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袍下的她BY黛妃百度TXT

脚底下的东西软软的却不像棉絮,踩在上面能感觉到那东西的弹性,如果非要用什么东西形容的话,花小小觉得皮肤,是的,是皮肤,软软的有温度有弹性的皮肤。^^^百度&搜索@巫神纪+<a href="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http://w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ww.baishulou.net@</a>" target="_blank">www.baishulou.net@</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花小小心中一个咯噔,以为自己一个乌鸦嘴给说中了遇上了传说中的妖兽什么的,花小小根本不敢动,身体僵硬弯成一抹弓形,像个煮熟的虾般,脚下意识的往上面蜷缩。

周围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花小小心中埋怨自己,怎么就这么粗心大意,都浑沦落入这种境地了,才发现不对劲,哎,还是那句话,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囧!

头微微的低着,眼皮子轻轻的开了一条缝,没成想,周围竟然有光线了!

那光线不刺眼,暖暖的很柔和,宛若在温泉之中,低头看向脚下,却见一片蓝色透明果冻般的东西堆积在哪里,把下面的水面给隔成上下两部分。

没想到这里竟然这么漂亮,花小小有点呆呆的反应不过来,星星点点萤火虫般的小小光球在盘旋的荷花茎虬中间轻轻飞舞,水面一荡一荡的缓缓流动,小光球们在水中嬉戏玩闹,隐隐约约中,花小小似乎还能听到虚空中传来一阵阵叮咚作响的笑声,非常好听。

花小小从来不知道,这幽灵竟然也能这么美,不过也是,俗话不是说得好吗?

人之初性本善,人生来就如白纸一般,干干净净没半点墨水,然而,因为生活的污染,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干净的纸张上面渐渐的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这什么东西都是潜移默化的,在什么环境中,潜移什么样子的画。想要更好的保护自己的本性,自然要加强“纸张”的自我保护能力。

幽灵鬼魅说来还是生物们之后因为某种原因被遗留在人间,或许他们也不愿意滞留在这里,亦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原因。但是总的来说,这些幽灵们本性还是好的,如果能开开心心的作为一个意识体活着,有谁不愿意?

水底的光线不多,仅有的那些微弱的光线便是那些“光球”发出来的。不过,即便这是点点光线,花小小也能看清楚隔层下面的情景了。

下面倒是很干净,不过,透过隔层,下面好像除了些细碎的沙粒之外,并没没有水之类的东西。

当然,隔层上面也没有鱼之类的东西,除了那些光球,花小小暂时见不到类似于“生物”的东西出没。而且,更加奇怪的是,那些荷花梗看起来这么长,加加减减起来应该也有个两百米,然而,这么长,这么粗壮的梗,却没长莲藕什么的真的不觉得奇怪吗?

花小小脚轻轻的点在蓝色的“果冻”上面,软绵绵的好像凡间那些小崽子们吃的qq糖,当然。这东西看起来很美味,花小小却没这个勇气去吃上两嘴。

树底下那些荷花虬还是有很多,然而却不像那些荷花梗一样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刺,放到非常光滑。隐隐约约随着水波还是瞧见上面似乎是闪烁过星星点点的亮光。

那些亮光给花小小一种非常莫名的感觉,花小小下意识那那些荷花虬那里游去,近了看她发现,这里的东西看起来更美了。

那些荷花虬长得非常粗壮,最小的那一段都比花小小的腰大上三圈,上面那些闪闪发亮的东西是有一层荧光粉般的粉末。细细碎碎的散在荷花虬上,看起来倒像是什么东西特意为之的一半。

当然,这些东西吸引她注意力的重点自然不在这里,而是,这粉末给她的感觉非常像她之前在胖墩那里得到的蓝色水滴的感觉,不过这个相对要温和很多,花小小皱着眉头紧紧的看着那些粉末,那些粉末依附在荷花虬上面,虽然水波流动,然而却不会被水带走,花小小伸着手指楷了楷,发现能挂下来 一些,心中隐隐的有些兴奋。

然而,等她再摸的时候,手上宛若触摸到了电流一般,一股细细小小的电流从她的手指上直窜人她的体内,那瞬间的酸爽,花小小觉得自己头皮都要炸起来。

而且,伴随着那电流而来的还有一句话:“过来……”声音不男不女,有点想接受不良的声波,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花小小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上面已经沾了一层薄薄的荧光粉,浅浅的绿色,让她的手看起来白皙如玉。

虽然那声音非常诡异,然而花小小心中却有种被钥匙打开门的感觉,除了豁然开朗之外,还有一种非常奇妙的震撼,她仿佛找到了一些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然而,这东西虽然她此时此刻还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却知道这东西对于她来说非常重要,而且,她还有一种迫切感,仿佛这次错过了,以后她绝对会后悔的。

那种电流流过身体的感觉非常不好受,但是,通过方才的测试,想来那躲在背后的生物只能通过这种方式给她传递信息,舔舔嘴唇,花小小犹豫了下还是把手放到那荷花虬上面,还是原来的位置,依附在那个位置的荧光粉已经全部被她蹭干净了。

可是,这次却没了先前那种被电流电到的感觉,很平常,什么感觉都没有,仿佛她先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幻觉,而不是真的有电流流过。

挑挑眉头,花小小看看自己的手指,再看看那荷花虬,心中有了些猜测,不过却不敢肯定,再次伸手的时候手指落下的地方却已经不是原来的地方了,而是旁边不远的有荧光粉的地方。

果然,一股熟悉的电流流入花小小身体,打了个哆嗦,那一阵细弱的声音又开始传来了,花小小咬着牙齿,忍着那种酸爽的冲劲,愣是把一句话听完才松手:“过来……我亲爱的客人,过来,过来……”

除了一开始的时候句式有些不一样之外,最后便是一直在重复“过来这两个字。

花小小松口手指,发现自己的牙齿已经被电流点的麻木了,赶紧放松了些肌肉这才感觉好些。想了想。花小小突然对着那荷花虬传音:“我要去那里找你?”

做完这些之后,花小小又把手指放在荷花虬上面,果然,这次的声音又不同了:“刺啦刺啦……中……中……”

模糊地带太多了。花小小根本抓不住重点,未了她又传了一次音:“听不清楚,仔细些!”

好累,感觉像是在与老年人说话,而且每字每句都要咬得清晰。以免躲在后面的生物理解不了。“刺啦刺啦……中……中间……”

这次的声音倒是比先前的清晰了很多,花小小也非常靠谱的抓住了那关键的两个字“中间”,可是,问题是,她不知道是哪里的中间啊,那不成,是这隔层下面?想了想,花小小又问:“哪里的中间?”

“……”那东西似乎没理解她的话,无奈,花小小想了想。换了另外一种说法:“我说,你要我去那里的中间找你?”

“刺啦刺啦……虬……虬……中间……”

好吧,听明白了,这东西原来是想让她进入荷花虬中间去,可是,虽然这感情上花小小觉得那东西应该不会伤害她。

然而,这荷花妖可是非常凶猛的,还记得第一见那荷花妖的时候,那荷花妖想来应该是刚刚吃过人,尖利的牙齿上还挂着一条条灰黑色的布条和人的肌肉组织。看起来及其可怖。

虽然那些修士是她救出来的,平日里也不怎么打交道,遇上危险的她也曾经在心里面暗暗的过自己,不能心软。不能背负没必要的抱负,然而,等她知道那些人都被这些荷花妖全部吞噬了之后,还是会有一种淡淡的心虚感。

好吧,虽然她不知道这心虚从什么地方而来,但是不开心是事实。她做事情几乎都是凭着心情而来。很少会因为外人的目光而却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再加上她比较执拗,如今修为也到这里了,本来就没人说她,如果更是没人敢质疑她的行为了。

人就是这样,总是喜欢找软柿子的麻烦,这如果是一把钢枪的话,那些人态度绝对来个180度大转弯,就算是三角形的,只要你说那是圆形,想来那些人也会扣掉自己的狗眼然而附和你拿是圆形。

虽然让人很不爽,然而事实就是这般,这世界上不是你一个人,所有的东西都不是围绕着一个原点旋转,同一个时间内各个地方发生这不同的事情,不同类别,不同性质,每一个都含着满满的血泪。

花小小只有一个人,她除了好好的做自己,快乐的活着,她没有半点其他的办法。

她既帮不了别人,也救不了他们,除非他们自己有勇气拯救自己,如若不然,只能等着某些时候被某些苛刻的生存技能筛掉。

她的情绪仿佛能感染这片荷花虬,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虬上,一股电流过后,花小小回过神来:“别……别伤心……会……会好的……”

花小小呐呐的,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等她的脑子完全接受了这句话之后,心中原本还坚固无比的警惕倒是消减了些。然而,这种事情已经关乎她的生命安全,花小小不得不注重:“你是谁?”

只要它说出一个合理的身份,花小小不介意去那里看看,至于那三个完全没有半点绅士作风的臭男人。

哼,他们总会等她的,就让他们等等,谁让他们不等她的?也不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呵呵,老女人吧……)在这种黑不溜秋外加陷阱重重的地方会不会遇上危险(差,她修为都仙阶五成了,人家最高的也不过是九成!

这样子还危险,她纸糊的吧?),这么久了也不见谁来找她……还没等她埋怨完,那声音又响起来了:“你……你认识我的……感觉……感觉……”

嗤,这句话这么简单,以为她花小小只是一个长得好的花瓶而已吗?

也不想想,她这么能修炼到这种级别,怎么可能被这么一句话就说服了?

花小小挠挠后脑勺,好吧,这句话虽然就简简单单的六个字,然而,还真的就说服了她,没别的理由,正如那东西所说的,就是感觉,从一开始,她对这个东西就有一个模糊的熟悉感。

如若不然,她也不会留在这里与这货废话这么久,他们四个虽然商量好上岸了之后要等齐人才能出发,然而,这岸上的情况并不明了,如果岸上危险的话,他们即便想等也等不到她,只能祈祷上岸了之后能情况没那么糟糕饿!

本来她挺赶时间的,毕竟这水中也不安全,然而,这东西对她非常重要,无论如何,她也得上去看看,想到这里,花小小犹豫了下,不动声色的在那荷花虬上面留下自己一抹神识,这东西的用处虽然不大,当在紧要关头却能让她感知到这生物的情绪波动。

生物的情绪波动非常有规律,不像人族一样,可以伪装自己,即便自己已经怒火冲天了,也会下意识的憋在心里面,与此同时,脸上还能挂着甜美的笑容,直到把猎物粉碎成碎末为止。

人族是可怕的,当然,那些危险的生物也非常恐怖,不过,人家可不会在脸上带上面具,花小小如今已经是神仙了,对于在掌握生物的心里波动的同时引爆自己的神识给对方弄出来小伤口什么的还是手到擒来的。

好吧,这样子做虽然看起来非常不君子,但是她毕竟是个女人,做事情不君子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又不会成为救世主圣母玛利亚之类的人物,再说了,这里也没人知道不是?

就算那躲在背后的生物察觉了,相信它也会表示理解的。

节操这种东西怎么说呢,下限什么的都是人为定制的,花小小觉得自己的节操还是蛮好的,所以,除了再上面依附点神识之外,她并没有再做其他的手脚!(真的不是因为修为的关系?)(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