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慕容凛含笑的眸凝着她,并不说话,代离被他看得极其不自然,扬声说:“怎么什么时候都能遇到你?”虽然气他上次说的那些话,但终究是自己造的果,有什么立场去埋怨别人,不让别人发表看法呢!

慕容凛依旧是笑着,随后径直望前走,低哑动听的声音触动了停在原地的代离,“学校就这么大,何况这是必经之路,你以为我是故意拦你的?若是你要这样认为,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不过,好心提醒你一句,要是你还要纠结这个问题,你就要迟到了!”

“啊!!!你怎么不早说。”女孩尖锐的叫声,惊起了停驻在枝头的飞鸟。

代离跑得喘气,然而前面的人依旧是不急不躁的迈开长腿走着,丝毫没有慌乱,拉开她好长一段距离,代离默念了句,长得高了不起啊!真是欺负人。

教室门口,人魔张环抱着手臂现在那,上学这段时间,代离也知道了所有任课老师的特点。在班上大家都形成共识,众师皆可独魔张,饶是作为商界巨头和政界贵胄的公子小姐们,这人魔张也他们忌惮的。倒不是因为他有什么滔天的权势,而是他的学术研究和任课水平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个人专利更是创下了世界纪录,对于这样一个人,多少是有些顾及的。

代离在看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时,觉得真是流年不利呀!原本在听到预备铃时自己是可以准时到教室的,可这每次遇上慕容凛就变得倒霉了,他这‘提醒’还真是让她火冒三丈啊!不过,他不是应该在她前面很远的地方吗?按理说,是早就该到达了呀!怎么也会在门口?

代离低着头,扣着小指,缓缓来到了人魔张的面前,她快速抬头瞟了他一眼。见他扶了下自己的圆框眼镜,目光犀利,犹如利剑嗖嗖的向她射来,受不住这样的眼神,代离咬唇又低下了头。

一旁笔挺俊朗的男生,侧脸在阳光下灿烂无比,他淡淡地整理了一下衣领,随后,与人魔张四目相对。

被他这样一幅能耐我何的模样气得吹胡子瞪眼的人魔张,抬手指了指慕容凛,愤愤道:“慕容凛,放学来我办公室!”

两人站在教室外,隔着墙壁听课,代离小声的说了句,“看吧,连一点认错的态度都没有,难怪人魔张会让你留下来。”

慕容凛只是垂首,凝视着代离,忽而笑起来,手优雅地插入口袋里,“如果不那样,那你也就会惨了,与其多一个人,不去自己受了。”

听了这一席话,代离心里升起阵阵感动,暖暖的,很开心。她腾出一只手,轻轻扯了他的衣角,扬起小脸,散了晶莹的光芒,温声道:“谢谢你,慕容凛!”

“怎么谢我?多少次说谢我了,却总是见了我就怕,你这样让哟很难过呢!”慕容凛眸光深邃,挑眉看她,继续道:“小离离,你知道吗?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他欲言又止,终是没有说出那句,为什么我会对你念念不忘呢?

慕容凛下意识地想去触摸到她柔滑的发丝,温热白希的肌肤,看看她到底有怎样的魔力,竟让他放不下了。他的手指修长,带了一丝凉意,大冬天的,代离脸红心跳地后退着,低不可闻地说:“慕容凛,你,你别这样!”

身旁的温暖突然撤离,慕容凛微微蹙眉,单手钳制住她的肩膀,俯首道:“就是这样,每次都离我远远的,韩代离,我能把你怎样?你说过不躲我的!”

<!--div class="center mgt12"></div-->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