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时间:6月3日早上

哒哒……哒哒……

起伏不定,波段有序,一首低沉的女生哼唱的曲调萦绕在徐然耳旁。【文学楼】徐然想努力的睁开眼,但总感觉有些困难,头晕目眩,胸口处还感觉非常的闷。

紧跟着,一只有力的大手抓着徐然的大手,使劲的摇晃着他,慢慢地,像是有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眼前渐渐变得清晰,一名满脸沟壑的老者,笑呵呵的望着徐然,道:“年轻人,你总算是醒了”。

老者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回头朝着里屋喊了句,“老婆子,可以把汤端进来了”。

这时,徐然才注视起周围,意外的发现自己竟躺在一张有些年代的大木床上,内屋里唯一的家电就是台老旧的录音机,刚才那奇怪的声音就是从它发出来的。

“来,把这个喝了,差不多就好了”

一名老妇人和蔼的笑了笑,把汤递到老伴手上,那老伯又笑着把汤递到徐然手上,带着安慰的语气道。

还没喝,就那么凑到近处一闻,徐然就被“汤”的那种怪臭味给熏住了。再看碗的表面,黑黢黢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心里不由的有些犹豫。

“孩子,没事,喝了吧”

像是早就猜到徐然的反应,老伯又是带着笑的说道。

见这对老夫妇一脸真诚关心的表情,徐然又本就从四川大山里出来的,没再好推脱,长吸了一口气,对着碗口,往嘴里灌。尽管不想品出味来,但那浓浓的,带着腥腥的臭味直冲到脑门,还未喝完,一股控制不住的呕吐感直冲到脑门。

额……

两个老人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样,没多说什么,脸上都带着笑,老妇人更是拿起拐角处簸箕,把里面的草木灰直接倾倒在呕吐物上,就像是一张灵符,盖住了什么妖物,草木灰下竟有一只黑色蚯蚓状的的生物,钻了出来,痛苦的在地上挣扎,竟发出嘶哑的,低泣的哭声,听得徐然头皮直发麻,脸也变得苍白起来。

“你别紧张,这叫花拉子,经常随食物到人的肚子里。一开始,没有这么大的,要是呆时间长了,它会让人产生幻觉,失听,甚至是失血的症状。刚才给你喝的是泔水,是好让你把他给吐出来”

又是一股强大的呕吐感朝着徐然的脑门里涌了出来。

几乎是本能反应,徐然爬下床,冲出门外,刺眼的光微闭着眼,低头在墙角处又吐了好一小会。跟出来的老者,关心的拍了拍徐然的被,有些差异道:“说来也奇怪,你一个大小伙子,怎么无缘无故的跑到郊区这边来了。当时又下大雨,要不是我避雨遇到你的话,还真不知道你会发生什么事”。

徐然突然愣住了!猛然抬头望着村外,一望无垠的稻田,回头望着满眼困惑的老者,激动道:“老伯,麻烦你把我送到昨天相遇不远的那座寺庙勒。我朋友可能还在那边等我,这一个晚上没联系了,他肯定着急了”。

老者脸色一变,眉头紧皱道:“小伙子,你没事吧!这周围哪有什么寺庙,除了我们这的村庄,就剩下稻田,没听说有什么寺庙啊!”。

“有的,老伯!那寺庙门前有一棵大槐树,上面挂着很多红幅呢”

看徐然一脸较真的劲儿,老者也急了,“小伙子,我这辈子除了结婚的时候,出了一次远门。其余光阴都守在这里,这里的每一寸花草我都很熟悉,周围绝对没有寺庙!”。

话音刚落,远处一个男青壮年跑了过来,笑道:“三爷,我已经准备好动身去市区了,你之前让我捎带一个人,这会让他跟我走嘞”。

“恩!就是这小伙子,他身体可能还有些不舒服,你路上开慢点”

“好勒”

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有一座寺庙的,徐然嘴里嘟囔着,目光望向远方不由开始变得游离了起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