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向前爬再被攻拖回去

伏见猿比古将嚣张的俊脸靠得更近,轻飘飘的呼吸几乎喷在身下人的皮肤上:“啧啧,Misaki你这个样子看起来真是让人心痒难耐呢……”

八田美咲不甘地被堵在墙角,还想要反攻:“混蛋!有本事放开我!”

“放开你你可就没这么听话了……对了,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伏见猿比古不愧是名副其实的“猴子”,身手矫健的同时还知道怎么戏弄别人,比如此刻,八田美咲明明尴尬到爆炸,他却一本正经地想要讨论正事了。

“如果你能告诉我怎么知道十束多多良被附身的,或许我可以考虑先放过你。”

八田美咲脸上的红晕衬得稚嫩的脸孔更加可爱,他倔强地思考了一会儿,才气呼呼地说:“……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这个叛徒!虽然他做的事情比你还要可恶,但那是我们赤之氏族的事,和你没半毛钱关系!”

“呵呵,那好吧,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样,或许等到你出去之后,你的尊哥和赤之氏族都已经不在了。”

说罢,轻松地站起身来,似乎有点无趣地转身向门口走去,这种撩人撩得恰到好处的功力,很容易让人怀疑伏见猿比古是不是一只万花丛中花蝴蝶。

“……具体的事情我不清楚,但是白色狐魂的目的并不简单,似乎是想得到一个什么石盘,他附身在多多良身上,就是打算通过制造赤、青两族的矛盾,将这个石盘引出来。”

伏见猿比古虽然脑子很好使,但对于德勒斯顿石盘这种绝密性的资料还是知之甚少,对此无法判断真假,打算先告诉宗像礼司。

在走之前,他转身对乖乖招供的八田美咲送了一个自以为甜美实际上令人悚然的微笑:“看在你今天还算乖巧的份儿上,晚上我会再来看望你的。”

……谢谢你我一点都不稀罕这种特殊待遇好吗?我强烈要求得到和其他人一样普通的待遇!

八田美咲看着冷笑着走远的可恶背影,内心将名为“猴子”的小人切剁剐削煎炸烹煮了一百遍。

伏见猿比古推门进来的时候,宗像礼司似乎正匆忙地把手指从鼠标上移开,总是冰山般冷峻的面容上看不出一丝波动,伏见猿比古走过去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一下电脑屏幕,却只看到桌面。

“什么事?”宗像礼司平静无波的语调和表情一样瘫痪。

伏见猿比古歪着脑袋,用手扶了一下眼镜:“他说十束多多良被别的东西附体了,想要挑起赤青两族的争端,借此得到一个石盘。”

宗像礼司精明锐利的视线从镜片后透出来,十指交叉放在嘴唇上方,出乎伏见猿比古的意料,宗像礼司看起来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件事的可能性。

“结合刚才的所见,似乎这种可能真的成立呢……”

他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因为被双手挡住了部分音量,伏见猿比古又因为别的事情心不在焉,所以没有听清楚。

“哦,Misaki还说那个叫路漫漫的女孩应该也知道这件事,我记得,她好像是无色之王对吧?”

宗像礼司眼前浮现出一张天真无邪的可爱脸蛋,眉宇间有点疑惑,但只是点了一下头,示意自己了解了。

尽管知道自己这位骄傲尊贵的冰山组长惜字如金,伏见猿比古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觉得他说的这些可靠吗?”

宗像礼司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若有所思地站起来:“事实胜于雄辩,证据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就打算离开办公室,伏见猿比古的声音从后面追上来:“组长,你好长时间没有见过周防尊了,难道就这么放心那头狮子?”

宗像礼司被保养得漆黑锃亮的皮靴在门口停顿了一下,头也没回地丢下一句话。

“谁说我没见过他了。”

伏见猿比古愣了一愣,是自己的错觉吗?怎么觉得从刚才这句硬邦邦的话里听出来一点傲娇的味道?还有组长到底是什么时候见过周防尊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段时间他们的组长大人都没有离开过Scepter4的本部吧?

他的视线又飘到桌子上的电脑上,突然有了一个怪异的猜想——难道狮子一样的赤之王和冰山一样的青之王交换了社交账号?刚才两个人正在网上聊天?

稍微脑补了一下两个人网上聊天的情景,就算是变态如他,也忍不住全身一抖,但这是刺激的一抖。伏见猿比古看着屏幕被锁住的电脑,五指开始蠢蠢欲动。

不知道破解传说中智商爆表行事作风滴水不漏的组长的电脑密码难度有几级呢?

晚上,连牢房里都熄了灯,八田美咲在单人床上缩成一团,正睡得不知所以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人一顿猛摇,迷迷糊糊地将眼睛掀开一条小缝,差点没被耀眼的白色强光晃瞎眼睛。

“卧槽……什么鬼?”

大约是刚从深度睡眠中醒过来,他说话的声音带着一点沙哑的鼻音,慵懒又性感,配上一脸迷迷瞪瞪的表情,简直招得人想扑上去抱住他的脑袋一顿狠揉。

伏见猿比古看了看表,翘着组角哼了一声:“说好了今天晚上要来看你的,还好还有半小时才到明天。”

八田美咲看着黑乎乎的环境中被手电筒的亮光照亮的那张欠抽的嘴脸,又是烦躁又是胃疼:“……卧槽,你要是在节操的问题上这么讲究,现在就不是人见人骂的叛徒了!”

伏见猿比古忽视他满脸的不耐烦,兴味盎然地打量着他:“原来半夜被弄醒,Misaki的脏话技能会被解锁吗?”

“……”

八田美咲支棱着一头乱发,无语地看着这张让他恨不得用棒球棒砸成肉饼的脸,可惜,被关进来的时候棒球棍和滑板一起被没收掉了。

明明已经要到零点了,伏见猿比古还精力旺盛得匪夷所思,这一点再次证明他的变态属性。关键是,变态不要紧,但是变态还出来找人叨叨,那就很要命了。

“你想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晚才来找你吗?”

八田美咲生无可恋地眨眨眼睛:……不想知道啊,劳资现在只想睡觉。

“因为我今天挑战了一个难度S级的任务,不过很遗憾,就算天才如我,也没能打开……完成任务。”

八田美咲面无表情地打了个呵欠:哦。说完了吧,可以走了吧?

然后伏见猿比古又没话找话地说了很长一段,就在八田美咲要顶着耀眼的强光睡过去的时候,他终于想起了还有重要的问题还没问。

“就算十束多多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是假的,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八田美咲因为被亮光照得太久,又实在困得不行了,两只圆溜溜的眼睛情不自禁地蓄满了眼泪,看起来楚楚可怜的,竟然一下子戳中了伏见猿比古这变态内心奇怪的地方,他终于意识到应该吧手电筒挪开一点。

拜托了强光的照射,八田美咲的眼前还是一块块灰灰白白的光斑,好不容易才揉揉眼睛适应了这种黑暗的环境,两人大概沉默了十来分钟,八田美咲的声音才恢复清醒时的生机勃勃,在暗黑的夜色中显得脆生生的。

“你……刚才问了个什么问题来着?”

刚才大脑一直没上线,所以他确实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而伏见猿比古又问了些什么了。

“你说你要退出赤之氏族、加入我们青之氏族,然后我们的组长已经同意了你的加入,并且在你侧颈的地方纹上了我们青之一族的标记。”

八田美咲第一反应就是将脑袋完成各种角度,试图看清自己脖子上是不是有奇怪的标记,但努力了半天,才突然明白过来什么,登时勃然大怒:“卧槽猴子你存心找抽是吧!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玩我很有趣吗你这个变态!”

伏见猿比古丝毫没有生气,反而有点愉悦地欣赏着他炸毛的表情:“当然有趣了,我实在是没有料到大半夜的不睡觉来逗你,这么有趣呢。”

欠抽的语气已经出于言表,八田美咲几乎把自己的牙齿咬碎,甚至脑补了一下伏见猿比古的肉的口感如何,但想到猴子肉一般不太好吃,还是放弃了咬他的冲动,背过身去,将床上薄薄的被子掀起来盖住自己的头,假装这只猴子并不存在。

“如果你想陪我熬通宵的话,尽管这样。如果现在主动和我说话,回答完问题就放你睡觉怎么样?”

有C选项吗?!两个我都不想啊混蛋!!!

僵持了一阵之后,八田美咲头上还是包着那床被子,看起来像是个大头娃娃,十分滑稽,不过他还是一寸一寸地把身体转了过来,伏见猿比古嘴角的笑容越发扩大,他觉得自己好久没有这么畅快过了。

“如果十束多多良真的是假的,你打算怎么办?”

就算看不到八田美咲的脸,但伏见猿比古也脑补出了他皱着眉紧抿着嘴巴思考的表情。

“……我当然会告诉尊!”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