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随着冰蟾的颜色越来越红,苏瀛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冰蟾吸血的位置,恰好在心口的位置,所以它吸得血都是苏瀛的心头血。

正在纪还灵焦急之时,苏瀛的心口,出现了一只黑色的蛊虫,正在努力往外爬着,纪还灵心上一喜。

出来了!

冰蟾刚才还在吸血,看到蛊虫以后,动作迅速的将蛊虫咬住。原本还受了药引的吸引而跑出来的蛊虫,此时收到了攻击,拼命的往苏瀛身体里钻。

冰蟾却没有让它得逞,狠狠的将它叼了出来,张嘴就将蛊虫吞了下去。

此时鬼老连忙让纪还灵拿着盒子,“快将冰蟾抓进去!”

纪还灵速度很快,迅速下手,将冰蟾扔了进去,盒子关上的那一刻,纪还灵听到冰蟾的痛苦的声音!

他愣怔了片刻,鬼老沙哑的声音传来,“别愣着,给苏瀛止血!”

纪还灵回过神,连忙将盒子扔下,去给苏瀛止血,许是刚才被冰蟾吸毒太多,苏瀛的脸色苍白,嘴唇灰白。

鬼老给苏瀛吃了几颗丹药,“接下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门外的清欢焦急的踱步,漫长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让她万分难熬。再加上宫女一盆盆血水送出来,让清欢的精神几近崩溃。

好几次她都想冲进去看看,苏瀛到底怎么样了,但她还是生生忍住了。

其实催蛊最重要的就是静心和时机,万不能因为心急而失去了时机,或是因为时机不对而失去了最佳的结果。

这也是鬼老不让清欢进去的原因,因为关心则乱,清欢若是进去看到苏瀛的样子,一定会方寸大乱,也会扰乱了众人的判断力。

刚才若不是鬼老在一旁指点纪还灵,恐怕他也会被冰蟾吸血的情况吓住,而停止给苏瀛催蛊。

半晌,龙跃宫内殿的门终于打开,清欢连忙跑上前去,紧张的问道,“怎么样了?成功么?好了么?他醒了么?”

一向沉稳冷静的清欢,如今这般语无伦次,纪还灵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了她几句,“没事,你先别着急。催蛊很成功,蛊毒在这里!”

说完,他举了举盒子,给她一个淡然的笑容,“苏瀛没事了,你放心吧!”

可是清欢看到他身上艳红的血色,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她蹙眉问道,“我能不能进去看看他?”

“去吧!”纪还灵回给她一个笑容。

清欢抬头,和鬼老打了个招呼,便匆匆进了内殿。

鬼老伸手,“盒子给我吧!”

纪还灵这才将放冰蟾的盒子给了鬼老,脸上有些遗憾的说道,“这冰蟾恐怕……”

他还没有说完,鬼老叹了口气,“冰蟾本来就与蜮蛊的毒性相克,之前他已经吞了一只蜮蛊,如今体内又来了一只,而且相生相依的两只蜮蛊汇合,肯定会将冰蟾给杀了!”

纪还灵惋惜道,“可惜了这么珍贵的冰蟾了!”

鬼老的眸子中也有些惋惜,只不过救了苏瀛,也算这冰蟾寿终正寝了!

清欢进了内殿,看到苏瀛一脸苍白的样子,眼中的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她坐在他的床边,拉着他的手。

苏瀛的手冰冷的让人心凉,她双手握住他的大手,给她传递一些暖意。此时的苏瀛,只有胸口那微弱的起伏和呼吸,才能显示他还活着。

其实清欢是庆幸的,庆幸苏瀛还活着,庆幸苍天有眼,没有让她的努力白费。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喜极而泣。

宫殿内候着的宫女,看到此番情景,不忍心上前打扰,只好在一旁守着。直到清欢转头问她,“怎么了么?”

宫女将鬼老走之前留下的药方给了清欢,“这是鬼老让奴婢给贵人的,让贵人这些日子好生调养王上的身体。”

那宫女在龙跃宫侍候的时间较长,也看着清欢照顾苏瀛过来的。此时看到苏瀛已经没事,也颇为高兴。

清欢吸了吸鼻子,勉强笑笑,“好了,给我吧,你下去吧!”

“是!”那宫女脚步轻快的离去。

清欢拿着药方,看了看药方的内容,跟之前的还是有些区别的。之前的药方,大多数是身体调养的,而这会的药方是补元气补血的。

过几日苏瀛醒了,就不必在吃这么多药了吧!她抿唇一笑,因为她也终于可以不用和他共享那苦涩的味道。

当然,她也不会和他分享他醒来的甜蜜。

想到这里,她的眸子微微黯淡。转头看了苏瀛一眼,拿着药方离开了龙跃宫。想那么多都没有用,现在还是好好给苏瀛吃药,让他醒来。

清欢就是这样麻痹自己,她想,等苏瀛醒了,她的梦也该醒了。

一连几天,清欢日夜不休的照顾苏瀛,晋喜实在看不下去了,就算这人要醒来,也不能这么折磨自己吧!

好在这些天,他努力发音,终于学会了说一两句话。清欢正在给苏瀛擦脸,一旁矮小的晋喜跳来跳去,都没有得到清欢的注意。

他眯了眯眼睛,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终于想出一个办法,他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哇的大哭。

清欢如同梦中觉醒一般,转回头,紧张的问道,“晋喜,你怎么了?”

“肚……子……痛!”他不想说什么“肚肚痛”之类娘气的话,只好一字一字的蹦。

清欢连忙将他抱起,脸上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晋喜?你没事吧?”

“痛……”晋喜重复着一个字,还努力挤出几滴眼泪,吓得清欢连忙吩咐了一个宫女照顾苏瀛,自己抱着晋喜跑了出去。

一路上火花带闪电现在的清欢草木皆兵,她已经不想体会失去亲人的那种痛苦所以晋喜莫名其妙的哭,就让她很心慌。

半路上,晋喜看着清欢焦急的样子,很是内疚,可是为了让她休息只能出此下策,他眼角带泪,抓着清欢的衣襟道,“睡……觉!”

“晋喜乖!姐姐一会儿就带你去御医那里!”清欢安抚着她,努力向前跑。虽然自己也会一点点医术,可是她不能让晋喜冒险。

晋喜无奈,看来去非去御医院不可了!

从御医院里出来,清欢的表情终于有些放松,原来只是小孩子肚子里有虫子需要打虫子。她松了口气。

晋喜不想她回龙跃宫,否则她又该没日没夜的照顾苏瀛了!于是撒娇的说道,“回……家……睡……觉!”

“好,一会儿我们就回家去,让宫女姐姐带你睡觉好么?”清欢软侬细语的轻哄,可是晋喜并不买账。

清欢想,许是自己终日将他忽略了,才刷小孩子脾气,如今这会儿病了,更加粘人了,于是她哄着他道,“晋喜乖,姐姐陪你!”

晋喜高兴的点头。虽然和一个女子睡觉,的确不怎么好,他一个幼小的身躯可是一个成人的灵魂!但她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他为了她好,必须让她休息。

清欢将晋喜抱回了宫殿,晋喜拉着她的衣襟不肯撒手,于是清欢只好陪着他睡觉。晋喜拍着她的后背,她拍着晋喜的后背,二人就在小床上,互相哄着对方睡觉。

照顾了苏瀛好几日,都没有好好睡觉,所以此时一沾床,又被晋喜拍着,很快就睡了过去。

而晋喜听到清欢均匀的呼吸,咕噜噜的从床上爬起来,悄悄跑了出去。

清欢一直睡到华灯初上才醒来,睁开眼黑乎乎一片,手边一个人都没有,她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混混沌沌,紧张的没穿鞋子就跑了出去!

二月的天气还是有些凉的,可是清欢丝毫未觉。她跑到前厅,晋喜正端坐在椅子上用膳,她过去将晋喜抱起来,“你怎么跑出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

晋喜莫名其妙的被她抱住,听着她的哭腔,无奈的拍了拍她,道“我……没……事,你穿鞋!”

清欢这才发现,自己太紧张了,都忘了穿鞋子。晋喜指着一个宫女,让她给清欢拿鞋子,自己则在清欢的怀里,指着菜,让清欢给他夹。

宫女将鞋子送来,晋喜从清欢的怀中下去,指了指桌子上的菜,让清欢多吃点。许是睡了很长时间,清欢真的有些饿了,于是吃了不少菜。

晋喜满意的点了点头,只是清欢刚吃完,就想到了龙跃宫的苏瀛,于是马不停蹄的去了龙跃宫。

晋喜无奈,只好陪着她。

这几日苏瀛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恢复了,只是偶尔换药的时候,桃夭儿还会看到他心口的血洞。

宫女给清欢汇报,苏瀛已经吃了药,也喝了汤,清欢这才放心,只是看向一旁的晋喜有些头疼

不知道为什么,这孩子最近有些粘她。

白天睡得时间太长,于是清欢不怎么困,可是晋喜却熬不住了,沉沉睡去。

夜过子时,清欢终于也只撑不住,沉沉的趴在床边睡去。

暗夜中,一双黝黑的眸子缓缓睁开,他打量了四周的环境,终于发现了趴在他床边的清欢,想要起身看看她,胸口处却一阵钝痛。

他只好放弃起身,伸出手摸着她的头发,嘴角勾出一抹笑,其实他中了蛊毒,不能动也睁不开眼,但是他却能听到,能感受到,清欢一点一滴的照顾。

这次,他不会再让她跑了,再也不会了!

翌日,清欢睁开眼睛,盯着上空发呆,咦?今日怎么感觉哪里有些奇怪?

她突然转头,对上苏瀛的侧脸,吓了一跳,等下,为什么她会在苏瀛的床上?

(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