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紧了H NP

</script>扬州府的曲家,在江南也是赫赫闻名的贵族,曲家以诗书礼仪传家,弟子遍布天下。『樂『文『小『说|

说起曲家二房的大姑娘曲晚素,那更是芳名远播,不只是长了一副好模样,更因为那年纪轻轻,就俨然是江南第一才女,只是如今很快就要及笄了,却始终都没有听说她定亲一事。

即使在曲家,也有不少的人心里在嘀咕,却因为这姑娘安安静静的,他们也只是在背后说两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话。

自然也有人想着,曲家是否要将曲晚素送进宫,毕竟当今的陛下至今还未大婚。

书房内,已经十五岁的曲晚素正在看书,前几日陛下下旨,封段相爷家的嫡孙女段雅言为后,距离他来迎娶自己大概也没有多少时日了。

“小姐,您在想什么?瞧着心情很好。”曲晚素的贴身婢女进来,看到曲晚素那一抹恬淡的笑容,很显然心思并没有放在书本上,这可是很少见的。

曲晚素抬头看着胭脂一眼,“我瞧着像是心情很好的样子吗?”

胭脂有些傻眼,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但是瞧着小姐不像是生气的样子,才傻傻的点点头道:“是奴婢说错话了?”

“没有,别紧张,我就是随口一问。”她抿唇又露出一抹淡淡的笑,然后低头继续看书。

她一直在等那个人,从得到她手书的第二年她突然看明白,然后就一直等,如今已经快十年了。

十三岁那边,爹娘准备给她定一门亲事,对方也是江南的名门望族,但是却被她拒绝了,她相信二皇子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她也佩服对方的才华。

而且这些年虽然她足不出户,但是天下却盛传,二殿下长得艳丽无双,具体如何,曲晚素不清楚,而今就连小时候的模样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前院,曲家的二奶奶正在招待客人,来人是扬州府的知府夫人,此次来自然是要来做媒的。

“妹妹,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我是来为温家做媒的,说的是温家的五公子。”

二奶奶周氏一听,心里第一反应是满意的,只因为周家五公子文武双全,才貌出众,是扬州府众多名门闺秀心目中的最佳夫婿人选,而周氏自然也不能免俗。

她膝下就这么一个女儿,自小就是金尊玉贵的养大,自然希望她能寻一个好夫婿,这位五公子倒是和自家门当户对。

只是……她苦笑。

“不瞒姐姐,这丫头的婚事我做不得主。”

知府夫人诧异,问道:“这是何意?难不成妹妹看不上那位温家的五公子?温家祖上也是出过宰辅的,而且还和曲家的老爷子是同僚,莫不是……”

“姐姐误会了,前些年公公就言明,素素的婚事他老人家说了算,虽然我是她亲娘,可是却也插不得手。”

知府夫人闻言,却是有些疑惑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如今曲家的大爷俨然是朝中新贵,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已经坐稳了刑部侍郎的位置,朝廷正三品大员,而且深的陛下信任,再加上曲家的底蕴,谁也不敢和曲家明着对上。

来之前她还是信心满满的,毕竟这两家都是扬州的底蕴人家,但是没想到出师不利。

“妹妹可知道是何原因?”知府夫人问道。

“若是按照我的想法,素素这孩子自小就在公公身边长大,得公公的教导,难免被老爷子放在心上,可能是想着自己斟酌一番再做决定吧。”

“这倒是没错,可是那孩子今年十五岁了,眼瞅着没剩下多少日子就要及笄,按照咱们大荣朝的规矩,女子及笄之前就要定下婚事,这托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谁说不是呢。”周氏也愁,毕竟是她唯一的女儿,而且聪明乖巧,端庄雅致,她心里也想着给女儿寻一个好人家,这温家可不就正合适。

这边说着,得到消息的丫头就把这个信儿瞧瞧的传到了曲晚素那边。

正在看书的曲晚素闻言有人上门来提亲,抬头看着来人,是母亲身边的管事嬷嬷,很得母亲的信任。

“赵嬷嬷,母亲可答应了?”曲晚素皱着好看的眉柔声问道。

赵嬷嬷摇摇头,安慰道:“小姐别担心,奶奶没有同意,毕竟当初老太爷说过,小姐的婚事他给您做主的。”

“如此就劳烦赵嬷嬷了,这件事我知道了。”

“那老奴就先告退了。”

“赵嬷嬷慢走,胭脂送送嬷嬷。”

“是!”

等赵嬷嬷离开,曲晚素的心一点点的沉下去。

她的年纪不小了,还有不到两个月就是她及笄的日子,爹娘着急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她不会出嫁的,除非等到他的答复。

唯一让她安心的就是,自己的婚事在祖父的手里,爹娘是做不得主的,而关于她和二殿下的事情,曲晚素没有告诉任何人。

在她看来,二殿下若是上门提亲的话,势必要在当今陛下大婚之后,毕竟他今年只有十六岁,因为两人年纪相近,他不着急,自己的年龄却是已经大了。

知府夫人并没有在这里多聊,只是临走之前却是让周氏去询问一下老爷子的意思,毕竟这门亲事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再好不过的,门当户对,男才女貌,成亲后更是可以琴瑟和鸣,若是曲家人真的为曲晚素好,理应是不会拒绝的。

当晚,周氏就和丈夫说起了这件事。

“二爷,知府夫人说的这个媒,您觉得如何?”

曲二爷心中自然也是乐意的,毕竟他和温家的几位爷关系也是不错,时不时的在一起吟诗作赋,品茗畅谈。

而温家的五公子温思哲更是扬州有名的青年才俊,博学多才,他也是见过的,这门亲事简直就是天作之合,没得挑剔。

“我是没什么意见,只是素素的婚事咱们做不得主,明天早饭时,和父亲商量一下吧。”

“妾身也是这么个意思,妾身是没有见过那位五公子,但是既然二爷觉得好,想必这门亲事真的不错,素素年纪也不小了,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及笄,若非这几年她始终坚持不嫁人,现在早已经定下亲事了。”

“她还是个孩子,哪里懂得这些,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必父亲也不会反对的。”

“素素这孩子自小就跟在父亲身边,读书不少,知道的多了,反而想法也多了,自己主意大着呢,这件事咱们可不能太过强硬。”

“我知道,夫人别担心。”

次日早饭,曲二爷就把知府夫人来提亲的事情,和曲老爷子说了一番。

听到是曲家,曲老爷子心里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他自然是满意,毕竟两家也算是世交,知根知底。

只是他的那个宝贝孙女儿,可是很有主见的,这件事还是要她满意才行。

“父亲,儿媳觉得温家和咱们还是很合适的,二爷说温家的五公子人品出众,配咱们的素素正合适。”

曲老爷子沉吟道:“这夫妻过日子,不是人品出众就可以的,还是要看缘分,否则只能成就怨侣,那丫头是老夫最疼爱的孙女,这件事还是问问她的意见。”

周氏笑着点点头:“这个自然是应该的,毕竟儿媳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

曲老爷子三个儿子,大房一直都在盛京任职,膝下有三个儿子,二房膝下两子一女,三房现在也有两个儿子,算算整个曲家嫡出一脉只有这么一个宝贝闺女,现在三房奶奶怀着身孕,不知道是男是女,不过全家都盼望着三房能生个娇滴滴的女儿,而三奶奶也存着这个心思。

倒是旁支的女儿不少,男丁倒是并不太多。

曲晚素平日里就是待在房中看书,很少外出,是以关系很好的小姐妹真的没有几个,如今更是都出嫁的出嫁,这两年那丫头就是待在府里,更是几乎不出门。

“我可把话说在前面,你们别以为是那丫头的爹娘,就逼着她嫁人,咱们曲家是诗书礼仪传家,做不得逼婚那种事情,而且在外的名声比不得素素的幸福来得重要,若是她不愿意嫁你们也不许勉强,我的乖孙女这么好,何愁嫁不出去。”

周氏顿时高兴的点点头:“儿媳知道,父亲放心就是了。”

曲晚素的闺房内,周氏正在和女儿说话。

“素素,娘问你,你可有中意的公子?”

曲晚素轻轻的点头,道:“娘,您别担心,女儿不会辛苦你们一辈子的。”

“你这傻丫头,哪里是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你是娘唯一的女儿,若是遇不到合心意的男子,一辈子在娘家住着又如何,娘就是希望你过得好,遇到一个良人,只是你现在这样不言不语的,别人介绍的亲事你也拒绝,至少给娘一句准话不是?别让娘一直担心着。”

“女儿明白,一切待当今陛下大婚之后再说吧,现在因为圣上大婚,大荣上下的人都避着这些日子,待明年可好?”

“明年你就能遇到喜欢的男子了?”周氏看着眼前温婉清丽的女儿,心里非常的舍不得,可是却也不能真的留她一辈子。

“嗯!”她轻轻的点头,“明年就遇到了。”

希望如此吧,不知道二殿下是否已经忘记了她。

武帝大婚之后,就带着皇后出宫游玩了,一直到年底方归,而曲晚素的及笄礼也已经结束。

作为名门望族的曲家,曲晚素在江南的名声很高,至今却依旧没有成亲,甚至连亲事都没有定下来,这让很多的人心里泛起了嘀咕,甚至有的人还说,曲家是想往宫里送一位妃子娘娘。

毕竟这也不是什么随便猜测,江南多少高门望族都向曲家求过曲晚素,但是全部都被拒绝了,不论上门提亲的人身份高低,无一例外。

一直到昌荣七年的二月底,从盛京来了一支队伍,这队伍很扎眼,因为里面有太监。

这其中,领队的方平可谓是格外的激动,这可是赐婚圣旨啊。

“小姐,小姐,出大事了。”外面,水粉急匆匆的冲进来。

胭脂正伺候着曲晚素用早饭,看到冒失的水粉,抬眸瞪了她一眼,“大惊小怪的做什么,没看到小姐正在用早饭嘛。”

“哎呀胭脂姐,哪里顾得上这些,小姐您还是先别吃了,宫里来人了,说是给小姐您赐婚的。”

“咔哒!”手中的汤勺跌落在碗里,曲晚素看着水粉那涨红的小脸,“你再说一遍。”

“宫里来人了,说是赐婚圣旨,老太爷让人来请小姐过去。”

曲晚素站起身,转身就往内室走,“胭脂,伺候我更衣。”

“是!”

等换好衣裳来到前面,见到祖父已经备好了香案等一应物什,曲家上下全部都在曲老爷子的带领下,在前厅站着。

“哎哟,这位就是大姑娘吧?”方平一见曲晚素,就满意的点点头,果然是王爷看中的姑娘,这气质就是不俗,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正是民女,民女曲晚素见过公公。”

“哎哟哟,咱家可受不起。”方平侧身受了一个半礼,他这不是托大,现在曲晚素还真的只是普通女子,但是碍于她之后的身份,目前也只能受个半礼。

“曲老先生,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咱家就开始宣读圣旨了。”

“方公公请!”

随后,方平展开那明黄色的圣旨,声音高亢的宣读起来。

圣旨赐婚,是为当今的睿亲王殿下和曲家的大小姐曲晚素赐下的,

“方公公,这……”

“民女曲晚素,谢陛下隆恩。”曲晚素见祖父似乎想要说什么,赶忙伏地拜谢,然后高举双手与方平面前,待方平将圣旨放在她掌心的时候,她才站起身。

“陛下政务繁忙,咱家离不得太久,如此咱家就先告辞了。”方平看着曲老,似乎瞪着自己有话要说,却也并没有多言,“曲姑娘,不置可否借不住说话?”

“公公请!”曲晚素将方平请到外面,两人边说边往曲府外走去。

方平低声道:“来前儿,王爷嘱咐咱家,从扬州结亲路途遥远,他已经在京师给您备下一座宅子,宅子不大,但是胜在雅致,让曲姑娘今年在京师出阁,这是那宅子的房契。”

曲晚素结果信封,对方平微微福身,“多谢方公公,这件事晚素还需要和祖父商议一下。”

“理当如此!”来到府门前,方平回身冲着众人拱手笑道:“曲老爷莫要相送,咱家这就要走了,珍重。”

“方公公一路慢行,保重。”

方平一行人离开短短不到两个时辰,曲家大姑娘曲晚素圣旨赐婚于当朝的睿亲王一事,就传遍了整个扬州。

那些个背地里嘀咕过曲晚素的人,都纷纷拎起了心思,生怕自己的闲言碎语传入对方的耳中。

当今的睿亲王,这可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据闻其容貌倾城,比之女子都要妖艳,而且在朝中也是声名卓著,丝毫不逊色于当今的陛下,而让天下人诧异的是,就算如此,当今陛下依旧和睿亲王兄弟情深,丝毫没有兄弟阋墙一说,该重用的时候丝毫不会顾及半分,有些人觉得这样下去,睿亲王迟早会夺了当今陛下的那个位置,然而陛下却一点都不在意,还扬言,若是睿亲王真的想篡位,他武帝现在就给他。

孰料这件事在朝堂一传开,睿亲王就只回应了当今陛下几个字:大哥,别胡闹了。

睿亲王是天下众多女子心中的梦幻,文治武功,都是绝对的让人惊艳,如今居然定下了曲家的大姑娘。

这性格说不上如何,但是曲姑娘嫁给了睿亲王,每日里看到那张脸,真的不会自卑?

或者说,天下的女子谁看到那位王爷都会自卑的吧。

外面闹腾,曲家自然也不清闲。

“素素,你和祖父说,你是否愿意嫁给睿亲王?”曲博文严肃的看着曲晚素。

曲晚素轻轻的点头:“孙女儿一直都在等着二殿下!”

“你……你们除了小时候,后来还见过?”

“自然没有,这十几年孙女儿每次出门都是和母亲一起,祖父也是知道的。”

“那你为何……”

“祖父,当年二殿下送与孙女一本燕书的小解编著,祖父可记得?”曲晚素轻笑的看着曲博文。

曲博文点点头,如何不记得,那译注当真是精妙。

“这和那本译注有何相干。”

“当年二殿下在里面留下了一个讯息,说的是若是孙女儿愿意嫁给他,就等他。若是之后遇到喜欢的男子,尽可订婚嫁娶,孙女儿敬佩二殿下,心仪于他,自然是要等他的。这些年,孙女儿让祖父操心了,在这里孙女向祖父赔罪,望祖父见谅。”

曲博文现在干脆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当年?当年他们才多大?一个六岁,一个五岁,还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这就已经互定终身了?

而且就因为这样,她的孙女就一直惦记了十一年?

“如今孙女及笄了,没有定亲,也没有和任何男子有过暧昧,是以二殿下才要迎娶孙女。”她的双眸闪着动人的光芒,比起以往的沉静,如今这样的表情,让曲博文都有些意外,“孙女是心甘情愿的。”

“你……哎,罢了,既然你这丫头愿意,祖父还能说什么。”再说,如今圣旨以下,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若非孙女愿意,二殿下是绝对不会强迫孙女的,他是个君子。”

是夜,周氏歇在女儿房里,只因为过几日,他们一家就要去盛京,一直待到女儿出嫁回门才能返回,这一去就是大半年的时间,他们的婚期定在九月里。

“素素,你和娘说实话,你真的愿意嫁给王爷吗?”

“娘觉得王爷不好吗?”曲晚素侧眸看着周氏。

周氏想了想道:“王爷年少成名,博学多才且武功谋略都是不凡,更是当今陛下的亲弟弟,且深受陛下信任重视,而且据闻王爷后宅没有通房妾室,更没有侧妃,若是你真心愿意,娘自然也觉得不错。”

“女儿真心愿意,在得到那本译注的时候,女儿心里就有二殿下。”真正上心则是在读懂了里面的那句话,她是满心欢喜的。

“娘,您别担心,也不要觉得女儿以后会过得不好,坊间传闻二殿下手段阴狠,那也是对待一些个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欺辱百姓的市井恶霸。娘不要认为女儿等了殿下这么多年,其实对于女儿和殿下来说,时间是对等的,女儿的十一年,殿下同样也是十一年,谁也没有比谁委屈。”

“娘是怕你笼络不住王爷的心。”怕你以后吃亏受委屈。

“不会的,女儿相信王爷不是个喜新厌旧的人。”

周氏见女儿这般,只觉得她是魔怔了,如今圣意已经下达,想得再多也是枉然。

明白这一点,她也只能提着心,抱着女儿睡下了。

半月后,曲家收拾了完毕,曲博文就带着夫人以及子孙赶赴盛京。

抵达京城的时候,已经四月中,距离端午节没有多少时日。

“这就是王爷给你置办的宅子?”看着眼前这座占地面积极大,且收拾的干净雅致的宅邸,周氏有些吃惊。

京城是寸土寸金,这一整套六进的宅子少说也要十几万两,这应该算是女儿的嫁妆,毕竟放弃上是女儿的名字,但是如此一来,他们曲家要准备的嫁妆,恐怕就有些拿不出手了。

如此一来,就需要在这里重新的添置一些才行。

曲晚素是未来的睿亲王妃,这整个盛京谁不知晓,如今曲家上门,不少的夫人小姐都给她们下了请柬。

只是曲家刚来京城,需要归置的东西很多,时间紧迫的帖子自然是无法赴宴,但是端午节之后的帖子却也是酌情差人回复。

有人说曲家现在就开始拿乔端架子,这还没有嫁进王府呢。

然而睿亲王的一句话却让那些个夫人小姐差点没吓尿了。

——本王的未婚妻,如何拿不得乔,端不得架子,一些个后宅长舌妇,还想骑到皇室宗妇的头上不成?惹恼了本王,拔了你们的舌头。

周氏得知后,心里长舒一口气。

如今曲家只有大房大伯在朝为官,二房资质比较差,是以在府中奉养老人,兼顾着府中的商铺之类,三房倒是在地方为官,只等女儿大婚才能进京,初来京城,她心里还有些忐忑,虽然扬州也是富庶之地,但是比起天子脚下的盛京,这差距立显,如今王爷能开口为曲家撑腰,倒是省了不少的麻烦。

“这话绝对不是王爷说的,他顶多就是让手下的人敲打一番罢了。”天知道,曲晚素就是觉得最后面的一句话,王爷是绝对不会说的。

周氏却没想太多,不管说没说,总之现在是没人敢小瞧了他们。

自从帝后大婚,太上皇夫妇就一直住在慈宁宫,睿亲王府倒是安静下来。

书房里,刘君凌正在看着几封信,这都是从大荣各地送上来的。

“王爷,适才太后娘娘差人传话,端午节让王爷进宫用膳。”

刘君凌抬头看了那人一眼,沉吟片刻道:“派人去曲家说一声,让王妃届时和本王一起进宫。”

睿亲王府的太监总管高哲点点头,唇角的笑容别提多灿烂了,“奴才这就差人去传话。”

“去吧。”刘君凌点点头,“收起你的笑,哈喇子都出来了。”

而得到消息的曲晚素却不见紧张,只因为她知道太后娘娘的为人有多好,但是羞涩却是难免,毕竟是丑媳妇第一次见公婆,能不害羞嘛。

当然,最紧张的莫过于周氏。

一听端午节王爷要来接女儿进宫一起用膳,赶忙为她准备衣裳首饰。

端午节这天,周氏很早就把女儿喊起来,让身边的嬷嬷给她收拾妥当,就怕王爷来时,他们还未准备好。

只是王爷来的并不早,一直到巳时过半,外面才有人说是王爷来了。

周氏赶忙带着女儿去了前厅。

当母女俩看到正在和老太爷以及二爷说话的男子时,说实话,周氏的心有些怪异。

她知道女儿长得很清秀,再加上那一身通透的气质,看上去格外的漂亮。

当然也见过皇后娘娘,同样艳丽夺目。

然而如今见到这位少年王爷,所有的漂亮都似乎变得黯淡许多,独留下眼前的这抹绝色倾城。

一身黑底金线团龙的衣裳,衬托的他高挑挺拔,肤色白皙,青丝披散在肩膀,衬托的一张脸,如同那初春的樱花粉桃,盛夏的莲花芍药,虽妖艳却不显得女气,反而让人觉得英气勃勃。

刘君凌见到一袭湖蓝色宫装的少女,好看的眉眼波澜不惊,声音温润如同上等的绸缎,“准备好了?”

“是!”

“那曲老,本王就先告辞了。”刘君凌对曲老和曲二爷拱手,冲着周氏点点头,率先走出前厅。

胭脂和水粉上前一左一右伺候着曲晚素向外走,待看到门前的马车,准备伺候着自家小姐上去,却不料厚重的轿帘掀开,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掌放在她面前。

曲晚素心尖儿一颤,犹豫片刻,将手掌轻轻的放在那只大手上,一股力道带着她上了马车。

胭脂和水粉知道王爷和小姐在里面,她们自然不敢钻进去,是以只能坐在驾辕上,好在这是亲王规制的马车,就算是驾辕纸上,也是铺设着厚厚的坐垫,空间很大。

马车缓缓动了起来,而马车内的气氛有些诡异。

曲晚素几乎是不敢动,她绝对没有想到,如今的二殿下,居然长得这般好看。

可是她不动,却也觉得坐如针毡。

他双臂抱胸,背靠在车壁上,那双眸子正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

一向镇定的心,此时跳动的厉害,脸儿也一点点的染上红晕。

许久之后,她觉得自己身子都僵硬了,才察觉到那股视线消失。

曲晚素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身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王爷一眼,发现他已经闭上眼,睫毛卷翘,美好的弧度让人嫉妒。

“若是本王一直看着你,你是否能紧张的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王爷睁开眼,视线和她在空气中对上。

曲晚素心头一震,赶忙移开视线,“我,不是紧张。”

“本王知道你不紧张,只是害羞罢了,但是本王怕说的太明白,你会从车上跳下去。”王爷活动一下,寻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小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

“……王爷失望了吗?”曲晚素现在有些饿紧张了。

“不会。”说了两个字之后,车内就安静下来,一直抵达宫里。

刘君凌将曲晚素带下车,两人就往慈宁宫去了。

来到这里,帝后二人已经在陪着太上皇夫妇说话了,见到他领着曲晚素进来,全部都露出笑容。

“民女曲晚素,参见太上皇,太后娘娘,参见陛下,皇后娘娘。”曲晚素进来后,双膝跪地,冲着他们行礼。

唐敏见状,冲着刘君凌道:“快点,扶起来。”

“礼不可废。”刘君凌等她请安过后,才带着曲晚素走到左边在武帝身边坐下,而皇后则是拉着曲晚素在她身边坐着。

“早就想见见你了,可是王爷说你初来京城,府中一切都需要打点,就把时间定在了端午节,母后和本宫念叨不知道多少次了,如今终于见到了。”

“是民女的不是,理应早些进宫来向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请安的。”

“这都是小事,十多年没见了,这丫头也出落的这么漂亮。”唐敏对身边的景帝道:“行了,儿媳妇也见着了,你们父子在这里了,我带着儿媳妇去偏殿说话。

“去吧!”

偏殿内,清香萦绕,唐敏瞧着眼前的两个儿媳妇,怎么看怎么喜欢。

“母后,听陛下说,小舅舅最晚明年就会进京述职了。”最开始总会觉得害羞的小皇后,没用多久的时间就和唐敏格外的亲密,俨然就是亲生母女一般。

唐敏微微抿唇,之后笑道:“看来你小舅舅这官做的很好。”

“陛下是这么说的。”皇后给她送上一盏茶,然后递给曲晚素一杯,笑道:“你们的婚期定在九月里,我也已经让尚衣局开始准备你的嫁衣了,以后和王爷成亲后,住在宫里也好,陪着母后和我,宫里没有一些个乱七八糟的人,陛下的意思,这样就很好,至少亲兄弟以后也可以住在一起。”

“多谢皇后娘娘!”曲晚素知道眼前的女子比她要小一岁,但是她若嫁给王爷,那就要喊一声皇嫂。

皇后娇嗔的瞪了她一眼,“其实现在可以喊嫂嫂的,虽然我比你还要小一岁。”

“……”曲晚素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虽然赐婚圣旨以下,但是现在就喊嫂嫂,未免有些孟浪,她真的张不开这个嘴。

皇后也知道曲晚素出身礼仪世家,是以也没有勉强,随即就岔开了话题。

之后固伦公主也过来,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公主的未婚夫明家长孙明熙玦。

明熙玦进来向太后和皇后请安之后,就看了眼小公主,转身出去了。

这是时隔十几年后再一次见到固伦公主,纵使曲晚素心性再平和,也被这兄妹俩的好相貌给震惊。

她不知道所谓的天下第一美人儿有多美,但是在她的心里,必然是比不得公主的。

公主是皇室贵胄,就算再美,也不会有所谓的“天下第一”这种俗称,但是坊间对于公主的好相貌,从来都没有平息过。

如今她还只有十四岁,但是却已经是美艳不可方物。

等长公主向太后行礼过后,曲晚素就站起身向她见礼。

公主上前扶起她来,细细的打量她一番,才笑道:“我知道曲姐姐,咱们小的时候见过的,当然那个时候我还小,十几年的事情已经忘记了,这都是母后告诉我的,不过还能见面就是缘分,我喜欢你做我的二嫂。”

“多谢公主。”有洒脱的皇后,如今更是有毫不扭捏的公主,曲晚素的承受能力有些担不住。

“好了,你未来二嫂面皮薄着呢,别吓着她。”唐敏招呼女儿在自己身边坐下,“熙玦什么时候赶赴边关?”

“下个月初就走,不过二哥大婚就可以回来了,娘,女儿也快要及笄了。”

皇后在这边忍不住笑道:“我的妹妹这是想要早些嫁人了?”

“嗯,熙哥哥年纪也不小了,都二十多了,若不是让我托着,他现在孩子都不小了。”

皇后摇摇头道:“我看未必。”

“为什么?”

“因为明家大公子心里可是只有妹妹你一个,听你兄长说,他在你很小的时候,就挂念着你了。”皇后揶揄道:“你要知道,驸马在朝堂上是没有实权的,但凡是心里有着大抱负的男子,一般是不愿意尚公主的,明家大公子又是个惊才绝艳的,若非心里有你,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做驸马爷。”

公主想了想,露出一抹欢喜的笑,“大嫂你这么会说,我大哥知道吗?”

“你这丫头。”

众人都不禁笑出声来。

曲晚素心里也放松下来,最初的紧张感也逐渐消失。

“当今陛下英明神武,依民女看来,就算是明家公子尚了公主,若是有能力,陛下也不会埋没他的。”

“未来二嫂,你能别一口一个民女嘛,咱们可都是把你当做家人了呢。”公主看着她,娇滴滴的回道,“你这样自谦,咱们都不是滋味。”

“可是……”

“别可是了,你能嫁给我二哥,是我二哥的福气,他这样的人,我开始都怀疑会娶不到媳妇。”

“别乱说,王爷长得那般俊俏,怎么会寻不到妻子。”皇后最开始也是不知道如何与这位小叔子相处,但是这半年多来,她算是明白了,这位王爷天生的不喜说话,不喜啰嗦,说话从来不喜重复第二遍,总之就是各种的不喜,而且王府内只有当初立府的时候,太后娘娘拨给他的两个宫女,再无女子。

“俊俏有什么用,就我二哥那种……啧,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大嫂可还记得,两年多前,二哥从江北回宫,母后举办了赏花宴,就那梁大人家的二姑娘。”

皇后瞬间明白过来,抿唇对身边的曲晚素道:“两年前,王爷巡视江北回宫,正好赶上了母后准备的赏花宴,当时王爷在御花园的假山后凉亭内小憩,结果梁家的二姑娘垂涎王爷美色,瞧瞧的摸过去,想要来一次偶遇,后来被王爷直接给打出来了,若非母后开口劝解,指定那梁家也会跟着倒霉,王爷不喜女子近身。”

只是说完,她就察觉到了曲晚素落寞的神色,赶忙解释道:“你别担心,你这桩婚事,是王爷让陛下下旨求来的,王爷对你是不同的。”

这边唐敏看着曲晚素那清丽的小脸儿,笑道:“素素别紧张,我那儿子心里是有你的,虽然性格有些不讨喜。”

曲晚素点点头,她明白的。

午膳结束后,景帝夫妇就去寝宫小憩,武帝则是带着两个兄弟和未来妹夫准备去御书房。

“恋恋!”睿亲王喊住还在吃甜点的公主。

固伦抬头看着他,眨眨眼询问什么事。

“待会儿陪着你二嫂在宫里转转。”

“哦,知道了,二哥别担心。”固伦咽下口中的甜点,然后对身边的侍女道:“你去小厨房,让翠红姑姑再做几样小点心,等临走的时候给熙哥哥带上。二哥你走吧,我陪着二嫂就行。”

刘君凌对旁边安静的曲晚素道:“让固伦陪你坐坐,待下午本王送你回去。”

“是,王爷慢走。”

等他们都离开,固伦把一个小碟子推到曲晚素面前,“二嫂吃吧,这是翠红姑姑做的点心,天底下一等一的好吃。”

“好!”

下午,曲晚素静静的坐在马车里,旁边依旧是闭目假寐的睿亲王。

出宫的时候,太后给了她一个很大的食盒,里面放着好几种点心,都是她从未见过的。

“王爷……”

刚开口,刘君凌睁开了眼,修长的手指掀开车帘儿,道:“本王还有事,就不进去了。”

“是,那民女先行告辞,王爷您慢走。”

“……以后不用和本王这般客气。”

“好!”

在她的心里,王爷是个清冷的人,哪怕容貌长得很是妖艳俊美,性格却依旧让人退怯。

之后的日子里,王爷并未上门,就连书信或者是传话都没有,听说他秉承圣命,去了北境榷场,随行的有明家的长公子和固伦公主。

从盛夏到初秋,然后进入深秋,距离大婚的日子也只有几日。

这些日子来,府里很是热闹,曲家大爷带着妻子和孩子都过来住下,帮衬着周氏打点她的大婚。

“你坐在这里发呆?”后面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

曲晚素紧了紧身上的大氅,回头看着那缓步而来的青衣男子,“大哥。”

“很紧张吗?”曲少昌和她并肩站在廊下,看着院中那颗已经有些稀疏的桂树。

“也不是,就是心里有些没底,大哥,你说王爷心中是否有我?”

“有!”曲少昌勾唇笑道:“你以往都住在扬州,对于王爷的了解无非就是道听途说。除了让他上心的,王爷是个冷心冷情的人,当初父亲知道陛下下旨赐婚,心里是担心的,不过陛下告知父亲,你是王爷求来的,听闻十岁那年,陛下就知道王爷是要娶你的,若非心里没有你,你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

“可是王爷,瞧着待我和待别人是一样的。”

“你的别人说的是谁?”

“我也不知道,就是心里这般想的。”

“所以说,为什么要这么想,若是你询问我的意见,我会告诉你,王爷绝对你是的良人。”

不管如何,大婚如期而至。

一系列冗长的礼仪结束后,外面已经天色暗淡下来,整座王府内此时红灯高挂,熙来攘往,好不热闹。

曲晚素静静的坐在寝宫内,身下是大红色的被褥,柔软细滑,殿内安静而平和,偶尔能听到喜烛爆裂的“噼啪”声。

王爷此时还在外面宴客,而她却也只能这般静静的坐着。

下一刻,殿门推开,外面进来一个年约三旬的妇人,相貌温和,笑容柔软。

“王妃娘娘,折腾了一日,肚子饿了吧,这是奴婢给您准备的细丝小面,王爷担心您饿着,让奴婢给您送来的。”

“你是……”

“奴婢秋霜!”

一听这名字,曲晚素起身走上前,笑道:“原来是秋霜姑姑,劳烦你了。”

“担不起王妃娘娘一句劳烦,快点吃吧,刚做好的,虽然奴婢的手艺比不得翠红姐姐,但是也算是拿得出手,王爷吃了好多年,到底是没有嫌弃。”

她走到桌前坐下,看着面前的那碗冒着热气的小面,还有两样精致的小菜,肚子还真的是有了饿。

“谢谢姑姑。”

“王妃娘娘慢用,奴婢先告退了。”

用过晚膳,自然有她的贴身婢女将桌子收拾干净,余下的时间她就只能独自在房中干坐着。

夜色逐渐变得浓郁,前面的嬉笑声也渐渐归于平静,而此时她却心脏跳动的厉害。

前面安静下来,就表示王爷很快就要过来了。

“王爷!”

外面,声音传进来,曲晚素坐在床榻边,双手翻搅着,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

殿门推开,他带着慵懒的声音响起:“你们都退下吧。”

“是!”

随着一道醉人的醇香酒味,刘君凌在她身边坐下,然后修长且带着微微凉意的手指捏住她小巧的下巴,让她抬起头。

眼前的刘君凌眸色幽深,透着微醺的慵懒姿态,那张本来就妖艳的脸,此时更是透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王爷……”她红唇微微张开,只觉得口干舌燥。

拇指轻轻抹掉她的唇脂,然后移开,攥住她的手腕,就往内殿而去。

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浴桶,目测足以放下三五个人还显得很是宽敞。

“沐浴吧!”

“……”沐浴吧?两个人?

刘君凌自顾在旁边脱掉衣裳,然后随手搭在旁边的披风上,见新婚妻子还傻傻的站在那里,他好看的眉眼微微挑起,“怎么?难不成你要这样睡觉?”

“不,不是……”可是她真的下不去这个决心。

然而她做不了决心,自然有别人代劳。

等察觉到那修长的手指,飞快的解开她的衣衫,曲晚素只余下一声低呼和娇羞的抗拒。

“王爷,这样妾身着实做不到!”新婚第一夜就要共浴,这尺度她承受不住。

“素素,本王很累!”刘君凌弯腰抱起她,直接将人放进浴桶,然后他整个人坐了进来,“别折腾了。”

见他带着疲惫的嗓音,曲晚素也安静下来,但是背对着他的肌肤此时泛着娇羞的粉红。

本以为他会做出什么更加过分的事情,却不料两人只是这样沐浴而已。

想到他是那种很冷清的人,曲晚素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然而,等沐浴过后,整个人被他抱到床榻上,床幔放下后一直到清晨,她才知道,外界传言果然不可尽信,这一夜差点没有被折腾散架。

次日,睁开眼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大亮。

她反应慢半拍的坐起身,然后脸色瞬间大变。

成婚次日是要进宫请安的,她居然一觉睡到大天亮。

“胭脂,水粉,快点伺候我更衣……”

然而殿门推开,等来的不是她的侍女,却是一身墨色锦袍的夫君。

“不用紧张,咱们明日进宫。”昨晚折腾到凌晨,谁能起得来,不差这一日。

但是曲晚素心里却不安,成婚次日向公婆请安,这是大荣朝的规矩,历来没变,可是他们却要在第三日,传出去这像什么。

“王爷,妾身不累,咱们还是……”

“你不累?”刘君凌站在床榻前,看着他的妻子,雪白的脖颈处现在还有那殷红的印子,可见昨晚他孟浪的结果。

“是,妾身不累,所以……”她点点头,然后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王爷,您……”

为何要脱衣服?

“既然不累,那咱们继续!”冷面王爷说罢,整个人翻身压上她。

……

慈宁宫内,景帝正在陪着媳妇说话。

近四旬的太后娘娘侧卧在美人榻上,头枕着正在看书的景帝。

“瞧着咱儿子的性子,没想到居然是个疼媳妇的。”

景帝一手端着书,一手搭在媳妇的腰上,闻言看了她一眼,笑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他们都是我的儿子,自然像我。”

太后娘娘噗呲一笑,娇嗔的瞪了丈夫一眼,“脸皮真厚。”

“谢夫人夸奖,为夫受之无愧!”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