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个女人是岳每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穿过了漫长的车流,我终于隐约能看到村子了,正欲再走时,一只手拦住了我,抬头一看,一位身穿警察制服的年轻男子一脸严肃地看着我。

“前面有命案发生,请不要靠近,以免破环现场。”年轻男子的话语十分冰冷。

我抹了一把泪水,颤抖着声音说道:“我就是这个村子的人,你能让我进去看看吗求你了,我爸妈还在里面。”

年轻男子略作迟疑后还是摇了摇头,“对不起,现在工作人员正在勘察,收集线索。我的工作就是防止有他人进入现场,所以抱歉,请配合我的工作。”

“那里面有人生还吗?”我一脸希翼地看着年轻的警官,希望能从他的嘴里听到肯定的回答。

可是事实往往不如我们所愿,我心碎地看着警官摇了摇头,脑袋一阵发麻。

不,这一定不是真的,怎么会没有人生还!

“不!求你了,让我进去看一眼可以吗!”我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此刻我的脑海中充满了父母那慈祥的身影。我不过才出去了一个星期,怎么村子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呢!“让我看一眼我的父母好吗?”我苦苦哀求着眼前的警官,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这位警官显然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或许是我的哀求声太大,从远处引来了一位较为年老的警察。

老警察走近后低声询问了一下年轻警察事情的始末,又责怪地看了一眼年轻的警官,随即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孩子,你现在不要着急,我们警务人员目前正在大力抢救遇难者,有没有人生还并不是个定数,所以你的父母也不一定会去世。”

其实我知道老警察只是在安慰我,里面的情况肯定不会是这样,否则之前那位年轻警察的语气也不会那么肯定。

老警察看着周围群众一脸看好戏的样子,而我对他的安抚又显得无动于衷,不免有些着急,语气不善地说道:“你再这样我就要以妨碍公务罪逮捕你了!”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一声熟悉的怒喝传来,“我看谁敢!”

是姥爷!我惊喜地看着眼前那个让我安心的身影慢慢向我走来。

“杜先生,您怎么到这里来了。”老警察见到姥爷后一脸谄媚的神色,就像见到了领导一般。

不过姥爷并没有理会那位老警察,而是走到我的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有些哽咽,“木生,对不起,怪姥爷没有照顾好你的父母。”

听到姥爷的话后,绝望的心情浮上心头,我浑身像被抽干了力气一般瘫坐在了地上。

姥爷哀叹一声,把我扶了起来,拍了拍我身上的尘土,带着我走进了警戒线内。而这次,两位警察一句阻碍的话都没有再说。

瘫在姥爷怀里许久才缓过神来的我,抽泣着问姥爷,“爸妈真的都遇害了吗?”虽然已经得到了答案,但是我还是不死心的想再确定一遍。

姥爷似乎不敢直视我那带着绝望与失望的眼神,眼神看向别处,点了点头。

我挣扎着离开了姥爷的怀抱,站直了身形,努力让自己的眼泪停住,“能给我说是怎么一回事吗?”

姥爷叹了一口气,把我带到了一辆空无一人的商务车旁,摸了摸我的头,“木生,你先在这上面休息一下,等姥爷去把事情处理完毕后再来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你听。”说完,转身离去。

我坐在商务车里,目光呆滞地看着姥爷离去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

愤怒、绝望、惊慌、哀伤、悲痛等各种负面情绪涌上大脑,手也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起来,脑袋里急切地想知道父母以及整个村子遇害的真相,但是却又无从下手,这种感觉让我十分难受。

好不容易艰难地平息了自己内心的情绪,也终于等到了姥爷的归来,而此时已是傍晚了。

姥爷刚一上车坐下,我便迫不及待地开口询问姥爷父母的死因。

姥爷苦笑了一下,“你还记得水库边上的那个鬼村吗?”

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那个鬼村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我永远不会忘记,现在想起来还仍觉得有些后怕。

“当时你在鬼村遇见鬼后,我一直感觉这件事不对劲,所以就约上了几个同道中人,准备对这个鬼村调查一番。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鬼村里居然有一个沉睡的鬼王,我们的法术惊醒了它,于是我们之间不可避免地开始了一场大战。可是那鬼王道行之深超出我们的想象,在我们数人联手抵抗之下,才能勉强逃出。但当我们逃出来后准备再联系人一起攻打鬼王时,那鬼王居然对南坳村下手了。整个村子的阳气都被鬼王吸食一空。”姥爷一脸悲痛地陷入了回忆,“对不起木生,都怪姥爷能力不足,没有能够封住鬼王。”

我有些难以置信,姥爷可是侯爷十分敬佩的“符王”啊,他认识的人能力肯定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可是就是这样的几个高手联手之下竟然都打不过那个鬼王,这只鬼王是有多强!

姥爷看了看我,正准备再开口时,异变突起。整个车身突然剧烈地震动了一下,远处传来了一声惊悚的笑声,接着便是一阵慌乱的惨叫。

怎么回事?我疑惑地看向姥爷。姥爷脸色突变,一脸慎重地拉开车门跳了出去,看了看远处后,对坐在车里的我说道,“木生你先呆在这里,好像是鬼王又出来了,等姥爷去解决。”

看着姥爷再次离开的身影,我已经坐不下去了,都到了这个时候,我怎么还能够呆坐在这里。我也跳出车门,跟随着姥爷的背影跑去。

越靠近村子那令人胆寒的声音就越让我心慌。到了村子门口后,我看见姥爷与三个身影呈矩形站在村口,村子里面不断传来一阵又一阵瘆人的惨叫声。

姥爷向其它三人点了点头后,冲进了村子里,不多时,只听见村子里电光四起,房屋也被点燃,浓烟滚滚,空气中混杂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与刺鼻的烧焦味,令人作呕。

我抓住一个身边的工作人员焦急地问道:“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工作人员眼神惊慌,面色惊恐,浑身上下都在剧烈地颤抖着,“鬼,有鬼!快跑啊!有鬼!”说完,裤裆湿润,传来一阵骚味。

我皱了皱眉,放开了工作人员任由他狼狈地向后退去。难道是鬼王又出现了?看着渐渐变暗的天空,我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对姥爷的担忧。

姥爷,您可别再出事了,现在的我可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啊。

突然,从村子里飞出四个身影,摔在我身旁,激起一阵尘埃。灰尘散去后,我定睛一看,居然是刚刚进去的姥爷等人。

我连忙跑上前去扶起姥爷,姥爷捂着胸口吐出了一滩脓血,咳嗽着断断续续说道:“木生,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让你呆在原地别动吗?”

我正欲回答时,村子内传来一声浑厚的男音,“这就是传说中的符王杜文略吗?哈哈哈,真是弱啊,看来坊间传闻多不可信呐。你尚且看好了,接下来,我要送你一份大礼!”话音刚落,两个圆滚滚的物体从村子里飞了出来,滚落到了我的身边。

这是

我内心祈祷着千万不要是我猜想的那样,但是眼前的景象却让我心生绝望。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