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昨晚弄了三四次还想要

于跃点头道:“没错,她对我十分重要,我一定要把她从魔族的手上抢回来。 ”

在注视了于跃的眼睛一会,莲恩雪特呼出口气:“真是羡慕那个女孩啊,有能够牵挂他的人。”

于跃道:“你也一样啊。如果你被魔族抓走了,小艾琳和盖莉尔,以及你的很多精灵同胞都会挺身相救、非常牵挂你的。”

莲恩雪特叹了口气:“虽然是这样,但你还是有些不懂啊……”她的身体转了过去,没有让于跃看到面孔,目光漫不经心的扫向天空。“你呢?你会怎样?”

“我?我当然也会救你。”

她的娇躯颤动了一下,眼帘降下,微笑着点点头:“能够听到这个答案,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就在这时,突然,小艾琳冲了进来。

“于跃哥哥!雪特姐姐!预言术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预言术即将展开!!!”

于跃立刻站了起来,道:“辛苦你了,小艾琳。”

小艾琳摆摆手道:“不辛苦,我什么都没做呢。我刚刚到地方,妈妈就告诉我已经布制完成了,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快……于跃哥哥,怎么样,你要去看看吗?”

于跃问道:“是在方才那间圣树的木屋上进行吗?”

小艾琳点点头。

“那就走吧!”

很快的离开现在所处的木屋。这里离圣树并不远,于跃三人跑到了圣树的脚下,也就是那两位侦查精灵将于跃一开始带到的地方。

从这里望去,圣树上的树屋只是一个小点。

小艾琳疑惑的看着已经停下脚步的于跃:“于跃哥哥,为什么不上去呢?”

于跃摇头道:“上去怕打扰你母亲释放技能,我就在这里观看就好。”

就在小艾琳张开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圣树绽放出光芒!

是分外柔和的光芒,光芒如同波动一般,向四周扩散。在周围飘散的光点似乎受到了影响,开始了微微的震动。

此时的圣树散发出极为神圣的气息,令所有精灵领域的精灵,都望向巨大的圣树,纷纷露出朝圣的表情。

于跃也感受到了这股神圣的气息,心灵也变得空灵了起来。

知道这是盖莉尔在释放预言术,于跃的心中,也开始挂念起了白雨清。

希望她能平安无事。

不,一定要平安无事才好。

只要你活着,不论你在哪里,我都要将你救出来!

而在于跃仰望圣树之时,周围的小艾琳和莲恩雪特都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做出虔诚的动作。

而圣树周围的光点,突然开始移动起来,全部朝圣树之上的那间树屋上汇聚而去。

毫无疑问,这个预言术,需要借助到圣树的力量。

很快,光点便贴满了整个树屋,树屋此时璀璨的如同星辰,绽放出刺眼的光芒。

……

不知过了多久,于跃回过神来,而那贴紧树屋的光点,也同时消失了下去。

此时的圣树,周围的光点少了至少九成,只剩下零星的光点散布在周围。

于跃有些担心道:“没有问题吗?圣树是你们精灵的能量之源,它如此消耗能量,会不会给你们造成麻烦?”

小艾琳摇摇头:“没关系的,虽然现在看上去圣树的能量失去了很多,但也只是一时消失了而已。很快,圣树周围的能量会再度充盈,预言术不会消耗圣树多少能量的。”

于跃点点头:“现在算是预言术结束了吗?”

小艾琳道:“结束了,随时可以上去,我们上去吧。”

于跃点点头,三人便一起来到了圣树之上的树屋。

小艾琳朝于跃道:“关系到那个女孩的信息,我们就不进去了。”

于跃点点头,独自一人踏入了树屋。

树屋中,此时只有盖莉尔一人。

她此时身着一尘不染的祭祀服,衬托得她非常圣洁,看上去如一朵高雅的兰花。

在她的身边,有着很多祭祀用具,十分冗杂,有青烟在她的周围消散。

此时,于跃竟是有点紧张。

“成功了吗?”

盖莉尔朝他笑着点点头。

于跃松了口气。

看着她的表情,白雨清应该没有什么事,只要她还获得好好的,于跃就有将她救下来的信心。

“坐吧。”盖莉尔示意她面前的一把椅子。

于跃走上前去,在椅子上坐下。

她道:“关于你要知道的那个女孩,白雨清的消息,我基本上已经掌握了,预言术很成功。”

于跃点点头,等待她继续讲下去。

她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可以先告知你,她的性命,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处境不容乐观。”

“只要还活着就好。”

盖莉尔摇摇头:“你想的还是太简单了,我大概知道你的实力,但对比起来,你如果真的去救她,能够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小……”

于跃并不为动容。

看着他坚定的眼神,盖莉尔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无法说服他。

“好吧,我就告诉你她现在的真实情况——好消息是,她现在所处的地方,其实并不离这里多远,反而非常近,只需要几天的行程就能到达。”

这句话令于跃振奋了起来,这么说,几天内就能见到她了?

盖莉尔摇摇头:“但是,那个城市,现在驻扎着魔族的大军,并且对那个人类女孩严加看管,基本上她没有任何逃出来的可能……甚至,有一位魔君正在打她的主意!”

魔君。

这个词汇,还是令他的眉头皱了皱。

“是哪位魔君?”

东、南、西、北四位魔君,他大致知道的有三位魔君,是这三位魔君中的一员吗?

“南方魔君。”

于跃有点吃惊。

这个对白雨清不利的魔君,竟然并不是他认识的三位魔君的任何一位,而是他从未听过消息的南方魔君!

“南方魔君……能告诉我他为什么要绑架白雨清吗?她的身份,到底和魔族有什么关系?”

盖莉尔道:“这次预言术,我确实知道了这个人类女孩身上的秘密……她身上的秘密真的有点大,强行窥探她,甚至差点令我都被反噬。”

“现在,我就告诉你她的真正身份——”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