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低喘王爷挺入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陆凌觉得自己特别悲催,以前上班老板跳楼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本来吃饭吃的好好的,正跟侯湘湘说过些日子同学聚会的事情呢,突然就见酒店里一阵大乱,荷枪实弹的警察冲进来一群,然后从楼上押下来好几个人,三个华人和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帅哥,有人认识其中的一个,正是这个酒楼的老板朱云峰,指指点点的说什么都有,围观看热闹,侯湘湘和陆凌也不例外,也在旁边看着,侯湘湘惊讶的捂着嘴,凑近到陆凌耳边小声道:“陆凌你说他们犯什么事儿了?”

“不知道,可能是聚众银乱吧。”陆凌漫不经心地说着,心里想的却是既然这里的老板都被抓走了,自己这顿饭是不是就可以不用花钱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凌的目光却是突然一凝,就像看到什么怪物似的顿时就一动不动了,如遭雷击一般。因为他看到那些警察的队伍里一个女警察正是自己的老婆秦俏,而在往大厅外面走的时候,秦俏还往这边看了一眼,跟陆凌四目相对,眼神迷蒙,包含了太多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然后,不等陆凌说话,秦俏就狠狠的转过头去,好像根本不认识陆凌似的,走了。

酒楼外面,警车上的警笛已经响成一片。

“陆凌!陆凌!你怎么了?”侯湘湘不明就里,还跟陆凌开玩笑呢:“哟,那个女警察挺漂亮啊,怎么的一见钟情了?喂,陆凌,我跟你说话呢,看直眼了呀?”

回过头来,陆凌脸上还是带着笑,却比哭还难看:“湘湘,那个女警察是……我老婆!”

“啊?”侯湘湘呆住了:“她是你老婆?唉哟,这可糟了,她看到咱俩在一起了吧?会不会误会啊?”

“可能吧……”

“我去帮你跟她解释解释?”

“别了!”陆凌有气无力地摆摆手:“她脾气太暴,还是我跟她说吧,你去跟她解释容易误伤。”

陆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酒店的大门,出去之后他没回家,而是直接开车到了刑警队去找秦俏。虽然他不认识那些警察,但是那些警察都认识他,年纪大的叫他小陆,年纪小的都叫他姐夫,陆凌问他们秦俏回来了没有,有人给陆凌指点了:“姐夫,秦队回来了,刚回来,就在办公室呢!”

“好的好的,多谢多谢!”陆凌一个劲儿的拱手,然后进去去找秦俏。

到了办公室门口,陆凌敲门,里面传来秦俏的声音:“进来!”

陆凌进去一看,只见秦俏埋首于桌案,写东西呢,旁边还有两个男警察在等着,可能是有工作要谈。

秦俏抬头,见到来的人是陆凌,眉梢顿时立了起来,啪的一拍桌子:“小赵,小曹,你们把他给我送到审讯室去!”

小赵有些迷糊,看了看陆凌,又看了看秦俏……心想秦队发什么疯呢?这不是姐夫吗?怎么让我把他往审讯室里押?那也不是招待家属的地方啊!

小曹则是知道其中内情的,小声道:“秦队家里的事儿你别多管,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就是了。”

然后他就来到陆凌身边,带着十二万分歉意而且满是尴尬的表情:“姐夫,那个……跟我走吧!”

“什么玩意儿我就跟你走啊?”陆凌也有点动气,你是警察你就牛逼啊?好几天不回家也没个信儿你还有理了?是,我是跟女同学一起吃了个饭,可我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儿啊,现在我来找你,你连一句话都不跟我说就让人带我去审讯室,凭什么啊?我是嫌疑犯啊?跟我耍个毛的威风?

虽然在这个平行世界里陆凌和秦俏是夫妻,可是对于现在的陆凌来说,他跟秦俏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情,相比之下,更多的是一种上过床的责任,仅此而已,他现在连自己丈母娘家在哪儿住都不知道呢,凭啥像个妻管严似的承受那么多的人身自由管制啊?

所以,陆凌一点没有要跟小曹走的意思,而是冷眼看着他:“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要么你就给我来个强制措施,要么,你一边去!”

陆凌这么横,小曹快哭了,心想我特么招谁惹谁了?你们两口子的破事儿拿我撒什么气啊?

这次轮到小赵给他递眼神了:“走!”

说着,小赵就拉着小曹往外走,虽然只说了一个字,但是里面的意思很清楚,人家夫妻两个吵架你跟掺和什么?不怕这里面水深把你淹死啊?

两个警察溜溜的跑到外面去了,还很狗腿的在外面把门关上了。

秦俏倒也没有继续难为他们,她的目光全都落在陆凌的脸上身上,眸子一个劲儿的动,里面有泪花翻滚,强忍着才没有流出来。

好半天,秦俏才说:“我都看到了,她比我漂亮!陆凌……”秦俏忽然咬了咬牙,坚定地道:“陆凌,我们离婚吧!”

“我靠!”

一时间,陆凌就觉得窦娥杨乃武这些大冤特冤的冤鬼都附在自己身上了,他倒不怕跟秦俏离婚,没有感情的婚姻就跟坟墓差不多,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关键是这事儿这不是像秦俏想的那样啊,离婚可以,但是能不能给自己一个陈述真相的机会?

“你听我解释……”

不等陆凌把话说完,秦俏已经完全泪崩了,捂着耳朵发了疯似的摇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陆凌,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儿上,你就不要再骗我了,你就让我保留一个对你的美好回忆吧好吗?你放心,我不会跟你争财产,我净身出户,你出轨了不怪你,是我冷落了你,是我对你关心不够,是我没给你怀孕生孩子,是我自私,是我是我都是我……陆凌我求求你,你走吧,让我冷静冷静,然后我就去找你,咱们俩协议离婚,好不好,我求求你……”

秦俏已经哭的像个泪人一样了。

然后,泪眼婆娑之中,她就看到陆凌什么也没说,转身往外走了。

“他真的走了,他真的走了……”秦俏心里疼的快要忍受不住了。

然而,陆凌打开门之后却又停住了,只是对着外面没好气地说:“你们作为人民警察,在这儿听八卦真的好吗?”

“呃,姐夫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就是碰巧了路过……”

然后就是一阵慌促的脚步声,往远处跑了。

再然后,陆凌重新把门关上,回来了。

再再然后,他竟是很突然的,猛地拍了桌子,啪的一声。

秦俏一愣。

这时就听陆凌说:“今天你是想听也得听,不想听也得听,必须听我解释,不然我也哭,而且哭的比你声还大你信不信?”说到这里,突然,陆凌竟是猛地张开嘴哈哈大笑了起来:“傻瓜,俏俏,你哭个屁啊,我们发大财了你知不知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