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熟妇素琴 全集

想还能咋样,断胳膊断腿,周迦宁就算再禽兽倒也不至于,只是可怜可怜她,凑在跟前微微张嘴吻在她唇边,舌尖轻挑,尝着她嘴唇的滋味,极为耐心,慢慢把吻的力道加大,但也不让她呼吸困难,吻重了,就放开她,让她呼吸两口气。%%%.wenxue6.com

亲的黎筱雨晕头转向,脸颊泛红,手掌去推她肩膀,皱着眉头心烦:“你讨厌……”

周迦宁笑起来倒还有无可奈何的模样,手指蹭着她被吻|湿的嘴角道:“好好养伤,等你好了,我还有任务交给你。”

“干嘛?”黎筱雨脑子发烧,眼神羞怯道:“咱能正常一点吗?你别告诉我,你就爱虐待的……”

晕。周迦宁揪她耳朵:“黎筱雨,你脑子里除了这事儿,你能想点别的吗?”

谁脑子里全是这事儿?别把自己说的清纯,最黄暴的不就是你吗?

死变态。

“那你想干嘛。”黎筱雨现在是任人鱼肉的份儿。

周迦宁叹口气,正心烦呢,王铭一直昏迷不醒,这得醒来也得有个恢复期,不能说活蹦乱跳就咔嚓再去接棒导演。万一中途又出问题,把命要了咋办?停工顶多也就拖个把月,再这么拖下去预算就不够了。

“片子不是还得有人拍吗?王铭受伤了,如果能醒来,我想把他换做监制,我得提拔一个新的执行导演,否则这么大劲儿,我怕他扛不住。”周迦宁心里还是担忧她的片子的。

黎筱雨感觉是金砖砸了脑袋,想想那可是几千万上亿的投资,大多的场面制作啊,咽口唾沫道:“周迦宁,你太看得起我了,你准备提拔我做这戏的总导演啊!别提了,我就是坐着轮椅,我也给你拍出来!”

周迦宁一听,伸手敲了她的头,叫她不老实:“好好给我养着,乱窜什么窜。”

“啊,你不是想让我导啊?”黎筱雨失望之极。

导妹啊导,半条小命差点没了,不好好养着想干嘛?再说了,就你目前的水平,交给你不等于砸锅了吗?周迦宁对她啥样子,心知肚明,导点文艺片说不定还能有苗头,导这种大片,除非她是准备向人宣布她确实是给周迦宁包养了,否则就算周迦宁同意,其他投资人非拿板砖拍死她,人家的钱也不是凭空变出来的啊。

可究竟选谁了接力,这是个困难。

周迦宁深思熟虑了几个晚上,还是问问她的看法:“你觉得凯文怎么样?他给王铭当了那么多年的副手,其实他接班最合适,王铭修养期间,他做执行。王铭后期可以继续监制。”

凯文熬了这么多年,是该有个机会。黎筱雨对他的才能也比较看好,并不反对周迦宁的这个做法:“我支持你推荐凯文接班,把戏先拍出来。”

“可导演的名字,我不能挂他。他还是副导演。”周迦宁毕竟是生意人,什么是卖点,一清二楚。

黎筱雨对这种坑爹的事儿,现在慢慢学会不那么激动了。也许努力的人就会幸运,可幸运之门未必十全十美。

就像她的闯关路一样。

她本来只是想去导演电影,但没有投资,不得不先干起了电视剧剧组的一份工作,为了当导演,自己先编剧,为了拉投资被人潜规则,索好遇到了周迦宁。

几经波折,她还是没有能导上电影,但是意外泡到了能给她投资的大老总。

曲曲折折,不尽如人意,也并非她最先的规划。

但是曲折过后,还是得到了一丝甜。

每个人在自己的路上,高高低低,但是个人自有个人的圆满。

也许这就是凯文的圆满,真正导了戏,却不能署名。

“那你究竟要让我干嘛?”黎筱雨很好奇。

周迦宁这厮慢条斯理起来,只是淡淡道:“等你好了再说。”

“我肯定会好的,你快告诉我,你是准备给我500万投资,还是准备介绍更多影坛大腕给我。我第一部戏男主就要用张震,女主要周迅……我不管,你说你要宠我!要不是大款宠景甜那样宠,我跟你没完。”黎筱雨一旦发现某个人爱她,几乎就是死不要脸了。

烦不胜烦。

周迦宁耳根都麻了,不就是拍个戏吗?这很困难吗?压根就没有一点困难,黎筱雨干嘛絮絮叨叨那么怕拍不上戏?索性,直接吻上去,堵住她叨叨的嘴。

黎筱雨被亲的舌根发麻。

周迦宁把她松开,眼神有点凶:“拍戏重要还是我重要?”

呵呵,这堪比你妈跟我掉水里,你救谁一样永恒的哲学命题啊。

大狸子是属于脑子顶灵光的天才,不假思索的回了话:“你!”那不是废话吗?没了你,我还咋拍戏,钱哪儿来。

周迦宁都惊讶她好不挣扎的选了自己,内心一丝高兴,全然还没意识到大狸子这人是多么蔫坏。

蔫蔫的就开始坏。

一高兴,再亲亲狸子,周迦宁温柔的自己都快给自己发卡了,嘴角露出笑容,看宝贝似的看着野生动物,摸她脑袋道:“等你好了的时候就是电影后期完成要上映的时候。”顿了顿,在她耳朵边道:“我带你去戛纳首映,你不是想去看苏菲玛索吗?”

是,能去一趟,黎筱雨也算值了。

两眼放光,吸着鼻子,黎筱雨也是个有智商的:“这也算长途出差吧?按规定,来回机票钱你们报双倍吗?”

“滚!”周迦宁呸了她一脸。

野生动物就是这样,你越往家里养,她越把占便宜发挥到极致。

说两句吵三句,黎筱雨现在过的操蛋又十分热闹,似乎一夜之间,谨小慎微的她就可以撕开那层窗户纸,逮谁都跟谁痛快说话了。

跟周迦宁*,跟卫莱对损,跟爹大吼大叫,这日子,舒坦着呢。断胳膊断腿算什么?轮椅一副,周迦宁扶着她下床,推着她到处乱转,再养个把月,是周迦宁借人一飞机把她空运回帝都的。

私人飞机,坐起来就是舒坦。

黎筱雨开开心心,下飞机又上了周迦宁的车。

司机开着车,周迦宁伺候着她在后排,眼瞧着早春快到了,风吹的天也蓝了。

黎筱雨霉了好久的心,豁然开朗。

“师傅,你走的是我回家的路吗?”黎筱雨嚷嚷了,这明明就不是去她家的路,赶紧对司机喊,你走错了。

“没错。”周迦宁答了话。

“怎么没错,我家就不是这个方向。”黎筱雨又不是脑子伤了。

周迦宁气定神闲,一手去拉她手,放在自己大腿边,淡淡道:“哦,没告诉你,我怕你爹妈把你关家里,不让我见你。我索性投了那搞地产的小贱人一笔钱,她兴高采烈搞策划,把你家那块地方买了,推土机都开你家门口了……准备拆了,盖她说的那个什么大型影视什么主题什么什么。”

黎筱雨张着嘴巴,一脸难以理解,我勒个去,你是一早就计划好的吧,把我老窝都给我连根拔了,人家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周迦宁直接给她把庙拆了。

“你爸妈我接新房子了。”周迦宁一脸,怎么,你还敢有意见?你知道你是落在如来手里了,你再翻跟斗也是逃不掉了,何况你还是个瘸子。

“我呢?”黎筱雨都吓傻了。

周迦宁掏出一把钥匙:“你跟我住。他们在隔壁小区。”

等到了地方,黎筱雨都快给她跪下了,是没错,两个小区,只不过一个是高楼,一个是别墅区,别墅区保安一堆,门口还有狗。隔壁小区的人散步都得绕道。

“你这招够毒的啊,我妈肯定都哭死了。”黎筱雨都快得被害妄想症了。

“她没哭,高兴着呢。”周迦宁答了话。

黎筱雨感慨自己不过就医院里养了个把月,出来都换了天:“你把我妈怎么了啊?”

周迦宁推着她的轮椅道:“让你见苏菲玛索老师,你开心不开心?”

“开心疯。”黎筱雨实话实说。

周迦宁把她推进别墅区,慢慢走在水泥路上道:“让你妈没事儿就见见濮存昕老师,你妈开心不开心。”

黎筱雨一个没忍住,差点把舌头咬了,噗通,要给周迦宁跪下了。

“你别说你给我姥爷,天天喊斯琴高娃老师陪他打麻将去。”黎筱雨算是明白了,她一家人现在破罐子破摔,拿她换了个好乐子。

“你太不了解你姥爷了。”周迦宁派了一个12个人公关团队,天天没事儿就开解对方爹妈姥爷。

“怎么着?”黎筱雨一脸傻样。

周迦宁冷眼看看天,叹口气道:“他十分想见郭德纲。”

得,从影视界往曲艺界上靠了。

推着黎筱雨,前边的路越来越窄,但是房子近在眼前了,三层别墅,简约风格,门前草坪整整齐齐,周迦宁把她推进去,黎筱雨觉得整颗心都在跳,其实她是想表现的镇定一些,不让这种太大的差距冲晕头脑。

她明白,这些也许就是她喜欢周迦宁,然后附带的。好比是你买了一个限量款的包,又送了零钱包,送了化妆包……

不管她欢不欢喜,她仍然是因为爱上一个有钱人,而分享到自己努力一生也不会得到的东西。

这些来得太虚幻,又有些不够真实。

周迦宁没有问她喜欢吗?这不像她的作风,所以周迦宁把她推进家门,关了门,在玄关处就蹲下来,在她轮一遍,眼神坚定看着她道:“我以后住在这里,你跟我住在一起,我在哪儿,你在哪儿,这儿是我们的家。”

黎筱雨抿着嘴角,仍然会害怕。

或许有一天,这些就突然不翼而飞。

周迦宁倒是看的很开,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

说的很淡然。

“要在一起,就好好在一起,我娶你。”周迦宁的面孔冰冷中透出暖意,淡淡道:“将来你后悔要分开,就分开,我不缠人,净身出户。”

黎筱雨瞪着眼睛珠子,眼泪都快出来了,哆哆嗦嗦道:“我怕你后悔?周迦宁,我到现在都闹不明白,你喜欢我什么?”

周迦宁伸手去摸她的脸,大拇指蹭在她眼角,笑容很浅:“因为你说,你这辈子只会喜欢一个人,既然那个人已经不是卫莱了,那你就好好只喜欢我一个,好不好?”

“说不好,你会杀了我吗?”黎筱雨害怕。

“会。”周迦宁毫不迟疑。

变态还是那个变态……

黎筱雨浑身一哆嗦,一把抓了那个戒指,结果举起了石膏手,快哭了:“周迦宁,你咋想的啊,也不等几天求婚啥的,我带不进去啊!”

……

任何时候,细节决定成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