑化,完成任务之后,原白就可以离开那个世界,进入下一个世界,还能得到丰厚的奖励。

只是还没等系统表示完成任务后是有奖励的,原白就已经惊喜的道:

“哇!我喜欢。”

系统:“……”

系统觉得自己遇到了变态。

可是,原白真的很喜欢那种感觉,将美好的东西一点点□□毁灭到渐渐消失殆尽,最后一点不是剩,才又轻松起来,或许他本身就是一个变态。

上一个世界,也是原白经历的第一个世界,就是因为原白玩的太过火了,在目标人物的黑化值快满的时候,原白把自己给作死了,更要命的是,目标人物还猜到了系统存在,他将原白的身体和意识一起禁锢了起来,准备将系统从原白的意识中剥离出来,再将原白复活。

对此,原白只能表示,这位兄弟,你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呢?

如果不是系统最后启了应急程序,原白恐怕就无法从上一个世界脱离了,但系统也因此出现了问题,直到现在才修复完毕。

久别重逢,系统一点也不激动,它冷冷的表示道:“宿主你好,在已经失败一次之后,希望宿主在这个世界好好完成任务,不要再作死了。”

“这能怪我吗?”

原白委委屈屈的表示道,主要还是目标人物太聪明了,一般人谁会往系统那方面去想啊!折磨一下身体就算了,还要禁锢意识!这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系统冷冷的反驳,“如果不是你一定要作死,目标人物他也发现不了。”

“……好像是这样的。”

原白仔细回想了一下,但他的语气中毫无歉意,看来也并不准备停止作死,上个世界那些并不愉快的经历,原白不想再提起,他朝系统问道:

“这个世界的目标人物是谁?”

系统回答:“在宿主遇到目标人物的时候,系统会有提示。”

原白无所谓的耸肩,既然系统已经回来了,他也不着急了,又休息了一会,原白直接朝浴室走去,想先泡个热水澡再去睡觉。

房间中的浴室和睡房只是用一块巨大的磨砂玻璃隔开,一个巨大的浴缸被放在浴室的正中央,浴巾被整齐的叠在浴缸旁,旁边还有被单独隔开的淋浴间。

原白所在的上一个世界是末世,从来到末世开始,世界的每一处都是各种丧尸和变异的物种,为了生存,也是为了完成任务,他就一直跟着队伍四处奔波,别说是泡澡了,用热水洗澡的时间都是少的可怜。

此时终于有机会可以放松一下,原白脱下了衣服,摘下了眼镜,先将浴缸的热水打开,又来到了淋浴间。

绵密的热水从花洒落在原白的身上,顺着如同白瓷般的肌肤流淌下来,他的神经和身体暂时放松了一些,浴室中的水汽开始氤氲,不一会就在浴室镜面蒙上了一层水雾。

原白随手擦去镜面上的水雾,看向了镜子的自己,和上一个世界一样,镜子中的少年有着一副好模样,身材也是典型的细腰长腿"qiao tun",而在摘下眼镜之后,那双眼睛更是深邃的如同柔媚夜空,似乎能勾起人最深层的**,充满了就算陷入黑暗,也吸引着人一探究竟的诱人魔力。

[就是这张脸,使千帆齐发,把伊利安的巍巍城楼烧成灰的么?]

原白的脑海中突然这样一句诗歌,他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来到早就已经放满水的浴缸中,放松身体,让自己缓缓的下沉。

放松的时间总是短暂的,时间还没过多久,系统的声音便已经从耳边传来。

“宿主,再泡下去你就要晕了。”

“知道了。”

原白说着,他恋恋不舍的从浴缸中起来,任由水珠从自己□□的身体上滚落,他一边将自己的身上擦干,一边朝浴室的门走去,只是还没等他触碰到门把手,那扇玻璃门倒是自己先打开了。

原白瞪大了的眼睛。

门外是一个高大的身影,只是浴室中涌出的雾气弥漫在二人之间,这让原白一时没有看清门外人的模样,倒是先看清了那人头顶的任务提示条。

任务条上面赫然写着:

[目标人物:黎振羽。]

[黑化值:20点。]

察觉到那道目光,原白心中微微一动,他起身便朝外面走去。

这家会所占地面积很大,虽然在公共场所都安装了摄像头,但也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可以覆盖的上。

顺着餐厅外的走廊,原白走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然后停住了脚步,随手将那副眼镜拿了下来,原白回身轻笑着道:

“你是在跟踪我吗?”

一个身影从暗处走了出来,那一直跟着他的人,正是黎伟奇。

在被黎振羽拒绝之后,黎伟奇却依旧不想放弃,看着身边的小明星,都觉得索然无味,还没到晚上,他就已经把小明星给支走了,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在暗处盯着原白。

所以在他看到原白自己一个人出来之后,就跟了上来。

而更让他惊喜的是,原白似乎早就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存在,还故意到了这么偏僻的角落……难道是为了勾引自己?

看来这少年也没有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干净,黎振羽才离开这么一会,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来勾引自己了。

黎奇伟这样想着,贪婪的目光已经迫不及待的朝原白看去。

在幽暗的角落,少年好像是一颗会熠熠生辉的宝石般。

没有了眼镜的遮掩,那双眼眸带着一股魔力,吸引着堕入**的深渊,少年的模样似乎也变得魅惑无比,他的嘴唇像是甜蜜的禁果,吸引着人去品尝,从袖口露出的肌肤,比黎伟奇家中收藏的白瓷还要白/皙几分,他的浑身散发的魅力,几欲让人疯狂。

如果这世界上有天堂,一定是在这个少年的身上。

“太美了。”黎伟奇上前的几步,手指迫不及待的抚摸上原白的嘴唇,柔软的触感让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

“我太喜欢你了。”

“你喜欢我?”

被黎伟奇碰到自己的嘴唇,原白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正准备躲开时,却听到了他的这句话,他的动作顿了顿,又轻轻的笑了一声,反问道。

“我喜欢你,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

黎伟奇喃喃的说着,看向原白的目光中满是痴迷,眼前的少年就如同神话中的厄洛斯般,掌控爱欲的神灵,他是天地间最美的存在,凡是见到他的人,都会被他的美貌勾起□□,急切的想要将他占为己有。

黎奇伟自然也不能例外,他迫不及待的冲上前,将原白扑倒在地,双手胡乱/摸索着,想要解开原白的衣服,他已经忍不住就在这里上了这个妖精。

“快让我,让我来抱抱你……”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了黎奇伟的动作,他与原白之间像是隔了一层无形的屏障,让他只能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原白,却无法碰到他半分。

“既然你喜欢我,那就把那样东西给我。”

原白支起身体,指向黎伟奇的手道。

“好,送给你,统统都给你。”

黎伟奇手腕上戴着的表价值百万,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毫不犹豫就取了下来。

可原白看都没看那表一眼,他纠正道:

“我要的是你的手。”

黎奇伟的愣住了,原先被□□冲昏了的头脑也清醒了一些,只是他依旧不太明白原白话中的意思。

原白盯着黎奇伟说道:“怎么样,你愿意给我吗?如果你愿意给我,我可以考虑一下你。”

黎奇伟原本以为原白是在吓唬他,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一把钝刀正在他的手腕处切割着,剧痛来袭,他却无法尖叫出声,只能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身下的人。

原白也早就已经猜到了黎奇伟会是这样的反应,他笑了一声,嘲弄道:

“连这点东西都不敢给我,你的喜欢还真是廉价。”

原白微微扬着头,似笑非笑的问道:

“还敢再惹黎振羽吗?”

黎奇伟慌忙的摇头,一副快要被吓尿的样子,就在原白正准备收手的时候,之前一直处于安静状态的系统突然提醒道:

“宿主,目标人物正在接近。”

一听黎振羽快来了,原白身上那种摄人的气压瞬间消失不见了,神色间也变得有些慌乱。

他把黎伟奇引到这里来,纯属就是想教训他一顿,但现在,他要怎么解释?

原白赶紧向系统求救。

“有没有什么道具?”

他记得在上个世界,他在系统这边存放了一些道具,可以随时从系统这边提取使用的。

系统很快回复了。

“宿主可以选择1.【哗】药一瓶,2二锅头一杯。”

“22222。”

原白赶忙说道,他可以说自己因为喝了点酒,随便出来走走,结果无意撞见了黎奇伟。

系统的效率从未有过的高,仅仅是一秒钟之后,原白就感觉到一阵晕眩。

原白觉得有些不对劲:“我的酒量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差了?”

系统:“这具身体酒精过敏。”

哦草,他怎么忘记这件事了。

眼前晃的实在是难受,原白干脆闭上了眼睛,所以等到黎振羽终于找到原白,看到的便是黎伟奇将已经瘫软的原白压在地上。

黎振羽只觉得一股怒火腾然升起,他几步便看到黎奇伟的面前,伸手便将他提起,扔到了一旁的地上。

而当黎奇伟狼狈的摔在一旁,看的便是黎振羽那张阴沉的脸。

黎奇伟猛地颤抖了一下。

他知道自己或许真的死定了。

===

黎振羽直接把人抱到了房间。

原白的脸上带着红色,呼吸似乎有些不稳 ,看样子像是一直喝醉了的小动物,引诱着人上去逗弄一番。

知道黎振羽已经将自己带回了房间,原白继续装醉。

身体虽然没有力气,但原白的意识却是是清醒。

他感觉到黎振羽的手轻轻抚摸上他的脸颊。

这是在做什么?

“我喜欢你。”

对着已经醉的失去意识的原白,黎振羽轻声说道。

或许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敢显露出自己的感情,他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自己,眼前的人是宣奕的爱人,他们之间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

黎振羽不会知道的是,他的这句话已经被当事人完完整整的听到了耳中,而且当事人的反应十分激烈。

“啊啊啊啊,系统你听到了吗?他也喜欢我啊!”

原白兴奋的对系统说。

系统:“哦,所以呢?黎伟奇不也喜欢宿主吗?”

“这怎么能一样!”

原白已经懒得和系统多说了,一个AI也不会懂得什么叫□□,此时,他更加期待着黎振羽的下一步的行动。

但谁知道,黎振羽只是轻轻摸了摸原白的嘴唇,然后微微叹了口气,就将手收回,直起身体就准备离开了。

原白:“说好的喜欢我呢???”

系统冷漠表示:“朋友妻,不可欺。”

原白:“……”

眼看着黎振羽就要离开了,原白突然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凑到了他的唇上。

那是一个异常青涩的吻,他只是急切用自己的唇擦拭着黎振羽的嘴唇,舌尖时不时的扫过唇/瓣,却从不知道深入。

黎振羽离开的动作完全僵住了,就任由原白这样笨拙的吻着他。

真是像一只小动物。

一只正在努力诱/惑着猎人的小动物。

黎振羽遇到许多投怀送抱的人,却从来谁能用这样笨拙的吻,勾起他的情/欲。

黎振羽已经单身很久了,他的身边没有"qing ren",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是一个毫无**的男人,事实上,在刚刚面对原白的时候,他就已经硬了。

所以,就在原白的嘴唇准备离开的时候,黎振羽已经伸手扣住了原白的后脑,他俯下了身体,将人深深吻住,霸道的在原白的口腔中席卷着,很快将人吻的气息不稳。

两人间的气氛瞬间变得火热起来,黎振羽干脆将人压在身下,一边吻着原白,一只手已经摸索上了身下人的腰侧。

接下来的一切就如同原白之前所设想的那般。

水到渠成,老树开花,□□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不,不要,太刺激了……”

遇到这种器大活好的,原白脑子已经爽的放起了烟花,但嘴上却拒绝着。

黎振羽将他搂在怀中,故意说道:

“不要这样吗?”

原白的声调猛然提高了,他脱口喊道:“啊!我,我快死了!宣奕……”

听到这个名字,黎振羽的身体瞬间僵硬了,随后便是更加猛烈的动作,与此同时,悦耳的系统提示声也在原白的耳边响起:

“恭喜宿主,目标黑化值增加10点,目前为30。”

眼前的少年只在腰间围了浴巾,刚刚洗完澡之后,那原本就白/皙细腻的肌肤,此时更是细嫩的如同能掐出/水来,黑色的短发半湿着,发梢上还挂着水珠,脸颊上不知是因为浴/室中的热气,还是因为他此时看到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而变的绯红。

他似乎是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直到黎振羽笑着问道:

“我的浴/室用的还习惯吗?”

原白才猛然回过神来,他赶忙解释道:“抱歉,我不知道这里是您专用的浴室。”

随即,原白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如果说这个浴室是黎振羽的浴室,那这个房间……应该也是黎振羽的房间了。

想到这里,原白的脸变得更红了,他抬头看向黎振羽,似乎是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一副慌乱无措的模样,如同一只误入陷阱的小动物。

黎振羽却丝毫没有责怪原白的意思,他温柔的笑了笑,“你就是穆尘吧,我是黎振羽,宣奕的朋友,是管家就安排你住在这里吗?”

原白点了点头:“嗯。”

黎振羽有些无奈在哪心里叹了一口气。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