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欲帝

元菇凉也懵了一下,然后一脸黑线,这是几个意思,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玩耍了?

两个宫女看了看头上的太阳,再看看地上的影子,这才松了口气,小步挪过来凑近她低声道:“哎,你胆子倒是挺大的,听说元贵人都已经收到棺材里了,结果又诈尸了?”

元菇凉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她居然都差点忘了这件事了,难怪之前那个小太监怎么看见她就跑呢,原来是认识她啊。

连根本不认识她的宫女都听说这事了,看来这个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时代,消息传播一点也不慢嘛。

元菇凉一脸义正言辞道:“你们哪里听来的谣言,我们家小主只是一时厥过去了而已,不知道是哪个不安好心的,腿快嘴也快,就跑到内务府报了丧,结果弄出这么大的事,要是被我捉到那人,一定不会让ta好过!”

虽然这种威胁一点力度都没有,不过看看她脸上愤慨的神色,两个宫女还是被她衷心护主的精神感动了,最后还特意将她带到御膳房并且托御膳房的熟人以后照顾着点。

得了大便宜的元菇凉欢欢喜喜地拎了一大堆好吃的----虽然只是上司们吃不下的那部分,但是要不是有关部门有人也不是轻易能吃到的。

不过紧跟着问题又来了,她来的时候没记住路,回去又忘了怎么走了。

元菇凉站在一个五岔路口挠挠头,似乎之前来的时候根本没有经过这里啊qaq

正在她为难的时候,老天爷又来送“温暖”了,只见路过的两个骚年远远地看见她了,然后步子一停,调头就向她走了过来。

两个骚年都是大概十几岁的样子,身上的衣裳做工很是精良,虽然元菇凉对于布料什么的不太懂,可是光看上面那复杂的刺绣就知道,两人身份肯定不低。

两人走到她面前,那个面相温柔雅致的骚年微笑着还没说话,旁边那个一脸憨厚的就已经咋呼开了:“元贵人,你没事了吧?”

原来是熟人啊,可是她根本不认识好吗,元菇凉斟酌了一下,微笑着给了个官方态度:“多谢挂心,已无大碍。”

“没事就好。”那个温柔的骚年开了口,目光在她手里的食盒上一扫而过,微微皱眉道:“你身边的宫女呢,怎么让你自个儿来取吃食了,若是无人使唤只管和我说,我让内务府那边给你拨几个过去。”

你有本事说,你有本事直接派人去做啊。

元菇凉暗暗撇嘴,不过听了他的话大概也知道他的身份了,能在皇宫里随便走动还能支使内务府的,百分之九十九是某个皇子了。

元菇凉立刻脸色就不太好了,因为全体皇子都是她的仇人好吗。

要说元青瑾这个皮囊可不是什么一般人,可就是因为几个皇子,彻底成了一个悲剧。

原主出身非常好,老爹是个封疆大吏,放现代就是省级干部,还是有实权的那种,并且管辖的地域还是江南富庶一带,可以说原主妥妥的是个高干子弟。

可是成也萧何败萧何,坏事就坏在这个上面。

本来吧,按照原主这强横的背景,加上她颜值高性子又好,到了年纪要找老公了,那还是分分钟门槛就被踏平的节奏。

可是关键问题来了。

当今圣上年岁渐老,圣躬违和,所以一直在暗中勾心斗角的各皇子终于逐渐将手段上升到了明面上,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要拉拢朝中重臣为自己增添政治筹码。

作为重臣之一的元爸拔怎么可能幸免呢,可是元爸拔是坚定的保皇党,就是那种谁坐在皇位上他就忠心谁的那种。

皇子们绞尽脑汁各种恳求各种手段各种利诱,全都用来见证了他是如何油盐不进。

就在皇子们全都挫败气馁的时候,适龄可嫁的元家姑娘不知道怎么就被人想起来了,然后皇子们立刻一窝蜂地明里暗里表示求娶。

再跟着,几个皇子为了一个小姑娘撕破了一直以来的心照不宣,斗争变得更加激烈了起来,而作为导火索的元菇凉当然没有什么好下场了。

老皇帝不忍心对自家儿子下手,还不带他迁怒的么,最后,元菇凉就非常“顺利”地成了老皇帝的一个小贵人,这还是看在她爹是老皇帝的亲信的份上,不然很可能已经一条白绫赐死了。

不过就算进了宫,因为她同时被几个皇子求娶的“特殊经历”,也注定了她被冷落的结局,所以才会被扔到那个破败的小宫殿里,虽然不是冷宫,其实已经胜似冷宫。

现在罪魁祸首还敢用一种施恩的嘴脸出现在她面前,元菇凉都想喷他一脸盐汽水好么。

还有那个想要干掉她的幕后黑手,十有八九很这群皇子有关系,毕竟作为心狠手辣的皇家人,连血亲兄弟都能下手,她一个小姑娘,得不到当然就毁掉。

元姑娘朝两人扯了个牙疼一样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那个一脸憨厚的皇子已经跟着喊了起来。

“二哥你不要跟我抢,这次元贵人出事和我脱不了关系,我派人去内务府那边选人过去!”

温柔儒雅的二皇子立刻一脸叹息道:“这和你也没什么关系,也是因为三弟妹一时疏忽,想必元贵人一定不会记恨三弟妹的。”

站在一边“不记仇”的元菇凉都要被玩坏了,这么恶心的话他到底是怎么说出来的啊,一条人命没了居然也敢这么轻描淡写地要求被害人不要去记恨?

她可不是原主那样的好性子!

元菇凉笑得甜美可人,语气轻柔地吐出两个字:“呵呵。”↗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