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刺激故事

瑾谦变成鬼魂后,迷茫了一段时间,在学校后山浑浑噩噩地飘荡着,随后便遇到了陈震天和林晓美,三道鬼魂一拍即合,决定去找阿毕问个清楚,于是便趁着阿毕将最后一具尸体拖下山的时候,跟着他到他的家里。

阿毕自己一个人住,住的房子是他祖上留下的,地方是挺大,还有个院子,却是那种老旧的砖瓦房。

现在镇子里没几个人住这种房子,其一是因为老旧,设施不便,其二是因为这种老房屋大部分都被政府拆了,规划为商业用地,并补偿新住处和一笔不菲的拆迁金。

阿毕算倒霉,房子刚好在征用地范围之外,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得到。

“这是财神吗?”进门之前,陈震天问道。

房子大门是那种两边推开的木门,贴有财神。

瑾谦也是头一次见这么奇怪财神,虽说他和阿毕是发小,从小一起玩到大,但他从来没有来过阿毕家,

陈震天之所以人为它是财神,是因为它头上戴着金元宝,中间写着一个“财”字。而它却又三个头,六只手臂。

“比起招财,更像是辟邪。”瑾谦皱眉道。

两人赞同地点点头。

三道虚幻的身形穿过木门,进入院子中。

整个院子很黑,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像是闹鬼的老宅。瑾谦成为鬼魂后,对一些气息特别敏感,比方说阴阳气,阿毕家里阴气就特别重。

鬼魂本身是带阴气的,但此刻瑾谦觉得,他们三个加起来,都没有阿毕房子的阴气重,这是日积月累才能形成的。瑾谦不禁大皱眉头,心想阿毕居然一直就住在这种地方,心性不变才怪吧。

里面房子用的是纸窗,其中最大的一间住卧房亮着灯。他们三个飘过去,看见阿毕端坐在床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但是他摆着变扭的姿势,很是怪异,一般人不太可能以这么奇怪的姿势入睡。

陈震天一看见阿毕,就冲了上去。

一开始瑾谦正好奇鬼魂怎么杀人?马上陈震天就告诉他答案了。

只见陈震天化作一道流光钻进桌上的一只钢笔里,钢笔便自己立了起来。一旁的瑾谦不禁赞叹道:“还有笔仙这一出啊!”

林晓美笑道:“你是新鬼,很多鬼魂能做到的事情,你当然不了解啦。”

瑾谦问道:“是所有人死后都会变成鬼魂吗?”

林晓美说道:“不是的,只有积聚了一定怨恨,才能留下意识,变成鬼魂。”

附身在钢笔上的陈震天说道:“我写好了。”

两人凑过去看,只见钢笔在桌上的信纸上写了简短的一行字:为什么杀人?

接着,立起钢笔“啪”地一声倒下,惊醒床上的阿毕。

阿毕睁开眼,一眼就注意到桌子上的异样。他下床,走过去看,看到那行字。

令瑾谦他们感到惊讶的是,阿毕居然面不改色,随即他揉烂信纸,回头看向这边。这一回头,竟令瑾谦感到心悸,阿毕的眼色很可怕,即使瑾谦身为鬼魂,在那种眼神下,也仿佛无所遁形,就像面前的阿毕才是最邪恶的鬼魂。

瑾谦不自觉地往后飘了几步,发现旁边的陈震天和林晓美同样也面露恐惧,他以为只有自己这个新鬼才会害怕,没想到这两位前辈也是如此。

先前说到鬼魂对气息很敏感,此刻我竟然能看见,阿毕身身上迸发了一团紫色光团,将他全身笼罩在内,那是一种近乎实体化的气,如此慑人的,怕只能是煞气了。

林晓美紧张道:“他能看见我们吗?”

陈震天摇摇头:“我不知道,不过,我是恨不得跟他刚正面的。”他回头找了找,发现一柄阿毕分尸用的大砍刀,于是化作一道流光钻入,附身其中,随即大砍刀在陈震天的控制下,诡异地漂浮而起,刀剑指向阿毕。

瑾谦暗道不好,立即学着陈震天,附身到另一柄蝴蝶刀上。蝴蝶刀飘起,拦在大砍刀面前,阻止道:“等一下。”

陈震天不解道:“你这是干什么?”

瑾谦说:“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有点不对劲。”

陈震天气愤道:“还能有什么不对劲啊,他就是变态杀人狂,我们杀了他,就等于救下更多的人。”

瑾谦摇摇头:“我很早就认识他了,他不是这样的人。”

陈震天说:“你该不会不忍心对你曾经的朋友下手吧?那不用你动手,我们自己来就行了。”

瑾谦说:“你的话有一点我不认同,就算他变成这样,也是我的朋友,我只是想搞清楚,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情。”

陈震天摇摇头:“你以为你是侦探啊,事实上我不喜欢你这么婆婆妈妈的性格,你是因为你自己的愚蠢,不然也不至于落到与我们两人相同下场,你觉不觉得,在他杀我的这件事情上,你算是他的帮凶啊!”

瑾谦愣了下,陈震天的最后那句说道他心底了,现在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瑾谦喃喃道:“我只是太相信朋友的了。这样吧,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找出阿毕变成这样的真相的。”

陈震天不屑道:“你根本就不懂!就算你找出真相又如何?我们就能复活吗?我们永远都变成个样子了,变成孤魂野鬼了,全都拜他所赐,他根本不可饶恕!”

一旁的林晓美也说道:“是啊!他做出这种事情,根本不可饶恕!”

瑾谦道:“杀了他我们也不能复活啊!等一下……”

陈震天和林晓美早就对阿毕恨之入骨,根本不管阿毕的话,林晓美化作流光,钻入瑾谦所在的蝴蝶刀内。

蝴蝶刀内原本黑暗虚无的次元空间中,除了瑾谦虚幻的身影,又突然降下一道白光,是林晓美。随着她的出现,瑾谦感觉到自己瞬间失去了对蝴蝶刀的控制,一时间不禁愕然,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阿天!快上!”林晓美喊道。

陈震天所附身的大砍刀便趁机越过蝴蝶刀,划出一道圆弧,一刀挥出,朝着阿毕当头砍下去。

(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