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文学楼手机阅读,

头上顶着蓝蓝的天,脚下踏着白白的云,我忘我地练着拳,好似一头蛟龙在云海中盘旋飞舞。

事实上,从始至终,我甚至都不知道陈老教给我的这套拳法叫什么名字,虽然其中很多招式都与太极拳的一些经典招式相似,但我总觉得这套拳法要比寻常的太极拳高出太多。

云海在我脚下翻滚,我在云海之上腾挪纵跃,一呼一吸间,我突然产生一种错觉,隐隐间似乎把体会了一丝云海的脉动。

我牵动心神,让呼吸与云海的那丝若有若无的脉动相结合,渐渐地,我有一种化身为云的错觉,一挥拳,一转身之间,便能带动着周围的云海随之飞旋。

我能感觉到狂风的吹拂,也能感觉到白云的变幻。这风,时而飘逸,时而狂暴;这云,时而灵动,时而闲逸。它们无比的轻柔,却又无处不在,充斥在天地之间。

渐渐地,我悟出了几分风云的意境,竟融入我的拳法之中,让我举手投足间,便好似有风云相伴,我在云海之中搅动着风云,脚下的筋斗云受此影响,也变得更加的活跃与灵动起来。

一套拳法练完,我根本就没停下来的意识,又开始从头练起,而这一次,我不再拘泥于那一招一式的动作,而是随心所欲,完全跟着本能进行练习,觉得那一招哪一式畅心顺手,便接上那个招式。

如果陈老此时能看到我练的这套拳法,想必绝对能惊掉他的下巴吧!

我也没有料到,本以为需要花费很多时间与功夫才能领悟的拳意,偏偏就在我第一次飞上云海时,心中大受触动之余,一气呵成地练出来了。

其实我并不相信自己是什么武学奇才,我想之所以我能这么快就练出拳意,跟我长时间修炼筋斗云有很大的有关系。

这一套拳打完,我保持着收势,闭上双眼静静地回味着刚才那种感觉,并不断地进行参悟,使之完全融入我的本能之中。

良久之后,我突然睁开双眼,整个人神清气爽地一声长啸,只觉得浑身上下无比的轻松自在,好像突然卸下了压在身上的千斤枷锁,不由自主地,我畅快地在云海之上翻了个筋斗!

这一筋斗翻出去,我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啸,脚下云海流光,站住身体时,才发现自己已在数千米之外。

哈哈,原来这才是筋斗云的真正驾驭之法!

有此发现后,我忍不住在空中来来回回翻了好几个筋斗,玩得不亦乐乎,直到手机铃声响起,这才让我收起心来。

电话是青青打来的,原来她给我发消息我一直没回,以为我有什么事,便忍不住打电话过来询问。

对于青青,我没什么好隐瞒的,因此就将自己这两天的收获与她分享,听得她在电话那一头也不禁为我吹呼雀跃,然后要求我过两天去找她,满足她飞天的愿望。

放下电话,我的心神渐渐平静下来,看着这片无垠的天空与茫茫云海,我突然想到,在这云海之上修炼效果又会如何?

产生这个想法后,我立即开始行动起来,身体修炼着灵猴百变,脑海中进行筋斗云符文的融合。

这一试,顿时让我喜出望外,可能是因为我在云海之上练拳时的顿悟,此时无论是修行灵猴百变还是融合符文,效果都比以往要快得多,有一种事半功倍的奇效。

心中哈哈一笑,看来在短时间内,我的实力又将有一个较大的提升!

想到这里,心中因为那头怪物带来的阴霾顿时消散不少。

直到天空中的太阳快要落山时,我才意犹未尽地停止修炼,此时夕阳的余晖斜斜地照在云海之上,整个天地都一片火红,我脚下的云海似乎变成了火海,景致无比的瑰丽而壮观。

我陶醉在这动人的自然景观中,直到太阳被天边的山峦挡住半边脸,黑暗缓缓降临时,方才回过神来。

向着夕阳挥挥手,我踏着筋斗云向云海之下钻去。【文学楼】

穿过云海,向下看去,一副大好江山的画卷平铺在我眼前,我压抑住心中莫名的激动,细细向脚下看去。

然而下方的山川并不是我熟悉的乌有镇,也不见云霞山的踪迹,我醒悟过来,我在云海之上浪过了头,早就不知随着云海飘到了何处。

幸好手机带有定位与导航功能,我拿出手机,定好当前所在的方位后,再搜出乌有镇的坐标,然后看准方向,一个筋斗翻了出去。

夜色缓缓降临的天空之中,鲜少有人看到,一朵圆桌大小的白云如一颗流星般,在半空中快速地划过。

没过一会儿,我就看到了云霞山的踪影,然后驾着筋斗云落在山顶之上。

向山下看去,因为四周高山的遮挡,乌有镇已被黑夜笼罩,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火。

我驾起筋斗云,悄无声息地飞下山去,然后降落在我家门外。

因为回家太晚的缘故,自然免不了被父母一顿好说,我嘿嘿一笑,急忙去准备碗筷等着开饭。

随后两天,我一大早起床吃过早饭后,就向云霞山爬去,上山的过程中我并不会驾着筋斗云上去,主要是想在攀爬的过程中锻炼灵猴百变身法,这样将有助于我更好地掌控自己的身体。

爬上山后,我才会驾起筋斗云飞入云海之上,然后在云海上练拳与修炼,整个人的实力以一日千里般的速度不断增长着。

这天下午,我正在云海上修炼时,郑猴儿的电话打来,告诉我春妮的相亲对象又要来找她了,让我赶紧过去。

回到镇上找到郑猴儿后,我们就来到春妮的餐馆中,春妮告诉我们,与她相亲那家伙中午时打来电话,说晚上要过来找她,想尝尝她的手艺。

我们问起详情,春妮这才告诉我们,那个相亲对象姓杨名乾坤,也是乌有镇人,不过其老家在乡下,现在全家已迁到子虚县城里,他老爸在县城经营着全子虚县最大的屠宰场。

因为家中有钱,杨乾坤也在镇上买了一套房子,时不时地会来镇上住一段时间,有时也会回乡下呆几天,不知在折腾什么。

春妮之所以不喜欢这个杨乾坤,主要原因在于杨乾坤长得一副脑满肠肥的模样,偏偏个头又不高,看着就让人不喜。

我们三人商议一番后,便有了计较,然后开始分头行动起来。

傍晚时候,一个矮胖矮胖的家伙走进了春妮的餐馆中,刚一进门,他就扯开嗓门叫道:“春妮,我来了!”

此人应该就是杨乾坤了,见着本人,坐在一旁餐桌上,假装食客的我与郑猴儿二人对视一眼,心中了然。

春妮走出来,没好气地说道:“来了就来了,嚎什么嚎?”

杨乾坤讨好地一笑,说道:“嘿嘿,这不是很久没见到你了嘛!”

说着,随手递给春妮一个黑色的袋子,神神秘秘地说道:“我给你带了礼物,你快看看!”

春妮有些不耐烦地接过袋子,随口说道:“你不要每次来都送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不好?”

然后她顺手打开呆子向里一瞧,整个人立即就呆了。

坐在不远处的我鼻子微微一动,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霉味。

“这东西,你是从哪弄来的?”

回过神后,春妮有些失神地低声惊呼道。

杨乾坤说道:“你收起来就是,这可是好宝贝,价值连城,不要弄丢了!”

春妮急忙将袋子塞回他手中,连连摇头道:“不行,这东西我不能要!”

杨乾坤有些着急地说道:“给你你就收着啊,我是真心想要送给你的,你不知道这东西可费了我老大功夫才弄到的。”

春妮一脸坚决地说道:“不行,如果你硬要塞给我,那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见状,杨乾坤这才有些郁闷地将袋子接过来,不甘地说道:“好吧,我先收着,以后再送给你就是了。”

正说着的时候,何叔从厨房走了出来,杨乾坤急忙上前打招呼道:“何叔叔好,几天不见,你老身体越发地健壮了!小侄刚刚从乡下回来,给你老人家捎带了些土特产!”

说完,又递过去一个大麻袋,里面则装着一些山货。

何叔笑吟吟地接过袋子,说道:“你来就来,干嘛每次都带些东西,也不嫌麻烦,还没吃饭吧?快坐,等叔去给你炒几个菜!”

杨乾坤讨好道:“那就麻烦何叔叔啦,每次吃了何叔叔你做的菜,我回家后都要怀念好久,若是能天天吃到你做的菜就好了!”

何叔笑道:“哈哈,那你就经常过来找春妮玩嘛!”

我跟郑猴儿在一旁冷眼看着,纷纷对杨乾坤表示鄙视,丫的也太会讨好谄媚了!怪不得何叔很喜欢他。

何叔进去做菜,杨乾坤就缠着春妮说话,把春妮烦得不行。

没过多久,何叔的菜做好,便叫春妮进去端出来,因为客人不多的缘故,就吩咐春妮陪着杨乾坤一起吃饭。

正吃着时,趁着何叔不在店里的时机,郑猴儿一拍桌子,叫道:“老板,添饭!”

与杨乾坤吃着饭的春妮没好气地回道:“饭在那里,自己盛去!”

郑猴儿回头瞪向春妮,说道:“哟,小妞,不知道顾客就是上帝的道理吗?快给哥添饭去,要是服务得哥哥满意了,说不定哥会给你几块钱小费呢!”

他这调戏的语调配合着轻佻的眼神,活脱脱一副流氓行径。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