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系列辣文全集

}zyyyyy弯月如钩,高高地悬在了深蓝色的夜幕之上,月光倾洒下满地霜雪。茶馆后院,一双手从里往外打开了窗户。

穿着宫廷睡袍的女孩倚靠在窗台上。那只戴在中指上平平无奇的戒指借着月光的牵引,慢慢散出了点点星光。

看着慢慢聚积成团的星光。白夕一直冷着的唇角忽然上翘起了弧度,她的脸侧对着窗台边立着的宫灯,在暖黄色的光线下,一瞬间变得异常柔和。

就连声音也软了三分。

“师尊,有活儿干了。”

嘭!

一大团星光忽然的就在眼前爆开,绚丽得宛如烟火盛放。

随后白夕身上一重,一道温热的呼吸就落在了脖颈。

“是吗。”

凭空出现的男人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袍,一头长发如泼墨一样泼洒在身后,还有些许滑落胸前,和白夕的长发交织在了一起。

“打算怎么玩?”。

他那懒洋洋的声调,听得白夕笑意更浓:“嗯----犯案稚人应该不是阴阳师。”

“嗯。”祁繆轩勾起白夕的一绺黑发到手中把玩,唇角的弧度倾斜着,像个痞子一样。

白夕也没管他,接着说道:“虽然一样是灵力,但这股灵力里却还有另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能量夹杂在里面。阴阳师应该是练不出这种东西来的。所以我怀疑。犯案的应该不是人。或许是什么精怪。”

一般而言,鬼怪修阴气,阴阳师修灵力。但是这个世界还有一种东西是可以修习灵力的----比如说精怪。布厅他扛。

“抽干了血,拿走了心脏和人皮。”白夕蹙了蹙秀眉,手指屈起敲了敲窗台:“还有胸口的五角星……师尊。我有预感----也许很快,剩下的尸体也都会这样子出现。”

“不一定。”祁繆轩唇边的笑一下子高深莫测起来。

“什么意思?”白夕一顿。

“不一定是四具尸体啊。”祁繆轩卷了卷手指上的黑发,依旧保持着意味深长的笑容:“你怎么知道失踪的就江源市这几个呢。”

白夕瞳孔一缩!

但很快她就镇定下来了:“师尊,你是说这种精怪不止一个?”说到这,白夕突然瞪大了双眸,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不对,精怪不想大白菜能一抓一大把。所以----难道这一次的幕后黑手是什么组织?!”

“五角星!为什么在胸口上开出一个五角星的洞口?一定是有什么含义在里面----可是五角星这种东西的含义太广,作用范围也太广----是某种召唤术?还是什么阵法?”

“等等!还有人血,还有心脏和人皮----难道是祭祀?!”

“但是这也不对啊,一般祭祀的话不可能把尸体还回来的啊……”

祁繆轩依旧笑着,却不再说一句话,只是安静地听着白夕一个人念念叨叨地不断推断。

眸光温柔而宠溺。

于是大半夜的,凌澈就被白夕一个电话叫醒了。

“哪个王八蛋啊,扰人清梦的事情都干!”凌澈扒拉着鸡窝一样的头发,怒气冲冲地从床上冲了下来。

可一见到来电显示上“白夕”这个名字的时候,雄赳赳气昂昂的凌大少瞬间就怂了。

“怎么了?”凌澈快速按下接听,揉了揉脸认命地往阳台走去。

“赶紧去查查,除了江源市。还有什么地方出现了类似的失踪案件。”白夕第一句话,就让凌澈愣了。

也不知道是夜风太凉,还是怎么的,一股莫名的寒气让他冷得周身一抖。

“小夕。”凌澈抓着手机的手一紧,目光禁不住有了些惊恐的涣散:“你别吓我。你知道,我不经吓。”

“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白夕难得凝重的语气透过电话清晰地传达了出来:“你赶紧去查,我也不太确定----你怕什么,你又不是十八岁的少女,更别说你是我罩的人。”

听了白夕的一番话,霎时凌澈就苦了一张脸,蔫蔫道:“白大师!为什么这么豪气的话你能说得一点感情都没有?不靠谱啊!”

对面沉默了三秒。

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凌澈还保持着听电话的姿势,好半晌才哭丧着一张脸放下了手机。

竟然敢说白大师不靠谱!嘤嘤嘤,麻麻他又干蠢事儿了怎么破!}zyyyy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