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做爰小说

不管怎么说,在雪霞狼和鹰虎兽的通力合作之下,这群妖兽最终还是被收拾掉了。

遍地狼尸,血液点缀大地。

焰月抱着刘菲菲从鹰虎兽的背上跳了下来,旋即雪霞狼慢悠悠的踱着步子来到了焰月的身前,嘴巴一张,一颗颗晶石一样的玩意就从它的嘴里滚落下来,那是妖兽的晶核。

“你恶不恶心啊。”

看着地上的晶核,焰月一脸的嫌弃。

雪霞狼毫无意外的白了焰月一眼,一声不吭的变回了晶卡,回到了焰月的手中。

也亏得是它这个已经忍受了焰月好多年的狼,若是别的人,相信已经忍不住动手和焰月来一场真人PK了,前提是那种有脑子且第一次和焰月接触的那种人。

因为和焰月有过接触的人都知道搞事情会被焰月暴打,然后就不会想在和焰月打了。

部分人是例外。

“哼,小气鬼,恶心鬼。”

焰月把手中地晶卡转了转,而后晶卡就消失不见了。

焰月后面地刘菲菲哭笑不得,但因为父母才下葬,她更多的还是沉浸在悲伤之中。

“算了算了,还是去交任务吧。”

焰月很勉强地用手在这堆晶核上面一拂而过,把晶核也给弄没了,就像是雪霞狼变化的晶卡一样。

站起身子,焰月的神色忽然又是一变。

“……”

好吧,他忘记先跟那三个男人先去公会了。

沉思了几秒钟,焰月的眼眸顿时一亮。

“小鹰,咱们打道回府!”

“唳!”

不带丝毫犹豫的,焰月抱起刘菲菲就回到了鹰虎兽的背上。

小鹰再度长啸一声,旋即振翅高飞。

夜色朦胧之下,是一片凄凉的情景,忽然某个角落一个灵阵若影若现,但最终还是沉寂下去。

列车是二十四小时运营的,焰月收了鹰虎兽,和刘菲菲在车站等了没多久就等到了去沿海城市的列车。

途中,外面的景色更显阴森。

刘菲菲也在列车上得知了和她一起的那三个少妇的动向。

“她们?死了哦!被我吸干了血液死了的。”

焰月的脸色自然,语气风轻云淡。

“因为他们背叛了自己的家庭。”

“如果你也准备背叛的话,我会让你身心愉悦的死去,就像她们一样,在床上快乐的死去。”

焰月的双眸和神色蓦然间变得邪意起来。

“不,我不会背叛主人的,永远都不会的。”

刘菲菲被焰月的话给吓了一大跳,急忙对焰月表示自己的忠诚。

“时间有时候会改变一些的。”

焰月的语气意味深长,刘菲菲总感觉焰月像是,像是,像是知道一些什么一样。

沉默,现在是凌晨,列车这一节车厢里面就只有焰月和刘菲菲,而列车也是在这种沉默的氛围中到达了来时的沿海城市转乘海上列车。

经过长时间的行驶,焰月终于重新回到了夏炎学院都市。

不过已经是晚上了。

但,那又如何,焰月骑着雪霞狼风风火火的就赶到了紫渊公会分会的驻扎地。

像公会这种都是昼夜不间断开着的,因为他们也不能肯定狩魔师会在什么时候回来交委托任务。

“你们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正无聊的负责接待的一个工作人员见有人上门就迎了上来。

“本来是来***的,不过怎么只有糙汉在这里,杜玲呢?”

焰月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这一位工作人员,语出惊人。

“额……杜玲她下班了,晚班是我。”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

“下班了?”

焰月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遗憾起来。

“你会女装吗?”

好像做了一个什么艰难的决定,焰月的神色是这样的。

“不会。”

“那你会女装***吗?”

“对不起,这个真不会。”

工作人员瀑布汗,焰月立即发怒。

“这也不会,那也不会,你究竟会些什么?”

“我,我会女……”

工作人员被焰月的气势给震住了,差点就要把「装」字说出口,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情况不对啊,他是紫渊公会的工作人员,也什么要去女装?

“我要交任务。”

不等工作人员发怒,焰月就走到了前台的跟前把一堆晶核倒在了台面上,并把自己的「狩魔执照」放在了上面。

“这是委托任务物品,附带战斗录像。”

两句话就把工作人员还未来得及升腾起来的怒火给灭了。

“好的,请您稍等。”

工作人员瞬间进入工作状态,来到前台的后面,拿起焰月的狩魔执照在下面划了一下。

黑铁狩魔师怎么会接A级任务?

渐渐地,焰月发现工作人员的脸色变了,只是这也是不可避免的。

“你们这个任务的情报有误,也幸好是我,如果是别的人,有可能已经GG了。”

焰月食指轻轻地在台面上点着。

“抱歉,这件事有我们的相关责任,委托任务完成属实,请问您是否确认提交任务?”

“不提交,还留着下蛋啊。”

只见工作人员又埋头操作了一会儿,这才抬起头,双手把焰月的猎魔执照还给啦焰月,表示了对焰月的尊重。

一个拥有强大妖宠的灵师,他惹不起啊,而且顾客就是上帝,像焰月这种自由狩魔师就相当于他们的顾客,必须要尊重。

“因为委托任务实际难度高于估测难度,所以我们公会在报酬上补偿了您,同时因为你是初级黑铁狩魔师,所以完成这个任务后升级为高级黑铁狩魔师,如果想要晋级青铜狩魔师的话,需要完成晋级委托任务。”

顺带着,工作人员还贴心的跟焰月提示了一下。

“免了,这一个任务已经够我咸鱼很久了,晋级委托还是等我什么时候钱用光了再说吧。”

焰月长长地打了一个呵欠,好困啊。

难道是地域的问题?怎么一回来就这么犯困么?

难道这都市下面有什么封印不成?只是因为那什么,所以封印能力受阻只能让他成天想要睡觉,而无法真的完全封印他?

不得不说,咸鱼的脑洞有时候还是很大的,就说焰月以前吧,网上好多咸鱼不都是在写小说吗?什么重生咸鱼人生,变身咸鱼少女,一堆一堆的,没有脑洞这能写的出来吗?

习惯性的玩了一下手中的狩魔执照,焰月就带着一言不发的刘菲菲离开了紫渊公会的大厅。(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