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抬高点我会轻轻的

辰时,宣承殿……

天蒙蒙亮,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晚儿睁开双眼,只见周围金黄的一切,是宣承殿,她感觉身边暖流阵阵,她抬头看,是岚锦,他那张逆天的俊脸晚儿一看就知道,她躺在岚锦怀中,岚锦搂着她,就像曾经搂蓦儿一样搂着她,岚锦还在熟睡着。【最新章节阅读】

晚儿赶紧坐起身,见自己穿着淡粉的中衣,外衣在床头挂着,岚锦也穿着那件素色中衣,床帘紧紧的封着,她的三千青丝垂露在肩上,背上,发簪在枕头下面,她努力回忆着,昨日岚锦喝醉了,拉住自己……她把顺序捋了一遍,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怎么会……”晚儿的思绪乱了,在她的记忆中,自己就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此时却与岚锦同床共枕,若岚锦不是皇上,会被人笑死的,岚锦是皇上,一切只有他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天下就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可若不是岚锦昨日喝醉了,他不会碰晚儿半下。

晚儿庆幸如今是岚锦,她承认她是喜欢岚锦的,此时她竟不知是该欣喜还是悲伤,她思绪混乱了,晚儿赶紧穿好衣服,打扮打扮,给岚锦盖好被子,把床帘拉开,把这里恢复成以前的样子,离开宣承殿了。

晚儿走出宣承殿,一路上都是心惊动魄的,有时走路都走不稳,回到司乐司门口,那颗忐忑的心才稳定下来,她此时不认为岚锦对不起自己,而是自己对不起岚锦,她毁了岚锦三年来的禁忌,她知道或许她失忆之前她和岚锦的生活是十分美好的,她有些同情岚锦,为其心痛。

晚儿刚迈进司乐司大门,便突然感觉一个干呕,“唔……”晚儿捂住嘴一手支撑着门,过一会她放下手,挺直身子拍拍胸口,“怎么回事……”她有些疑惑,毕竟在她记忆中她曾经从来没有这样过,她也没多想,走进司乐司。

玖莺上前,“晚儿,你昨夜去哪了,昨晚去暮雪殿找你你不在,”晚儿不能说出来,“昨夜……昨夜去散心了,回来的比较晚,所以……所以你就找不到我喽,”玖莺半信半疑的“哦”一声,转头去挂衣服晚儿呼口气,幸好没露出破绽,也上前去帮玖莺挂衣服,哪想又一个干呕,“唔……”她侧身扶住架子。

玖莺赶紧上前扶住晚儿,有些担心,“晚儿你怎么了?”晚儿摇摇头,“不知道,老是想吐,”玖莺开着玩笑说,“想吐?晚儿你不会是有身孕了吧?”晚儿心中忐忑了一下,虽玖莺语气中有玩弄的语气,可晚儿觉得或许她说的是真的,那不就……

晚儿赶紧掩饰,“或许是昨日散心的时候着凉了吧,有点不舒服,”玖莺点点头,“多注意身体,”晚儿笑着点点头,看来玖莺并没有多疑,她也不会想到她说的是真的,晚儿这才放心。

傍晚,暮雪殿……

晚儿像往常一样与叶舞一起用膳,叶舞倒是大口大口的吃着,而晚儿就是没味口,看着桌上各式各样的佳肴,晚儿反而觉得恶心,虽然是有些饿了,但她也不想吃东西,就是不停的抚摸着腹部。

叶舞把她快要伸到碗里的脸探出来,“漂亮姐姐你怎么不吃啊?不饿吗?”晚儿摇摇头,“我不饿,你吃吧,”叶舞才不信,“平日姐姐的饭量可不是这么小的,晚膳总能好好吃,今日姐姐说你不饿,我可就不信了。”

晚儿叹口气,“没胃口,”叶舞笑笑,到晚儿面前拿起碗在晚儿眼前,“吃一点吧,这样对身体不好,”晚儿看着叶舞手中的碗,不禁又有些犯恶心了,她捂住嘴,叶舞赶紧把碗放下,“漂亮姐姐你没事吧?”晚儿赶紧把手放下,“没……没事。”

叶舞把手背贴在晚儿额头上,“你不会是生病了吧,”叶舞只知道,她平日想吐的时候,父皇就知道她病了,把手背贴在她额头上,晚儿轻轻把叶舞的手放下,“没事,”叶舞撇撇嘴,“怎么会呢?要不我找太医来给你看看,”说着大声的说着,“太医!”旁边的奴婢一句“是”便下去了。

晚儿知道不能请太医,要是诊断出自己的情况,那岂不被宫里人耻笑?岚锦喝醉了,他是不记得所有事情的,若是岚锦知道自己的情况,他会怎样看待自己?肮脏?虚伪?“不要……不用不用,”晚儿赶紧阻止叶舞,可为时已晚,叶舞冲着晚儿莞尔一笑,“还是看看吧,”晚儿不停的抠着手,她想着如何摆脱。

几个奴婢走上前,“公主,太医来了,”随后四个年纪挺大的太医走上前行礼,岚锦吩咐过,如是给晚儿看病,就要动用四个太医,晚儿站起身,“不用了,我很好,”叶舞摇摇头,“不行的,太医给漂亮姐姐看看吧,”太医不会听从一个小小宫廷舞姬的命令,而是顺从公主的想法,异口同声道“是。”

晚儿有些不知所措了,她就沿着圆桌躲避着四个太医,嘴中不停的劝着,“真的不用了,不用了……”可太医不停,执意要执行命令给晚儿看病,也就慢慢的沿着桌子拦住晚儿,叶舞倒是在旁边看的不亦乐乎了。

岚锦正要走进暮雪殿,就听见里面一片混乱,“不用,真的不用,我很好,”“漂亮姐姐还是看一下吧,病不治伤身,”“公主,这……这如何是好?”就这样交错着,喋喋不休。

岚锦带着疑惑走进暮雪殿,只见四个太医想方设法拦住晚儿,叶舞在一旁“咯咯”的笑,他“咳咳”一声,场面就安静下来,太医们见了赶紧跪下行礼,“参见陛下,”岚锦呼口气,“平身,”接着把目光投向晚儿。

晚儿有些不知所措,她想躲避岚锦的目光,虽然他知道岚锦什么都不记得,但她处于本能的有些尴尬,她把头低下去,岚锦再看看叶舞,“舞儿,怎么了?”叶舞笑笑,“漂亮姐姐她没胃口,想……”晚儿赶紧上前捂住叶舞的小嘴,自己接上,“我就是有点不舒服,然后公主就要请太医给我诊断,我觉得没有必要,所以……”晚儿没有继续说下去。

说着放下捂着叶舞嘴的手,岚锦上前,“若是不想看,就不看好了,无需强迫,”太医赶紧接一句“是,”岚锦走到叶舞面前,“舞儿,父皇明日要去骊山狩猎,在宫中好好听话,”叶舞乖巧的点点头,“放心吧父皇,”岚锦又站起身看着晚儿,“舞儿这几天就拜托你了”晚儿“哦”了一声。

岚锦转身离开了,晚儿看着岚锦离去的背影才沉下心来,不得不说岚锦站在自己身边她有多紧张,看来岚锦是不记得了,晚儿想着她该如何是好,她吩咐叶舞,“舞儿,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叶舞“嗯”的点点头,晚儿才放心离开。

---题外话---

四更~下一章是一个转折点,亲们绝对意想不到哦,敬请期待吧!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