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体看人体

高手之间的搏杀其实往往几招就分出了胜败和生死。www.wenxue6.com乐文看到两人出手狠毒,朱天明也不留手,先是右腿一个弹踢,正中对面男子的胸部,踢得男子咣挡又撞在格板上,接着左腿迅速一个侧踹,正中另一男子的脚部,男子被踹得蹬蹬住后直退。

正面的男子被踢得胸口生疼,一时过不来气,正是趁你病,要你命,朱天明马上飞腿横扫,这一招猛的,不但男子被踢得象个麻袋一样飞了出去,就连木头做的格板,也被朱天明一脚踢了个碗大的口子。

朱天明这威猛的腿法让那两个男子心惊不已,站着的男子一伸手掏出一把匕首,怒瞪着朱天明喊了句:“小子,老子杀了你。”上前几步向他刺过来,刀光冷冽,直刺向他胸部。朱天明见其左手疾刺,右手做防护状,一攻一防,手段老练,也没蛮撞,向后退了两步躲过。男子飞速直刺两刀后又一个横扫,朱天明收腹又一躲,那男子招式用老,正要再往回横扫,朱天明左腿一个侧踹,打断了其攻势,紧接着飞身跳起一个膝撞正中其胸口,这下可要了他的老命了,口吐着鲜血摔倒在地上,匕首也扔一边了。

先出手的男子这时已缓过劲来,见同伴象个稻草人一样被朱天明碾压摧残,忙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我们认输。”

看到男子认输,朱天明没有再动手,恶狠狠地问道:“你们他妈的是什么人?为什么冲老子动手?老实给我交待。”

男子眼珠骨碌碌转动了几下,心想,暂时先忍了这小子,回头再找他算帐。然后,他啪啪给了自己两巴掌,说道:“大哥,我们是本地的两个混混,见您解石发了财,就鬼迷心窍想打劫您,我们该死,现在我们俩被您打得伤得不轻,您就放过我们吧。”

朱天明一看这男子眼珠乱转,就知其不但凶狠,而且油滑,肯定不会轻易说真话。不过,他也没指望着两人能老实交待,于是回道:“这说起来,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我说你们俩个,真要缺钱了不会找我借吗?何必要打打杀杀呢,要知道我这个人最仗义了,看在你们同为混混的份上,我肯定会借给你们钱呢,你们说是不?”

两人听了朱天明一席话,顿时全都懵逼了,颇有种时光错乱的感觉。我靠,这是遇到混混界的雷锋了吗?这会是真的吗?不过,我们看中你那近亿的财产了,你可能舍得给我们吗?虽然不信朱天明的话,但那男子还是说道:“是,是,都怪我们俩混蛋。”

“算了算了,你们俩也伤得不轻。”朱天明摆摆手,“你们俩快起来吧,让人看

到可不好。”说完就去搀扶口中吐血的那个男子,男子被扶起来后,含糊不清的吐出两个字,“谢谢。”

朱天明见其面色阴狠,自是不会把他的道谢当回事。实际上,当他一抓住男子的手时,就知道了他脑海中的想法,原以为这小子是只小绵羊,没想到是只猛虎。这个小混混怎么这么厉害,也太他妈能打了,要不是出来的时候明哥不让带枪,今天何至于吃这么大亏。回头伤好了,一定把他大卸八块,方消我心头之恨。还有他的6000万支票和帝王绿,一定也要弄到手。跟着明哥冒着吃枪子的危险贩了这么多年毒才弄了多少钱,还不如打劫这小子一次。不过,要不是这次跟着明哥与那什么海州的来交易,也遇不到这小子。这次如果把这小子打劫了,一辈子都不用为钱发愁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天。朱天明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会是自己的交易目标,顿时心中大喜,但面上丝毫看不出什么,说道:“真是抱歉了,刚才出手重了点,让兄弟你受罪了。”

接着朱天明又去搀扶另一男子,一握住那男子的手,朱天明就知道了他脑海中的想法,这小子脑子有病吧,居然就这样把我们当朋友了,什么怪胎。要不,一会趁机再偷袭他一次,非弄死他不可。算了,还是以后叫上明哥一起动手保险些,这小子太能打了,简直长着一双铁腿。

这两人偷袭朱不明不成,现在朱天明放过他们,竟一点也不知道感恩,还想着报复,打他身上财富的主意,真是毒蛇心性。

男子刚站起来,他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男子把电话掏出来,朱天明看过去,见电话显示屏上有“明哥”两字。男子一看是明哥的电话,忙接通了,就听他讲道:“明哥,我和柱子都没事,真的,真的。我们现在就回去,嗯嗯,你放心吧。”随后,他挂掉电话,对朱天明说道:“大哥,今天我们两冒犯了你,真是太对不住了。不过,我们现在有事得走了,要不,你给我们留个电话,改天我们请你吃饭赔罪。”

朱天明一摆手,回道:“算了算了,你们走吧,妈的,下次打架找个好地方,在厕所也不嫌臭。”说完一转身就走了。

朱天明从厕所出来后,便沿着马路缓缓向前走去,同时一边东张西望一边留意着身后。那两人也很快出来,但两人警惕性挺高的,一直盯着朱天明背影看。

朱天明感觉一直走也不是办法,看到路边有一家饭店,便向饭店内走去,但他走进门口后,并没有坐下就餐,而是站在门口处紧盯着那两个男子



朱天明原计划是等交易过后,毒品运往海州的途中想法让警方把毒品搜走。但那样有不少弊端,他甚至有可能引起周奉山的怀疑。但现在提前遇到交易目标,简直就是天赐良机,他可以重新布局,做到既破坏毒品交易,又完全不会让人怀疑,所以此刻他一定得咬住二人,查到他们的居住地址。

那两个男子在朱天明进入饭店后又站了一小会,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城西方向驶去。

看到两人坐出租车离开了,朱天明忙从饭店出来,正准备跑步追向那辆车,恰好这时又来了一辆出租,他忙上了车,对司机说道:“往前走,开快点。”司机瞥了一眼朱天明,感觉其有点不好惹,忙启动车子向前快速赶去。

这个时候正是饭点,路上的车子不少,朱天明生怕将两人跟丟了,所以一边紧盯着两人乘坐的出租车,一边催促司机开快点,好在司机技术不错,紧紧跟在那辆车的后面,没让车逃出朱天明的视线。

那两人乘坐着出租车向西驶了一段距离后,又拐弯向南走,大约六七里后又向西走,最后在一家明珠大酒店门前停了下来,随后两人下车了。

朱天明以为两人就住在明珠大酒店内,正准备下车,却见两人下车后并不入内,反而站在洒店门口前一直左右乱看。朱天明怕被两人发现,只好等出租车驶过明珠大酒店几十米后才下了车。

朱天明下车后在路边找了个隐蔽处观察着二人,却见二人又向着他这的方向走来。“靠,真是狡猾。”朱天明暗骂了一声,见一边有个药店,正想躲进去,却又觉得不妥,就躲进了稍远点的一家服装店内。

他站在服装店内宽大的玻璃橱窗前,一边装模做样的看衣服,一边向外面看去。就见到那两男子走到了药店门前时,转身进了药店内。

好险,差点被堵里面,朱天明出了一身冷汗,如果真被两人堵在药店内,傻子都知道他有问题了,还好当时灵觉一动。

那两个男子过了一会从药店出来,没有返身住回走,而是又继续住前走,最后在一家锦绣快捷宾馆前停了下来,两人四处张望了一会,然后走了进去。

朱天明见两人进去了,忙向宾馆冲去。待来到宾馆门口,扫了一眼,见大厅内已不见二人,忙进入宾馆,到大厅后看到不远处的电梯,忙快步走到电梯门口一看,见右侧的电梯正在上行,很快地,在八楼停了下来,然后电梯又开始下行。

(本章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