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上

一个白色气流形成的数丈大小的手掌凭空出现在云逸身前,握住了麟天的右拳,然后用力一推,麟天的身体便飞出了数丈之远,还没等麟天站稳,一滴水珠便夹杂着雷霆之势飞出,水珠速度之高将周围的空气撕破,发出滋滋的声音,水珠打在麟天额头,麟天的身体顿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迅速干瘪下去,然后恢复到原来的样子,除了雷木风等少数人外,所有的人都是看的目瞪口呆,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麟天竟然连此人一招都接不住。

一个身影出现在云逸身前,此人正是云逸的师傅玉衡真人,雷木风见到玉衡真人之后,微微一笑道:“玉衡师叔。”玉衡点头回应,众人一听此人乃是仙宗七大金仙玉衡之后,立刻便纷纷上来示好,众人由中立的局面一下子站到了云逸这边。玉衡真人冷笑一声:“哼,没想到你竟然会大悲寺的身外化身,莫非你是大悲寺弟子。”说完,玉衡有意无意的望了一眼法相,发现法相此刻正面无表情,紧闭双眼的念着佛经。

麟天挣扎着站起身子说:“我不是大悲寺弟子。”玉衡说:“哦?是吗,那你怎么会大悲寺的身外化身,你到底师出哪里,你最好给我想明白再说”麟天顿时无言以对,面对玉衡的咄咄逼人,麟天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而在众的多数人也开始追随着玉衡逼问麟天师出何门。其实玉衡早就听云逸说过此人,他已经隐约的猜到麟天乃是大悲寺悟量之徒,十八年前的那个半妖,但是他又不能说出来,因为没人相信,除非麟天自己承认,如今麟天被逼到这种地步,承认自己的身份是早晚的事,想到这里玉衡心中就有一股莫名的快意,他就是想让悟量身败名裂,想让大悲寺永远都抬不起头

麟天被逼的直摇头,口中不停的说:“不,不,我不是大悲寺弟子”就在这时,法相睁开了双眼,他双手合拢道:“阿弥陀佛,玉衡师叔,天下修道门派众多,修炼佛法的门派就不下数十家,身外化身虽是密宗功法,但也绝非是大悲寺专属,何况这位施主年纪尚幼,师叔何苦要咄咄逼人呢?”看到平时一向不言一笑的法相替自己说话,一股暖意从麟天心田升起。

玉衡冷笑一声:“师侄,出家人从不打诳语,这人真的与你们大悲寺毫无瓜葛?”法相道:“毫无瓜葛。”玉衡微微一笑道:“很好。”

云逸道:“师傅,那天就是这个假和尚救走了那个妖女,如今他却想要了徒儿的命,还请师傅替徒儿做主。”玉衡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他冷冷的望着麟天说:“你小小年纪就身怀佛家至高无上的功法,按理说本应该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但是你却与妖女同流合污,如今在众目睽睽之下更是下如此狠手,今天如果放你离开,必定是放虎归山,等你日后修为大成必将成为人间大害,今天老夫就替天行道,以绝后患”

就在玉衡准备动手的时候,晨风道:“且慢”玉衡心中一喜,但是面不改色的说:“怎么,晨风师侄,你认识此人?”还不等晨风开口,麟天便抬起了头,用坚定的目光望着玉衡道:“我不认识他”麟天虽然不想接敌,但是还没有软弱到任人宰割的地步,如今玉衡的咄咄逼人已经触碰到了麟天的底线,他不想连累任何人,既然玉衡不打算放过他,大不了来一个鱼死网破

玉衡万万没想到麟天竟然敢在众人面前顶撞与他,他冷冷一笑说:“很好,没想到你竟然还有如此骨气,那就休怪老夫无情了。”说着一个水球便凭空出现,直接砸向了麟天,突然万道金光发出将水球团团围住,片刻之后,水球便被击破,变成雨滴洒落一地,待光芒散去,众人发现法相此刻正站在麟天身前。

玉衡道:“法相师侄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此人与大悲寺毫无牵扯吗?”法相向前迈出一步,缓缓的开口道:“佛不杀生,但是也决不允许他人杀生”

同样的话如果是法相的师傅,师叔说出来的话,玉衡肯定会顾忌三分,但是让法相说出来玉衡却感到大不自在,一个后辈竟然敢在一个前辈面前说这样的话,这分明是看不起玉衡,玉衡大为恼怒的说:“此人我今天非杀不可,我倒要看看谁能阻止得了我”

说完也不见玉衡有什么动作,只见一条碧绿色的水龙,和一条银白色的风龙出现在玉衡两侧,法相面无表情的望着玉衡双手合拢道:“阿弥陀佛。”麟天本来想将法相给推开的,但是他发现自己此刻被法相控制在原地根本就不能动弹。

而晨风此时更是心急如焚,他想救麟天,但是却不能出手,否则麟天的身份必将暴露无遗,此刻的他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法相身上,希望法相能接住玉衡这一击。

而玉衡此时虽然恼怒万分,但是他却不能对法相下杀手,他只想困住法相,然后杀了麟天。法相的脚下出现了一尊高达十丈,八臂双足,浑身佛文梵经缠绕的金色佛像,八条手臂最上手,屈臂向上,握二十指四面十二股金刚杵,下第二手曲臂向上,执三叉双头长戟,深铜色,长百丈,看上去重逾万钧,下第三臂,压左第三臂,相交在胸口,两手各作跋折罗印,下第四臂,仰垂向下,伸出五指,为施无畏印,左上手中,握一法相金轮,下第一手手臂向左,持着一栋黑色的尖塔,上面符文流转,下第四手,横覆左胯,施加护印。

身外化身,此刻法相竟然也使出了密宗至高无上的**成圣的功法身外化身,而法相的身外化身乃是一尊不动明王化身同样是身外化身,但是法相的身外化身明显要高处麟天数个等级,周围的人看到法相使出身外化身无不心神俱动,没想到法相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修为。

修道界修道门派多如星辰,四宗更是稳坐泰斗之位,但是四宗实力到底有多强,却鲜为人知,因为四宗弟子高高在上,而修道界也以平静数百年,四宗弟子很少在人间走动,如今法相和玉衡一出手,天威之势便威慑众人,众人再也不敢对四宗的实力怀有一丝怀疑的态度,众人眼中无不露出羡慕之色,门下弟子就有如此实力,宗主的实力相比更是高深莫测。

雷木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这才是真正的身外化身嘛,看来这个法相的实力甚至在慧空之上。”说完瞄了一眼晨风和婉莹岚等人,婉莹岚和晨风等人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震撼,但是不同的是晨风脸上也多出了一丝欣慰。

碧绿色的水龙和银白色的风龙同时冲入云霄,然后相互盘旋最后竟然融合到一起,变成了一条紫龙,一声龙吟传出,紫龙张开大嘴,突出一颗紫色光球,光球之中夹在这灭世风罡和葵水之气,紫色光球在空中散开,化作丝丝细线,每道细线都泛着银色光芒,有裂金碎石之威,同时天空之中弥漫着弱水之气,数十道水桶粗细的黑色水柱从天空落下,与细线一起砸向了不动明王化身

此刻的玉衡早已心智失衡,他本想困住法相,然后除掉麟天,但是万万没想到法相竟然用身外化身将麟天给保护起来,这分明是在侮辱玉衡,既然如此就必须教训一下这狂妄的后辈

法相双手捏诀,不动明王化身随之而动,无数经文梵字从不动明王化身之上发出,形成了道道金蝉护罩,企图将玉衡的攻击隔绝在外,银线和水柱同护罩相撞,立刻激起了强大的气流,大地为之颤抖,有些修为稍低的修道者更是被这强大的威势震得口吐鲜血。

待光华散去,不动明王化身竟然被振退了两步,法相脸上微白,刚才那一击威力之大超出人们想象,但是法相依旧站在那里,丝毫都没有还手的意思。法相知道自己不能还手,不管怎么说,玉衡都是自己的前辈,如果自己同玉衡动起手来,将来必将会影响大悲寺同仙宗的关系,自己能做的也只有防御而已。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