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系列短篇

地精族有一种遗传能力,那就是种族记忆,由于他们的大脑拥有其他种族不可比拟的功能,所以根据不同程度的血缘关系,下一辈可以遗传前辈的部分记忆。这也是即使地精族的寿命不长,但是对于科技的研究进步却是神速的一个重要原因。

上一代人没能完成的科技研究课题,下一代人不需要参考什么资料,直接就能从记忆中知道所有细节,从而继续研究,比任何资料都更加具体,而且完整的体现研究的初衷。

再者就是前辈走过的弯路,下一代基本都不需要再走,这一点便体现在地精族幼儿的智商发育速度上,这些都是其他种族不可及的地方。

韩麟伦说到这里,方才的骄傲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沧桑,从那以后的历代地精族长肩头的责任实在是太大了,他们承受的也是最多的,复兴地精族,谈何容易,数千年来多少地精族前辈呕心沥血,才呈现出现在的地精港。

或许是太久没有对人倾诉过这一切,韩麟伦激动的身体有些微颤抖。

“韩伯父,我只是一个刚刚与您相识的小辈,您对我说这些……”韩麟伦说了这么多,而心里疑惑最大的无疑就是墨羽了,初次见面,为何能对自己吐诉如此之多。

其实墨羽也在纠结自己是不是长了一张大好人脸,为什么最近这么多人都能对自己倾诉苦衷……先是甘罗,现在又是韩麟伦,这世界是怎么了?他自己还是想做个平凡的人。

墨羽现在还不清楚,命运找上了他,他是逃也逃不掉的。正所谓知道的越多,责任就越大,当他所知道的超过他能承受的范围之时,也就是他为寻求真理而奋斗拼搏之日了。

自古很多人寻求力量,很多人寻求长生,其实最后的时刻寻求自己的初衷,就是为了这世间的真理,可是运行起来的命运,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寻得的吗?

还没等墨羽把话说完,只见韩麟伦的脸色忽地恢复了之前的状态。

刚才竭斯底里的情绪仿佛在一瞬间收敛到无形,前一秒是处于崩溃边缘的咆哮者,而此刻站在那里的却又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韩伯父。

这一切的变化之快,墨羽也是醉了。

韩麟伦继续着之前的亲切:“这不是看你的面相有好感嘛……”

墨羽已经无言以对,原来真的是因为长了一张好人脸……

“好了,别的不说了,你的消息我已经想办法通知了你们族内,你也不用再担心你家里人着急了,学校这才放假,你也不用急着回去,就在我这里跟达炮玩几天吧,等到过年之前,我派人把你送回去。”韩麟伦说道。

墨羽看韩麟伦都把事情安排好了,他也没什么可推脱的,毕竟在假期里能和韩达炮一起玩耍,他还是很乐意的。

绯月更不用想,从甘罗说出来把她托付给墨羽的那刻起,她就认定了,墨羽去哪里,她就去哪里,墨羽在哪里,那里就是属于她的家,她相信甘罗的眼光不会错的,更何况她和墨羽……想到这里她又要禁不住脸红了。

正好这时墨羽和韩达炮告别了韩麟伦,正准备转身离开,这绯月刹那间的神情也被正要叫她离开的墨羽全数收入眼中。

墨羽也是郁闷了,一次是他下“山崖”时,一次是现在,这大小姐一天到晚都在自己脑子里想些什么啊!

就这样墨羽暂时的在地精岛安顿了下来,可是从他来到这里,心中的惊讶几乎是一刻都没有停下。

韩达炮每天领他去不同的区域参观游玩,本来这看起来不大的一个小岛,可是墨羽这么多天看到的却只是九牛一毛。

每次到一个地方总会有一些新奇的东西将墨羽的好奇心完全勾起,反复的拽着韩达炮,要他给讲讲其中的原理,就这样,很多时候,一天的时间都就花在同一个地方了。

不过这些天墨羽的见识实在是增长了不少,无尽的科技感对他心灵的震撼也使的心理承受能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大到整个地精港的人工智能控制系统,小到卧室中的各种设施,夸张一点说就是没有一件东西不包含着超出这个时代的科技。

这地精港内是完全封闭的,拥有一整套的由人工智能控制的自给自足和能量循环利用的生态系统,而人造阳光这种外界还处于理论阶段的科技这里居然早在几十年前就开始使用了。

“墨少,绯小姐,韩少十分钟后来卧室找你们。”平常人们听到这话一定会认为这是管家或者保姆,那就猜错了,这是地精岛人工智能的卧室分机,负责每个卧室内客人的服务。

衣服当然还得自己穿,不过地精族的衣服确实和外界的不一样,一般每个人会按照自己的爱好或者工作不同,在衣服的纤维中植入不同的运算芯片,比如有些隐身衣,攀岩衣之类的,都能够帮助人们更好的进行工作和学习,比外界的衣服还轻薄,却能够运行外界普通电脑都无法快速完成的复杂运算程序。

生活中的琐碎事物那么许多,实在无法一一道来啊。

最纠结的事情莫过于韩麟伦把墨羽和绯月安排在了一间卧室里……

眼看着年关将至,黑龙族以及其他各大远古种族从夏朝就有了过年的习惯,可这地精港内居然也是张灯结彩,在墨羽看来,这充满科技感的地方居然挂上了灯笼,贴上了对联,内心别提多纠结了。

再过几天墨羽就要回家了,却有些不舍。

“小黑,你也快要回家了,今天带你看点真正刺激的东西。”刚从墨羽的卧室出来,韩达炮就迫不及待地说着,边说还边神秘的笑着。

“额,大炮,你不会要带我去……哎呀,好邪恶……”墨羽非常猥琐的看着韩达炮,嘴里还阴笑着。

“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小心到时候口水流一地——”韩达炮满脸的神秘。

两人身后跟着一脸茫然的绯月。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