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本无吗DⅤD在线播放一区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最近扯淡的事儿太多,加班,打官司,家人住院,跟领导吵架。。不好意思诸位,影响了更新)

“魔修!?”

张唤折刚摆出那副标准的北京瘫,听到魔修俩字瞬间又直起了身子。

林青山的结论,基本上都是她跟玲玲猜的,虽然是猜的,但林青山觉得基本上不会有错。无比邪恶的气息,数十童男鲜血画阵(其实画阵的事儿也是她们猜的,传送结束之后,幼童的鲜血和尸体就都消失了,玲玲是根据残留的味道做出的判断),这不是魔修是什么?

林青山只能猜,张唤折和陈占东却是有经验的,他们不但确认了这事儿确实是扯上了魔修,还知道这是魔佛宗搞得事儿。

他们对魔佛宗这传送阵的预估概念还处在几百年前那个时期,所以他们认为这传送阵只能送十五个筑基期过来。这倒是他们的落后思想立了功了。

魔佛宗是个很奇怪的门派,虽然对正道来说,所有的魔修,甚至是魔域的所有人都很奇怪,但是这个魔佛宗,那是特别的奇怪。

佛讲求个普度众生,重在悟,重修心,按理来说恶人压根没法学佛,就算学了也不会学出什么结果来(其实也是有,比如一个大恶人学佛,就有可能学成个好人,但是魔佛宗显然不属于这种情况)。

佛是慈悲的,虽然怒目金刚也是存在的,佛也能发怒伤人,但是就算动手,佛的目的其实也是度化他人,所以说,学佛的不管学的好不好,反正几乎是不会做什么恶事的。

这魔佛宗倒好,直接把这个度化世人的理念给变成了杀人就是度化,甭管你是好人坏人,我杀了你你就能去西方极乐世界,所以我杀你是在做好事。

用这种奇怪的理论强暴了自己的逻辑之后,他们还真就可以修佛了,这群大光头每天抱着一颗普度众生的慈悲之心跑出去各种杀杀杀杀杀,而且他们跟别的魔修还不一样,别的魔修有可能打你一顿之后还饶你一命,但是这这群光头煞星盯上了,就只能被度化了,压根没有商量的余地。

那些金光闪闪的佛门弟子,修出来的是慈悲为怀,宁静祥和,这些黑不拉几的佛门弟子,修出来的却是毒辣为怀,冷酷残忍。

佛门弟子是出了名的遇事冷静,心境稳固,这群黑吴克竟然也做得到遇事冷静,心境稳固,不得不说大道的确是殊途同归,即使你另辟蹊径,但你走的其实还是那条路。

魔佛宗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他们喜欢研究道家的阵法,他们对阵法的研究热情甚至不比研究佛法的热情差多少。

整个魔域,除了这群吴克之外,剩下的全都是疯子(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群大光头也是疯子),他们在战场上的表现完全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乌合之众。

比如某个魔修看到远处有个正道的修士,那没说的,冲上去就是干,至于陷阱什么的,有就有呗,碰上了自认倒霉。

要是看到远处有好多个正道的修士,那就有说的了,兄弟们一起上啊,那边有正道修士啊!然后冲上去就是干,至于陷阱什么的。。还是那句话。

面对这种蠢货,使用阵法作为陷阱坑杀之,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很多时候都不用考虑诱饵会不会太显眼,会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什么的。

同时,魔修大多都是追求自身的强大,追求杀伤力,追求修炼速度,别的在他们看来都是旁枝末节,更何况,布阵杀人哪有自己冲上去杀人来的爽?

偏偏蠢货总能遇到救世主,魔佛宗的吴克们就是他们的救世主,这群吴克冷静机智,发现了阵法陷阱会提醒其他人破阵,并且与正道的修士不同,正道修士大多是自己该修什么修什么,稍微学一点阵法作为辅助,他们却是把阵法当成了第二个主业来学,所以他们往往能够轻易破阵,带领队友们走向超神,甚至主动画阵坑杀正道。

说实在的,要不是因为魔修中有这么一群一点也不魔修的存在,魔域早就被正道清理干净了。

扯到这群吴克的事绝对不可以小觑之,因为吴克们遇事冷静,宠辱不惊,执行力极高,扯到吴克就代表扯到了麻烦。

“他们往南走了?”

“是,一路向南,方向一点都没有偏,不过我只追踪了不到三里,不能确定他们之后有没有变向。”

两个老家伙对视一眼,这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吴克们就是冲着那道法阵去的,反正魔修们也就那么点心思了,反攻正道嘛,路人皆知。

“要不你找个大乘期的剑修跑一趟吧,估计三五分钟就解决了。”

按照筑基期修士的实力来算,即使他们有什么可以加速赶路的法宝,想从大秦都城跑到魔界河那边,最快最快也得个五六天,而大乘期的剑修。。确实是三五分钟就够了。

就算跑这一趟在路上没找到人,沿着魔界河来回晃悠几天,准保也能在这十五个吴克破坏结界法阵之前弄死他们。很多事都是这样,没发现的话,什么准备都不做,就有可能吃大亏,而若是提前发现了却很容易解决。

“怎么?难道你指挥不懂大乘期的剑修?那渡劫期的也可以啊。”

师徒俩盯着张唤折看了一会儿,却见他只是皱眉沉思,并不出声。

这么简单的事为毛还要犹豫这么久,难道有什么难处?

见张唤折还不吱声,陈占东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实在不行的话,我去跑一趟也行,我的速度倒也够了,只是我不会飞,视野恐怕不够好啊。”

陈占东说这话倒不是挤兑张唤折,他是真的这么想,毕竟事关魔修,他确实不介意跑一趟。

“我不是在想让谁去,而是在想。。到底去不去,去了之后,到底要做什么。”

“哦?”

陈占东眉头一皱,随后马上又松了开来,并且露出了笑容。

“有意思,不愧是掌门大人啊。”

张唤折翻了个白眼,说道:“甭拍老夫马屁,情况紧急,你屈尊给我跑个腿吧,把所有宗主叫过来,咱们整个大新闻。”

“哈哈哈!老夫就喜欢大新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