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稠得灌入花壶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师傅,对方几个人?”闻于声轻声问道。

知己知彼,方才百战不殆,有人形雷达在自己身边,如果弃着不用,岂不是爆遣天物。

“三个,一女两男,修为和你差不多,不过都是擅长暗杀的好手。”丹阳真人言简意赅的说道。

“三个人,暗杀的好手吗?”闻于声轻声念道。

既然是暗杀的好手的话,那么正面交锋的能力,可能就会稍弱一些,毕竟暗杀讲究的是一瞬的爆发,而不是持久的争斗。

但是,刺客最让人感到恐怖的,亦是那一瞬的爆发。

若只是一个人,有着丹阳真人神魂之力的相助,闻于声敢说自己能百分百的拿下那人,可三个人,还是三个修为并不逊色他的修士,能不能拿下来,闻于声自己心里还真没多少底。

虎卫军,一军帐里。

三人绕着一张桌子,坐在账内,桌子上摆着清酒、肉脯等食。

“贼娘的,不知道周大哥怎么想的,让我几人来杀这群官贼。”一名粗犷的汉子,满饮了一杯酒,重重叹一口气,怨声说道。

“以你的智商也不必知道,少说,多做。”那唯一的女子伸手抓了一块肉脯,塞入口中,轻声说道,声音清冷,像是刚才那句讥讽的话不是出自她口。

“如今闻家小儿不过是傀儡皇帝,又被太傅逼迫出征。”另一名男子开口说道,相貌清秀,不像是个修士,更多像是一位读书人,出口说的话,也多是文绉绉的。

“前段时间又与那胡战起了口角之争,我们只需多杀几人,将这杀人的恶名加在闻于声头上,到时候便不用多少气力,官军就自会溃散。”

“我担心的是被当做诱饵,毕竟在皇都下暗杀军中校尉,未免太过招摇了一些。”女子眉头微微皱起,叹口气,轻声说道。

书生摇了摇头道:“太傅梁玉巴不得闻家小儿去死,又怎么可能出手阻拦的,死个把几个校尉,对于他那种层次的人而言,算不得什么。”

“就这么被他们当成窝里斗的枪使?”女子话语中多有不快。

书生伸手揽住女子一丝发梢,握在手中把玩:“不,应当是看他们鹬蚌相争,我们渔翁得利,两月后的大战,坐看他们像丧家犬一样逃回来。”

那汉子大口咬了一块肉,油腻腻的手挠了挠头发,轻声说道:“就是那啥,不战,不战啥来着?”

“不战屈人之兵。”女子小口抿了一口酒,轻瞥了汉子一眼,冷声道,“脑子不好,就别学读书人文绉绉的酸话。”

“你这妹子,话说怎的兀那难听。”汉子瞪圆了眼睛,喝道。

女子自顾吃着肉脯,不去理会汉子:“你管住你那双耳朵,不听便是。”

书生笑意盈盈看着面前的闹剧,小口抿着清酒,一言不发。

这三人赫然将这军帐当做聚会的场所,丝毫没有身处数万兵卒中央深处的心惊胆战,不知是艺高人胆大,还是心中有底气所以无所畏惧。

军帐外,夜饮笙箫声隐隐还能听到,只是隐藏在满天的呼噜声中,除非贴在那军帐帷幕上,难以被人察觉。

突然,一道寒光从军帐外撕碎帷帐,直直向着三人袭来。

三人面色一变,向后撤步,躲过这一道正向三人命脉出打来的寒光。

锵——

寒光扎入桌子,入木三分,赫然是一片被人力掰断的刀片,抖抖索索,发出铮铮金戈震动声。

“什么人!”那大汉看着桌面上兀自震动着的刀片,高声喝到。

闻于声撩开帘子,走了进来,巧笑嫣然,怯生生道:“见几位朋友聊的开心,就忍不住想过来凑个热闹,不知欢迎不欢迎。”

“哦?那行”大汉挑了挑,刚想开口欢迎。

啪!

女子抬手猛地就在大汉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冷声道:“是不是喝酒喝傻了,来人是敌非友,你还看不出吗?”

书生拱手,一脸桀骜之色,冷声道:“在下三人为陛下近卫,不知阁下是何人,竟敢在军中对我等出手。”

皇帝侍卫?闻于声挠了挠脑袋,这三人如此信誓旦旦的模样,若不是这十多年来,他从未见过这三个人,他还真信了。

“皇帝侍卫?”闻于声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惊呼道。

“怕了吧,那还不赶快滚球。”大汉很夸张的大笑出来,像排演好一般说出这一段话,机械不带一丝感情,唯有最后“滚球”两个字,说的顺畅无比。

闻于声抿了抿嘴唇,咽了一口口水,人畜无害道:“皇帝侍卫好吃么?”

这一句话说出来,霎那,书生和女子的面色微变,只有喝酒上头的汉子,还一时没弄清楚状况,被这个问题绕了个糊涂,傻傻的回答了出来。

“这个,我没吃过,不,不太清楚。”

书生冷笑一声,打断汉子的话:“阁下还是莫要打趣在下的朋友了,想做什么,开门见山的说吧。”

书生瞥了一眼桌上还在兀自抖动的刀片,心有余悸,若不是他三人五感敏锐,早就被这刀片削下半个脑袋下来,像这般出手狠辣的人物,又能自由出入军帐,怎么可能会是连皇帝侍卫都不知道傻子。

这样

“你三人是何来路。”闻于声见此,也不再装傻,直言冷冷问道,“军帐重地,擅闯可是重罪,尤其是军中多乱事,你三人最好束手,和我走一趟。”

“我等是陛下”大汉扯起刚才拉起的大旗,还想再震震这个看起来极其年轻的人,只是话不多一半,啪一声,女子又是一巴掌甩在大汉头上。

“我等山野闲散人,看不过虎卫军作威作福的模样,所以扯着当今圣上的名声,做些惩奸除恶的事,若是有叨扰的地方,还请阁下高抬贵手。”

书生一收刚才骄纵的嘴脸,彬彬有礼,重新作揖,恭声说道。

闻于声暗笑,若不是他刚才通过丹阳真人的灵魂传音得知面前几人的身份,说不得就会被掩埋过去。

只是不知这书生是什么人物,人可伪装出百样,但人心却通过那双眸子无法掩饰住,可这书生却是装什么样对的人,像什么样的人。

如此彬彬有礼,眸子中又暗含纯澈的义愤填膺的神色,闻于声真差点就信了。

“也别紧张。”闻于声一副取信于人的样子,跺了跺脚,哈口气,走到桌子前,兀自端起一杯酒,轻抿了一口,柔声说道,“我是这夜间打更巡逻的,见着军帐内不太对劲,就过来看看。”

“我也早就看不惯那群官老爷们作威作福的样子,谁想在这大晚上苦哈哈的出来,若不是挣那一月三钱的粮饷,早他娘的不干了。”

闻于声愤恨的摔了酒杯,捏了一块肉脯塞入自己口中,难为情的搓了搓手道:“只是食人俸禄,也少不得为人消灾,还请三位给小人记下笔录,然后自行离开便是。”

三人中,隐隐以书生为首,书生默不作声,剩下两人也不敢越俎代庖,也当做没听到的样子,一言不发。

“小人上报时,就说拦不住三位英雄好汉,您三位看如何?”闻于声挠了挠脑袋,似看出来三人的为难之处,忙急着说道。

“二哥,也别为难人家,指不定这一个情报就价值数金,我们兄妹三人,又不会怕了这群狗官贼,就当随手送个人情,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

女子轻声开口说道,面色间有慈悲之色,悲天悯人如是。

书生像是被劝动了一般,轻声说道:“那就这么办吧。”

闻于声面露大喜之色,急忙点头,垂头下去,一边一只手向着胸口探去,一边说道:“真谢谢三位英雄,这一个情报可是价值三金,小人一年可都赚不了这些钱。”

女子眸子中寒光略过,身子猛地向前一倾,袖口一抹寒光滑出,身形闪动间,那抹寒光便是向着闻于声喉咙处抹去。

闻于声像是脑袋上长了一只眼睛一般,伸手一捞,便是抓住女子的手腕,血气之力滚滚而出,竟是想凭着这股庞大的血气之力束缚住面前的女子。

另一只手高高抬起,向着女子头顶拍去,以闻于声如今的力道,拍碎一个人的脑袋,并不比拍碎一个西瓜困难多少。

女子丝毫不慌张,手腕一滑,就是从那血气之力的束缚中逃脱出去。

见一击不成,书生与汉子身上气势猛地迸发出来,如虹如芒,威势逼人。

闻于声面色一苦,心中暗骂道:“师傅,你坑我,什么修为与我相当,分明就是后天境高阶修士!”

面前的三人的修为,都要高出闻于声数层。

书生与那女子都是后天境九层的修为,而那汉子虽然弱了一分,但也是后天境八层的修士,修为也高出他一倍的数额。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